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精美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追妻火葬场:高冷霸总跪求我复合全章阅读

追妻火葬场:高冷霸总跪求我复合全章阅读

夏巳午未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白鹭季屿川是古代言情《追妻火葬场:高冷霸总跪求我复合》中的主要人物,梗概:她本是有钱人圈子里有名的捞女,可她捞钱不为别的,只为了帮她的白月光治病。直到遇见他,一向将男女之情视为牟利手段的她,却不幸沦陷。宠爱、金钱、权力,他能给的都给了她。可直到有一天,他为了另一个女人将她狠狠抛弃。她才彻底大悟:都是出来玩的,谁认真就输了。……可她离开后,他却心如刀割。不是不爱吗?不,只是他不敢面对自己的心。他以为她是猎物,实则自己早已掉入用爱编织的天罗地网。...

主角:白鹭季屿川   更新:2024-07-21 20:2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白鹭季屿川的现代都市小说《追妻火葬场:高冷霸总跪求我复合全章阅读》,由网络作家“夏巳午未”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白鹭季屿川是古代言情《追妻火葬场:高冷霸总跪求我复合》中的主要人物,梗概:她本是有钱人圈子里有名的捞女,可她捞钱不为别的,只为了帮她的白月光治病。直到遇见他,一向将男女之情视为牟利手段的她,却不幸沦陷。宠爱、金钱、权力,他能给的都给了她。可直到有一天,他为了另一个女人将她狠狠抛弃。她才彻底大悟:都是出来玩的,谁认真就输了。……可她离开后,他却心如刀割。不是不爱吗?不,只是他不敢面对自己的心。他以为她是猎物,实则自己早已掉入用爱编织的天罗地网。...

《追妻火葬场:高冷霸总跪求我复合全章阅读》精彩片段


季屿川的瞳仁很深邃,大部分时间都透漏着一股子上位者的威严和冷厉,但熟了过后,会发现他微微一笑时,整个人都是浸入到骨子里的风流与优雅。

他说:“我的荣幸。”

推开秘密空间的门,首先感受到的是视觉上昏暗了许多,目之所及,一片暧昧颜色,空气中浮动出淡淡甜香,并不是清透的甜,反而更像是果子熟透了,已经快走向腐烂的那种靡烂之甜,在诱着人一起沉沦。

再一看墙上挂着的那些作品,内容大胆到能让人直呼震撼!

如此的氛围,如此的内容,能不让人想入非非都很难。

偏偏白鹭还能一本正经,用着专业的术语来介绍她的这些个人私藏:“有道是人间烟火气,最抚凡人心,这些饕餮盛宴,同样是你我浊骨凡胎在这凡尘间的一种情绪表达……”

只有两个人的密闭空间,白鹭清晰感知到了季屿川渐渐加重的呼吸,以及那看向她的目光里,毫不掩饰浮现出对她愈演愈烈的炙热占有,甚至是……摧毁。

她按下心中的喜悦,并不急着突破俩人之间的暧昧,而是利用讲解,不断引诱出他内心深处最疯狂的欲。

“这幅画,表面呈现出的是夫妻间的恩爱炙热,但是对比窗外的艳阳,会发现屋内昏暗不少,女人柔美的无名指指根,有一圈淡淡的纹路,而男人的脚下,正满不在乎地踩着一枚婚戒,种种迹象表明,俩人并不是夫妻,而是在……”

白鹭一边讲解着,垂下的手一边若有若无地触碰着季屿川的指尖,只等对方按捺不住,一把握住。

如果顺利,今晚,或许就能直接拿下他!

“偷情。”突然间,季屿川接了话。

冷漠的嗓音,让白鹭的思绪骤然回神。

她侧眸看向他。

他脸色不知怎的,变得很不好,眉心甚至隐约还透漏着些许的不耐烦。

“在你眼中,是艺术,但在我眼中,只有低俗。”

话落,他毫不犹豫转了身,走到门口推门而出。

态度的反差,让白鹭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她迅速跟上:“季先生,只是随便聊聊,无关道德评判……”

“白小姐,感谢你的亲自讲解,我还有事,先走了。”

很显然,他没有兴趣再和她再说下去,冷着一张脸径直上了他停在门口的车。

二十多岁的年轻司机也察觉到了他情绪不对,不敢多说话,把季屿川买下的画打包搬上了车,便迅速开车离开了。

在暗处偷学白鹭撩汉技巧的季屿川也察觉了不对劲,走过来问:“他这是生气了?”

白鹭紧皱了眉:“我应该是说错话了。”

谨慎起见,她迅速找到颂娜姐,询问季屿川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经历和过往。

在密室里,明明刚开始,他的态度不是那样的。

好像就是从她开始讲解那幅偷情的画之后,他就变得不对劲了。

是真的道德价值观接受不了这样的,还是,他有一段不为人知的隐秘过往,而那幅画,刚好就戳到了他的逆鳞?

可,尽管颂娜姐的人脉非同一般,最后也只是向白鹭摇了摇头:“季屿川那种身份的人,能让我们查到的信息,对他来讲都是无关紧要的,但如果是他介意的事,别说是根本查不到任何风声,就是被他逮着我们在查,都能直接把我们的老巢给掀翻!”

白鹭理解,也知道颂娜姐的能力有限。

看来,接下来要想缓和与季屿川的关系,只能摸着石头过河了。


季屿川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季先生……也是那样朝三暮四的男人吗?”白鹭问得认真。

季屿川迎上白鹭那满含探究、又怀揣着几分期待的眼神,喉结动了动,回答她:“不是。”

白鹭苦笑,神色间都是羡慕和向往:“那做季先生的女朋友,肯定特别幸福。”

季屿川微微张嘴,想说些什么,最后略微皱了一下眉头,又把欲说出口的话给压了下去。

白鹭并不急于这一时,有些暗示,点到为止就很好。

她微微一笑,说:“谢谢你今晚肯耐心陪我走过这段灰暗时刻,衣服我改天洗干净再还给你。”

说完,不等季屿川再说什么,她先一步推开车门,下车离去。

黑暗的车里,季屿川的目光不再充满隐忍,仿佛是露出了本来面貌,放肆流连在她玲珑有段的背影上,视线近乎贪婪……

……

危机顺利解除。

为了避免下次再碰到类似的情况,白鹭打算和白鹭分手了。

手机关了一整夜,第二天一早,她开机主动给白鹭打了个电话:“白鹭,我们谈谈吧。”

淡漠的声音,让那头的人周身一个激灵。

昨晚安抚好许熙然的情绪,总算是把这尊大佛给送走了,结果回头却发现,白鹭不见了!

给白鹭打电话,提示手机关机,那一刻,他就隐隐有了不好的预感。

这下再一听语气,他就知道完了。

他瓮声瓮气地回答:“好”。

白鹭回到白鹭给她住的豪宅里,此刻,自知闯祸了的男人正在客厅里正襟危坐着,一副等着人问罪的态度。

看到白鹭的出现,他下意识想撒谎和许熙然之间的关系。

然而白鹭的话更快一步。

她说:“她就是那天给你打电话的表妹吧?”

白鹭脑袋一片空白,绞尽脑汁想了一晚上的狡辩理由,顷刻间被粉碎成乌有。

她什么都猜到了……

白鹭抿着唇,神色间满是深深的自责。

“鹭鹭……”

“是我不对。”

白鹭先发制人,向白鹭道歉。

白鹭愣住了,眼神里流露出困惑。

白鹭解释说:“其实我一直都知道我配不上你,你相貌好,家境更好,是我高攀了你。”

“和你在一起的时光很快乐,但我也知道,这快乐总会有结束的那一天。”

“如今看到你有了别的心爱的女人,其实我很欣慰,她比我年轻,比我漂亮,性格比我好,虽然我很舍不得你,舍不得这段感情,但是只要你开心,我也就替你开心……”

“鹭鹭!”白鹭听不下去,猛地一把把白鹭抱在怀里,悔恨的眼泪大颗大颗滚落,“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那晚我就不该喝多了酒,被她钻了空子!后来又不该被她威胁,和她继续搅合在一起,我只是太害怕被你知道了!”

“鹭鹭,我现在就当着你的面,拉黑她的一切联系方式,以后再也不见她了!你不要和我分手好不好?我不想和你分开……”

白鹭紧紧抱着白鹭,几乎将她勒得快要喘不过气。

白鹭缓缓皱起眉头。

白鹭不肯分手,是她没料到的。

她想着,他现在和许熙然正是浓情蜜意的热恋期,说一些好聚好散的话,他大概率就会点头答应。

而她则利用白鹭对她残存的那一丝愧疚心,要一笔分手费,之后,这段关系便算完美结束。

可现在看来,这事她想得简单了。


“季先生,我要离开连北市啦,不出意外,以后我们就再也没有见面的机会啦。”

“能不能在离开前,最后再请你吃一顿饭呀?”

“别误会,我只是不想上次那样的尴尬画面,成为我们这辈子的最后一面,如果可以,我希望在以后没有你的日子里,每每想起你,都是我们坐下来一起,在一个很晴朗的天气里,氛围和谐地吃完了一顿饭。”

“希望季先生可以满足我这个渺小的愿望!”

“{拜托jpg}{拜托jpg}”

对大部分直男而言,所有曾向他表白过的女人,都是不一样。

尽管他不喜欢你、拒绝了你,但是之后他也会在暗中注意到你。

如果不是特别的讨厌,基本上,在你有求于他的时候,他都很乐意帮忙。

特别是,她还丢给了季屿川一个重磅炸弹——她要离开连北市了!

现在,问题给到了季屿川。

她倒要看看,他是不是真有那么狠心无情,对她的去向不闻不问。

季屿川依旧不是秒回,大概是在忙公事,等白鹭收到回复的时候,已经是两个小时之后。

他问:“你要去哪儿?”

白鹭看到消息,勾唇一笑。

她回道:“回老家。”

“本来计划还没这么快离开的,但是朋友的房子到期了,房租太贵,我就不续租啦。”

“美术馆给了我朋友,是继续经营还是卖掉,她看着办,我就不管了。”

消息发出去大概十分钟,季屿川回了一个饭店的定位。

“我在开会,晚上见面再说。”

白鹭笑了,放下手机,开始为今晚的见面做准备。

她卷了发,化了浓艳的妆,温柔的白色流苏外套下,是特意挑选的一件红色挂脖无袖裙。

饭店被季屿川提前预订,白鹭先一步抵达。

站在五十七楼的封闭式露台,俯瞰整个连北市的震撼夜景,她缓缓将外套脱下。

一身红裙飘飘的她,举手投足间,像极了80年代那些惊艳了岁月的港式大明星,一颦一笑,都能美到人窒息。

仅仅是等待的片刻,白鹭就收到大厅里好几个男人通过服务员抛过来的橄榄枝。

都是等着成为她的幕僚之宾。

仿佛她这么美的女人,天生就该成为强者的俘虏!

季屿川迟到了十分钟。

“抱歉,路上堵……”

不等说完,目光在触及白鹭缓缓转过来的画面,他目光像是被凝住,一时间被惊艳到失语!

白鹭微微微笑:“没关系,我也刚到没多久。”

声音打断了思绪,季屿川迅速回过神来,这才发现,刚才竟是有些失态。

他目光闪了闪,若无其事恢复以往,在白鹭对面坐下。

他今晚是一身铁灰色双排扣西装套装,戗驳领,尽显商务本色,显然是一结束工作就赶过来的。

他招了服务员过来点菜。

目光不经意间扫过大厅,发现有好几个男人,正一脸嫉妒又怨恨地盯着他。

季屿川轻蹙眉,若有所思。

直到又看了眼白鹭后,算是明白过来。

一时间,说不上是什么滋味,总之,心情愉悦肯定是有的。

这家饭店季屿川常来,他绅士地向白鹭介绍他们家的特色。

白鹭微笑着说:“你看着办就好。”

季屿川点头,利落点了菜。

上菜期间,季屿川将话题回到正题:“你突然说要离开这里,是因为我?”

“其实你不用介意,我们的生活没有交集,我不会给你带来负担。”

瞧瞧这话说的,当真是冷血又无情。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