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精美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我真没练出内力啊

我真没练出内力啊

壹贰叁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方家本是书香世家,祖上曾经在朝中风光无限,后来战乱四起,为了逃避兵灾,方家人躲到了城外的一个山坳里,至今已经在这里生活了三代人。方辰皓的父亲是村子里唯一的教书先生,不过近几年因为天灾,学堂里已经没有了学生。方家早就揭不开锅,看着年幼的弟弟妹妹,方辰皓决定让父亲把自己卖了换钱。天无绝人之路,少年在意外中得到了家传的上古西篆字知识,自此走上了一条修仙之路……

主角:方辰皓,杨丰震   更新:2022-07-16 02:1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方辰皓,杨丰震 的女频言情小说《我真没练出内力啊》,由网络作家“壹贰叁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方家本是书香世家,祖上曾经在朝中风光无限,后来战乱四起,为了逃避兵灾,方家人躲到了城外的一个山坳里,至今已经在这里生活了三代人。方辰皓的父亲是村子里唯一的教书先生,不过近几年因为天灾,学堂里已经没有了学生。方家早就揭不开锅,看着年幼的弟弟妹妹,方辰皓决定让父亲把自己卖了换钱。天无绝人之路,少年在意外中得到了家传的上古西篆字知识,自此走上了一条修仙之路……

《我真没练出内力啊》精彩片段

这一年,因为战火连连,盗贼四起,杀伐不断,民不聊生。

这一年,天灾不断,蝗虫遍地,良田变为荒原。

这一年,就连原本物产丰饶的甘州府风城也遇到暴雨,泛滥成洪灾,三成百姓家颗粒无收。

兵荒马乱,饿殍四野。

傍晚,风城城东一百五十里外士林村,山坳中的一个茅草屋里,传来了一阵阵凄厉的哭声。

“爹爹,弟弟和妹妹都还小,把我卖了换粮食吧。”方辰皓望着已经饿得泣不成声的弟弟妹妹,坚定地说道。

“辰儿,别乱说!”方辰皓的父亲方石岩心里犹如刀绞,咬着牙齿说道,原本不到四十的脸上一下子又苍老了几分,看上去竟然面如枯槁。

方家原本是书香世家,曾经传说十几代之前有个先祖曾经官至巡抚,后来还有个先祖官至翰林院编修,那时的方家威风无比,而后辈由于逃避兵灾,不断逃难,直到有一支躲到了风城外的山坳里,如今已经是第三代了。

方家一直是村里的读书人,方石岩担着村里的教书先生,同时还一面务农,生活条件在村里还算不错。而如今大灾当前,村民自己都吃不饱,更不会送孩子来读书了,因此家里日子越发艰难。

连年的兵灾匪祸和重税,已经把乡野村民压得喘不过气来,今年的灾害,更是令大量的人口死去。即使方家是村里唯一的读书人,颇受尊敬,但是此时也是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了。

“我不要哥哥走!我可以不吃饭,可以饿着……”

“我也不要哥哥走……呜呜……”方辰皓的弟弟妹妹哭闹道。看着两个小孩子如此,母亲吴氏泪如雨下,在一旁搂着两个孩子,低头默默抽泣。

方辰皓是方家长子,虽然今年只有11岁,不过却聪慧异常,从三四岁开始就跟着他父亲读书识字,如今已有七八年,虽然算不上饱读诗书,却也颇有功底,要是在盛世估计至少也有个秀才的功名。只是因为方辰皓长期吃不饱,显得非常瘦小,看着只有八九岁样子,而方辰皓的妹妹方杏月不过7岁,最小的弟弟方辰沐只有4岁。

“哎……辰儿,你读书聪慧过人,倘若在太平盛世,你肯定能考取功名,但是在这乱世!哎……爹对不起你啊!”方石岩说着,有些空洞的眼睛里挤出一阵浊泪。

“爹爹,把我卖了换些银两,这样足足可以度过今年的灾年,否则,这样下去,弟弟妹妹会被饿死的!”方辰皓坚定地说道:“我是家里的老大,理应为弟弟妹妹们着想。”

“辰儿,让爹再想想办法吧!”方石岩摇了摇头。

“爹,娘,家里现在还欠着别家粮食,现在是饥荒年,要想活下去,这是唯一的路了。弟弟妹妹年纪幼小,要是卖出去肯定活不成了,就算逃得一命,也记不得家了!而我已经懂事了,或许能出去闯荡一番,说不定还有出人头地的机会。”方辰皓的话让父亲一阵沉默。

“呜……辰儿,你是娘的心头肉,娘怎么能舍得啊……”原本在一旁抽噎的吴氏终于再也忍不住了,嚎啕大哭了起来。

“爹,娘,孩儿不孝,以后不能常常侍奉在二老左右,孩儿一定要努力有出息,以后好好孝敬爹娘。”方辰皓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对父母咚咚咚……磕了三个响头。

吴氏及一双儿女断断续续的哭泣声音,直到天亮,让听到哭声的村里人不由得又是一阵悲叹。

第二天一早,天空中弥漫这淡淡的雾气,不仅没有半点清新,反而让方家人心里更添了一阵悲凉感。

嘎吱……嘎吱……一阵腐朽的车轮声划破了小山村的宁静,只见一个尖嘴猴腮的家伙,赶着一辆驴车缓缓走到了方家门前,车上还有一个彪形大汉正看管着四五个和方辰皓一般大的孩子。

这尖嘴猴腮被唤作张滑头,那大汉叫做张二保,他俩是堂兄弟,在风城里是出了名的泼皮无赖,这次他们听说出了水灾,就打算低价买点人口卖到城里,赚些银子,别人不从,就仗着粗浅的功夫,直接强买强卖,还打伤了好几个,不过士林村有不少猎户,而方家又颇受尊敬,因此这两个无赖倒也不敢在这里造次。

“方先生在家么?”张滑头尖利的声音让人听着极为难受。

方辰皓早已拿上了破布包裹的几件破衣裳出了门,方石岩和吴氏送他到了门口,吴氏低声抽咽,而方石岩扭头不敢看。

方杏月和方辰沐年纪幼小,昨日哭了大半夜,现在还没有醒来。

“让你家辰皓跟我走吧,我出八钱银子,足够你家度过难关了,而辰皓也会去城里享福去了。”虽然八钱银子,不过是城里一顿像样的酒席价格,但是却真能让偏远农家吃上一年。

“八钱银子,张滑头,你疯了,其他的孩子不都才二钱银子么?为什么要给八钱?”车上的张二保小声骂道。

“你懂个屁,这方家的小孩识字,什么书啊经啊的都懂,要是能卖到城里富家去当个伴读的书童,至少十几二十两银子,我们可直接赚二十多倍不止。”二滑子笑道。

“要不是去城里的路上有土匪杀人,城里的巡兵也不允许流民入城,因此杀了好几个,恐怕不少山民早就进城避难了。”

“你说有土匪?那我们这趟不是也有危险?”

“呵呵,你这就不知道了吧,今天是五月十五,是城主的生日,因此有巡城的骑兵,土匪只有今天不敢出来。”张滑头眼睛里尽是油滑。

另一边,方辰皓跪下了又给父母磕了个响头,然后头也不回就上了车。张滑头急忙把几钱碎银子递给了方石岩,驾驴车就一路飞奔,生怕方家人反悔。

不一会儿,驴车又停在了邻村的村口,上来的孩子方辰皓倒也认识,叫做王二蛋,是邻村佃户家的孩子,这王二蛋今年十一岁,虽然比方辰皓小一个月,不过却比方辰皓大了一圈,看上去像是十四五岁的样子,颇有蛮力,这让张滑头和张二保眉头一皱。

方辰皓虽然认识王二蛋,但现在两人都是被人贩卖犹如囚徒的状况,因此两人都没有丝毫相见甚欢的感觉,只是微笑着轻轻点了点头。

等到驴车远离了村道,赶车的张滑头立即给张二保一个眼,张二保马上冲上去抓住王二蛋的左腿。

“你们想干什么!”王二蛋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只是惊叫道。

随即就看见张二保抓着二蛋的左腿,整个身子压了上去,将王二蛋的腿猛然一扭,“咔嚓……”。

“啊……”随后就是二蛋的一声惨叫,声音凄厉无比。

他的左腿立即肿胀起来,而且丝毫无力动弹,显然左腿已经折断了,大滴大滴的汗水从额头上留下来,同时惨嚎不断。

“二蛋,你怎么了?”方辰皓吼道:“你们干什么?”


除了方辰皓还比较镇定,满车的小孩都被吓得嚎啕大哭起来,驴车里乱成一片。

方辰皓读书多,所以还有些读书人处变不惊的气质,不过眼睁睁看到二蛋的腿骨头被狠狠扭断,他的内心也是惊涛骇浪一般。

“哼,这小蛮子看上去力气不小,要是不打断他的腿,说不定趁着不注意就跑了,那老子就亏大了。”张滑头脸上露出一脸凶恶说道。

“宁可不让他跑掉,不如打断腿,而且断了更好,送到风城里当乞丐,老老实实给我要钱!”

“哈哈哈,就是,断脚的一般要的钱还比较多,哈哈!”张二保在一旁也凶笑道。

“痛……好痛……呜呜……啊……”二蛋没有嚎多久就晕了过去,方辰皓在家里看过写残破的医术,知道这样下去恐怕二蛋的脚真就废掉了。

“我要拉屎!”驴车没走多远,方辰皓忽然大吼道。

而刚才不少小孩都被吓得尿了裤子,听到方辰皓一说,一个个都响应道:“我也要拉屎……”

“我也要!”

“我……我尿裤子了……呜呜……”

张滑头也也闻到了车里的尿臭味,便无可奈何的停下了驴车。”你们几个给我老实点,否则这个蛮小子就是大家的下场!”张滑头恶狠狠地说道。

方辰皓得了机会到车下四处寻找,折下了几根手臂粗的枯枝,又从自己破布包裹上撕下几缕布条,到车上给王二蛋将断腿绑上。

“你小子还会治伤?”张滑头满脸不屑。

“要是不治,他要是扛不住死了,你可就一个铜板都得不到了。”方辰皓反驳道。

这话倒让两个泼皮无赖没有阻止他的所作所为了。

张滑头点点头,从随身包裹里拿了几个干裂的烧饼还有一个装水的葫芦递了过来,估计他也是怕人真要是死了,让他们亏本。

一路行来,小孩们都害怕呆在昏暗的驴车上,一路上时不时就有小孩要下车拉屎撒尿的,虽然两个泼皮很不满,但也没有办法。

不过这样一来,速度上就慢了许多,原本两个无赖想要傍晚赶到风城的,但到天色晚了才赶了一百多里,距离风城还有二十余里。

“娘的,懒牛懒马屎尿多。天黑了,这风城外可是很不太平!”张二保脸色越发有些不好看,天上还聚集起了阴沉沉的黑云,压抑得让人心头发闷。

“嘭……”忽然驴车磕着个石头,车轱辘直接断了。

“这什么破车,还能不能搞快点,看样子要下雨了呀,真是衰。”张二保骂道。

说着张二保和张滑头跳下车来,“真是太衰了,一窝狗杂种,你们快给老子滚下车来,老子要修车。”

一群小孩,巴不得下车,很快从车里窜了下来。

“你们要是敢偷跑,老子扒了你们的皮!”张滑头威胁道,吓得这群孩子一阵哆嗦。

方辰皓好不容易才把王二蛋从车上拖了下来。

“辰皓兄弟,轻点,疼,疼!”二蛋有气无力地说道,显然他已经醒了,而此时折断的骨头让他痛不欲生。

“我背你过去躺着。”方辰皓在附近找了半尺多高的草丛,方辰皓费了好一会才让王二蛋平躺在柔软的草里,这样让他稍稍舒服了一些。

两个泼皮觉得这两人一个弱,一个残,倒也没有为难他们,让他们呆在草丛里。

方辰皓拿出之前的烧饼和装水的葫芦,让王二蛋吃了点东西。

另一边,张二保还拿着一把弯刀看这群孩子,张二保本来就五大三粗,而且还会些粗浅的武功,加上手上又有刀,此时更显得很是凶悍。

这群孩子见过他狠毒的手段,因此没一个敢动。

另一边,张滑头开始在车底下捣鼓了起来,不过看样子一时半会儿这驴车是好不了了。

“矻蹬矻蹬……”就在此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前面是什么人,我们是风城巡城兵将,速速报上名来!”一队骑兵,一共十个人骑马冲了过来,为首的一个脸上有长长的刀疤,看上去异常凶悍。

“军爷,军爷,我们是路过的客商,车坏了在修车呢!”张滑头从车底下钻了出来。

此时,天色已经开始擦黑了。

“老子今天是霉头了,竟然遇到这帮吃人不吐骨头的豺狼!”张滑头心里骂道。

“客商?哼!我看是流窜的土匪吧!”那刀疤军爷吼道。

“官兵来了,看来这两个坏蛋有报应了。”方辰皓小声对王二蛋说道。

方辰皓心里一阵激动,虽然读书多,但是毕竟年幼,所以在心中坚定地认为官兵都是仗义之师。

“嗯!”王二蛋忍着剧痛,点了点头。

“军爷,这是误会,我们真的是客商!”张滑头讨好地笑着,点头哈腰地走了过去,手中还拿着些碎银子,想去疏通一番。

“这些还请军爷笑纳啊!”

“动手!”只见那刀疤脸手一挥,身后冲出几个骑兵,马刀一战,扑哧……一声,张滑头的头颅就滚到了地上。

“啊……”草丛中的方辰皓见了,吓得嘴巴张得大大的,这是他这辈子第一次见到如此血腥的场面,不过很快他就反应过来,这些官兵恐怕也不是什么好人,好在和二蛋藏身在半人高的草丛里,见到这一幕,他顺势躺倒在草丛里。而二蛋见刚想开口,却被方辰皓死死捂住了嘴巴。

“你们干什么?诸位军爷放了我吧,我真的是路过的客商。”张二保也没有想到对方竟然如此凶悍,上来就直接斩杀了张滑头,他也被吓得脚软。

“哼,还敢说是客商!看,手里竟然还拿着凶器!”一个骑兵指着张二保手中的刀冷笑道。

“哈哈哈……今天运气好,竟然遇到了两个土匪,来,砍了头颅到城主府换赏钱去,一个土匪头颅可是值十五两银子啊!哈哈哈!”刀疤脸凶残地笑道。

听到这话,张二保知道这下完了,刚刚想跑,却被一个骑兵策马过来,一刀给结果了。

几个骑兵下马来,用布将两人的头颅包裹起来。忽然一个骑兵问道:“这些小兔崽子怎么办?”

“哈哈,怎么办”刀疤脸仰头大笑道:“既然土匪的脑袋要十五两银子一个,小土匪的脑袋怎么算也得要十两银子吧。哈哈哈!”说着下马来,对着旁边被吓得嚎嚎大哭的孩子就是一刀,立马就斩下了孩子的头颅。

那发问的骑兵先是有点迟疑,不过在稍微一愣,随后也露出了狰狞的笑容。

“哈哈,就是呢,这小土匪的脑袋也是值钱的啊!”说着反手就是一刀,砍向了另外一个小孩。

这些孩子哪里见过这个场面,被吓得不敢动弹,只是哇哇大哭,没有几下就被全部斩杀,一时间方圆数十丈被鲜血染红,在夜色下这满地的血渍显得更是黑得可怕。


方辰皓紧紧捂住二蛋的嘴巴,生怕二蛋喊出声来,刚开始二蛋还不明白,但是听到了那几个官兵的对话,这才吓得直冒冷汗。

如果刚才他贸然向官兵呼救,恐怕现在不但是他,就连方辰皓也难逃一劫。

“铜头,看看还有没有小兔崽子,这小兔崽子的头可是也值十两银子啊!铁头,去把这两个家伙身上的银两给搜出来!”那刀疤军官指挥刀。

一个骑兵正好向方辰皓他们躲藏的草丛走来。

“啪啦……”天上一道闪电划过,很快啪嗒啪嗒……蚕豆大的雨点就落了下来。

“老大,应该是没什么人了,要是小孩都是要吓哭的,你看现在一点声音声都没了,这里哪里还有人呢,快走吧,不然一会儿雨大了,准不定有兄弟会染上风寒的!”

“嗯!”刀疤点了点头,然后上马说道:“走!咱们领赏钱去!”说着领着一队人马扬长而去。几个骑兵跟着,把拉车的驴也牵走了。

雨越下越大,没有多久,就把方辰皓和二蛋浇了个透心凉。

直到确定这群杀人恶魔走了以后,方辰皓才小心翼翼地把王二蛋半拖半拉的,两人来到一个路边大石堆旁,然后在两个石头中间的缝隙里,找了点木棍和碎草,搭了个简陋之极的小帐篷。

“哎呦……哎呦……好痛啊!”听着二蛋不断痛苦的呻吟声,感受着凄风冷雨的冲刷,方辰皓脸上变得越来越冷。

“这就是书上说的弱肉强食,适者生存吧!什么仁义道德,在这些恶魔面前都是狗屁!”

就这样被雨淋了大半夜,方辰皓忽然心中有所顿悟一般,望着家士林村的方向磕头下拜道:“爹,娘,孩儿已经决定暂时不回去了,孩儿要不断变强,让你们过上好日子,不再让人欺负了,我要一步一步变强,变强……我要站在最高峰,诸人之上,不!就算是神也不行,我要站在诸神之上……变强……变强……”累了大半夜,方辰皓就这样渐渐睡去了。

昨晚大雨下了大半夜,没想到第二天竟然是个艳阳天。

当方辰皓看着被雨水泡过一晚的残骸断肢,心里一阵恶心。

更让他揪心的是,虽然昨晚在石缝中躲雨了,不过二蛋因为腿伤的原因,还是发起了高烧。

方辰皓踩着污泥和血水,从损坏的马车中翻出了张滑头两人带的行李,里面有些被大雨淋湿的烧饼,至于银子早就被那些骑兵搜走了。

“还好有吃的!”虽然只是一些已经有污秽的饼子,但是方辰皓心中还是一阵欣喜。

经过一夜的又冷又饿,他只觉得四肢无力。

他和二蛋靠这烧饼充饥之后才渐渐恢复了些体力,不过二蛋依旧高烧不退。

“不行,这样下去二蛋会死的!只有到城里才有救!”方辰皓虽然心中着急,却还保持着与他年纪不相符的冷静。

方辰皓从破烂的驴车上卸下了一块木板,让二蛋躺在木板上,然后从驴车上卸下了原本牵驴的缰绳,绑在木板上。

“嘿……走……”只见方辰皓把缰绳勒在肩膀上,然后拉着木板向大风城走去。”一定要到达风城才有救!一定要去!”虽然肩膀上传来火辣辣的痛,但是方辰皓咬着牙一步步向前挪着。

虽然是荒郊野外,但是有驿路直通大风城,偶尔还能见到些马车,所以一路上并不难走。再加上昨夜大雨,路上虽然泥泞,路很滑,这却也减小了不少阻力,方辰皓这才能拉动载着二蛋的木板。

中午烈阳暴晒,他们两找地方休息了一下,吃完了仅有的烧饼,索性就挖了点树皮草根果腹,好在他们都是山里的孩子,倒也能认出哪些野菜树皮能吃。

二十多里路,方辰皓拉着二蛋走了一天。

傍晚之前,两个瘦弱的身影出现在大风城的西门外。

风城是甘州境内八大城镇中的一个小城,不过即便是小城对于方辰皓这样的大山里出来的孩子来讲都是了不得的地方,因此都叫它大风城。

方辰皓记得只在他七八岁的时候,父亲带他来过,那是家里丰收日子也比较好过,而今日再到大风城的感受,让年仅11岁的方辰皓心中犹如吃了一罐酱油般说不出的难受。

大风城内住有十余万人口,方圆几百里之内,有八九个小镇,其余绝大部分地方都是深山老沟,险峰峻岭。

今年的灾害,并没有减少来大风城的外来人口,一辆辆的马车进出城门,有背刀剑的江湖中人,有背包袱的商人,还有曲艺杂耍之人,农夫樵夫,好不热闹。

如今北方十六国混战,而大风城所在的孜蜀国因为位于西北的险山恶水中,因此没有太大的影响,只是因为发了大水,爆发了大规模的泥石流,因此人群中有不少像方辰皓这些浑身污垢,逃难的灾民,这些灾民不少身上都有伤,显然都是经历九死一生才逃到了大风城。

“二蛋,我们到了,终于到了大风城!”方辰皓心里一阵激动,但还没有等他仔细看看大风城的样子,就听到了一阵急促的马蹄声。

“驾!让开,快让开,不长眼睛地狗杂种!”一辆由两头高大的黑马拉着大厢房的马车,猛地朝城门奔来,让城门两边要入城的灾民躲闪不及,好几人都被马车刮蹭而跌倒。

透过楠木的车窗,车里坐着一个五十多岁的富商,身边是一个十二三岁的肥小子。

马车前是一个三十多岁的马夫,凶巴巴的样子,手中扬着一条铁绳鞭,大声地朝挡着路的方辰皓二人呵斥着。

那马车跑的飞快,差点把方辰皓二人给撞了。

方辰皓赶紧拉二蛋往旁边躲避。

车厢里的哪个一个胖小子突然探出头来,瞧见了二人,大笑道:“爹,我们就差一点就可以碾死这两条狗了,爹,把他们碾死嘛,我要看一出‘小杂种血溅城门’的好戏。”

那富商非但没有阻止,反而笑道:“宝儿乖,在城门这人多,要堵路了就不好了,我们可有急事,等回到家爹让人多抓几个这样逃难的杂种,用马车碾给你慢慢看!”那富商言语着杀人,就如同猪狗一般,丝毫没有半点迟疑。

听到这样的对话,方辰皓气得一阵发抖,虽然他知道如今的自己所处,但是他年纪虽小,却早已养成了读书人不屈不挠的性格,两只眼睛直勾勾盯住那胖小子,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爹,你看,这小杂种用眼睛盯着我,他在用眼睛狠狠盯我呢,你看到没有,我要挖出他的眼睛!”那胖小子狠狠地叫道。

“好嘞,我就帮少爷挖出他的眼睛!”在马车前赶车的那凶悍马夫,一骨碌就跳下车来,拔出一把匕首,朝着方辰皓走来,就要挖方辰皓的眼睛。

不远处守门的兵丁一直是一副视而不见的样子,方辰皓不由得心中一阵慌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