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精美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重生人在王朝开局种田致富

重生人在王朝开局种田致富

树下一蚯蚓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郭俊本是京都农业大学的研究生,奈何一朝穿越,来到鸟不拉屎的穷乡僻壤。茅草屋是他唯一的房产,破院子一眼望到头,白给的老婆孩子面黄肌瘦,一看就是长期营养不良。反观自己,面色红润,身强体壮。惭愧使他努力,他迅速整理出几亩荒田,认真种地,同时做点糊口生意。岂料,他一不小心成了全国最大的粮食供应商和富商!

主角:郭俊   更新:2022-07-16 01:3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郭俊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人在王朝开局种田致富》,由网络作家“树下一蚯蚓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郭俊本是京都农业大学的研究生,奈何一朝穿越,来到鸟不拉屎的穷乡僻壤。茅草屋是他唯一的房产,破院子一眼望到头,白给的老婆孩子面黄肌瘦,一看就是长期营养不良。反观自己,面色红润,身强体壮。惭愧使他努力,他迅速整理出几亩荒田,认真种地,同时做点糊口生意。岂料,他一不小心成了全国最大的粮食供应商和富商!

《重生人在王朝开局种田致富》精彩片段

郭俊醒来时发现自己不知身处何地,脑袋一阵阵的剧烈疼痛,这是醉酒过后的症状。

昨天晚上是他们班级举行的研究生毕业晚会,就在晚会上,他向喜欢的人表白成功后,一高兴跟同学们喝多了,后面被谁送回来都不记得了。

郭俊摇了摇沉重而剧痛的脑袋,回想着昨晚的一切,不自觉的笑了笑,小悠终于答应了做他女朋友,那么接下来他就得努力赚钱把人娶回家了!

想着便起身去找手机,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躺在一张破旧的木板床上,而身下的草席已经破了好几个洞,甚至拿起来都不能拼成一整块。

这是哪里?

郭俊巡视一圈,发现是一间极小的屋子,大概十平方左右,屋顶上有几缕阳光打下来,刚好照在他的眼睛,让他看不真切周围的环境。

于是伸手挡开了光线。

是小悠把他送到这里来的?

小悠呢?

“小悠!”大喊了一声,发现这不是自己的声音!

“咳!”

这是怎么回事?

“娘,他醒了,小悠是谁啊?”

墙角处突然传来一阵稚嫩的声音。

郭俊猛的转头看过去,竟看见那桌子底下躲着两个人,一大一小,眼里满是惊恐的看着他,尤其是那发丝凌乱不堪,瘦弱无比的女人,抱着孩子的手不自觉的紧了紧,见小孩出声,急忙伸手捂住她的嘴巴。

两人应该是一对母女。

刚准备起身想去询问,脑袋却突然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随后涌入大量不属于自己的记忆,脑子里暴力的画面让他险些气晕过去,半晌过后才平静下来。

脑海里不属于自己的记忆,让郭俊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他这是穿越了?

再看看自己身上的穿着打扮,是一身繁琐的古装打扮,料子还挺好,就是多处有补丁。

似乎想到了什么,连忙爬下床跑出屋子去,找了一圈,跑到水缸旁边照照自己的模样。

这不是他自己的脸!

他果然穿越了!

从原主的记忆中得知,这是个现代历史上没有记载的朝代,北唐王朝,原主原是临安城城主郭魏之子郭永俊,因郭魏掌管临安城时与商人勾结,从中谋取巨大利润。

皇上得知此事,一怒之下抄了郭家,没收所有财产,郭家还被流放到清远城最穷的县城清水县的陈家村,此处离京都几千里远,是真正的山高皇帝远。

树倒猢狲散,郭家一倒,家奴散的散,逃的逃,就连各大富商都纷纷远离郭家,就连郭永俊的老丈人谢枫都避之不及。

被抄家之时,郭永俊刚和临安城首富谢枫的女儿谢婉言成亲不久,当时郭家打算把这人丢弃下,但正好谢婉言有了身孕,只好一并带上,郭家虽然没落,但子嗣却不允许流落在外。

因此郭魏便下令把谢婉言也带上一起流放到陈家村。

这一家人过惯了富足的生活,一下子被流放到穷乡僻壤,哪里受得了这样的苦。

郭魏对被抄家这事打击太大,在流放途中又饱受折磨,才到陈家村没多久就一病不起,没撑多久便去了。

而郭永俊原也是个好吃懒做之人,因为从小就没了母亲,又被老爹宠得无法无天的他,自家爹死后,更是心安理得的指挥尚在怀孕的谢婉言伺候他,从此他又过上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休闲生活。

可怜谢婉言还没生下孩子,就遭受各种罪,就连生孩子时都是独自撑过来的,因此身子也落下了病根。

谢婉言也试图劝说郭永俊挑起属于男人的责任,不料却换来他的一顿毒打,从那往后更是稍有不慎,郭永俊便对谢婉言拳打脚踢。

曾经郭永俊娶她只是贪图她的美貌和她是临安城首富谢枫的女儿,如今谢婉言被生活折磨得几乎不成人样,哪里还有美貌可言,要不是因为他需要个人来照顾,早就把这女人赶出家门或者卖掉了。

就在昨日,郭永俊正准备把三岁多的女儿卖掉换点赌钱,被谢婉言得知后,情急之下竟抡起凳子砸了他的脑袋,一下子晕了过去,这才有了现在的郭俊。

郭俊整理完原主的记忆后,暗自摇了摇头,这郭永俊真特么不是人,除了对老婆孩子动手,在外人面前却怂的像条毛毛虫!

他最看不惯这种家暴男。

郭俊伸手摸了摸后脑勺鼓起的大包,他一时半会估计也回不去,也不知道小悠怎么样了,昨晚有没有安全到家。

算了,这些想再多也没用,还是先处理好当下的事情再说。

郭俊稍微整理一下表情,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严肃,才走进屋子去。

“小婉,你们饿了没,你们先出来,我去弄点吃的!”郭俊微笑着对两人说道。

谢婉言带着惊恐的眸光闪了闪,嘴唇动了动,却没出声,只是把怀里的女儿抱得更紧了些。

男人的举动很反常,她不得不怀疑这是男人的诡计,先是把她们哄骗出来,然后再把女儿抢去卖了。

如果他敢把女儿卖了,她一定不会放过他!

谢婉言心里暗暗想着。

郭俊见两人没动作,猜想是害怕自己的混蛋行为。

“那这样,我先去做点吃的,你们等下再出来。”说完便循着记忆找到了厨房。

说是厨房,其实就是用茅草简单的搭了个棚子。

其实原先他们被流放到这里的时候是有一间完好的屋子的,只是被郭永俊变卖掉然后拿钱去还赌债了。

后来不得已谢婉言把身上所有的饰品变卖,找人修了这间简陋的屋子。

如果郭俊没有来到这里,下一步郭永俊该是要卖老婆孩子和变卖田地了,郭俊越想越觉得原身可恶至极,活该他死了!

郭俊来到厨房,找了一圈也就找到了几个蛀了虫的红薯。

这些蛀了虫的红薯,吃起来是又臭又苦的,但是没办法,这一餐只好将就着些。

这具身体从昨晚到现在都没有吃过东西,想必那娘俩也没有吃过,大人还好,那小丫头还这么小,怎能饿那么久?

想到此,郭俊加快了手里的动作,先是把锅洗刷了一遍,掏了一瓢水放到锅里,再把火烧起来。

许久不曾烧过火,动作显得有些生疏了。

柴倒是挺多的,看得出来那女人还挺勤奋的。

郭俊在现代也是农村出生,那时候他还是村里第一个大学生,考上大学后就很少在家做这些家务活了。

几个红薯削了皮,切掉蛀虫的部分,留下好的红薯肉,郭俊都不敢多切,切多了剩下就没多少了。

切完后把没蛀虫的放到锅里煮,油盐都没有,只好将就着煮点红薯汤喝。

这些好的红薯肉打算煮来给那娘俩喝,应该也够了,而他把剩下那些蛀了虫的煮一下也勉强能吃。

火烧得很旺,水很快就开了,郭俊把好的红薯肉放进去,很快便飘来了一阵香味。

等煮得差不多的时候,郭俊用勺子掏了一点来尝尝,虽然没油没盐的,但红薯本身就有一点甜味。

“嗯,还可以!”

红薯汤煮好后,郭俊把汤装在一个大碗里,热乎乎的,他饿了这么久的肚子,恨不得一口把这碗汤干掉,但却不行,这是留给那母女俩喝的。

把汤盛起来后,又加了点水在锅里,继续煮蛀了虫的红薯肉,他就把红薯肉丢到锅里,然后就端着煮好的那碗走出了厨房。

“开饭啦!”

郭俊端着一碗热乎乎的红薯汤来到小屋子,放在桌上。

红薯汤的香味顿时惹得依然躲在角落里的母女俩猛的咽了咽口水。

“你们快过来吃呀,热乎乎的,喝着可暖和了!”

见两人没有动,郭俊又催了催,打算走过去亲自把两人扶过来。

“你别过来!”

刚走到一半,女人便喊出声,她的声音显得很沙哑,也有些苍老。

“爹……”小女孩弱弱的喊了一声,那可怜兮兮的小眼神,看得郭俊一阵心疼。

“你休想把小丫卖掉,我就算拼了这条命也不能让你得逞!”女人再次出声,这一次声音很尖锐。

女人那瘦弱的身躯,紧紧的护着怀里的孩子,随时防备着他会走过去跟她抢孩子,把浑身的刺都竖了起来。

女子本柔弱,奈何为母则刚!


“好,我不过去。”郭俊看着女人浑身要炸毛的样子,赶紧顿住脚步。

“我煮了红薯汤,你们快过来吃,你放心,我不会再想着卖掉小丫了!”郭俊知道女人在担心什么。

小丫现在也算是他女儿,怎么忍心卖掉。

说完也没等两人有动作,便走出了小房子,他的红薯汤还在锅里煮着呢!

“娘,爹这是怎么了?”小丫抬头看着谢婉言,眼里充满了疑惑。

在她的认知里,爹除了会打骂她和娘亲,就是吃和睡,还有平时这个时候都不会在家,更不会煮红薯汤。

“小丫,别害怕,不管发生什么事娘亲会都保护你的!”谢婉言抬手摸了摸小丫的头,语气坚定。

“娘亲,我想喝红薯汤,爹煮的红薯汤很香。”

谢婉言看了看女儿,又看了看门外,确定那人暂时不会进来,才小心翼翼的拉着女儿从角落里走了出来。

谢婉言起身时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两人从昨晚到现在都蹲在角落里,腿都麻了。

看了看桌上那碗红薯汤,谢婉言没敢喝,她怕下了毒。

“娘亲……”小丫扯了扯谢婉言的衣袖,嘴巴吧唧着,显然是饿坏了。

郭俊走到门口,看着两人盯着那碗红薯汤却没动。

郭俊端着蛀了虫的红薯汤,犹豫了一下,台步走进屋子。

“你们怎么不吃啊?这都快凉了!”

女人闻声迅速抱起小丫,因为太瘦有些深邃的眼睛充满了防备之色看着郭俊。

“我真的没有恶意,小丫都饿坏了,快让她先吃点东西吧!”郭俊有些无奈但声音依然柔和无比。

说完见女人依旧没有动,而是盯着那碗红薯汤,若有所思。

郭俊瞬间明白过来,顿时有些哭笑不得,原来是怕他下毒!

也不想想,都穷成这样子了,哪里还有钱去买毒药?

郭俊走到桌子旁坐了下来,用自己碗里的勺子掏了一勺没蛀虫的红薯汤,送进了自己的嘴里,喝完吧唧了一下嘴巴,说道:“没毒的,快喝吧!”

说完也不管两人,自顾自的喝起了蛀了虫的那碗红薯汤。

蛀了虫的红薯很苦,那味道几乎让他想吐,但咬咬牙还是喝了下去。

谢婉言见郭俊吃了,犹豫了一下,便拉着小丫坐在了郭俊的对面,用汤勺喂小丫吃。

“娘亲,这汤好好喝,你也喝!”小丫喝了一口,然后把勺子推到谢婉言嘴边。

郭俊见状,连忙一口气喝完碗里的汤,忍着苦味咽了下去。

随后三两步走了出去,很快又走了回来,手里还拿着一个碗和一个勺子。

“来,盛点到这个碗里,我来喂小丫。”郭俊把碗推到谢婉言前面,示意她装点红薯汤过来。

谢婉言抬头愣愣的看着他,眼里有些不知所措。

“算了,我来吧!”郭俊见她愣着,于是自己动手盛了一小半到碗里。

“小丫,爹喂你吃。”郭俊没理会谢婉言发愣的神情。

“爹……”小丫受宠若惊,看着眼前的人似乎不认识他一般。

“乖,张嘴。”小丫已经三岁了,看起来却瘦小得很,头发稀稀疏疏的,脸色蜡黄,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郭俊看得很是心疼。

小丫看了看娘亲,见娘亲点了点头,才敢张开嘴巴吃。

谢婉言看着男人,有些不敢相信男人突如其来的变化。

为何他突然会变得如此,温柔。

在此之前,她用凳子打晕了他,想着醒来一定不会放过她,而她也已经做好了承受暴风雨的准备。

但男人醒来后却没有如她想象的那般,甚至不曾骂过她一句,反而还亲自煮了红薯汤给她们娘俩喝,想到此,眼睛不受控制的有些湿润,鼻子发酸得让她难受,这是她从来都不敢想像的画面。

“你真的不会再想着卖掉小丫吗?”谢婉言还是不放心,怯怯的问了句。

郭俊喂小丫吃东西的手一顿,柔声回答道:“嗯,不会了,我以后都不会再让你们娘俩受苦了。”

郭俊对谢婉言没有感情,但不可否认,她是原身的妻子,那么现在也就是他的妻子,他作为男人,自然是不能让自己的老婆孩子受苦。

谢婉言看着男人若有所思,没有回答。

虽如此,但她还是没有彻底放下防备之心。

受不受苦的无所谓,只要不卖掉小丫,她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有东西下肚,果然没有那么难受了,小丫喝了红薯汤,精神也好了许多,吃完又回到了娘亲身边,始终是跟郭俊不太亲近。

郭俊也能理解。

把碗洗了,郭俊打算去外面到处走走,来到这个世界,都还没来得及熟悉周围的环境。

陈家村四面群山环绕,山脚下溪水潺潺,这里的百姓靠山吃山。

这时候的山里应该有不少好东西,郭俊打算到山里去逛逛,看能不能弄点野味回来当晚餐,毕竟仅剩的几根红薯都被他煮完了,不弄点吃的晚上又得饿肚子了。

家里今年秋收的粮食,全部都被郭永俊拿去换赌钱了,所以此刻家里连一粒米都找不到。

小时候郭俊经常用弹弓打鸟,还会自制简易的弓箭来打鸟。

这会儿趁着谢婉言哄小丫午睡的瞬间,郭俊拿了一把刀,别在腰间,在墙角处找了一扎绳子,便往最近的山里走去。

这会儿正直中午,太阳打在身上,郭俊觉得暖洋洋的。

看这天气,再看看周围的景色,稻田里长了草,稻谷已经收割了有些时日,周围的树木显得有些萧条,看样子是已经入冬了。

此时路上没什么人,郭俊一路上左看看右看看,仔细观察着周围的山形地貌,这是一个群山环绕的村子。

郭俊走进了一座树林稍微密集的山里,刚开始,树木还是稀稀疏疏的,越往里走树木越密,光线也越差。

路上瞧见有动物走过的痕迹,于是便用绳子和竹条布置了些简易的陷阱。

山里很安静,偶尔传来几声鸟叫声。

郭俊取下别在腰间的弯刀,砍了几根野生的竹子,再用绳子弄了一把简易的弓箭,修了几支箭矢,修好后试着拨弄了一番。

“嗯,还可以,希望今天运气不错,能猎到点野味带回去。”郭俊对自制的弓箭还算满意,这要是射大动物肯定不行,但对付小动物还是可以的。

郭俊左手拿着弓箭,另一只手拿着箭,在树林里随意的走着。

他只在这附近走动,不敢再进去一些,因为怕遇到豺狼虎豹之类的较大的对动物。

走了一圈下来,郭俊都没发现有野兔之类的,于是找了棵树坐下来歇息一会儿。

这具身体真是太弱了,才走了这么点路郭俊就觉得乏力,想他在大学时候,足球篮球没有不会的,还经常锻炼身体,报名参加了学校社团咏春协会,学习咏春拳。

但在大学期间只是学了点皮毛,上研究生的时候,他专门去找了咏春拳培训班去学习,虽说没有叶问那般厉害,但也算是出师了。

往后还得继续锻炼才行,争取把这身体素质提上去。

歇了大概半刻钟,郭俊打算起身继续找,正准备起身时,上空突然掉下来一个东西,砸在了他脑袋上,不疼,但是有点麻。

捡起来一看,发现是颗野柿子,有成人拳头那般大小,用力捏了捏,还是硬的,这时候还不能吃,要等柿子软了吃才甜。

郭俊抬头看,果然上面挂了很多柿子,只是这树有点高,想摘只能爬上去。

想到小丫,如果能多摘些回去,小丫到过几天就有零食吃了。

于是郭俊抱着树慢慢往爬上,等爬到树杈的地方,才终于够得着柿子。

摘了几个,两只手拿不过来,又怕扔到地上会把柿子摔烂了,于是便把外衣拖了下来,然后把柿子裹在衣服里边,等差不多把周围够得着的柿子摘完了,才把衣服裹紧,怕柿子会掉出来,然后又打了个节,才往树底下抛。

自己则抱着树干顺着往下滑。

“呼,累死了!”

郭俊终于顺利着地,抹了抹额头上的汗,看了看地上的柿子,这些也该够小丫和小婉吃几天的零食了。

抬头看看天,已经下午十分,他摘这柿子可都折腾了半个时辰了,于是拿起弓箭打算再往山里面一点转转,碰碰运气。


郭俊大约找了半个多时辰,都没见到有猎物,哎,真是太难了!

看来这山里的猎物也不好找啊!

郭俊打算放弃了,还是找点野菜啥的来吃吧!

正准备提步往回走,突然不远处似乎传来几声咕咕声,立起耳朵仔细听,还真是!

郭俊赶紧蹲下,屏住呼吸,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周围。

待咕咕音更大声了些,郭俊透过正前方的草丛里可以看到,正有一只野鸡带着一群小鸡在觅食。

好家伙!

郭俊屏住呼吸,安耐住激动,慢慢举起手中的弓箭,对准母鸡的脑袋,随即拉紧箭弦,瞄准后一放。

突然野鸡大声咕咕叫了起来,在草丛里奋力挣扎着。

打中了!

郭俊笑笑,今晚的晚餐有着落了,于是赶紧跑过去抓起还在挣扎的母鸡。

原来那箭是射到母鸡的腿根部了,不过好在歪打正着。

那几只小鸡被吓得不知跑到哪里去了,郭俊找了一圈,才抓到两只。

不甘心放过那几只小鸡,便想了个办法,先把母鸡用绳子绑住双脚,让它跑不了,然后再把绳子的另一头绑在一棵草根里,自己便躲了起来。

果不其然,大约等了半刻钟之后,小鸡在母鸡的叫唤下,都回到了母鸡的身边,并且躲到了母鸡的翅膀下。

郭俊见状,赶紧上前先把小鸡抓住,然后用绳子分别绑住小鸡的腿,几只小鸡被绑在一根绳子上。

郭俊绑的手法很巧妙,绳子扎着的力度不会伤到小鸡,也不能让它们挣脱掉。

看着手里绑成一串的小鸡崽,再看看受了伤的母鸡,满意的笑了笑。

小鸡虽然不能宰了吃,但可以把它们圈养起来。

今天收获不错,收工了!

有了收获,郭俊下山的步伐也轻松了许多,一手抱着柿子,一手提着鸡,兴高采烈的下山去了。

回去的时候,查看了一下来时布好的陷阱,并没有猎到动物,郭俊有些失望,但还好,这只母鸡也足够今晚的晚餐了。

郭俊约莫走了半个时辰,才走到山脚下。

“哟,郭老弟,这衣衫不整上山干啥去了呀?”

迎面走来一名东瞧瞧西看看的男子,用贼兮兮的眼神上下盯着郭俊看。

郭俊笑笑,没正面回答他的话:“陈老哥,去忙呢!”

“老哥带你去再玩几把?”陈春生出声道。

“走啦!”郭俊急着回去,不想跟他说太多。

据他所知,这陈春生在陈家村可是个大嘴巴,比那些妇女还八卦,尤其是对村里谁和谁行了苟且之事特别感兴趣,他要是知道了必定要在村里说上一番。

而且,最近不知道他打的什么主意,竟让原主沾上了赌瘾,不仅教唆他卖了原来的那宅子,还差点让他把小丫给卖掉了。

郭俊对他可没有什么好感。

“嗤!”

陈春生回头看着走远的郭俊,眼里充满了鄙夷之色。

“什么玩意,没用的男人,怎就如此好命娶到了那小娘子,总有一天老子得把那小娘子搞到手!”

想到那小娘子,陈春生全身似乎都酥软了一般。

只是陈春生很疑惑为何这郭永俊突然上山打猎了?

平时这个时候,只要天没塌下来,他这会儿应该是正躺在那小屋子里睡觉啊!

陈春生无脑去想太多,看着郭俊手里提着的那只鸡,邪邪一笑,心里有了想法。

陈春生垂涎谢婉言已久,奈何却一直没寻着机会,于是最近想了个办法,先是接近郭永俊,然后引诱他去赌钱,等郭永俊输得倾家荡产的时候,就该卖了老婆孩子来抵债了,到时候他再出手把人买回去,这计划简直天衣无缝,他真是太聪明了!

这不刚好成功把人带上瘾了,眼看他机会就要来了!

陈春生是陈家村里正的小儿子,为人好色好赌,尤其喜欢觊觎别人家的媳妇儿,还经常偷看女人洗澡,因此陈家村许多人对他都是避之不及的,奈何人家老爹是里正,村里人又不敢得罪他,因此只能多看着点自家的女人。

而陈春生娶回家的媳妇则丝毫不待见,不为别的,只因长得又矮又丑。虽说长得丑,奈何人家是这村里的首富的女儿,娶了人家后半辈子可都是衣食无忧啊!

“小婉,小丫,我回来了!”

郭俊朝屋子里喊了声,没人,有些疑惑的走进去,把柿子放在桌上,左手还拎着鸡。

这会儿人能去哪儿呢?他想去找却又不知道去哪里找,于是只好先把鸡给处理一下。

郭俊还真不知道,因为平时的这个时候原主要么睡觉要么去外面浪,不到饭点坚决不回来。

郭俊放下鸡,把几只小鸡解下来放到一旁的篮子里,再用包柿子的衣服盖上,防止小鸡乱跑。

随后又把快要断气的母鸡给放了血,烧开水拔毛,因为许久不做手法有些生疏,等处理完半个时辰都过去了。

弄好后就把鸡肉放到锅里炖汤,看了眼外面,太阳都快下山了。

这会儿见人还没回来,郭俊又把桌上的柿子拿了一块布抱起来放到床底下去,等熟了再拿出来,他这样做是为了防止小丫拿来吃,没熟透的柿子吃了不咋好。

“她们怎么还没回来,该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

郭俊有些担心,把厨房的火调小一点打算出去找找。

刚走出门口,便远远看见远处走来一大一小的人影,两人在夕阳的照射下,越发显得身影细长单薄。

“回来啦!”

待人走近后,郭俊柔声道,看着俩人,脸都被晒得红红的,尤其是小丫,额头上渗出一层薄汗。

谢婉言抬头一看,眼里满是惊讶之色,不自觉问出声:“你,你回来了?”

一般这个时候,男人还在跟别人赌钱。

莫不是没钱了,所以等着她回来让她拿钱?

想到此,谢婉言的神情渐渐冷了下来。

“我们家已经很穷了,一文钱都拿不出来,没钱给你拿去赌钱了!”

话说完女人浑身颤抖,做好被毒打的准备。

“赌钱?我没想去赌钱啊!”郭俊解释到。

“你们去哪里了呀?”

谢婉言听到男人的话,愣住了。

今天中午都没见到他人在家,以为他又去赌钱了。

“你,真没去赌吗?”谢婉言不敢相信,眼里满是惊愕。

“爹,不要打娘亲……”

小丫怯怯的说了声,似乎怕被挨打,说完急忙往谢婉言身后缩了缩。

“小丫乖,爹不打娘亲,爹给你们做了好吃的,咱们快进去吧!”

郭俊摸了摸小丫的头,随后拉着她手往里走去。

“走吧。”

闻声谢婉言也跟着进去。

郭俊牵着小丫的手来到厨房,灶台很矮,小丫能看得到锅里正在煮东西。

“好香啊,爹在煮什么?”小丫闻着香味,猛地吞了吞口水。

小丫毕竟是三岁的孩子,此刻见爹不打娘亲,也不骂她,还牵着她的手,之前的那些不好此刻都被她抛到脑后去了。

“爹顿的鸡汤,咱们晚上有鸡汤喝了!”郭俊稍微低头与小丫说道。

随后往灶里添了柴,鸡汤在锅里炖着,咕噜咕噜的冒着泡,传来一阵阵的肉香味,闻着肉味,竟让他差点流口水。

“哇!”

这时小丫突然跑了出去,对谢婉言欢喜道:“娘,爹顿了鸡汤,咱们有肉吃咯!”

鸡汤?

谢婉言确实闻到了肉香味,她还以为是隔壁家飘过来的。

只是,他哪里来的鸡?

像是想到什么,谢婉言突然冲到厨房,刚想骂人,但又惧怕他,说出的话竟有些颤抖:“你,你哪里来的鸡,这次又,又偷了哪家的鸡,咱们家已经没有钱赔给人家了……”

不怪谢婉言如此想,以前郭永俊想吃肉了,就去隔壁村偷过鸡,后来被发现了,失主找上门来要求索赔。

而郭永俊在外人面前就是个怂包,被人找上门时,居然说是谢婉言偷的,而自己却躲在屋子里不出来。

来人也没办法对女子下手,只好让谢婉言赔了五十文,这事就了了。

只是后来村里人因这事觉得谢婉言手脚不干净,便很少人与她来往,更别提指望别人帮助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