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精美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小作精成了豪门团宠

小作精成了豪门团宠

丹诺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半年前,阮歆艾回国之时便与沈家少爷定了婚,可是后来她慢慢发现她的未婚夫是一个只知道吃喝玩乐的纨绔公子哥,阮歆艾不想将自己的一生幸福托付在一个不靠谱的人身上,于是她开始作天作地的想要退婚。谁知一场阴差阳错的算计,她进错了门堵错了人,还被陌生男人吃干抹净,直到男人自报姓名的那一刻,她才知他竟是商界传闻中的手眼通天的霸道总裁乔煜舟……

主角:阮歆艾,乔煜舟   更新:2022-07-16 03:1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阮歆艾,乔煜舟 的女频言情小说《小作精成了豪门团宠》,由网络作家“丹诺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半年前,阮歆艾回国之时便与沈家少爷定了婚,可是后来她慢慢发现她的未婚夫是一个只知道吃喝玩乐的纨绔公子哥,阮歆艾不想将自己的一生幸福托付在一个不靠谱的人身上,于是她开始作天作地的想要退婚。谁知一场阴差阳错的算计,她进错了门堵错了人,还被陌生男人吃干抹净,直到男人自报姓名的那一刻,她才知他竟是商界传闻中的手眼通天的霸道总裁乔煜舟……

《小作精成了豪门团宠》精彩片段

炫酷的机车轰鸣而过,犹如一头猎豹,将微凉的夜色撕开了一道口子。

阮歆艾火急火燎地赶到酒店房间门口,蹙眉探听着房间里的动静,就在她犹豫着要不要夺门而入的时候,走廊那头却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快点,我看见阮歆艾上来了,大家都准备好,这样劲爆的消息,一定能霸屏一周的热度。”

“对,发财了,发财了!”

阮歆艾顿时心里一紧,后知后觉才发现自己可能掉进了别人的阴谋中。

呵,连这种事情也能让他们消费一番,这帮记者已经饥不择食到这种地步了吗?

想必之前的那通电话也是有人设计好的,先告诉她沈亦然在酒店里跟别的女人厮混,然后再让她上演一出捉奸在床的大戏。

这样的丑闻若是经过媒体的一番大肆炒作,对阮沈两家地位名声都不太好,甚至可能影响到两家的联姻。

啧啧啧,夺笋啊!

半年前她一回国跟沈亦然订婚,虽说沈亦然这人长得倒也标致,但是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她渐渐发现沈亦然是个典型的纨绔子弟,仗着沈家有几个臭钱,在晋州这地方无法无天。

游手好闲,混吃等死,欺凌弱小,这些她都能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唯独沾花惹草这个臭毛病,是她绝对不能容忍的。

要不是看在沈家的地位能够帮助公司度过这次难关,她才不会委屈自己跟这样的人在一起。

阮歆艾警惕的贴着门,一双杏眼四处寻找着可以让她脱身的地方。

不经意的伸手一触,房间的门悄然打开了。

短暂的诧异和迟疑后,她闪身钻进了房里,担心落锁的声音把那些记者引过来,她蹑手蹑脚的虚掩上了门。

房间里漆黑一片,幸好窗外透进来的微弱灯光能够让她看见屋里的大致轮廓,凉风从窗外灌进来,她缩了缩脖子,顿时清醒了不少。

没有预期中的缠绵悱恻,阮歆艾不禁松了一口气。

正当她为此感到庆幸的时候,一个黑影猝不及防的朝着她扑过来,带着清冽的气息将她禁锢在墙角。

“谁?!”阮歆艾捂着差点蹦出来的心脏,警惕地看着眼前的人。

这个比自己足足高了半个头的男人显然不是沈亦然,她摸索着想打开灯,却被一只大手霸道的阻止了。

男人强势冷冽的气息将阮歆艾笼罩在其中,她甚至能够清楚的听见他粗重急促的喘息声,一种可怕的想法在她的脑海中应运而生,阮歆艾没法再强装淡定。

“先生,你冷静一点。”她压低了声音,憋着一团怒火劝说着这个浑身都散发着危险气息的男人。

男人闷哼一声,反而将自己的上身倾得更低了,越过阮歆艾的脸颊,在她的耳畔停了下来。

“这是你欲擒故纵的伎俩吗?迟到这么久,你就不怕投诉?”磁惑的声音泛着艰涩,男人软塌塌的往她的肩上靠去。

阮歆艾用力推攘着,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

“先生,我只是路过的!”她浓眉紧锁,小声回答,一是怕自己声音太大,引来外面那群记者,二是担心自己的语气过于生硬,激怒这个男人。

“矫情!坐地起价可不是你们这行的规矩。”

虽然阮歆艾看不清男人的表情,但是那种隐忍的燥怒铺天盖地地席卷着她,让她浑身不自在。

她瑟瑟发抖的手已然紧握成了拳,指甲深深嵌入掌心的痛楚提醒着她一定要尽快离开这里。

“矫你妹!都说你认错人了。”阮歆艾咬牙切齿地从喉咙深处发出一声低吼。

这个男人,居然把自己当成了那种女人!

叔可忍,婶不能忍!

“帮我,我能给你很多钱。”

“凭什么?”阮歆艾倔强又嫌弃的扬起下颚,最讨厌这种自以为是的男人了,别以为声音好听就能为所欲为!

姑奶奶我可不吃那一套!

男人猛地擒住她的下巴,冷厉的声音至唇边溢出,“就凭我是乔煜舟!”

“乔煜舟!?”

谁啊?

没听过!

阮歆艾扯着嘴角,不乏有轻蔑的意味。

听这人说话的口气,感觉跟沈亦然那种富二代差不多,说不定就是平时太狂妄了,被仇家蓄意报复,才弄成现在这个狼狈样。

活该!

“乔煜舟,乔大哥,你就高抬贵手,放过我吧,我真的不是你等的人,这样,你让我出去,我马上给你找一个服务周到的女人,你先一边凉快去。”

阮歆艾安抚的同时又不耐烦的把他往外推了一把。

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真要动起手来,这个叫什么舟的自大狂也占不到任何便宜,可是打斗的声音必然会把外面那群记者给引过来,到时候要写什么还不是全凭人家一张嘴。

她才真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许是感觉到她的排斥和嫌弃,乔煜舟彻底怒了,他再也不想跟这个女人多费唇舌,俯身压下自己的脸······

阮歆艾无声攥紧的拳头在下一秒松开,就在感受到男人温凉的鼻息那一秒,抬手劈向男人的后脖子,高大的身影在下一刻轰然倒地,在地板上发出一声闷响。

“呸!坏了你的好事是我不对,但是想占我便宜就是你不自量力了。”阮歆艾睨了一眼躺在地上的人影,阔步朝着窗户走去。

一直鬼鬼祟祟徘徊在各个门外的记者听到这不大不小的动静,眼睛里都露出了饿狼抢食的贪婪,大家互相看了一眼之后,心照不宣的奔向声音的源头。

门开的那一瞬间,记者们扛着最专业的高清摄像机对着屋里一阵狂拍。

”灯亮了,人群里突然传出一声惊呼,“乔二少!”

现场响起不小的吸气声,空气在这一刻仿佛凝固了,大家都大眼瞪小眼地看着地上双眼猩红的乔煜舟。

“见鬼了,阮歆艾呢?”不知是谁不怕死地小声嘀咕了一句。

怎么回事?他们接到的消息明明是阮歆艾在酒店私会男人,怎么房间里就一个男人,而且这个男人还是晋州首富乔家的二少爷。

难道阮歆艾跟他······

罪过罪过,记者们一个个像缩头乌龟一样低着头目不斜视地退出了房间。

空荡的房间,乔煜舟那魅惑众生的俊脸逐渐凝结成霜。

阮歆艾?

好,好得很!

能让自己出糗的女人,她还是头一个。

等等,这该死的女人去哪儿了?


沈亦然是两天后出现在阮家的,看着阮歆艾不时揉腰的动作,他不耐烦的问了一句:“怎么回事?”

“没事,小问题。”阮歆艾当然不会说自己是那晚从一个陌生男人的房间里跳窗而逃才受的伤。

万幸的是房间在二楼,她跳下来的时候只是重心不稳而闪了腰,要是再上去几层,现在的她恐怕已经化成一缕青烟了。

“有事?”阮歆艾故意岔开了话题。

“嗯,家里说今天可以把结婚证领了。”沈亦然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眼神中明显有些不情愿的神色。

“领证?”

“怎么,有问题吗?”沈亦然蹙眉问道,用家里人的说法就是两人已经谈了半年了,既然双方都没有什么不满意,那就把这件事情落实了,也了结了长辈们的一桩心事。

阮歆艾轻扯嘴角,挤出一抹浅笑,“没问题。”

她没有想到沈亦然居然会主动提出结婚,但是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只好跟着他出门了。

一路上,沈亦然的手机像催命一样响个不停,而他却充耳不闻的继续开车,阮歆艾几次想开口让他接电话,但最终还是忍了下去。

她是一个通透的人,虽然和沈亦然结婚是真的,但是两人之前就约定过,既然是商业联姻,就不得干涩对方的生活,所以她觉得自己没有立场去管人家接或是不接电话。

民政局里,工作人员递来两张表格让他们填写,正当阮歆艾埋头写得认真的时候,一个纸团砸在她的头上,她拧着眉抬头,看见的是沈亦然那张因为愤怒而变得扭曲的脸。

“沈亦然,你是不是出门忘了吃药?”阮歆艾剜了他一眼,不甘示弱地吼了一声。

结婚证还没到手呢,就迫不及待的想给我一个下马威,你当我阮歆艾是软柿子呢!

“阮歆艾,你给我解释一下这张照片是什么意思?”

沈亦然气冲冲的把手机扔在阮歆艾的面前,屏幕里的图片正是她那晚出现在酒店房间门口的照片。

阮歆艾微张着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越描越黑的道理她懂,在这个时候,解释是那样的苍白无力。

阮歆艾的沉默彻底激怒了沈亦然,他承认自己对她没有太深的感情,可是看到手机里的照片时,心里还是瞬间腾起一股无名火。

“回答不上来了?你可真是好本事,闷声不响的在我头上整了一片青青草原啊!”沈亦然鲜少的认真裹挟着即将喷涌而出的怒气直勾勾地盯着她。

阮歆艾正思忖着怎么反驳这莫须有的罪名,沈亦然已经走出了大厅,她轻叹一声,无奈的追了出去。

“沈亦然,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你心里有鬼,你以为我沈亦然是个傻子?”沈亦然回头嫌恶地瞪了她一眼。

在他眼里,阮歆艾跟其他的女人是不一样的,虽然她不会像别的女人那样撒娇发嗲,但是她足够漂亮,足够独立,能给自己撑门面不说,还不会认不清自己身份的管束自己,这才是他答应娶她的真正原因。

只可惜这个女人最后还是让他失望了。

感受到对方眼神中的冷漠和不齿,阮歆艾不禁心头一颤,向来傲气的她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冷眼?

“沈亦然,在你的心目中,我就是那样不堪的女人吗?”

沈亦然冷笑,“难怪你会腰痛。”

“你少血口喷人!我只是······”顾及来往行人异样的眼光,阮歆艾又生生地把后面的话给咽了回去。

“怎么,无法反驳了?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你连这点道理都不懂吗?”

阮歆艾嗤笑,“没有的事情我为什么要浪费时间去反驳,况且是跟你这种蛮不讲理的人。”

“是吗?我今天还真就不讲道理了,这婚老子不结了!”阮歆艾冷漠的态度让沈亦然极度的不爽,想他沈家大少爷从来都是玩弄别人的感情,却不曾想有朝一日被这样的女人玩弄于股掌之间。

一道凌厉的视线打在他的脸上,阮歆艾的脸色也随着目光沉了下来,“你确定?!”

“对,我确定一定以及肯定,这婚谁他妈爱结谁结去,老子才不当接盘侠!”

得到肯定的答案,阮歆艾哂笑着从他的脸上移开自己的视线。

好笑,老娘我又不是非不不可!

届时,一抹墨色荡飏的身影朝着两人的方向越来越近,质感高级的衬衫贴在他的肩头,隐约还能呈现出那完美的身形。

“等一下!”擦身而过那一瞬,阮歆艾眼疾手快地攥住他的衣角。

男人回头,干净硬朗的下颌线一直延伸到微微翕开的领口,性感的喉结略微动了一下,“有事?”

即使带着墨镜,男人的冷漠疏离也从眉心的褶皱中看出几分。

阮歆艾心虚地咽下口水,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甜糯动人。

“小哥哥拍照吗?民政局盖钢戳的那种!”

“阮歆艾你疯了?”沈亦然没有想到这个女人居然会当着他的面来这招,怒火攻心地扯着她的胳膊往自己的身边带。

男人没有说话,绯薄精致的唇溢出一丝蛊惑的弧度。

“阮歆艾?呵,有点意思。”

“是的呢小哥哥,我可有意思了,肤白貌美大长腿,钱多不黏人,选我不亏哦!”

男人前倾着身子,那双精锐的眸透过镜片仔细的打量着眼前的阮歆艾,“君子一言······”

“驷马难追!”阮歆艾生怕男人反悔,卯足了劲挣脱沈亦然往他的身边靠过去。

两人不顾沈亦然在身后的讽刺谩骂,一同走进了民政局。

“想好了,我这里可没有后悔药卖。”男人摘下墨镜,促狭的睨着身边的阮歆艾。

那双潋滟的桃花眸让阮歆艾不自觉地深陷其中,直到面前的男人轻咳两声,她才尴尬的缓过神来。

“不,不后悔!”她磕磕巴巴地回答,就这样的矜贵完美的男人,能活生生地把沈亦然给气死的男人,她有什么好后悔的?

“嗯,不后悔就好,对了,刚才一时高兴,忘了自我介绍。”男人从她手里抽走了户口本,脸上尽是轻佻的意味。

“所以呢?你叫什么?”阮歆艾的心跳仿佛漏了一拍,有种后背发凉的感觉。

“我叫乔煜舟!”


阮歆艾倒吸一口凉气,一双杏眼瞪得更圆了,下一秒又缩着脖子,撂下一句“打扰了”就想逃之夭夭。

乔煜舟早有预料的长臂一伸,扯着她的衣领又把人给带了回去。

“你跑什么?”

阮歆艾扶额,她仿佛看见自己面前出现了好大好大的一个坑,然后自己还眼睁睁的跳了进去。

“这位大哥,我开玩笑的,你千万别往心里去,我们素不相识,你先忙,后会有期,啊不,后会无期!”阮歆艾扭着脖子求饶。

乔煜舟神色自若地扫了她一眼,亲启薄唇,“阮小姐的演技不混娱乐圈我都为你感到惋惜,不过你的记性似乎不太好······”

“打住!”阮歆艾打断了他的话,警惕地左右张望了一下,生怕别人听见某些不该听的。

“看来阮小姐混得不是很好,连那样的男人都看不上你。”

“说什么呢,是我不想嫁他了。”阮歆艾红着脖子反驳。

乔煜舟垂首浅笑,“嗯?所以是你移情别恋了,想嫁给我?”

“不,我不想!”

如果时间能够倒流,阮歆艾真希望自己在十分钟以前间接性失明了,这样她就不至于赌气而羊入虎口了。

乔煜舟扬了扬手上的两本户口本,邪佞一笑,“是谁说君子一言驷马难追的?”

想不到过来办事还能捡个便宜老婆,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姓乔的,你这是蓄意报复!”阮歆艾梗着脖子,水凌凌的大眼睛里充满了愠色。

乔煜舟扬眉,深泽如海的眸中泛着挑衅,“就不能是报答吗?”

阮歆艾嘴角抽搐了几下,那句老狐狸不吐不快。

摄影师实在不能忽视两人之间隔着的那段距离,懊恼地轻叹一声,“麻烦两位靠近一点,你们中间隔着一条银河吗?”

乔煜舟意味深长地睇了一眼身边的女人,冷笑着主动往她身边靠过去。

红艳艳的小本本拿在乔煜舟的手里,在阮歆艾的眼里却是那样的刺眼。

不明真相的人要是看到小红本上面的照片,一定会认为有人拿着刀架在她脖子上胁迫她。

这样的感觉通过手腕处的疼痛清楚的印证着,她五次三番想挣脱某人的钳制,却发现自己越挣扎,乔煜舟的力量就越大。

来硬的肯定是不行了,阮歆艾眨巴眨巴眼睛,挤出几滴眼泪,“姓乔的,你个大男人一点也不知道怜香惜玉,弄疼我了!”

乔煜舟停下脚步,神色复杂地眯了眯冷眸,“我还没对你做什么呢?”

“你......”人模狗样的败类!

阮歆艾捂着胸口,一口老血在胸腔流窜,随时做好喷他一脸的准备。

老天爷,如果我有罪,请让法律来惩治我,而不是派这样一个道貌岸然的家伙来恶心我!

“亦然哥哥,别着急,不管怎样,我都是相信你的。”甜得让人发齁的女声在门口不远处响起。

阮歆艾蹙着眉头,循声望去,她没有说话,凌厉审视的目光死死地锁在几米开外的阮芯悦身上,恨不得用眼神将她烧出两个窟窿来。

“姐姐,你怎么能当着亦然哥哥的面做出这种让他伤心的事情呢?”阮芯悦先发制人的开口了,那娇软的语气中带着几丝忧虑,俨然一副为了姐姐操碎了心的好妹妹形象。

不过她的演技比阮歆艾更拙劣,那时不时飘向沈亦然的视线,就算是白内障患者也能嗅到一股浓烈的茶味儿。

阮歆艾鄙夷地轻扫一眼,嘴角牵起几丝玩味,“搞笑,我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掺和了?你是关心我,还是关心我不要的男人?”

阮歆艾轻描淡写的话却像巨石入湖一样,在沈亦然的心里激起了千层波澜,刚才的恼怒在这一刻被心虚取代。

“阮歆艾,是你自己勾三搭四,现在还诬陷悦悦,你可真不要脸!”

“亦然哥哥,姐姐从小就这样的,我已经习惯了,你千万不要因为我而跟她置气。”

阮歆艾掏了掏耳朵,不耐烦的轻啧一声,“你们郎情妾意的喊得真亲热,这是打算官宣的节奏吗?”

如果刚才阮歆艾还有一丝的愧疚,现在看到此刻的情景,她只恨不能原地办一场婚礼,膈应死这对狗男女。

“阮歆艾,你这倒打一耙的本事都快赶上你找野男人的本事了。”沈亦然佯装镇定地反驳道。

“什么野男人,看好了,这可是官方认证的老公!”阮歆艾从乔煜舟的衣服口袋里摸出结婚证。

“姐姐,你真让我失望。”阮芯悦伤心地低下头,一抹得逞的冷芒自眼尾划过。

“哟,阮歆艾,你嫁的不会是一个盲人按摩师吧?”眼看一切已成定局,沈亦然不服气地反唇相讥,想在气势上扳回一城。

“你见过这么帅的盲人按摩师吗?”乔煜舟抬手摘下眼镜,鹰隼的眼睛冷冷的直视着狂妄的沈亦然。

乔煜舟不是一个爱管闲事的人,只是人家都把矛头转向自己了,礼尚往来也该反击一下的。

这个俊美无俦的男人轻而易举的让一旁的沈亦然变得暗淡无光,就连阮芯悦的视线也死死的锁在他的俊脸上,贪婪的不愿意挪开。

“乔,乔......”终于找回自己声音的沈亦然支支吾吾的开口。

“瞧什么瞧,看我的男人不用给钱啊!”阮歆艾一把抢过墨镜,重新架在乔煜舟坚挺的鼻梁上。

她不怕沈亦然看,恶心的是阮芯悦那几乎快黏在人家身上的眼神。

谁知道她又会打什么歪主意,从小到大,她从自己手里抢走的东西还少吗?

“都说绿茶配狗,我大方一点,祝你们天长地久,不孕不育,儿女成群。”阮歆艾第一次主动挽着乔煜舟的臂弯,留给两人一对潇洒的背影。

“姐姐,你不能就这样走了。”此时的阮芯悦已经调整好自己的表情,几步上前攥住了阮歆艾的袖口。

阮歆艾没有回头,反手一挥,嫌弃的不想跟她有任何身肢体上的接触。

“啊!!!”惨厉的尖叫声拖得很长很长,“姐姐,你就算讨厌我,也不至于下这么重的手吧?”

我下手了吗?

阮歆艾嗤笑着回头,她要是下手了,阮芯悦还能开口说话吗?

入眼的是阮芯悦瘫坐在地上,一滩鲜红的血迹正渐渐的从她的身下蔓延开来。

“亦然哥哥救我,救救我们的孩子!”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