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精美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鬼医狂妃小说

鬼医狂妃小说

九苏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毒九是赫赫有名的鬼医,一着不慎,被敌人擒住,他们为了得到她手里的药物秘方,对其施以最为恶毒的酷刑。毒九不是好惹的,最终她点燃了新型炸药,与敌人同归于尽!苍天有眼,竟然给了她一次重生的机会,不过并不会回到现世,而是来到了古代。重生成为了一个小可怜,并且被抛尸乱葬岗,面对这般开局,且看堂堂鬼医如何完成逆袭!

主角:毒九,叶天凛   更新:2022-07-16 04:0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毒九,叶天凛 的武侠仙侠小说《鬼医狂妃小说》,由网络作家“九苏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毒九是赫赫有名的鬼医,一着不慎,被敌人擒住,他们为了得到她手里的药物秘方,对其施以最为恶毒的酷刑。毒九不是好惹的,最终她点燃了新型炸药,与敌人同归于尽!苍天有眼,竟然给了她一次重生的机会,不过并不会回到现世,而是来到了古代。重生成为了一个小可怜,并且被抛尸乱葬岗,面对这般开局,且看堂堂鬼医如何完成逆袭!

《鬼医狂妃小说》精彩片段

M国。

一处断崖。

有人被吊在山崖中间。

再看,是名女人。

牛仔裤包着女子的两条腿,原是笔直修长的美腿此时却是弯曲的形状。

两条腿已经被打断了。

身上雪白的短衫早看不出原来的模样,脸上身上全是鞭痕跟血迹,手腕垂着,没有力气。

裸露出来的手肘弯还有无数的针孔。

穿插在她身上的还有铁链子。

一动,痛不欲生。

一动,鲜血淋淋。

“打了这么多天的化学毒素,这女人还没死,命可真大。”

“听说是天生的毒体,百毒不侵。”

“难怪各位老大那么重视,为了抓她还死了不少人手,这血要能研究出来,新型的解药可就有了,这可是一笔大财啊。”

两人互相点了烟,持枪在附近看守,又说起了八卦。

女人的头垂着,发丝凌乱,遮住了小脸,看不到容貌。但漂亮的下巴弧度也能看出是个美人,听到这话,她唇角勾起了讥诮。

“大财?那也看你们有没有命享用!”

她的目光放在远处,耳朵一动,听到了细微的声音。

来了。

轰隆隆。

是直升机的声音。

守卫们见状大惊失色,紧急的按下了红色按钮,嘴里着急的说着一串鸟语,是求救的信号,只是慢了,那直升机并不是来救人的,早在落在毒枭的手里时,毒九就没想过逃生。

早在双腿被打断的时候,她就没想过再回去。

早在双手被掰弯时,她也没想过未来。

嗖!

弩箭钉在了崖边,正好在毒九能够到的位置。

箭上吊着一个遥控。

是她设计的东西。

她再熟悉不过,直升机里早已经没了人,那里装的是毒九调制的新型炸药,满满都是。是足以将毒枭这座老窝轰上天的份量。

直升机一刻不停的冲来。

毒九勾了勾唇,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在食指上!

按下了按钮!

轰!

冲天的火光,将一切淹没。

包括守卫惊恐的眼神。

包括老大紧急的讯号。

天空烧成了一片红色!

即便她死,那也要拿敌人的一切来陪葬!

......

敖龙大陆。

青龙国。

深崖,蛇窝,密密麻麻的毒蛇数不清有多少条,盘桓在山谷里生活。

这时,“噗通!”一声。

从天抛下来的女子尸体,很快成了谷中的一员。任由毒蛇缠上,啃咬,也一动不动,俨然就是一具死尸。透着凌乱的发丝观其容貌,却是极美。

一条绿色的小蛇悠悠爬来,支起上半身扫过众蛇,群蛇瑟缩而退,将食物让了出来。

仿佛面对的是它们的王。

绿蛇满意的游来,尾巴缠绕在女子的脖颈上,张嘴重重的咬下一口肉!

就在这时!

一只白皙的手掌却抓住了它,狠狠的掷了出去!

如果蛇会叫,此时山谷内一定是一片惨叫声。

原先躺着一动不动的尸体忽然翻身坐了起来,冰冷的眼神像似渝水山谷的十丈冰渊,能将蛇生生冻死!摄人,且充满了杀意!

毒九看过四周,忽然一顿,这是哪?

她支起身子,想要站起,又忽然想到自己已经残废,又怎么有力气,不由扯出一抹自嘲的笑。

只是低头。

毒九又看到了自己的手。

干净,秀气,还有些幼小的手。

她不由一愣。

呆呆的抬手握了握,有力气。

她再看了看自己的腿,动了一下,能抬起来。

毒九浑身一颤,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的四肢,能走,能跳,能活动。

是健康的!

泪水流了满面,毒九的眼睛里却全是笑容,比起死亡,毒九更害怕的是无法面对的人生。

是今后无法接受的黑暗人生啊!

可上天给了她重来一次的机会。

即便这具身体的主人原来不是她。

头一疼,记忆灌入,这个身子的主人记忆也被毒九所了解。


容九,容家大小姐,鎏安城首富千金,昨日是她的新婚之日,却被人掉了包,杀死之后扔下了悬崖,策划之人是她同府的妹妹容玉清。

因容九掌管容家庞大的财富,容玉清与她的父亲就策划在新婚当天,将容九这个准新娘掉包,以假换真,再夺取家中钱财跟主事权力!

容玉清是容九最信任的亲妹妹!

所以没有意外。

容九着了道。

这个温柔善良的女子,在十六岁的美好岁月里失去了性命,被杀死后扔下了悬崖,连一席草席裹尸都没有,成了毒蛇们的食物。

而昨天原来是她最期待的新婚夜。

她与喜欢的男子的新婚日子。

虽然从原主的记忆里,毒九没有找出来那个男子对她的一点情意,都是一厢情愿居多吧。

“沈霖轩。”

毒九喃喃念着这个名字。

这个容九喜欢的男子。

毒九翻身坐起,喃喃念着这个新名字道:“容九,容九。以后我会替你好好活着。”

以此报答你给我的这具健康的身体。

容九消化着这个新的身份,也在打量着四周的环境准备逃生,附近虎视眈眈的毒蛇也落在了她的眼底,有一条胆大的已经缠上了她。

她唇角勾起,笑意却不达眼底,“蛇啊。”

众蛇忽然往后一缩。

悬崖峭壁,身着单衣的女子双手攀岩,一点点往上攀爬,单薄的身姿在雨幕里,像似摇摆的细柳,随时都会被折弯了腰,断了枝。

只是她始终坚韧,速度虽缓,却也在一点点的往上攀爬,像似不屈的狼。

只是哗啦啦一声。

她又摔了下去。

摔在了早就垫好的草堆上。

一旁蛇窝里窜出无数的蛇头,盯着她,容九懊恼的低骂了一句,又站了起来继续。

“这身子力气还不够,还需要锻炼。”容九暗暗道。

念头刚闪过,又是一摔。

......

“这都第几次了。”

“十八次。”

“噢噢噢,还在继续呢。”

“真惨啊。”

如果有人能听懂蛇语,就会发现这些毒蛇正在交流着彼此的意见还有对容九的看法。只是没蛇去提醒她,这山崖是爬不上去的。

因为上面有禁制,许进不许出。

青绿色的小蛇在第一次被毒九掷出去后磕在了石头上受伤了后就对这弱小的人类产生了非常大的兴趣,哈,从来没有人类敢挑衅它的尊严,现在她做到了。

好样的,你继续。

本王就看着你怎么死。

众蛇在数着容九重复着无数次的十八摔下后,也生出了几分兮兮相惜的感情,游过她身边时,还会鼓励的舔舔她的手臂,似乎在鼓励着你继续。

容九无力的闭上眼。

再翻身而起,蛇窝里是一顿火烧蛇肉的味道。

容九填饱了肚子,继续攀爬这面断崖。

对于这座蛇窝,容九并不惧。

因为它们最引以为傲的毒,对容九没用。

容九上辈子在组织里的毒九之称并不是空穴来风。

剧毒对她来说,那就是拿来玩的,掉到这里,她最不担心的就是中毒,没了毒的威胁,这些小蛇在她眼里就等于食物,充饥用的。

而她百毒不侵的身体,似乎也带到了这个世界,这具身体一样的百毒不侵。

......

七天了。

雨一直在下,没有停过,似乎在哭诉着某人的离去。

容九擦了擦脸,埋头继续攀上峭壁,摒着一口气,这一次竟爬得比平常要快。

“她过了禁制了!”

众蛇惊喊出声。

“一直不能突破的禁制被破了!”

青绿色的小蛇猛然从蛇窝里跳了出来,看了一眼容九,确定了对方真的爬过了禁制,它快速的游了上去!

绿蛇几下就上了峭壁,追上容九。

只是在接触到无形的封禁时,又被狠狠的砸落下来,发出了凄厉的叫声。

容九被这一声惊到,手一松,人也滑了下去,跌坐在草堆上,一条青绿色的小蛇在抽搐着,容九正好压了上去,也就没看见。

“刚谁在叫?”

容九转头冷声问向四周,众蛇嗖的退开,人性化的表达着不是它们。

“出现幻觉了?”

容九自言自语,望着峭壁,深吸一口气,继续攀爬,有了一次的经验,第二次便顺利得多。终于,在黑夜前,爬到了崖顶。

容九手心探了探,抓稳了一物。


站在崖边一身黑衣的男子目光微凛,落在抓稳自己脚踝的手掌之上。

手掌纤弱,肤色白皙,不是练武之手,可抓着自己的力道却很固执。而这手的主人年纪应该很小,不会超过十五。他觉得意外,不由就蹲下身,想拉她一把。

只是!

这人上来得太快!

一道黑影扑了过来!

他正巧蹲下身,两人迎面来了个碰撞。

容九暗骂一句“该死”。

男子眼底闪过一丝吃惊,伸手平稳的抓住崖边的枯枝,只是容九慌乱中正抓住了他的手!打断了他的动作!

拖着他往下!

“啊!”

崖边,两人噗通滚落,划出了一道尖叫。

“大人!”

崖上发出一声惊喊。

身子不断下坠,不受控制。

风声在耳旁呼啸,越来越快。

险象环生中,容九抓住了峭壁上的断枝,缓冲了下冲的力道。

只是两人的重量压着老迈的树枝发出咔擦声,容九失重坠落,双手握的更紧!刚死而复生还没活过一天真实的日子就要再次摔死?!

她不甘心。

原主的仇还没报呢!

容九冷静的判断有没有得救的机会,就算再摔下去,也要找到东西缓冲一下,不然草堆受不住她的重量。

就在这时,腰肢忽然一紧,一双臂膀拉着自己往陌生的胸膛靠近!

容九面贴着对方胸膛,一动不动。

“哧!”

忽然响起利器与石壁接触的声音。

容九余光一扫,就见剑尖在峭壁上划出一道璀璨的火光,下冲的力道停了,两人的身子吊在了半空中。

噗通噗通。

结实而有力的心跳。

紧贴着自己的面颊。

容九没有动,在峭壁上任何一个挣扎都会破坏掉原来的平衡,造成不该有的意外,所以她没有挣扎,待脚尖循着一处落脚点,她自己闪了过去,冰冷道,“别打扰我。”

那方男子微微挑了眉。

容九深吸一口气,双手并用,继续往上攀爬,看也不看吊在半空中的男子。

等了一会,她也听到了身后那人动作的声音,不笨,知道借着匕首上峭壁。

安静的崖壁,两人沉默无声的往上攀岩,一前一后,互不打扰。

容九腰间一道绿色的影子一闪而逝,没人瞧见。

待上了悬崖,只见前方忽然冲过来几名侍卫,容九手掌撑地,翻身一跃,跳过了包围圈,脚步一退,反身就抓着一人的脖子,喝道:“谁派你们来的?”

是容玉清吗?!

几人还未来得及震惊这敏捷的身手,下一刻就见自己的伙伴已经落入容九手中,不由唰的拔出了剑,对容九冷目而视。

容九不为所动。

心底已经对他们几人的站位做了分析,五个人,三十度分散性站位,包围圈被破,构不成威胁,除掉三个问题不大,逃亡的机会60%。可以一拼。

双方剑拔弩张之际,崖底的男人也终于爬了上来。

“大人!”

五人齐声道。

容九目光平静的落在男人身上,借了他们火把的光,她看清楚了这人的模样。

他很高,容九的身高估计也只到他的肩头,刀刻的轮廓冷硬,又透着生人勿近的冰冷,平静的眼眸似有看穿一切的犀利。

他长得很好看,但也很不好惹。

不过她也不怕。

“收起兵器。”她冷声说。

叶天凛打量着眼前的少女,白衣红带,穿着简单,甚至可以说狼狈。但是被刀剑向着的少女没有表现出一丝慌乱,一双冷静的眼睛有着对场面的绝对掌控,他相信就算自己没上来,她也有本事处理好这一切,甚至是杀了他的人。

“收起来。”

叶天凛说。

侍卫们闻声将剑回鞘,言行令止,军人素养可窥一角。

这些人是士兵。

毒九跟刑警打过交道,对这些人身上的气息再敏感不过,最麻烦跟爱钻死脑筋的一批人。自然也不会是容玉清派来的。

见状她也不愿继续浪费时间,松开手,如实道:“认错人了。”

被放开的夏木喘着气,听到这话拍着胸脯,“还好是认错人,不然姑娘我就成你手下亡魂了。”

容九笑,“还不至于,你手里不是藏着暗箭吗?”

夏木一怔,讪讪的摸了鼻子。

这她都知道,见了鬼了。

叶天凛听着手下跟她的交谈,眉梢微动,还欲说些什么,人已经走了。

干脆利落,不带走一片云彩。

如她出现一般任性。

“大人,这姑娘好厉害。”夏木惊叹道。

“是啊,刚才她从崖上翻身上来的那一招,太牛了,眼前一花,她就跑出去了,再一看,夏木哥就被抓了。”

夏木郁闷,他以为上来的是大人好吗。

叶天凛望着她离去的方向,也是鎏安城。

看来还有机会碰面。

不过叶天凛没有想到会这么快。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