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精美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王爷溺宠凶猛妃

王爷溺宠凶猛妃

小疯子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上一世,李璇玑为了心中那份刻骨深爱,她付出了一切,却不想到头来替他人做了嫁衣,最终惨死在白莲女的精心算计之下。一朝重生,李璇玑带着前世血海深仇回到一年前,当一切悲剧还未发生之时,她发誓这一次定让陷害她的白莲女和欺骗她情感的渣男付出应有的代价。前世为了她而被万箭穿心的七皇子夜北辰,今生今世她定会以身相许,再也不会辜负他的深情爱恋……

主角:李璇玑,夜北辰   更新:2022-07-16 02:5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李璇玑,夜北辰 的女频言情小说《王爷溺宠凶猛妃》,由网络作家“小疯子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上一世,李璇玑为了心中那份刻骨深爱,她付出了一切,却不想到头来替他人做了嫁衣,最终惨死在白莲女的精心算计之下。一朝重生,李璇玑带着前世血海深仇回到一年前,当一切悲剧还未发生之时,她发誓这一次定让陷害她的白莲女和欺骗她情感的渣男付出应有的代价。前世为了她而被万箭穿心的七皇子夜北辰,今生今世她定会以身相许,再也不会辜负他的深情爱恋……

《王爷溺宠凶猛妃》精彩片段

临近午时三刻,艳阳高照。

京城里面,发生了一件很轰动的事情,臭名昭彰的李璇玑,终于要被斩首了!

被押赴刑场的李璇玑,浑身是伤,穿着囚衣,被官兵带到了邢台跪着。

周围全都是一些围观的百姓,有人拿着鸡蛋,有人拿着烂叶,纷纷向李璇玑投掷而来。

原本已经狼狈不堪的李璇玑,身上更是脏得要死。

这些,她都已经不在意了,她默默地抬头望了望天空,今日的阳光,特别刺眼,让她快睁不开眼睛了。

这一刻,她才发现,自己有多眷念这时光,因为等会儿,她的脑袋就要分家了。

她,再也看不到明日的太阳了。

监斩官宣读了判决书,判处李璇玑死刑,即刻执行。

不过,在临死前,允许李璇玑的家属上前最后说几句话,以表仁慈。

上来的是李家二房的妹妹李璇茵。

“璇茵,你来看我了?”李璇玑声音沙哑地问道。

“姐姐,你该不会以为我真的是舍不得你吧?反正你马上就要被斩首了,我也不怕告诉你,其实这一切,都是我做的。”

李璇茵在她耳边,悄声说了一句,“誉王的母妃,是我杀的,只是你运气不好,刚好撞见,我就顺水推舟,栽赃到你的身上,而且,我还怀了誉王的骨肉,以后,我就是誉王妃了。”

李璇玑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平时对她那么好的璇茵,她竟然如此狠毒!

“为什么……为什么……”

“谁让你抢走了我的誉王,像你这样卑贱的人,早该死了,活该当我的垫脚石!李璇玑,永别了,赶紧去死吧!呵!”

最后那一声冷笑,让李璇玑寒凉到了骨子里面。

她大声喊道:“大人,我是被冤枉的!我不是杀人凶手!我不是,真正的杀人凶手是李璇茵!”

每个死囚临死的时候,都是要喊冤的,都已经见惯不惯了。

“午时三刻已到,来人,行刑!”监斩官将签牌扔在地上,开始下令。

“我是被冤枉的……冤枉的……”李璇玑之前不知喊了多少次冤枉,可是无人替她伸冤。

她被摁住了脑袋,身边的刽子手拿着一把大刀,喝了一口酒,喷在了刀上。

余光中,李璇玑看到人群底下,李璇茵那阴毒的眼神,是那么的得意。

亮铮铮的刀晃得人睁不开眼睛,李璇玑不甘心!

就在千钧一发的时候,有道黑色的身影忽然出现,手中的暗器弹走了刽子手的刀。

“璇玑,我来了!”

是他,夜北辰。

那个不受宠的皇子,那个有隐疾的皇子,那个让她厌恶至极的皇子!

“七皇子,你胆敢劫法场!”监斩官厉声问道。

“今日,我非要救下她不可!”夜北辰一剑砍断了李璇玑手上的铁链,带着她一起跑。

“皇上有旨劫法场者,格杀勿论!”

官兵涌了上来,将他们两人团团围住。

夜北辰带着李璇玑不断与人搏斗,不过以他一人之力,想要从这么多人中劫走李璇玑,无疑是死路一条。

“七皇子,下官再给你一次机会,赶紧放开她回来!”

“不放!”夜北辰的眼神很坚定。

随后,监斩官挥了挥手,弓箭手开始准备了。

无数的弓箭对着他们两人,今日,是插翅也难飞了!

“射!”

无数的箭向他们飞来,好像下了一场密密麻麻的雨一样。

“夜北辰!”李璇玑大喊一声。

夜北辰原本想要带着李璇玑飞走的,终究还是被射了下来。

他把李璇玑藏在后面,自己用身体抵挡了密密麻麻的箭。

李璇玑看到夜北辰的胸膛,插满了箭,她不停地颤抖着,“为什么……你为什么要来!”

最后,来救她的人,居然是她最不喜欢的七皇子夜北辰!

曾经她最厌恶的那个夜北辰啊!

“因为……你在我心上啊。”夜北辰望着李璇玑,淡然地笑了。

“为了我,你被万箭穿心,值得么?”李璇玑的眼泪一滴滴地落了下来。

“值得,这是我做过,最值得的事情。”

“你真傻……”

“璇玑……没能娶到你,是我一辈子的遗憾,你……你可以唤我一声夫……夫君吗?”

李璇玑泣不成声,原来,这个男人可以用生命来爱她。

“夫君。”

“璇玑,真乖,我……我死而无憾,只是没能救下你……”说完,夜北辰笑着闭上了眼睛。

“夜北辰……啊!”李璇玑抱着夜北辰的尸体,撕心裂肺地喊了一声。

刹那间,百姓们看见,刚才还是烈烈炎日,转眼间开始下雪了。

六月飘雪!

无数的雪花纷纷飘零而落,立马将整个京城都染上了一层白。

泪水模糊了李璇玑的眼眸,她恨!

恨自己有眼无珠,恨自己那么愚蠢,恨自己的无用,才会落到如今的地步。

“大人,七皇子已死,快处置了犯人!”李璇茵在一旁提醒道。

监斩官挥了挥手,无数的冷箭,直接射穿了李璇玑的身体。

李璇玑就这样倒在了雪地上面。

你死了,我还有什么理由活着呢!

血,渲染了周围的雪,那么凄美而悲凉。

……

三月的阳光,暖和地射了进来。

躺在床上的少女,朦胧地睁开眼睛。

光……

她看见光了!

她还没死吗?

李璇玑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不敢相信眼前所看到的景象。

这里是她的闺房,她浑身是鞭伤,被抬回来的。

因为李璇茵的设计她与外男在一起,她被父亲李世弘给打得半死,差点丢了半条命。

这……这不是发生在一年前的事情吗?

李璇玑起身出去看了看,一切都是原来的样子,她重新回到了一年前的那天。

“呵呵……呵呵!”李璇玑笑了,笑着笑着就哭了。

“小姐,你怎么下床了啊!小姐!”丫头小芸赶紧过来。

“小芸,我还活着……我还活着……”

“是啊,小姐,你身体还很虚弱,还是回去赶紧躺着吧,我给你上药!”

李璇玑回到床上,整理了一下思绪。

她,李璇玑,在京城里面臭名昭彰,是出了名的。

不仅败坏了李家的名声,还与外男在一起私会,丝毫不顾及自己是女儿身。

只要在京城,提到李璇玑的名字,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而她的那个妹妹李璇茵,却是大家心中的白月光,小仙女。

她温柔善良,美丽大方,恪守规矩,知书达理,有素质有教养。

想到这里,李璇玑笑了笑,她终于活明白了!


“璇玑……璇玑,你好些了吗?”

说曹操曹操就到。

只见李璇茵身着一袭粉色的纱裙,盈盈地走了进来,那张清纯的脸,看不出来有丝毫的心机算计。

她演技这么好,怪不得上一辈子,被她骗得团团转。

按照事情发展,李璇茵会给她送来一盒药,治疗伤口用的,说用了不会留疤,但其实李璇玑用了以后,身上不仅美好,还烂了,最后留下了很多疤痕。

在大街上,李璇玑的衣裳被流氓撕烂了,全京城的人,都知道她身上的丑陋。

“有事儿吗?”李璇玑冷漠地问道。

知道李璇茵的恶毒嘴脸以后,她是一点好感都没有。

“璇玑,我已经替你向父亲求情了,你放心吧,父亲只是一时生气,等你好了去认个错,相信父亲一定会原谅你的,对了,这是我给你买的肌肤膏,听说用了以后,身上不会留疤的。”

果不其然,李璇茵将药膏给拿出来了。

“多谢璇茵小姐。”小芸替李璇玑接过了。

“璇玑,你好好养身体,等好了以后,才能再见到你喜欢的誉王殿下啊!”李璇茵一番说辞以后,瞥了一眼李璇玑,这才离开。

“小姐,这璇茵小姐人真是好,府中就属她对你最好了。”小芸在一旁说道。

李璇玑心想,看来这李璇茵的演技真是滴水不漏,连小芸都没有看出一点破绽,一心觉得李璇茵是为了她好。

“小芸,把药膏拿去扔了吧!这件事情不准说出去!”

小芸虽然不解,可是她知道李璇玑的脾气,一向都是很任性的,喜欢胡来,不顾后果。

李璇玑的父亲李世弘是当朝丞相,姑姑是当今皇上最宠爱的荣贵妃,李家一族,在京城里面,满门荣耀,地位卓然。

一切都很好,可偏偏就生出了李璇玑这样的不孝女,让李家人蒙羞。

李璇玑的母亲王氏,原本是李世弘的原配,但因王氏出生商贾之家,李世弘拜相以后,就嫌弃她了。

后纳了户部侍郎的女儿张氏为二房,张氏手段了得,她母亲曾经是乐人,深得真传,一身狐媚功夫,将李世弘吃得死死的,生了一个女儿,便是阴狠的李璇茵。

如今这丞相府里面的管家大全,也落到了张氏手中。

还有三房周氏,周氏出生不高,是李世弘在外面一夜风流娶回来的。

不过周氏很能生,生了一对儿女,分别是李璇月和李文浩。

这偌大的丞相府,就这么一个男丁,这也是三房受宠的原因。

大房式微,现在府中,就只有张氏和周氏在名争暗斗,恨不得弄死对方。

李璇玑分析了一下目前的情况,按照前世的发展,接下来,李世弘会让她去乡下的别院居住,永远不要回京城。

等到风声过了,再随便找个乡下人家,将她给嫁了!

她嫁的人是一个又丑又老的老头儿,她逃婚了,从乡下逃婚到京城找李璇茵帮忙。

谁知,李璇茵竟然将荣贵妃的死,栽赃到她的身上,害的她被斩首!

她不能再重蹈覆辙了!

于是,第二天,李璇玑就去见了父亲李世弘。

李世弘原本是不愿意见她的,是她悄悄的潜入他的书房。

李世弘看着这个女儿,心中一阵厌恶。

“既然你来了,那正好,你如今名声狼藉,丞相府再也容不下你了,你的两个妹妹还没有嫁人呢,决不能让你留在京城,败坏了我们李家的名声,等你好了以后,就去乡下的别院居住吧,到时候,让张姨娘给你找个好人家嫁了。”

李璇玑深知自己的父亲是一个什么样子的人。

自私自利,利欲熏心,将自己的前途权势看得比什么都重要,他根本不会关心自己的生死。

“父亲,我知道我之前做了很多错事,我会改过自新的,我觉得父亲现在应该关心一下自己的在官场上的处境吧!”李璇玑不卑不亢,语气很平淡。

李世弘看着自己的这个女儿,平时在他面前,就好像老鼠见到猫,现在居然和他这样说话,眼睛敢直视他了。

“你胡言乱语什么!”

按照前世的发展,朝中有人参了李世弘一本,说他徇私枉法,勾结外人,收受了大齐使臣的礼物,意图出卖大周的机密给大齐。

皇帝知道以后,十分震怒,立马让人来丞相府搜查,结果真的搜到了来自大齐的东西。

因为这件事情,丞相府差点被灭满门,他差点丢了乌纱帽,要不是荣贵妃求情,让皇帝好好查证一下,李家满门就真的死了。

后来虽然洗清了,可是皇帝对于李世弘,还是有一些猜忌的。

“父亲,敢问您前几日,是否收到一份大礼,拳头大的南海夜明珠?”

李世弘震惊地望着李璇玑,“你……你怎么知道的?”

“父亲,您宠爱璇茵,想必给她看过吧,是璇茵告诉我的,父亲可知,这南海夜明珠来自大齐,私自收大齐使臣的礼物,当今的皇上会怎么看?我劝父亲,还是将夜明珠在今晚送出府邸去吧!要是有人参你一本,后果会怎样?”

……

隔天。

真的有禁卫来丞相府,来时大肆搜查,大家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一阵紧张。

关键这个时候,李世弘也不在府邸里面,只有李璇玑知道是为了什么。

王氏也担心地问道:“璇玑,这到底怎么了?”

“母亲,您放心,没事儿的,咱们快回屋子里面吧!”

王氏虽然不得宠,可是在府中的日子,也过得去,因为王家有钱。

王家在扬州一带是做生意的,当年王家可支持了李世弘不少的钱财。

所以王氏一直都不缺钱的。

不久,李世弘就回来了,他的样子,好像要虚脱了一样,刚从鬼门关走了回来。

“大人,您这是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为何刚才有禁卫来附中搜查!”张氏询问。

李世弘看了看,没有发现李璇玑,便问道:“璇玑那丫头呢?”

“大人,您不是下令,说今日让璇玑回乡下别院住吗?估计在收拾东西吧!”

“让她别收拾了,以后就让她留在府中吧!”

“为什么?”张氏和李璇茵看了看,都不明白。

之前还对李璇玑十分厌恶,现在怎么……


原本,李世弘只是小心行事的,才将夜明珠送出府的,他根本不相信李璇玑说的话,哪里会又那么凑巧,没想到,今日在朝堂之上,真的有人参了他一本。

皇上下旨搜查,结果什么也没有搜到,不然,他真的难逃一劫了。

“我自有我的道理。”

李世弘不愿意多说,张氏也就没问了。

但是母女两人心里一直不爽,这好不容易,找了一个借口,将李璇玑给赶走,她们母女扶正的日子就不远了,结果出现了这样的纰漏。

……

几日过后,李璇玑身上的伤也好了不少。

李璇茵看到她活泼乱跳的,心里有些奇怪,“璇玑,你的伤好了?”

她明明给了药膏,是可以烂肌肤的,她怎么这么快就好了。

“是啊,多谢妹妹的药膏,不然都好不了这么快呢!”李璇玑讽刺地笑了笑。

李璇茵当时就懵了,难道药膏环节出了问题?并不是烂肌肤的,而是帮助她恢复的好药?

“小姐,小姐,誉王和七皇子来了!”李璇茵身边的丫鬟着急地跑过来。

听到誉王来了,李璇茵忍不住的开心,她看了看一旁的李璇玑,“璇玑,你最喜欢的誉王来了,你要不要过去看看他啊?”

李璇玑看见誉王,就一副花痴的样子,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还不知道呢,一定会被父亲责骂的!

记得有一次,在宴会上面,李璇玑就表白誉王,喜欢他,想要嫁给他之类的,当时被很多人看见了,京城里面,纷纷说她不要脸,不知羞耻!

“好啊。”李璇玑果然答应了。

不过,她可不是去见誉王的,她想要见他,夜北辰

夜北辰不受宠,至今还没有封号,只是一个卑微的七皇子而已。

不过,夜北辰可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那样,至少,是除了娘亲以外,对她最好的人了。

誉王夜北霄和李世弘谈了一些事情,大约也是关于之前李世弘被陷害一事,这是大齐故意使用的招数,想要离间君臣。

夜北霄是一个很有才的人,长得风度翩翩,为人正直,只是有些时候,容易被人蒙骗,譬如向李璇茵这样的人。

谈完以后,李世弘知道他女儿的心思,而且他也有意,让自己其中一个女儿,嫁给夜北霄联姻,达到强强联合的效果,所以才会让夜北霄来院子里面用茶的。

“誉王殿下!”李璇茵看见他,一脸温柔的姿态,忽略了身边的夜北辰。

誉王看了看李璇茵和李璇玑,微微颔首。

“听说璇玑之前受罚了,现在身子可好些了?”夜北霄问道。

李璇玑与外面男人私会的事情,都已经传到了誉王的耳中,看来这全京城的人,又知道了。

在夜北霄的眼中,他是瞧不上李璇玑的,无才无德,难登大雅之堂,刚才只是客气话而已。

然而,李璇玑并未理会夜北霄,将目光放在了夜北辰的身上。

眼中有些湿意,目光炙热。

她,终于再见到他了。

“夜北辰,你过来,我有话要对你说。”李璇玑直接说道。

众人都傻眼了,以为自己听错了。

李璇玑看到誉王,就好像饿狼看到小白兔一样,恨不得扑上去,绝对不会放弃一个和誉王说话相处的机会。

今日怎么……把人家给忽略了,转向了那个卑微的七皇子。

夜北辰望了一眼夜北霄,便跟着李璇玑上前去了。

李璇茵趁机开始挑拨,“誉王殿下,您说,这姐姐何时和七皇子这般好吗?还将他单独唤走,也不怕影响到自己的名声吗?”

“哼!像她这样的人,还有名声吗?”夜北霄讽刺。

夜北辰看着李璇玑,淡淡地问道:“璇玑姑娘可是有事儿?”

李璇玑二话不说,上前就抱住了他,“有事儿,当然有事儿!”

这一刻,她感觉太幸福了!

上一辈子,她欠了夜北辰太多太多了。

“璇玑姑娘,请你自重。”

李璇玑噗嗤一笑,“行啦,夜北辰,别在我面前装了,你是什么样子的人,我还不清楚吗?你喜欢我,一直暗恋我,偷偷摸摸的保护我,关心着我所有的事情。”

夜北辰:“……”他的眼眸里面,有些许的震惊,有些许的不解。

这丫头以前不是挺讨厌他的吗?

怎么现在,会对他说这些话?

“夜北辰,以前是我不好,从现在你,你给我听着,换我来保护你,护你周全!”李璇玑很认真地说道。

夜北辰则是不以为然,“璇玑姑娘怕是泥菩萨过河吧!”

丞相府水生火热,他不是不知道,李璇玑在府中过得很艰难的。

“你别看不起人,我告诉你,夜北辰,这一辈子,你就是我的人了,是我的夫君!”

“璇玑姑娘,不要胡言乱语,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家,怎么可以如此大胆!”

李璇玑这番话,实在是让人震惊,女子含羞完全没有了。

不过,夜北辰打心眼里,却是很欣赏的。

“你娶了不就是了?夜北辰,你可一定要等着我啊!”

“七弟,走了!”夜北霄过来喊道。

夜北辰双手作揖,微微颔首,便与夜北霄离开了。

回到皇子府,夜北辰身边的随从凌风问道:“殿下,今日你从丞相府回来以后,似乎心情特别好。”

“有么?”

“有,极少见到您笑,但是今天,你一个人不知偷偷的笑了多少回了。”

“凌风,你说,以前讨厌一个人,有一天忽然间变得很喜欢了,这是为什么啊?”夜北辰想了很久也想不通。

“殿下,您说的是璇玑姑娘吗?”

见夜北辰没有说话,凌风就知道是了。

“璇玑姑娘以前有多么厌恶您啊,现在忽然对您好,属下觉得,这里面一定有阴谋,殿下可别轻易相信。”

阴谋?

但是夜北辰觉得,李璇玑在说这话的时候,是认真的,绝没有半点欺骗。

也罢,改天问问清楚吧!

……

“璇玑,方才你与七皇子说什么啊?非要拉到一边去,好像有什么秘密似的。”李璇茵过来问道。

“想知道吗?”

“想。”李璇茵点了点头。

“想知道我还就不愿意告诉你了。”

“璇玑,你怎么了?为什么最近对我总是这样?我哪里了得罪你了吗?”李璇茵楚楚可怜的样子,真是惹人怜惜。

“你心里不清楚?”

“我……我不知道我究竟做了什么。”

李璇玑瞥了她一眼,“既然你不知道,那我就来告诉你!”

说完,李璇玑见四下无人,一把将李璇茵推入荷塘里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