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精美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身为天才,我居然是家里最弱的?精品推荐

身为天才,我居然是家里最弱的?精品推荐

卖菜的秋儿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身为天才,我居然是家里最弱的?》,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陈知安穿越成大唐纨绔,开局进天牢,发现大哥可能是隐世大佬,二哥是天命之子,老爹是最强老六,老妹是女帝转世......被当做天才吹捧了十几年的小侯爷,居然是家里最弱的那个.......

主角:陈知安柳七   更新:2024-06-11 21:1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陈知安柳七的现代都市小说《身为天才,我居然是家里最弱的?精品推荐》,由网络作家“卖菜的秋儿”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身为天才,我居然是家里最弱的?》,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陈知安穿越成大唐纨绔,开局进天牢,发现大哥可能是隐世大佬,二哥是天命之子,老爹是最强老六,老妹是女帝转世......被当做天才吹捧了十几年的小侯爷,居然是家里最弱的那个.......

《身为天才,我居然是家里最弱的?精品推荐》精彩片段


“握草!”

“握草!”

落宝楼上,陈知安遥遥看着装逼的柳七。

震惊的合不拢嘴。

他一直知道柳七很强,但不知道他竟这么强...

之前无论是毒杀黑白双雄、捏死两位剑客、还是单手压跪礼部侍郎周礼,都显得有些低调。

看多了陈知安甚至一度以为虚神境杀伤力不过如此。

也就比他强一丢丢而已。

此时方才知道,这厮竟强的如此离谱。

他要是全力出手。

恐怕这青楼,经不起他一剑祸祸...

“这后生...

强的有些过分了!”

老杨头不知何时出现在陈知安身后,声音罕见的有些沉重。

“杨老,是虚神境都这么强,还是独独柳七这么强?”

陈知安转过头,看着老杨头问道。

“不好说!”

老杨头沉声道:“我怀疑柳七没有用全力,不过只凭这一剑,他在虚神境中已经是凤毛麟角的存在了。

硬要算的话...

就拿李修罗来说,如果他的杀力是一,柳七这一剑,就是五...”

“李修罗...

是那个刀一出鞘,杀戮由不得他的阴货?"

先前那厮出手时陈知安还以为是个高手,原来也是一剑秒的货色。

“你以为他很弱?”

老杨头冷笑道:“李修罗原名楚风,四皇子的护道人,今年不过六十几岁就已经进阶虚神后期。

被誉为千年难遇的修道天才,极有可能在百年之内跻身通玄的存在!

皇帝老儿特赐其修罗诀。

他便将名字改成了李修罗,这些年风头正盛,如果不是遇到了柳七...”

陈知安脸色微僵。

毕竟他号称是百年难遇的天才!

千年难遇和百年难遇。

孰大孰小他还是分得清的。

跻身化虚境后,阴神滋长,活个五百多年不成问题。

听说进阶通玄后。

寿命更是长达八百多年...

李修罗不过六十几岁就已经跻身虚神境后期,现在还是少年...

“后生可畏啊,老咯!”

老杨头感叹一声,背着手准备回千金楼。

便在他迈步时,双手笼袖头发稀疏的老管家忽然出现在陈知安身旁。

老管家看了远处的狐儿山一眼。

幽幽道:“小雀儿,你去一趟金科巷,告诉李家老四,以后狐儿山姓陈了!”

"小雀儿...

谁是小雀儿?"

陈知安疑惑看着忽然出现的老管家,正准备询话,却见老杨头身体瞬间绷得笔直。

负在身后的手更是赶忙撒开。

哪里还有半点老态龙钟的模样...

“是,统领!”

谄笑着应声后,老杨头卷起一道残影,转瞬便消失在落宝楼。

跑得贼快!

陈知安张了张嘴。

没敢说话!

娘嘞!

老管家果然不是个简单货色。

一尊虚神境强者看到他就像老鼠见了猫。

至少得通玄以上了吧?

陈阿蛮到底藏了多少老阴比啊!

而且这老阴比也太勇了吧,四皇子的狩猎场,说拿就拿的吗?

老管家压根不理会他。

双手笼袖幽幽看着正踏空而回的柳七,桀桀笑道:“后生,是道门中人?”

柳七双眸微眯,也幽幽看着老管家。

许久之后才说道:“没有入过道门,不敢以道门人自居!”

老管家摇了摇头:“可惜了,以你的资质,如果入了道门...”

柳七打断他的话,轻声道:“心有羁绊,入了道门也不过多一个俗人罢了。

大道三千,我走自己的路!”

“你倒是自信!”

老管家深深看了柳七一眼,又转头看着陈知安,桀桀笑道:“咱们小侯爷能和你做朋友,也算气运好!”

柳七淡淡笑道:“晚辈能和老板做朋友,才是真的气运好!

老先生,楼里还有些事需要处理,晚辈就先行告辞了!

柳七行了一个晚辈之礼,转身离去。

老管家侧身避开。

没有受他这一礼。

柳七走远后,老管家又幽幽开口:“小候爷,侯爷让我转告你。

在长安城用不着这么小意...

有能耐杀你的,不敢杀你!

敢杀你的,没那个能耐。

除非...

哪天他死了...”

“知道了!”

陈知安叹了口气。

对于陈留候府的人,他向来是能躲则躲。

一方面是身为天命之子的家属,历来是感情越深死得越快。

另一方面则是他毕竟不是真正的陈知安,下意识抗拒和原主的家人羁绊太深!

甚至不止陈留候府。

就连对这个世界。

他都总有一种淡淡的疏离感。

像个冷眼旁观的过客...

交代完陈阿蛮的话。

老管家也起身离开。

消失前,他阴恻恻嘶哑道:“有时间回去看看吧,小姐念叨你挺久了...”

......

春去秋来,转眼半年过去。

陈知安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一年有余。

“三哥,狐儿山有狐吗?”

狐儿山上,清脆的铃声回荡在山间,一袭红衣的陈知冬坐在秋千上问道。

“原本是有的,不过后来没有了!”

陈知安坐在陈知冬旁边,扯起嘴角笑道:“传闻三万年前,狐帝在青丘渡劫。

天上降下九道神雷阻她成帝。

天雷滚滚,浩荡天威将她立身之地化为齑粉。

又有四方准帝携帝兵偷袭。

彼时她背负青丘、一手托着雷霆,帝袍染血,镇杀四尊准帝后登天而死!

临死前。

她用大神通将青丘帝宫移至巨野,彻底封闭人间境,至此青丘无狐。

当初的青丘,便是如今的狐儿山。”

“是这样吗?”

陈知冬眉梢微挑,幽幽看着远方。

陈知安笑道:“都是传说,几万年前的事儿了,谁知道真假,也和我们无关。”

“是啊,都和我们无关!”

陈知冬露出两个天真无邪的小酒窝,脚尖在地上轻轻一点,秋千又高高荡起。

陈知安左手托着下巴,右手推着秋千,目光复杂地看着陈知冬的背影。

半年前,在老管家阴恻恻提醒他常回家看看后,他从善如流,转头就把小妹拐到了落宝楼。

然后他看着陈知冬只身走进狐儿山,只一眼,就把四皇子圈养的那些异兽吓得瑟瑟发抖。

什么天马、蛮兽、妖禽,在她面前温顺的像只绵羊,恨不得跪下亲吻她的脚掌。

为了争夺驮她巡山的名额,连吃素的天马都变成了吃肉的妖兽,见着带有白虎血统的翼虎都敢龇牙。

不知打了多少场架。

偌大个狐儿山,她倒是成了当之无愧的无冕之王。

直到那时,陈知安才知道自己这麒麟子的水份到底有多重。

整个陈留候府。

除了自己是真的菜。

其他人个个都是深藏不露的老六。

没一个简单货色。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