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精美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重生八零煤老板的科技小甜妹

重生八零煤老板的科技小甜妹

一问三不知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从一个富家千金,穿越成一个八零年代的傻姑娘,陈甜甜看着眼前破落不堪的家,顿时心态崩了,更让她没办法忍受的是,老实的一家人,在面对恶霸欺负时,闷不吭声。好在她身带系统空间,来到这里,首先就是要回击敌人,顺便带着家人奔小康。没想到,因此而结识了煤老板的继承人赵新知,开启了全新的人生篇章……

主角:陈甜甜,赵新知   更新:2022-07-16 03:2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陈甜甜,赵新知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八零煤老板的科技小甜妹》,由网络作家“一问三不知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从一个富家千金,穿越成一个八零年代的傻姑娘,陈甜甜看着眼前破落不堪的家,顿时心态崩了,更让她没办法忍受的是,老实的一家人,在面对恶霸欺负时,闷不吭声。好在她身带系统空间,来到这里,首先就是要回击敌人,顺便带着家人奔小康。没想到,因此而结识了煤老板的继承人赵新知,开启了全新的人生篇章……

《重生八零煤老板的科技小甜妹》精彩片段

一望无际的黄土高坡,到处都是纵横的深深沟壑。这些沟壑中,有着一座座世代繁衍生息的村落。

向阳村便是这片贫瘠大地上,再普通不过的一个村子。

就在今天上午,向阳村东头突然传来一道女人撕心裂肺的哭嚎!

“甜甜!我的甜甜啊!”

“李爱莲你个杀千刀的,你害死了我闺女!”

村中大族陈祥东家门前,一名身穿打着补丁的蓝色劳动布衣裳、个子有点矮的胖乎乎中年女人,抱着后脑淌血的闺女坐在地上哀嚎!

中年女人名叫林月桂,是陈祥东的大儿媳,她怀里抱着的是她小女儿陈甜甜。

林月桂不远处站着一名身材细高挑、瓜子脸,打扮很仔细的女人,这女人是陈祥东的三儿媳,李爱莲。

在林月桂的指责声中,李爱莲跟丢了魂的木头人似得站在原地。

她、她就轻轻推了大房的傻闺女一下,怎么就磕破头不省人事了呢!

怎么办!这傻子不会真死了吧!

“呃……”

频临死亡的窒息感让陈甜甜猛地睁开眼睛,等意识渐渐回笼后,她看着碧蓝的天空眨了眨眼。

不等她去探究她为什么出现在室外,一道中气十足的惊喜嚎叫在耳边鞭炮般炸响,“甜甜,你醒了!你吓死妈了!”

妈?

陈甜甜转动了一下脑袋,视线里蓦地出现一张有着两坨高原红的中年妇女的脸。

什、什么情况啊?

“甜甜,你怎么没反应啊?不会是磕傻了吧?”林月桂见闺女直愣愣的看着自己,心再一次吊了起来。

“嗤~陈甜甜本来就是个傻子,还能再磕傻了?”见陈甜甜没事,李爱莲悬着的心也回到了肚子里,同时嗤笑了一声。

林月桂恶狠狠瞪了李爱莲一眼,“你个毒妇,把我闺女头磕破了,还在这里笑话人!”

见两个女人竟然对骂了起来,陈甜甜脑子里有团浆糊似得,完全搞不清楚状况。

[滴!]

[星际Z358空间站绑定中——]

什么声音?

[宿主绑定成功,二级权限开启成功。]

她不会被什么奇怪的东西缠上了吧?

就在陈甜甜被脑子里的奇怪声音吓得不敢吱声的时候,一段陌生的记忆突然涌入脑海。

接收完记忆,陈甜甜不敢置信的瞪大了圆瞳。

她竟然穿越了,还穿越到了缺衣少粮、贫穷艰苦的80年代!

[空间站已开启,宿主是否进行签到?]

[签吧。]

陈甜甜下意识回答,回答完突然反应过来,连忙询问。

[你、你能跟我对话?]

[是的,宿主。]

无机质的、分不清男女的声音回答陈甜甜。

[签到成功。]

[宿主您好,我是星际Z358空间站主管系统,您可以称呼我为358。空间站会以帮助宿主成就更好的自己为原则,为宿主定制各种任务,达成任务可获取任务奖励。另外,宿主还可以通过每天签到来获取奖励。]

[现发布限时任务。]

[任务一:教训李爱莲。奖励:高级玻璃生菜种子一袋。时限:00:15:00。]

[特殊任务:嘴斗李爱莲。奖励:新手大礼包一个。时限:00:05:00。]

“……”

[3、358,你可能不太清楚,我有点社恐,这两个任务对我来说有点、点难。]

陈甜甜一脸苦恼的解释。

[社恐症会影响宿主一生,所以,我会首先帮助宿主治好您的社恐症。]

啊这……这就不用了吧,做宅女挺好的。

[宿主,黄土高原雨水少、收成低,您家中目前的主食是粗制窝窝头,常配菜是咸菜疙瘩,新鲜蔬菜和肉菜对目前的您来说都是奢侈品,您确定不为自己赚一袋玻璃生菜种子吗?]

[这种高级玻璃生菜种子,适应环境能力极强,个头大、味道脆,成熟期短、繁殖能力极强,是80年代穿越者的居家必备哦。]

见宿主毫无接任务的意思,358诱惑道。

上辈子,陈甜甜出生在富商之家,一辈子都没因为吃喝拉撒和钱烦恼过。一想到以后要与那种口感粗糙、与好吃没有丁点关系的粗粮窝窝头为伴,陈甜甜就感到一阵绝望!

扎心了,358。

[我……我接任务……]

陈甜甜皱着小脸接取了任务,然后离开林月桂的怀抱,只身坐了起来。

当被周围数十道目光盯上的时候,她心底里升起一股难以言喻的恐慌,后背也隐隐发凉。

[宿主,只要简单怼李爱莲一句,就可以完成任务了哦。]

听到358的鼓励,陈甜甜咬咬牙,一下子从地上站起身看向李爱莲。

“你这傻子想干什么?又想动手是不是?”

见陈甜甜站起来看着自己,李爱莲连忙冲四周看热闹的人嚷嚷,“大家看啊,这可不是我想动手的!这傻子要是再磕到摔到,可不能怪我!”

从原主记忆里,陈甜甜了解到了李爱莲有多坏,她仗着原主爷爷的偏心,总欺负憨厚老实的原主一家,简直可恶至极!

“你这个……”陈甜甜使劲攥紧拳头,张大嘴巴用尽力气骂道,“你这个坏蛋!”

[噗……咳咳,特殊任务成功,恭喜宿主获得新手大礼包一个。]

358突然拟人化的笑出声但又立马克制住,紧接着平静宣布。

陈甜甜涨红着小脸,局促又尴尬。

她、她刚刚骂的,是不是太小学生了?

脚趾已经尴尬的抠出一座布达拉宫了!

[恭喜宿主成功迈出了第一步,请宿主再接再励。]

358再次鼓励,同时小声的倒计时。

为了玻璃生菜!

陈甜甜努力将不适感压下去,再次咬了咬牙,然后大步向李爱莲冲过去,“我跟你、跟你拼了呀!”

[新手大礼包开启,强身健体优化液已使用、记忆优化液已使用、海姆地龙兽暂存。]

李爱莲虽然身材细高挑,但毕竟是个青年人,力气自然要比陈甜甜这个十六岁的女孩要大。

这次她有了准备,必定不会让陈甜甜这个傻子打到她,还会让对方再度吃亏!

想到这儿,李爱莲冷笑一声,蓄力准备把陈甜甜给推倒。

‘彭!’

可当陈甜甜身体冲撞过来的那一刹那,李爱莲所有的蓄力都被击溃,整个人不受控制的往后一仰,然后轰然倒地!

[恭喜宿主完成任务一,获得高级玻璃生菜种子一袋。]

当听到任务提示完成的时候,陈甜甜还有点没反应过来。

她压根没想到自己会把一个成年人撞到,还以为这个任务要多花费一些时间呢。

等等。

她刚刚好像听到358提示了什么强身健体、什么记忆,还有什么龙的。

就在她准备详细问问358的时候,远处突然传来一个男人焦急的声音。

“林月桂!林月桂在吗?富通煤矿的矿井塌了,你男人和大儿子都被埋里边了!”


一个风尘仆仆的男人从人群外跑进来,送来了消息。

“你说啥?”听到男人的话,林月桂两眼一瞪,差点没当场昏厥过去!

林月桂是原主的妈妈!

那她男人和大儿子岂不就是原主的爸爸和大哥!

陈甜甜后知后觉反应过来,立马转身去看林月桂。见对方有些站不稳,她连忙走过去扶住对方,下意识吐出一句话。

“妈…妈你别着急。”

什么情况啊?她不会刚穿过来就要失去爸爸和哥哥吧!

[宿主别急,您的新手大礼包开出了一只海姆地龙兽。它是钻地能手,我会利用生物电流与它沟通,让它去救人。]

听到358的话,陈甜甜没有丝毫犹豫,她扶稳林月桂,“妈、妈你振作点儿,爸和大哥一定会没事儿的!我们去富通煤矿看看!”

“……对、对!去富通煤矿!”

闺女的话让林月桂回过神来,她立马冲进公公家里,没一会儿就推了一辆二八大杠出来。

“哎!你干嘛推我家自行车!”从地上爬起来的李爱莲尖声叫嚷。

或许是情况太过紧急,又或许是对方太过可恶,陈甜甜怼起李爱莲竟然一点也不紧张了,“这自行车是我爸孝敬给爷爷的!关你什么事!”

“你爷爷送给你三叔了,那就是我们家的!”

李爱莲上去就要抢自行车,嘴还特别贱,“去富通煤矿有什么用?难道你娘俩要用你们的四只爪子去刨开矿洞吗?”

“你们还是早点准备后事吧,埋矿井底下的人哪还救得出来!”

林月桂一听准备后事,突然像头被激怒的母狮似得冲上去和李爱莲厮打了起来!

“妈!别跟她一般见识,去煤矿要紧!”眼前的情景让陈甜甜十分头疼,她不得不大声提醒。

这状况真的太考验社恐人员的心理素质了!

林月桂一把推开李爱莲,眼睛赤红的恶狠狠瞪了对方一眼,然后冲扶起自行车的陈甜甜说,“走!”

林月桂的矮胖身材,骑不了这种二八大杠,陈甜甜怕耽误事儿,赶紧让对方上车,她蹬上车就冲出了村子!

等娘俩的背影消失在村子尽头,人群中突然有人后知后觉,“哎?陈甜甜是不是不傻了?”

“刚才光顾着寻思陈家老大和他儿子被埋矿金底下了,没发现陈甜甜说话确实比平时利索了!”

“我记得她不会骑自行车啊,她咋驮着她妈走了!”

“真是怪了!磕了下脑袋,傻子变正常人了!”

“李爱莲,陈甜甜要是不傻了,你功不可没哈!”

听到旁人的调侃,捂着脸的李爱莲皱起眉头,“傻子怎么可能变正常人!你们看错了!”

富通煤矿是本地最大的矿场,前几年在附近勘测到了煤,就建了分厂。林月桂的男人和大儿子之所以能去富通做了煤矿工人,还是托了富通老板儿子的关系。

陈家大房出了两个煤矿工人是林月桂经常挂在嘴边炫耀的事儿。可她之前多得意,现在就多后悔!

“呜呜呜…”

听着林月桂的哭声,陈甜甜心里既担忧又着急,蹬自行车的腿恨不得化身两个风火轮。

不知道骑了多久,当陈甜甜想向林月桂确定路线的时候,视野中突然出现了一片黑色地带,中间机器林立,隐约看到渣土车穿行,那里应该就是富通煤矿了!

[358,地龙兽找到我爸和大哥了吗?]

在来的路上,358就把地龙兽放了出去。

陈甜甜没看到地龙兽的样子,也不知道地龙兽究竟能不能救人。

但她别无他法,只能相信358。

[宿主别急,地龙兽一旦找到被困人员,就会给我反馈的。]358安抚陈甜甜。

说话的功夫,她们来到了矿场。打听到坍塌矿井的方位,母女两人立马赶了过去。

她们赶到的时候,出事矿井的附近围满了人,有救援的、有指挥的、还有看热闹的。

林月桂在人群中看到一个大腹便便领导模样的男人,她连忙跑过去询问,“你是矿场领导吗?我男人陈大壮救上来了没有?”

看到这个突然冲出来的中年妇女,杨发满脸嫌弃的皱眉,“怎么什么人都往我跟前凑?起开!”

这人什么态度!

陈甜甜秀眉微蹙,当她因杨发的态度心生不满的时候,358突然发布了新任务。

[任务:怼杨发。任务奖励:高级小麦种子一袋(大袋)。]

“你、你这人什么态度!我爸和我哥被困在矿井下面,我们作为家属,难道就不能询问一下情况吗?”陈甜甜深吸了一口气,大声冲杨发说道。

[任务完成,恭喜宿主获得高级小麦种子一袋。]

杨发目光一转便看到陈甜甜,看着眼前这个短头发、小脸灰扑扑看不清容貌,穿着黑土布衣裳如同乞丐一样的女孩。

他脸色黑了黑,指着旁边的工人嚷嚷,“谁让她们进来的?闲杂人员不准进矿场不知道吗!赶紧来俩人,把她们给我轰出去!”

人群中立马走出两名工人,要将陈甜甜母女给拽出去。就在拉拽之间,远处一辆拖着长长烟尘的黑色轿车飞快驶来,最后稳稳停在了众人面前。

没穿越前,兰博基尼、布加迪等超跑,陈甜甜都不拿正眼看的。

但眼前这辆黑色桑塔纳却带给了陈甜甜不小的冲击。

80年代,只有少数人才能拥有私家车。这辆桑塔纳的主人,一定不是一般人。

在众人的注视下,戴着眼镜的短头发男人从驾驶室下来,客客气气的打开后面的车门。

一双长腿从车里踏出,紧接着一名身材高大的年轻男人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

男人看上去二十左右的年纪,上身穿着一件短袖白衬衣,下身穿了条黑色西装裤,虽然那个年代的服装版型都不太修身,但这丝毫没有影响到男人带给陈甜甜的视觉享受。

这个男人长得好帅!

他虽然是寸头,但五官轮廓非常有型,眉骨有点西方人那样的深邃,眼睛狭长有神,鼻梁高挺,嘴唇薄而红润,有种气质干净的大学学长的感觉。

这一刻,什么刘德华、什么天涯四美,跟这位帅哥相比,统统化为浮云!

“怎么回事儿?”见林月桂正在跟两名工人拉扯,赵新知峰眉微微蹙起。

林月桂觉得这男声有点耳熟,她一扭头就看到了赵新知,眸中顿时闪过一抹喜色。

“新知侄子!”

听到有人唤自己,赵新知的目光落到林月桂身上,他脸上闪过一抹诧异,“月桂婶子,您怎么在这儿?”

“你陈叔和丰年都被埋在矿井下边了,我着急就过来看看!谁知这人硬要让人把我们娘俩赶出去……”林月桂伸手指向杨发,向赵新知告状。


见林月桂竟然跟赵新知认识,杨发在心里啐骂了一声,面上却露出一个和善的笑,“误会!这都是误会啊!你们两个,还不赶紧撒开这位大姐和姑娘!”

“新知啊,你咋有空过来了?今天矿场乱糟糟的,小舅也没法好好招待你。”杨发是赵新知的小舅,不过不是亲的,因为杨发的姐姐是赵新知的后妈。

赵新知表情严肃道,“小舅,5号矿场才开始两年就出现坍塌事件,我爸很不高兴,他让你把这边的事情处理好就回去,以后这边由我来管理。”

“什么!”

未来几年5号矿场会成为富通煤矿最大的采煤地,油水可谓丰厚至极。

利益受损的杨发,脸上的和善瞬间就消失不见了,“新知啊,该不会是你把这次的事添油加醋说给你爸听,你爸才拿走我的管事权的吧!”

“小舅,你想多了。未来整个富通煤矿都是我的,我没必要为了一个5号矿场这么做。”赵新知的语速不紧不慢,脸上没有任何攻击性的表情,十分平和。

杨发在心底嘲笑,等他姐生出儿子来,富通煤矿肯定是他亲外甥的,赵新知半根毛都别想得到!

“那我这就给你爸打个电话,不就是矿井坍塌么,干咱们这一行哪有不发生坍塌事故的,要是真有人死了,多给家属一点钱不就行了!”

杨发说的很轻松,仿佛埋在矿井下边的工人是小猫小狗。

听到这番话,林月桂人都傻了!她是真没想到这一条条人命在杨发眼里竟然如此的无关紧要!

“你这人怎么说话呢!那都是一条条鲜活的人命,是一个家庭的顶梁柱,如果失去他们,多少家庭要无依无靠、支离破碎啊!”

“我告诉你,你们要是不积极营救被困在矿井下的工人,想拿钱敷衍了事,我就去市里告你们!”

气死了!

她真的是要被这种不负责任的奸商给气死了!

陈甜甜如同一只被激怒的小牛,红着小脸满眼愤怒的盯着杨发。

这番愤慨发言吸引了赵新知的目光。

当看到发言人时,赵新知微微一愣,疑惑的看向林月桂,“月桂婶子,这是甜甜?”

他记得陈甜甜是个先天性的傻姑娘,怎么一段时间不见,她说话这么条例清晰了?

林月桂下意识点点头,然后她后知后觉的、满脸震惊的看向自家傻闺女。

“甜甜,你怎么突然说话顺溜了?”

对哦,原主是个傻子。现在芯子换了,肯定会引起大家的注意。

陈甜甜的小脑瓜急速运转了两圈,然后干巴巴的解释道,“我也不知道,可能是被李爱莲推倒磕到脑袋的时候,磕正常了吧……”

汗啊,这理由她自己都觉得牵强。

但也实在没有别的理由可以用,应、应该不会被拆穿吧?

“竟然还可以这样?”林月桂满脸诧异,随后高兴了起来。

傻闺女变正常人了,搁谁谁不高兴呢!

这样蹩脚的理由可以糊弄住林月桂,却不能糊弄赵新知,只见他一双深邃眼眸认真打量着陈甜甜,提醒道,“月桂婶子,最好还是带甜甜去趟县医院检查……”

“通了!坍塌地段挖通了!”

远处男人惊喜的声音打断了赵新知的话。

一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矿井那边,脸上不约而同的涌出欣喜之色。

[宿主,地龙兽已帮助打通了坍塌井道,没有人死亡。]358的声音也在这时响起。

听到这话,陈甜甜松了口气,她对林月桂笑道,“妈,没事了。”

“希望老天爷保佑我男人和儿子平平安安!”林月桂紧紧握住闺女的手,嘴里小声祈祷。

赵新知听到了好消息,立马前往了救援第一线,去确认被困工人的情况。

不一会儿,伴随着一阵欢呼声,被困工人全都被救了出来,无一人重伤或死亡。

“丰年!大壮!”

林月桂看着人群中的丈夫和儿子,激动的迎上去,轻轻给了两人一拳头。

陈大壮和陈丰年像是掉进了泥污的猴子,形象十分不堪,但这不妨碍他们脸上露出了劫后余生的笑容。

“还笑!你们可把我吓死了!”

林月桂喜极而泣,想起什么,连忙拉住陈甜甜的小手说,“对了,告诉你们个好消息,甜甜不傻了!”

“什么!”

这个消息让两个将近一米八的大男人愣住了,反应过来后,父子俩忍不住上下打量陈甜甜,目光灼热。

“那个……爸好、大哥好……”陈甜甜被两人看的小脸一红,她生涩的向两人打了声招呼。

见小女儿眼神清澈、表情认真的跟自己打招呼,陈大壮这才相信小女儿是真不傻了!

“甜甜!3+2等于几?”一旁的陈丰年突然开口问。

陈甜甜双眸瞪圆,有点诧异大哥竟然问她这么小儿科的算术题,但还是乖乖应答,“5呀。”

陈丰年眼睛一亮,“甜甜真不傻了!以前她总分不清2+3和3+2!”

“……”

大哥,你可以大胆点,她现在不仅会100以内加减法,还能倒背99乘法表。

虽然工人们都得救了,但坍塌事故毕竟吓坏了不少工人,所以每位被困的工人都获得了100块钱的安抚费,并放五天假,等坍塌矿井修复好之后,再来干活。

在陈甜甜一家准备回家的时候,赵新知从后面叫住他们,“大壮叔、月桂婶子。”

赵新知大步走过来,俊美的脸上带着淡淡歉意,“今天的事让你们受惊了,我本来打算亲自送你们回去的,可矿上还有事情等着我处理,所以只能让你们自己回去了。”

“改天我会亲自登门拜访,还麻烦你们回去后告诉我外公一声,我过几天回去看望他老人家。”

林月桂笑着客气道,“我们有自行车,哪用得着你送。你放心好了,一回村我就去告诉你外公‘他的宝贝外孙要回来看他了’,他肯定会乐的露大牙。”

“谢谢。”

赵新知轻轻一笑,笑容如盛开在深绿湖面的白莲,令陈甜甜的少女心一荡。

[宿主喜欢赵新知这种类型的男士吗?]

听到358的话,陈甜甜立马收起露出的一点花痴表情,[我、我没有,你不要乱讲!]

告别了赵新知,陈甜甜一家踏上了回家的路。

谁知一家四口刚进家门,就被迎面而来的一只臭鞋给袭击了。

“老大家的,你要上天是吧!说都不说一声就把老三家的自行车偷走,还把老三媳妇打成这样,我就没见哪家儿媳妇比你毒!”

院子里,一名头裹布巾、身材矮胖的小脚老太太尖声叫骂道。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