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精美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诡寝惊魂

诡寝惊魂

辰子栋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下岗之后,顾言四处求职,可是因为平日里闲散惯了的关系,没有任何一家公司愿意给他一个职位。就在顾言打算送外卖的时候,手机里收到了一条面试信息,他不假思索的便来到了面试地点。这里是一所卫校,招聘的职位是一栋女生宿舍的宿管员。起初他还以为校长在开玩笑,不过在听过福利待遇之后,他决定试一试。没想到,这栋宿舍有些奇怪,热情的女同学,夜半的哭声,还有那个不存在的房间……

主角:顾言,许诺,沈梦莹   更新:2022-07-16 03:0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言,许诺,沈梦莹 的女频言情小说《诡寝惊魂》,由网络作家“辰子栋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下岗之后,顾言四处求职,可是因为平日里闲散惯了的关系,没有任何一家公司愿意给他一个职位。就在顾言打算送外卖的时候,手机里收到了一条面试信息,他不假思索的便来到了面试地点。这里是一所卫校,招聘的职位是一栋女生宿舍的宿管员。起初他还以为校长在开玩笑,不过在听过福利待遇之后,他决定试一试。没想到,这栋宿舍有些奇怪,热情的女同学,夜半的哭声,还有那个不存在的房间……

《诡寝惊魂》精彩片段

去年六月,我所在的国企破产重组,我们这些合同工因为没有编制只能下岗,最后连补偿金都没拿到。

我一直觉得国企是铁饭碗,听到这个消息我人都傻了。

因为我本来就没啥存款,现在又丢了工作,连着几天,我去面试了几家公司,可能因为我年轻,起初他们对我的印象都还不错,但一聊到专业知识,负责招聘的人纷纷皱起了眉头,显然不太满意。

也不能怪人家,其实我本来就没啥工作经验,以前上班都是在混日子,但私企不一样,人家是不养闲人的。

走出最后一家公司,我蹲在路边,无力的挫败感涌遍全身。

二十七岁,正是一个男人最好的年纪,一起毕业的同学都快生二胎了,可我成天吊儿郎当的,连个对象都没有,还落下一身臭毛病。

感觉挺后悔的,都不知道下一步应该咋办了。

掏出手机翻翻最新的招聘信息,都不太理想,大多是一些保险销售或者房产中介之类的岗位。

说实话,当时我挺迷茫的,甚至都想着要不要去送外卖过渡一下,脑子里刚冒出这个念头,但这时候我邮箱里突然多出来一条消息。

“邀请您来面试,地址兴安区湖滨路六号鹤城卫校,联系人王校长,电话......”

说实话,看见消息那一刻我竟然有点惊喜。

因为在我看来卫校至少是正式单位,怎么着也比保险公司强,我就发了条消息,问对方招的是什么岗位,但过了很久都没等到回音。

想到自己连房租都快交不上了,我心里多少有点着急,犹豫了半天还是决定亲自去看看。

然后我就打了个车,告诉师傅去鹤城卫校,那个学校的地址在郊区,山上一个水库旁边,大概十几分钟路程,到学校打听了一阵,最后在办公楼里找到了那个王校长。

他看起来四十多岁吧,挺油腻的中年人,有点秃顶,我说我是接到面试邀请来的,他就笑呵呵的让我坐下,还给我倒了杯水,问我叫啥。

我说我叫顾言,今年二十七,本科毕业。

王校长摆摆手:“啥学历无所谓,是这样,咱们学校有三个学生公寓,其中一栋女寝缺个宿管,你看你有兴趣吗?”

真的,我当时都想直接给他一脚。

老子大老远来一趟,还以为是招辅导员或者校长助理啥的,结果你让我当宿管?那我特么还不如去卖保险呢。

可能看我有点不高兴,王校长赶紧凑上来:“你先听我讲完,咱们这待遇比较高,晚七点上班到早七点,半夜可以睡觉,月薪五千,能接受吗?”

他说完我就有点蒙了。

因为在我们这个小城市,五千已经是非常高的收入了,我在上家公司工作四年也才勉强达到六千左右的水准。

卫校的一个宿管,五千?

看我半天没说话,王校长又加了一句:“学校食堂对教职工免费,寒暑假正常发工资,你觉得咋样?”

卧槽,这待遇我觉得跟捡钱没啥区别啊,当时就要同意,但仔细一想还是觉得有点奇怪。

我就问王校长,女寝宿管一般不都是大妈之类的吗?我一男的不方便吧。

王校长点了根烟:“是不太方便,但咱这是卫校,那帮小姑娘比较乱,晚上总惦记领对象回寝室,要是女的看门怕拦不住。”

我觉得他这个说法多少有点离谱,但我也没再问,就只是点点头,因为他给的实在是太多了。

王校长呵呵一笑:“那行,你回去收拾收拾,今晚开始正式上班吧?”

我愣了一下:“这么快?”

他敲了敲桌子:“主要是赶巧了,一公寓那人刚辞职,你正好顶他的班,有问题吗?”

说实话,王校长看起来挺热情的,但我总觉得不对劲,这应聘过程是不是太快了?再说这地方待遇这么好,上一个宿管为啥要辞职呢?

但考虑了一下,我还是点头跟王校长说没问题。然后王校长就乐了,说那行,晚上七点,千万别忘了啊。

我点点头。

从校长室出来我先是回家洗洗澡换了身衣服,想着第一天上班,得给这帮学生留点好印象。

七点,我准时到一号公寓,王校长已经在门口等我了。

他带我进了门卫,还给我递了根烟:“跟你倒白班的是个大姐,姓王,我让她先走了。对了小顾,有几个事儿我得提前跟你讲一下。”

我赶紧点头。

“第一,咱们学校理论上十点熄灯,有些学生回来的比较晚,你可以放她们进来,但十二点前必须锁门,任何人都不准进出,记住没?”

我说嗯。

“第二,你平时最好待在门卫,可以去走廊,也可以上厕所,但一定不要进学生寝室,明白了吧?”

我再次点头,这挺合理,毕竟是女生公寓,我一男的进去也不方便。

“最后一件事,一旦超过十二点,无论外面发生什么事情你都不能出去,更不能开门,哪怕火星撞地球了,也必须等到早上六点以后再开,清楚没有?”

我犹豫了一下,问王校长,那万一有人生病了要去医院急救咋办?

王校长说那也不行,哪怕人死了也必须在六点之后抬出去,让我按他说的做,出了事他担着。

咋说呢,我觉得他这个规矩有点不近人情,但还是表示同意。

王校长就说那行,有啥事给我打电话,临走之前他还把那盒烟塞到我手里,他这么客气我还感觉有点不好意思。

之后我就一直坐在门卫室,当时天已经黑了,学生吃过晚饭陆陆续续也都回了寝室。那天有不少女生都在看我,也有站走廊里对我指指点点的,估计是看我一个男的来女寝上班有点奇怪。

不光他们奇怪,我自己也有点别扭,说实话,我做梦也没想到自己这辈子能混成个宿管,还是在女寝。

跟王校长说的差不多,有些女生会在熄灯后回寝,好像是十一点半那会儿,我刚准备去洗脸,就听见有个女生在走廊敲门卫室窗户:“大爷,商量个事被。”

长这么大第一次被人喊大爷,给我气够呛。

我转头把窗户打开,跟她说你好好看看,我是大爷吗?

她也有点惊讶:“咦,听室友说楼下新来个男宿管,我还以为是大爷呢,没想到竟然是小哥哥,小哥哥你叫什么啊?”

这女生长得挺好看,声音也好听,就是刚才那称呼让我有点生气。

我就没好气的说我叫顾言,问她有啥事,赶紧说。

她有点不好意思:“小哥哥,我钱包丢了,你能借我二十块钱吗?家里突然出了点事,我想打车回家。”

我看她那样,穿的比较干净,打扮的也挺洋气,不像缺钱的人,我就问她你室友呢?

她说都睡觉了,不好意思吵醒人家。

毕竟不是啥大钱,我也没再问,从钱包里掏出张一百的递过去,跟她说你先拿着吧,别到时候再不够,记得还我就行。

“谢谢你啊!”

她接过钱,看那样挺高兴的,又从包里掏出一瓶可乐递给我:“呐,这瓶饮料给你,我叫莹莹,明天就来还你钱。”

我说别别别,我不喝这东西,莹莹说你就拿着吧,我最近减肥不能喝甜的,你不要就扔了。

说完她就一溜小跑出了公寓楼,我还在后面喊了声注意安全,她也没理我。

之后我也准备睡觉了,就去卫生间洗了把脸,中途还有个穿着内衣的女生进来洗漱,整的我俩都挺尴尬。

但那女生也没说啥,洗完就直接出去了,也幸好公寓楼里洗脸和上厕所的地方不在一起,要不然我大小号都是个问题。

当时我还琢磨,如果我想上厕所应该咋办呢?整个盆?

想到这我自己都乐了,看了眼表,差十分钟十二点,我就准备去把门给锁上。但是我刚走到公寓门口,就看见有个穿白色连衣裙的女生站在外面,也不知道待了多久。

她挺瘦弱的,眼睛有点红,好像刚哭过,看那样有点可怜。

我也不知道她是不是这公寓学生,就问她,你要进来吗?

她没说话,只是点点头。

然后我就把门打开了,她进来后我一边锁门,一边跟她说下次早点回来啊,再晚点就没法开门了。

等我转过头看,女生已经不见了,但是我也没往心里去。

睡觉前我还特意定了个闹钟,准备早上5:50起床,先收拾收拾,六点准时开门。

咋说呢,门卫室环境还行,就是不知道哪个女生,好像和男朋友吵架了还是咋,哭了一晚上,听着挺渗人,整的我一宿没睡踏实。

刚睡醒那会儿感觉有点渴,我就想起来昨晚上莹莹给的那瓶可乐,打开刚喝了一口,我差点没直接喷出来。

啥破玩意啊?

长这么大我就没喝过这么难喝的可乐,一点气都没有,跟放过期了似的。

感觉不太对劲,于是我看了眼生产日期,然后我就傻眼了。

2017.7.8

这瓶可乐早在三年前就过期了。


我又仔细看了眼瓶身,发现这可乐竟然还是定制版,印着商标那层塑料被换成了贴纸,隐约看见上面写了一句话:送给我的好好男友......

可能因为时间太久,本该是名字的地方现在已经模糊不清了。

我记得厂家确实出过这种定制活动,只是我从来没见过,按说这瓶可乐对莹莹来说应该挺重要,否则她不会随身带着。

可如果真的重要,她为啥要送给我?

我想她应该是拿错了吧,咋说也不该送过期的可乐给我啊,我就没敢再喝,想着晚上见面时候问问她。

七点那会儿跟我倒班的王姐来了,她看起来四十出头,属于风韵犹存的少妇类型,也比较健谈。

我俩聊了一会儿,听我说上厕所不方便,王姐就从墙上挂着的钥匙盘里拽出了一把,告诉我楼里有个单独的卫生间,不对学生开放,让我去那方便就行。

她拿钥匙的时候我也瞄了一眼,不知道为啥,那个盘边上有几个地方是空的,没挂钥匙。

当时我也没多想,随口问了一句:王姐,缺的那几把钥匙哪去了,学生借走了还是咋?

没看见王姐的表情,但我明显感觉她顿了一下:“那几把钥匙啊,我记得好像是校长收走当仓库了吧,咱们公寓学生不多,五楼的寝室都没人住,你没事儿也别往五楼去了。”

我说知道了,但她那个语气还是让我心里有点犯嘀咕。

就这么过了一星期,周三晚上,我又一次见到了那个穿连衣裙的女生,还是站在门外,也不说话,红着俩眼睛,一副可怜巴巴的样。

那会儿我正要锁门,看见她的瞬间我都愣了,因为她出现的时间和那天一样,23:50.

我也没吱声,把门打开放她进来,她也不知道说声谢谢啥的,直接上了楼梯,连看都没看我一眼。

我当时就觉得这姑娘有点没礼貌。

奇怪的是,接下来的一个多月我都没再见过莹莹,我都纳闷她家里是不是出啥大事儿了,要不然咋这么久都不来上学呢?

但我发现每到星期三的23:50,这个穿白色连衣裙的女孩都会准时出现在公寓门口,而且从来不说话,只是在门外站着。

其实当时我也没多想,因为学校星期三下午没课,挺多学生都会出去玩,晚点回来很正常,直接在外面开房的也有。

但像她这么晚回来的确实少见,而且也太准时了,再说东北的秋天晚上特别冷,但她好像只有这一套衣服,从来没见她换过。

感觉挺奇怪的,有一天我就问她,你为啥不换衣服啊?不嫌冷啊还是咋?

她抬头看了我一眼,也没说话,就只是看我。

看她这样我倔脾气也上来了,好歹我经常给她开门,她不谢我就算了,话都不说也太过分了吧?

我就往那一站,没给她开门的意思,没想到她更倔,就面无表情的站在门外,隔着玻璃直勾勾看我,那架势好像是宁可不进来也不会跟我说一句话。

最后还是我怂了,打开门放她进来,因为当时差一分钟就十二点了。

第二天我还特意去找了王校长一趟,问他知不知道有这么个女生。

当时我记得很清楚,王校长表情不太对,支支吾吾的说没印象,还让我不用管,她只要十二点之前回来就行。

我也就没再问。

就这样干到十月末,外面都开始飘上雪花了,莹莹还是一直没出现。

甚至我都怀疑她是不是携款潜逃了,还是说她压根就不是这个公寓的学生?

直到临近放假前的半个月,也是个星期三,我记得那天晚上都十一点半了,王姐突然推开了公寓楼大门。

我挺惊讶的,问王姐,咋这么晚来了呢?

王姐笑的有点尴尬:“嗨,别提了,我晚上走的时候太着急,把手机落这儿了。”

她要不说我没都注意,低头看了眼才发现王姐手机一直在桌上放着。

我把手机递过去,跟她说都这么晚了,干脆明天再拿呗。王姐说不行啊,明天孩子交学费,得给老师转钱。

接着她又问我:“小顾,你这有纸吗?姐肚子有点疼,想上个厕所。”

我说有,然后把钥匙递给王姐,告诉她我在那个卫生间里放了一卷纸,应该够用。

想想我又加了句,王姐你得快点,马上十二点了,校长说超过十二点不允许任何人进出,这规矩你也知道。

王姐说明白。

但后来我等了差不多二十分钟也没见到王姐的影子,我心说这人干嘛去了,咋还住厕所里没完了呢?

我就从门卫室出来了,想过去敲门催催她,因为眼看要十二点了。

果然,刚走到门口,就看见那个穿着连衣裙的女孩准时出现在门外,还是那副表情,跟家里死人了似的。

当时我挺着急的,打算先把她放进来,但就在我刚要开门的时候,忽然身后传来了王姐的声音:“别开门!”

给我吓一跳,回头看见王姐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我身后,脸色煞白,跟要炸毛了似的。

我还挺纳闷,问王姐说这还不到十二点呢,为啥不能开门啊?

王姐跑到我身边:“小顾,你信姐不?你要是信姐的话就别开门,千万别让她进来!”

说完王姐就拽着我往门卫室走,跟疯了似的,我一大小伙子竟然没挣过她。

一边被王姐拖着,一边看门外那个女孩,不知道是不是幻觉,我竟然看见她在冲我笑。

等我回过神来,再看向外面她已经不见了。

回到门卫室之后王姐还没恢复过来,我看她手都在哆嗦。

整的我心里也有点发毛,我就问王姐到底啥情况啊?刚才那个女生是谁,为啥不让我给人家开门?

王姐当时都快哭了:“哎呦小顾,算姐求求你,别问了,就当这事儿没发生过。以后那女生再出现你也千万别让她进来,知道吗?”

我说你倒是告诉我为啥啊,人家是学生,凭啥不让进?王姐就一直在那摇头,嘴里嘟囔着别问了,别问了......

瞅她当时那样我也知道问不出啥结果,看了眼表,差五分钟十二点。

我就跟王姐说你赶紧走吧,快到点了,有啥事明天再说。

没想到王姐竟然哆哆嗦嗦的跟我说:“小顾,姐今天不回去了,跟你在这挤一晚上行不?”

听她说完我当时就蹦起来了:啥玩意?咱俩待一晚上算咋回事啊?不知道还以为干啥了呢。

王姐说不能,她睡地上就行,明天早上六点她准时走,绝对不让人看见。

真的,如果不是看见她这吓丢魂的样,我绝对以为这老娘们对我有啥想法。

但王姐今天这样让我挺犯膈应的,毕竟我放人家进来这么多次也没出啥事,反倒是她今晚特别反常。

我就说那也不行,你赶紧走吧,可王姐坐在原地一点离开的意思都没有,到后来干脆捂着脸呜呜呜的在那哭。

瞅她那样我心里更犯膈应了,干脆直接把她拉了起来,拖着她往外走。

当时王姐就跟条死狗似的,任由自己被我推出去,在原地张望了好半天才颤巍巍迈开步子。

她一出去我赶紧把门锁上了,可王姐刚走没几步,那个穿连衣裙的女生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出现在了王姐身后。

王姐似乎也听见有动静,回头看了一眼,但让我纳闷的是她竟然没有任何反应,任由女生跟在自己身后,两个人就这样走出了我的视线。

我清楚记得,当时那女生身上湿漉漉的,脸上的表情也跟平时不太一样。

而且我敢断定,后来发生的一系列诡异事件,绝对和当晚的事情有关。


第二天清早我先是接到了王校长电话,他说王姐请假了,让我帮着顶个班,我也没在意。

然后就是我中午点了份外卖,刚准备吃,但不知道走廊里啥时候窜进来一只黑猫,直接就把我那盒饭给打翻了。

给我气的追猫跑了半天,最后猫没追上,饭也不能吃了。

反正那一整天我都挺不顺,胸口还一直闷,最近几年我心脏都不太好,感觉是有点要犯病的征兆。

下午那会儿胸口实在是堵的慌,我就跟当天的值班老师说先帮我盯一会儿,我打算去医院开点药,结果刚走出公寓楼,突然感觉脚底有东西绊了我一下,我一个狗吃屎直接啃在了地上。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就听见‘啪’的一声,一个得有脑袋那么大的花盆砸了下来,在我面前摔的稀碎。

瞬间我就惊出了一身冷汗。

如果我不摔这一下,那个花盆一定不会摔在地上,而是落到我头上。

当时我整个人都吓麻了,好半天才站起来,抬头看了一眼才发现有点不对劲,因为窗户上都是有护栏的,这么大个花盆根本扔不下来,再说都已经冬天了,闲着没事谁会开窗户?

越想越觉得害怕,我也就没敢再往出走,打算回门卫先忍忍,去医院的事等明天再说。

就这么过了一个下午,十二点之后我躺在床上,回忆了一下今天的事,再想想昨晚上王姐的那个状态。

不知道为啥,总是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我忘了自己是啥时候睡着的,就记得当时是在半梦半醒中挣扎了挺长时间,隐约好像听见有人在走廊敲我这屋窗户,睁开眼看了看,然后我整个人都傻了。

站在窗外的那个人竟然是莹莹!

一开始我都怀疑自己在做梦,估计是想那一百块钱想疯了,但后来莹莹又敲了两下,喊了声顾言,我才知道这不是梦。

我就从床上坐起来,打开窗户问她你咋来了呢?

她冲我做了个鬼脸:“我这不是今天才回来吗,就想来看看你还干不干了,没想到你还在啊。”

我揉揉眼睛跟她说那肯定啊,你还没还我钱呢,我不干了不是便宜你了吗?

莹莹脸有点红,可能让我说不好意思了,她就说那你在这等我啊,我回去给你拿钱。

然后我就笑了,跟她说不用,我逗你呢,就一百块钱给不给都行。

本来我还想问问她可乐的事,但看了眼表,当时都快两点了,我也挺困的,就让她早点回去休息,明天再唠吧。

但是我说完之后莹莹就在原地站着,也不走,一副欲言又止的样。

犹豫好半天她才开口:“那个……你能陪我去趟洗手间吗?我有点害怕。”

都给我整乐了,我说你都多大人了上厕所还害怕?再说你室友呢,又都睡着了?

莹莹说没有,她们今晚都不在,不知道干啥去了。

我看她脸都憋红了,感觉挺有意思的,就站起来跟她说那行吧,我陪你去一趟。

等我走出门卫室才发现,莹莹就穿了一套睡衣,整的我都有点不好意思。

她倒是挺大方,走在前面,领着我往女厕所那边去。

进去之前她还跟我说了句:站在这等我啊,我不出来不许走。

我说行。

她还挺快的,我站那玩了会手机,还没到一分钟呢,就感觉她在后面拍了拍我肩膀。

看她出来,我就说我先回去了啊,但我没想到莹莹直接走过来把我胳膊胯住了,说:“你把我送回寝室再走呗,楼道里挺黑的,我有点害怕。”

说话的时候她几乎整个人都贴在我身上,整的我脸都红了,我俩现在这个姿势,对于刚见过两面的人来说亲密的有点过分。

当时我第一反应就是想把她推开,毕竟大半夜她穿的这么少,被人家看见了得咋寻思我?

好家伙,我也是个血气方刚的大小伙子啊,用这个来考验我,哪个人经得起这样的考验?

所以当时我就跟着了魔似的,心跳加速,没了推开她的想法,也舍不得松手,就这么被她拉着往前走。

说真的,我毕业之后这几年第一次跟女生贴这么近,挺激动的,但还是觉得有点尴尬。

我就随便找了个话题,问她,你最近一段时间干啥去了啊?

莹莹顿了一下,然后叹了口气:“哎,等有时间我再慢慢跟你说吧,挺麻烦的。”

我又转头看了她一眼,问她说那你现在是处理好了?莹莹说嗯,处理好了,以后就能正常上课了。

之后我就再没说话,她那寝室在四楼,一直走到寝室门口她才把我胳膊松开,那一瞬间我还有点失落,站在原地看了莹莹一眼。

看我这样,莹莹就捂着嘴笑了,问我怎么了?不舍得走了?

她也太会勾人了啊,本来就长得漂亮,那一笑更是美得不行,把我心都给笑化了。

但我也不能表现出来,我就跟她说没有,这不是打算看你进屋吗,那没啥事我就先回去了。

“就这么回去啊?”

莹莹抬头看我,大眼睛忽闪忽闪的。

“要不然你进来咱俩聊会儿?没事儿,我室友她们今天都不在。”

我摇摇头跟她说不行,咱学校有规定,宿管不能随便进学生寝室,尤其我还是个男的。

莹莹说你怕什么啊,这里就咱俩,也不会有人知道,快进来吧。

说完她就直接转身进了屋,我看着她的背影,心里也有点挣扎。

说实话我是真想进去,哪怕啥也不干呢,能多看她两眼也挺赏心悦目,但我心里总是有点犯嘀咕。

尤其是今天发生的事,让我总觉得王校长说的规矩没那么简单,这里面指定是有啥说头。

要是真进学生寝室了,整不好就容易出点啥事。

“快别磨蹭了,我一个小姑娘都不害羞,你在那矜持什么啊?”

卧槽,如果说她一开始和我说话是用的普通朋友语气,那她刚刚那句话明显是带着勾引的意思。

其实我真没觉得她是想跟我干啥,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控制不住,本能的想跟她多待一会儿。

而且她那小动静是真好听,又纯又欲的,我瞬间就把持不住了,就想往她房间里进。

但我腿都还没抬起来呢,就听见走廊里有人喊我名:“顾言?”

我也是下意识的转过头看了一眼,是莹莹,她正站在走廊里惊讶的看着我。

我就问她你不是进屋了吗,啥时候出……卧槽!

话说到一半,后面的我自己都说不下去了,后背唰的冒出一片冷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