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精美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问卿几时情如许

问卿几时情如许

臭臭公子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芜鸢是鸾鸟族的一株花精,深爱的墨凌是羽界凤王。她苦苦盼了五千年,终于盼来了被封为凤后的那一天。可是在成婚之后,夫君便再也未曾踏足过她的寝宫。洞房花烛夜让她足足了一百年!本以为这个男人终于回心转意,可是在欢好之后,芜鸢却被递来了一纸和离书……

主角:芜鸢,墨凌   更新:2022-07-16 03:2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芜鸢,墨凌的女频言情小说《问卿几时情如许》,由网络作家“臭臭公子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芜鸢是鸾鸟族的一株花精,深爱的墨凌是羽界凤王。她苦苦盼了五千年,终于盼来了被封为凤后的那一天。可是在成婚之后,夫君便再也未曾踏足过她的寝宫。洞房花烛夜让她足足了一百年!本以为这个男人终于回心转意,可是在欢好之后,芜鸢却被递来了一纸和离书……

《问卿几时情如许》精彩片段

成婚百年,他第一次踏进她的水月宫……

红纱帐,轻摇曳。

芜鸢攥着床单,痛得轻吟出声。

“你想要的不就是这个吗?”墨凌冰冷的眸子淡漠无情,嫌恶地起身离开。

“墨凌……”芜鸢蜷缩着想拉住他的手,但被他毫不留情地甩开。

“若不吃颗强欢丹,本王对你还真提不起兴致!”墨凌整理衣袍,袖口镶着的金色凤凰图腾彰显着他的身份。

芜鸢的脸色唰地一下变白,她还没从刚才的疼痛中缓过劲来,被自己夫君的话再次中伤。

这一刻的洞房花烛夜她等了一百年,本想着疼点没事,没想到还有更痛的……

“你……”她怎么都料想不到,他居然会用这种方式来羞辱自己!

芜鸢还未来得及说话,一道劲风袭来,带着一卷仙册划过她的眼角。

仙册落在床榻上,醒目的‘休妻’二字,让她呼吸骤然一滞。

上一刻两人还在做着亲密无间的事,下一秒他就要将自己弃如敝履?

“这是什么?”她艰难问道。

“你要的我已经给了,现在交出凰玺,你我两清。”墨凌面无表情说道。

他的话,字字如刀刃,狠狠划过她的心尖。

墨凌是羽界凤王,她是鸾鸟族的一株花精,被羽皇钦点成为凰后,是她五千年来梦寐以求的事。

只是,她梦寐以求的,在自己飞蛾扑火爱了五千年来的男人眼中,是不屑一顾的存在。

“我们的婚事羽皇已经昭告四海八荒,不是你想休就能休的。”芜鸢敛去苦涩,平静开口。

墨凌的脸色当下就沉了下来:“你要的凰后头衔,我给了你一百年,你要的圆房,我方才也给了,现在你还想要什么?”

“我想要什么?你不是一直都知道吗?”芜鸢嗓音抑制不住地发哽,红着眼眶看着他。

五千年前,眼前这个男人曾信誓旦旦地对天发誓,要娶她为妻,生生世世不负她。

五千年后,她满怀期待和深情的来,换来的却是他的这般对待!

她想要的,从始至终只是一个他罢了……

看着芜鸢眼眶里的水雾,墨凌觉得心底的怒气更深。

“好得很!本王有的是法子让你主动交出凰玺!”

他拂袖离去,徒留一室奢靡冰冷气息。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芜鸢闭上了眼,任泪水双流……

五千年前,她尚是一只仙根纯净的鸾鸟,跟着尚未坐上凤王之位的墨凌一起修炼法术,下凡历劫。

那两世,他们琴瑟和鸣,仿若一对幸福的神仙眷侣。

后来墨凌升神渡雷劫之际,触犯神怒导致原本只需九道天雷,变成了九十九道。

芜鸢为救他,鸾鸟真身毁在那场雷劫之中,差点身魂俱陨。

师傅夜旸上君用聚魂石收集她的魂魄,附于无忧花之上再以灵力灌养。

芜鸢用了五千年时间,才得以再次幻成人形。

只是她曾为他魂飞魄散过,他却忘得一干二净……

彻夜未眠,芜鸢坐在床笫看着天亮。

贴身宫娥小卓匆匆跑来,慌乱神情中带着无措。

“娘娘,不好了!鸾栖谷天降大火,我们的族人拼死求救凤族,但凤王不予理睬!”

芜鸢一惊,顾不得整理衣袍,直接驾云而飞,前往鸾栖谷。

鸾栖谷是她鸾鸟一族的栖息地,十万生灵安分守己恬静生活,怎会引来天火?

天火向来是由墨凌掌控,难道……


芜鸢来不及多想,匆匆赶去。

鸾栖谷,满天大火将正个鸾栖谷吞噬成血红色。

炙阳烈火扫过之处,花枯草衰,一切都化为废墟。

她抬手运转灵力想扑灭那天火,但无济于事甚至是火上浇油,惹得火势更旺。

听得火光中族人的哀嚎求救,芜鸢的心好似被针扎般焦急难受。

这时,她看到另一侧山峰之处负手站立的墨凌,连忙朝他飞去。

“墨凌,为何要如此对我们鸾鸟一族?快收回天火!”

这般烧下去,整个鸾栖谷的所有生灵怕是全都会在这场天火中遭生祭。

墨凌锋利的眼眸淡淡扫向她,神情中没有一丝温情。

“这便是你求人的态度?”

芜鸢呼吸一窒,蜷紧了袖中的五指,将姿态放至最低。

“求凤王开恩,放过鸾鸟一族。”

“你也有求本王的时候……”墨凌薄唇勾起一抹轻蔑,“百年前银儿求你的时候,你可想过有今天?”

话锋一转的质问,让芜鸢的心猝不及防揪痛起来。

原来,他还在为当年的事怪她。

百年前她重新修炼成人形,墨凌之父羽皇陛下将凰玺给她,并赐下婚事,永结凤族和鸾鸟族之好。

芜鸢满心欢喜等待婚期,一只叫萫银的火凤凰强闯鸾栖谷想跟她一决高下争夺凰后之位,被族中护卫重伤丢了半条命。

那个时候,芜鸢才知道,原来墨凌早忘了她,忘了曾经的承诺,并且另有所爱之人。

只是,诏书已下,婚期将至,她无法悔婚。

这百年来,墨凌一直都认为是她拆散了他和萫银,并让那个女人心脉受损。

火光肆虐,灼痛了她的眼。

芜鸢深吸一口气,凄凉看了面前的男人一眼,直直跪了下来。

扑通——

她挺直背脊,运转灵力,自丹田中将凰玺逼出,双手递给墨凌。

“芜鸢求凤王开恩,放过鸾鸟一族……我自愿将凰玺拱手相让,成全凤王和心爱女子执手之情!”

一字一句,声声泣血。

墨凌拧眉看着她,眸色如火。

“这凰后,岂是你想当就当,不想当就不当的?”

音落,他一掌推向芜鸢,将凰玺重新逼回她的丹田之中!

“既然你用尽手段坐上这个位置,那就好好坐着!本王要让你亲眼看着鸾鸟一族在你面前被烧成灰烬!”

芜鸢只有五千年修为的身体,根本无法承受墨凌一击,直接被轰退数丈,昏死过去。

……

昏昏沉沉。

再次醒来,芜鸢已经回了水月宫。

守在身边的宫娥小卓见她醒来,连忙端来了药汤。

“鸾栖谷火势如何?”芜鸢虚弱问道。

“水神引来了四海之水灭了天火,但鸾栖谷十万生灵皆受伤,所有鸾鸟都无法飞行了……”小卓哽声道。

身为鸟类却再也不能飞,这比死更难受。

“被天火灼伤,只有凤王真气能治愈……”芜鸢喃喃道,费力地从床榻上坐起来,想去找墨凌。

“娘娘,凤王殿下这几日都在凤羽宫陪那只火凤凰,您去了会让自己糟心的……”小卓轻声提醒着,一脸心疼却又爱莫能助。

芜鸢缓缓站起来,随后叹息一声:“鸾栖谷之火因我而起,我必须救我的族人。”

凤羽宫。

芜鸢找了好一会儿,在纳凉亭见到了一袭墨袍的墨凌正在用灵力幻化蝴蝶逗一脸病态虚弱的萫银玩耍。

银铃般的笑声徐徐传来,墨凌的脸上,是她从未见过的温柔神情。

芜鸢的心狠狠一痛,连带着面色都苍白了几分,但她竭力稳住情绪,慢慢朝纳凉亭走去。


墨凌见到她,脸上的柔情瞬间凝固。

“你来作甚?”他厉声呵斥。

芜鸢未语,将视线在萫银身上微微停顿了数秒。

“咳咳……”萫银拾起帕子捂嘴轻咳两声,随后对着墨凌行礼,“殿下,银儿该回去服药了。”

“我陪你。”墨凌立即站起来,扶着萫银离开。

芜鸢蜷紧手指,没有出声喊他留下。

因为她知道,他不会为她驻足。

墨凌扶着萫银回寝宫服药休息后才出来,看到依旧在殿外等候的芜鸢,他眸色又冰冷了几分。

“死缠烂打,还嫌没伤够?”他嫌弃训斥道。

芜鸢无视他的嘲讽,低头诚恳道:“请凤王大发慈悲,救救鸾栖谷受伤生灵。”

墨凌冷嗤:“火都灭了你还要我救他们,凭什么?”

“凭你是凤王,羽族众生皆在你的庇护之下。”芜鸢看着他,目光坚定,“若鸾鸟生灵重伤至陨就此灭族,羽皇怪罪下来,你难咎其责……”

“贱人!竟敢用父皇来威胁我!”墨凌恼羞成怒,直接抬手攥紧芜鸢的颈脖,掌中透着势要将她捏碎的力道。

芜鸢丝毫没有任何挣扎,甚至有种视死如归的神情。

“放过我族人……任打任罚,任杀任剐……都冲我来……”她艰难道。

墨凌听着她的话,瞳孔微缩了几分,将掐着她颈脖的手挪至下巴处,带着几分暧昧。

“好啊,我救他们,你把你的命珠给银儿疗伤。”

命珠二字,他说得轻飘至极,就像在跟她索要一根头发丝一般理所应当。

芜鸢呼吸凌乱地后退了几步,不敢置信看着他。

“你知不知道……”我的命珠早在五千年前就已经给了你!

五千年前墨凌经历的那场雷劫,是她将毕生修为灌至自己命珠中,助他渡劫,再替他挡了雷击,自己落个身消魂散的下场。

若不是失了命珠,她亦不会失了鸾鸟真身。

如今,她早没了命珠,要怎么给他?

“我不过是一株只有五千年修为的无忧花,萫银是修行数万年的火凤凰,她心脉受损,我如何能救?”芜鸢涩声道。

墨凌冷笑着松开捏住她下巴的手:“不想给?命珠重要还是鸾栖谷十万生灵重要,你自己想清楚。”

不管她的命珠能不能救萫银,这是她欠的债,必须给。

芜鸢深吸一口气,让自己浑身凝固的血液恢复流淌。

“命珠我不能给,鸾栖谷生灵我必须救……你想治愈那个女人,我还有别的办法。”

“快说!”墨凌定睛看着她,急切问道。

看着他心急如焚的样子,芜鸢心底的涩意如潮水般涌来。

哪怕我是以命抵命相救,你也会毫不犹豫地点头对吗?

芜鸢没有将心底的涩意问出来,她知道那不过是自取其辱。

“无忧花的花瓣可做食疗药引,只要将心中所念加以灵力炼化成药丸,能愈她心脉之伤。”她平静说道。

墨凌顿了顿,稍稍考量了一番她话中的真假后,做出了决定。

“你马上炼制,三日后我去水月宫取药。”

说完他准备离开,在看到芜鸢那虚弱的样子后又折回来,不由分说捞着她的腰凌空而起,直接落到了水月宫殿前。

“若不是为了银儿的药,我懒得管你!”墨凌冷冰冰说着,看向芜鸢的神情带着警告,“若有欺瞒和怠慢,我定将你千刀万剐!”

说完,他整个人影已消失不见。

残留在腰际的炽热温度尚在,但那个男人话语间留下的薄凉却让她打了个寒颤。

墨凌,你可知你说的这些话,已经将我凌迟得遍体鳞伤……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