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精美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都市之上门神医

都市之上门神医

羽落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三年前,陈凡和纪雪致领了证结了婚,可结婚当日她就动身出国进修,一走就是三年的时间。对于这段双方爷爷包办的婚姻,他没办法拒绝,却也没有感受到婚姻带给他的家的归属,一直入赘的日子并不好过,直到三年后,陈凡偶然得到了医书的传承,自此开始,一代神医开启了逆袭的人生模式……

主角:陈凡,纪雪致   更新:2022-07-16 03:0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陈凡,纪雪致的女频言情小说《都市之上门神医》,由网络作家“羽落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三年前,陈凡和纪雪致领了证结了婚,可结婚当日她就动身出国进修,一走就是三年的时间。对于这段双方爷爷包办的婚姻,他没办法拒绝,却也没有感受到婚姻带给他的家的归属,一直入赘的日子并不好过,直到三年后,陈凡偶然得到了医书的传承,自此开始,一代神医开启了逆袭的人生模式……

《都市之上门神医》精彩片段

“给我砸。”

“让你开诊所,让你救人。”

“也不看看你救的是什么人,你有这个能耐吗。”

这是一伙混混,赤膊纹身。

在他们的打砸下,诊所面目全非。

做为诊所的主人,陈凡被逼在角落里。

心里是憋屈的难受。

可又知道做什么都是于事无补,反而会受一顿皮肉之苦。

“听好了,这事还没完,你要是再敢开诊所,开一次,砸一次。”

留下一句恐吓的话,混混离开了。

看着满目疮痍的诊所,陈凡坐倒在地。

“为什么,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事情还要从一个星期前说起。

那一天,一个带着刀伤,满身鲜血的人跑进了诊所。

进了诊所后,他就晕倒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自己要是不管他,他就是死。

就他受的伤,留的血,想要送到医院也来不及。

自己最后出手救了他。

麻烦也从这里开始。

让人没有想到的是,他是一件大案的污点证人,有黑帮在追杀他。

自己救了他,让他成功指证了黑帮老大。

旧老大被抓,新老大上位。

新老大上位第一件事就是给旧老大报仇。

可作为污点证人,他被警方保护了起来。

也不知道从哪里得到的消息,知道是自己救了他。

也才有了砸店的事情。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陈凡是真的怨。

诊所门口一个脑袋探进来望了望,确定混混走了后,这才走了进来。

这是一个略显富态的中年妇女。

看到她来到,陈凡露出了苦笑。

“房东太太,你怎么来了。”

“我能不来吗,你看看,我这店面都被砸成什么样,你说这事该怎么处理。”

本来以为是来关心自己的,看来是自作多情了,人家心疼的是店面。

“你放心,我会让人整理好的。”

“你还想重新装修?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开诊所赚的钱也就够交店租,养活自己,我可没少听说你丈母娘嫌弃你,恨不得把你扫地出门。”

陈凡的脸色变得不自然。

“可我总得把诊所整理好,要不然病人怎么办。”

“不是我说你,刚才我都听见了,混混都说了,你开一次店,他们就砸一次,就算你能经受这糟蹋,我也不能,再这样下去,店面就要凶名远扬了,到时谁还敢租,重新装修的事情你就不要管了,你在我这里不是还剩下一个月的租金。”

陈凡的眉头挤在了一块。

“你是想把店面收回去?”

“我这不也是为了你好,混混可都不是人,你要是继续招惹他们,指不定连你也受伤。”

屋漏偏逢连夜雨。

混混砸了诊所后,房东太太又要收回店铺。

最后,陈凡从房东太太退了半个月的店租。

也没有什么好收拾的,能用的东西都被砸坏了。

除了一个药箱,和一本祖传的药书。

背在药箱,抱着药书,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

陈凡在想着,自己该何去何从。

回家?

要是让丈母娘知道自己的事情,不用说,少不了也要被嫌弃。

陈凡有个妻子。

婚事由双方爷爷定下的

三年前,自己来到了城里,和她结了婚。

说是夫妻,结果是有名无实。

结婚后,她就到国外去进修,一去就是三年。

现在的自己,和她的父母妹妹同住一间屋子。

屋子是她爷爷留下的,按照遗嘱,自己和她结婚后,房子就在两个人名下。

如果婚事没成,房子就会捐了。

就也是为什么尖酸刻薄又势利眼的丈母娘会同意自己和她的婚事。

幸福小区第7号别墅,市场价值一千万,现在还在逐年增长。

真算起来,要是把房子卖了,自己至少可以分五百万。

只是,陈凡一点也不自在,屋子本来就不是自己的。

就为这事,背地里不少有人说自己是上门女婿。

再加上她的一家人的不待见。

虽说结婚是两个人的事。

可她要是能和自己好好过日子,这还是一回事。

但是,她就这样一走三年,连话都没说清楚。

至于夫妻间的事情,更是做都没做过。

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陈凡觉得很茫然。

家庭不美满,现在连工作又不顺心。

“一直都是好人的你,竭力帮助他人,顺应他人,你就不觉得累吗,你就没有后悔过吗。”

“是有觉得累,可后悔,做自己该做的事情,没有什么好后悔的。”

一问一答。

等等,是谁在问我问题。

陈凡四处张望,最后目光落怀里的药书上。

没有错,是药书在说话。

见鬼了,药书怎么会说话。

声音再次响起起。

“很好,作为陈氏的后人,你是合格的,你有资格继承传承。”

药书离手飞起。

半空中,药书自动翻开,一个个从来没有见过的,古朴神秘的文字在药书上浮现。

文字最后化作一道金光,没入陈凡的额头中。

“这是……”

庞大的知识涌入脑海中。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陈凡这才初步消化脑袋里的知识。

就是初步消化的知识,就足够惊为天人。

这是陈凡从来没有涉及过的医学知识。

也是当今医学没有的。

不过分的说一句,现在的陈凡,就算是死人都能救活。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华灯初上。

站在家门口,陈凡愣了一下。

大门上被人泼了红漆,写着“莫管闲事”四个大字。

不用多猜,做这事情的,和砸自己诊所的混混是同一伙人。

就算陈凡是个老好人,脑门上也青筋直跳。

祸不及家人。

砸自己诊所还不够,还跑到自己家里闹事。

“陈凡,你这个害人精终于知道回来了啊,你瞧瞧你干的好事。”

大门打开,一个中年妇女一手叉腰,一手指着陈凡的鼻子。

年纪不小,不过能看出来是个美人胚子。

这就是陈凡的丈母娘,徐凤芝。

陈凡想说什么,又什么没说,叹了口气。

“放心吧,这事不会再发生了。”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是不是报了警,你以为报警就能抓到人,抓到人又怎么样,他们说了,要是敢报警,就会让我们一家鸡犬不宁。”


“我没报警,我就把诊所关了,只要关了诊所,他们就不会再找麻烦。”

“诊所关了?那你以后要干什么?你难道是想让我们养你,告诉你,你想都别想,我们就算养条狗也不可能养你。”

这就是自己的丈母娘,在她眼里自己连条狗都不如。

陈凡笑而不语。

自己有手有脚,怎么都不可能让别人养。

再说,自己现在获得了传承,真要赚钱,多的是机会。

客厅中坐着一个中年男人,手里拿着报纸。

光长相和气势,你一定会认为他是一个成功人士。

可事实上,他一直做的事情是混吃得死。

他是一家大公司的小股东。

有钱分,却管不了事。

加上他很大男人主义,不可能出打工。

他每天做的事情就是呆在家里,看看报纸,种种植物,养养小动物。

四五十的年龄,活出了七八十岁的日子。

这就是自己的丈人,纪正辉。

看着报纸的他,抬头看了一眼陈凡。

“我说陈凡,作为一个男人,一人做事一人当,大门的事你也看到了,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做。”

好一句一人做事一人当,意思是,真要发生什么,就会和自己撇清关系。

还没来得及说话,丈母娘就抢过了话。

“他还能怎么做,都把诊所都关了,以后就在家做缩头乌龟,真是没出息,怎么就摊上你这样一个女婿,除了看病什么都不会,还赚不到钱。”

“嘿嘿,我知道他打的是什么主意,他是知道姐姐明天要回国了,自己什么都不需要做,只要抱紧姐姐的大腿,就有软饭吃。”

噔噔噔的脚步声从楼梯传来,下楼的是一个青春靓丽的小美女。

身上穿着略显大号的T恤,随着走动,大致勾勒出一副姣好的身材。

这就是自己的小姨子,纪安彤。

陈凡脸上出现意外。

“你说你姐姐明天要回国?”

“你不知道?原来姐姐都没告诉你。”

是的,她没有告诉自己明天要回国。

看了看屋里的另外三个人,不用说,自己是唯一一个被蒙在鼓里的。

一走就是三年,现在要回国了也不和自己说声。

这是把自己当什么。

也许她早就忘记了自己这号人。

真是让人觉得没趣。

不管怎么说,回国是好事,有的事情总是该说清楚的。

“怎么样,听到姐姐回国,你是不是很开心,以后你就可以对姐姐死缠烂打了,想想看,真是让人觉得恶心,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说着,纪安彤是一副作呕的模样。

没有错,这就是纪安彤对待陈凡的态度,在她眼里,陈凡就是一只癞蛤蟆。

其实陈凡长得不丑,只能说普通。

可纪安彤就是多看陈凡一眼都觉得厌恶。

尖酸刻薄的丈母娘,大男人主义的丈人,白天鹅一样高高在上的小姨子。

这就是陈凡的生活环境。

“还愣着干什么,没看到安彤都下楼了吗,还不快去做饭。”

在家里,丈母娘是不做饭的,做饭是陈凡的事情。

就连打扫卫生,整理家务,也都是陈凡负责。

吃完饭后,一家三口上了二楼。

别墅分二层,陈凡住在一楼。

没得到允许,陈凡是不能上二楼的。

名义上的家,事实上自己的待遇连佣人都不如。

洗刷碗筷,接着是清理大门上的红漆。

期间掏出手机看了看,手机里有一个号码已经超过一个月没有联系。

这个号码却有一个最亲切的名字──老婆。

真是可笑,这算那门子老婆,要回国了也不和自己说声。

最熟悉的陌生人,莫过于此。

第二天,新华飞机场,一家三口都来接机,陈凡离着一段距离,站在他们后面。

有的人一出现就是焦点。

纪雪致就是这样一个人。

当她来到的时候,其他人就是众星捧月。

其他人都存在都是为了衬托出她的光芒。

这是一个能称为女神的女人,集美貌气势于一身。

“姐姐,是姐姐。”

纪安彤急忙朝着她朝手。

看到一家三口,纪雪致拖着行李箱走了过来。

“爸,妈。”

简单的问候,是深深的拥抱。

一别三年,千言万语都在不言中。

“这就是叔叔和阿姨吧。”

在纪雪致的身边还跟着人,是一女一男。

女的也是个美女,可在纪雪致的身边,自动就被忽略。

男的一身的名牌,不仅有钱,还长得好看,就和电视剧里的男主角一样。

“爸妈,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的两个朋友,宋珊珊和周俊贤。”

“太帅了。”看着周俊贤,纪安彤双眼发光,“这位姐姐,他是你男朋友把。

宋珊珊露出了古怪的笑容。

“我哪里有这么好命,能得到周氏企业少东家的追求,他是你姐姐的追求者,从国外追到国内,可真是痴心一片。”

“你说什么,他是姐姐的追求者?”

“我女儿的追求者,让我看看。”

“周氏企业?难道就是有几十亿身家的周氏珠宝。”

“见过伯父伯母,周氏珠宝确实是我家的,我也确实是雪致的追求者,请你们相信我的诚意,从第一眼见到雪致,我这一辈子就只认定她,可她老是拿借口敷衍我,还说自己结了婚,这怎么可能,现在伯父伯母都在这了,可要为我做主啊。”

听到这话,纪正辉和徐凤芝的表情变得古怪。

自己的女儿有人追求,追求的人又有钱又帅,这是件好事。

可他要自己给他做主。

纪正辉和徐凤芝还没想好怎么回应,纪安彤已经呶着嘴向后看。

随着她的目光,大家看到了一个男人。

身上穿着普通的衣服,长相也普通。

看到大家的注意力都转向自己,陈凡这才走了过来。

全程,陈凡的目光只看着她,她也在看着陈凡。

“好久不见了。”

“是的,好久不见了。”

非常简单的打招呼,事实上,两人的关系就是这么普通。

周俊贤的表情变得难看。

一家三口的反应。

加上突然出现的男人。

难道说,一直以来自己认为的借口,并不是借口。

纪雪致真的结婚了?


“雪致,不会吧,还真的是你老公不成。”

宋珊珊一脸的吃惊。

纪雪致迟疑了会,“是的。”

这话一出口,每个人的表情各有不同。

陈凡嘴角不由出现了笑容。

周俊贤一副要吃人的模样。

宋珊珊捂着嘴巴,“还真的是啊,可为什么,为什么是他。”

这句话的潜台词是,他根本不配,不说别的,这和周俊贤一比就知道。

“你是想说癞蛤蟆吃天鹅肉吧,这话也是我想说的,他根本就不配做我姐夫,不仅是我,我们全家人都不承认他。”纪安彤道。

“真的吗,你们都不承认他?”周俊俊眼睛一亮。

“当然,你要追我姐就尽管追,再告诉你一个秘密,他连我姐的手都没牵过。”

“哈,我就知道,雪致怎么可能真的结婚了,告诉,雪致是不是有什么把柄落在他手里,只要有我在,没人能威胁雪致做不喜欢的事情。”

“还不是我妈,为了我爷爷留下来的遗产,答应让我姐嫁给他。”

“遗产?有多值钱?要是雪致跟了我,她就是周氏企业的少奶奶,周氏企业都是她的。”

“你说的是真的吗,周氏企业可有几十个亿。”徐凤芝都兴奋坏了。

“雪致的事情我爸妈都知道,她们对雪致都很满意,现在只要伯父伯母也同意。”

徐凤芝的表情逐渐疯癫,“离婚,雪致你立马和这个窝囊废离婚。”

气氛一下子骤变。

本来欢天喜地的接机,变成了闹离婚。

陈凡失去了笑容,严肃的看着自己的丈母娘。

看得出来,这是认真的,是真的打算让纪雪致和自己离婚。

周俊贤一改之前的姿态,脸上尽是得意洋洋。

现在纪雪致的妹妹和母亲都站在自己这一边,只剩下纪雪致的父亲了。

周俊贤立即加上一把火,拿出早准备好的礼物。

“这是劳力士手表?要是没有错,这款手表要十几万吧。”纪正辉又惊又喜。

“伯父好眼光,只不过是点小礼物,只要伯父不嫌弃就好。”

听听看,这是人话吗。

十几万的手表,还怕人嫌弃。

“我呢,还有我妈妈,我们有没有礼物。”纪安彤道。

“有的,有的。”

周俊贤又拿出两支黄金镶嵌宝石的镯子。

这样的镯子至少也得五位数起步。

什么叫做财大气粗。

周俊贤完美的诠释这个词。

一家三口得到了礼物,笑得都合不拢嘴,可纪雪致反而显得不悦。

“周俊贤,我需要在这里把话说清楚,我可以和你做朋友,可也仅限于朋友,你要给我家人送礼物,我阻止不了,可要是有其他的企图,那你注定失望。”

听到这话,最意外的是陈凡。

本来一家三口的反应,已经让自己的心跌入了谷底。

可她的一句话,又让自己的心跳动了起来。

虽说有名无实。

可至少还有一个名分在。

她并没有无视这个名分,她还是知道和其他男人保持距离的。

周俊贤的脸色变得有点不自然,可很快就又露出了自信的笑容。

自己不是没有收获的,至少把纪雪直致的家人搞定了。

至于纪雪致,这样一个女神,想要追求她,自然是困难重重,这样才更有成就感。

最让人恶心的还是陈凡。

可不论哪一点,他给自己提鞋都不配。

只要纪雪致没有和他发生什么就够了。

他的存在,正好用来抬高自己。

只要把他一脚踢开,纪雪致也不会有借口了。

之前自己对纪雪致是无从下手。

现在终于知道问题出在了哪里。

一辆车停在了面前。

“伯父伯母,这是我公司的配车,要是不嫌弃就坐在我这辆车,我已经在凯旋大酒店定了酒席,给雪致准备一场接风宴。”

“公司的配车?这不就是迈巴赫VS980,还是进口版,这辆车至少得两百万吧。”

“伯父好眼光,也就两百万的车,如果伯父有需要,我可以让这辆车专门给你接送。”

“凯旋大酒店,那可是五星级大酒店,我做梦都想去五星级大酒店吃饭,这实在是太好了,家里烧的那些饭菜我都吃反胃了。”

“看来伯母的饮食水平有待提高,要不有空来我家坐坐,我家聘用的都是五星级大厨师。

“姐姐,快,咱们先上车。”

另一边纪安彤拉着纪雪致。

“你还愣着干什么,不快来帮姐姐拿行李箱。”

这话是对陈凡说的。

周俊贤提前拦住了陈凡。

“就不需要劳烦你了,这辆车只有七座,加上司机正好七人,之前不知道还有你存在,也就没有安排你的座位,你要是不介意,可以自己开车过去,差点忘了问,你自己有车吧。”

“就他?车是有,不过那是我爸妈的,正好需要一个人把车开回去,就让他开就可以。”纪安彤道。

又一次,小姨子狠狠的削了陈凡的面子。

“好了,我没有想要参加什么接风宴,我现在只想回家。”纪雪致道。

“姐,爸妈都上车了,难道你想放着爸妈不管?”

不知道什么时候,纪正辉和徐凤芝都已经上了车。

没想到自己的父母会这么主动。

“那好吧,都上车吧。”

说着话,纪雪致拖着行李箱往相反的方向走。

“姐,你这是去哪。”

“你们坐这辆车,我和他坐一辆车。”

“别啊雪致,我车上的座位够坐。”

周俊贤极力劝说,纪雪致却径直来到陈凡面前。

陈凡愣了一下,这才接过行李箱,放进了后备箱里。

纪家的车是一辆帕萨特,也不算差,就是比起迈巴赫VS980,实在不如。

两辆车,一前一后行驶着。

车里,陈凡坐在驾驶座位上,纪雪致坐着后排座位。

通过后视镜,陈凡能看到纪雪致。

这个女人就是自己名义上的妻子。

自己有想过重新见面会是什么场景,可还是出现了意外。

不过总体来说,有好有坏。

人已经在眼前了,那有的话就该当面说清楚了。

可话到了嘴边,又不知道开口。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