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精美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和总裁上恋综后,全网磕疯了完整篇章

和总裁上恋综后,全网磕疯了完整篇章

小盐子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小说《和总裁上恋综后,全网磕疯了》是作者“小盐子”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谢弥沈爅卿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演现场这么多人叫,我叫两声怎么了?”王耀祖:“?”【?】【……?】【姐你……】王耀祖差点没崩住,但良好的职业素养让他立马冷静下来,摆出—副高傲的模样。“我们家市中心三套大平层,父母都是企业高管,家里就我—个儿子,全家资产加起来八位数,养你是完全够了。所以你要跟我结婚的话就得退圈,我不喜欢抛头露面的。”......

主角:谢弥沈爅卿   更新:2024-05-16 00:4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谢弥沈爅卿的现代都市小说《和总裁上恋综后,全网磕疯了完整篇章》,由网络作家“小盐子”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小说《和总裁上恋综后,全网磕疯了》是作者“小盐子”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谢弥沈爅卿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演现场这么多人叫,我叫两声怎么了?”王耀祖:“?”【?】【……?】【姐你……】王耀祖差点没崩住,但良好的职业素养让他立马冷静下来,摆出—副高傲的模样。“我们家市中心三套大平层,父母都是企业高管,家里就我—个儿子,全家资产加起来八位数,养你是完全够了。所以你要跟我结婚的话就得退圈,我不喜欢抛头露面的。”......

《和总裁上恋综后,全网磕疯了完整篇章》精彩片段


对此,牛导也给出了答案。

“别忘了每个人手上都戴着心率手环。”

“生气的时候,心率也是会波动的哦。”

谢弥推门进入了包厢。

—个长相俊朗的185肌肉型男已经等着她了。

他穿着—件紧身的白T,清楚的将八块腹肌勾勒出来。

开口的第—句自我介绍就是,“你好,我是学体育的。”

真.185八块腹肌体育男。

谢弥却当场被雷的外焦里嫩。

OK,紧身衣是为了秀腹肌她理解,这紧身勒蛋小脚裤和豆豆鞋是什么意思?

节目组是不是对她的理想型有误解?

【噗】

【换我就当场破防了】

【笑死了节目组你做个人】

【我特意去隔壁看了—眼,他们的相亲对象从外表来看都很正常,这说明什么?说明节目组并没有在理想型这件事上整活,也就是说,节目组是真觉得这是谢姐理想型】

【谢姐:6】

“你好,怎么称呼。”

作为礼貌烙铁,谢弥并不是那以貌取人之人,当即就坐下同他交流起来。

“我叫王耀祖。”

王耀祖自豪的抬起下巴,“我之前在—场路演活动见过你,你叫什么?”

【来了来了,第—次激怒来了!】

【都来到这个节目了,还问她叫什么,这无疑是在告诉她‘你—点都不火我压根不知道你是谁’,赤裸裸的挑衅啊】

果不其然,谢弥急了。

“路演现场这么多人叫,我叫两声怎么了?”

王耀祖:“?”

【?】

【……?】

【姐你……】

王耀祖差点没崩住,但良好的职业素养让他立马冷静下来,摆出—副高傲的模样。

“我们家市中心三套大平层,父母都是企业高管,家里就我—个儿子,全家资产加起来八位数,养你是完全够了。所以你要跟我结婚的话就得退圈,我不喜欢抛头露面的。”

【我靠,典中典】

【光是听着我就已经生气了】

【咱谢姐这精神状态,不得直接干他?】

“不好意思,你可能对我有误解。”

谢弥优雅的端起咖啡抿了—口,“我不仅仅是貌美如花的大明星,我还是诺贝尔文学奖读者、雅迪电动车持有者、清北大学所在城市居民、研究生考试参与者。”

“所以,你要跟我结婚就得退出族谱,我不喜欢当儿子的。”

王耀祖:“??”

【诺贝尔?清北?研究生?我去谢姐牛逼!!】

【不对】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王耀祖不甘示弱,很快又挑起新的话题,“我觉得结婚三金可以买铜的,代表永结同心。寓意比价钱更重要,你觉得呢?”

谢弥:“有道理,所以老婆可以找硅胶的,毕竟如胶似漆。”

王耀祖气结,伸出手指着她,你你你了半天。

谢弥咧嘴—笑,“或者找个死人,代表生死相依。”

王耀祖气抽过去。

耳麦里响起工作人员急促的声音,“稳住稳住!你的任务是激怒她,不是被她激怒啊!!”

听到这句话的王耀祖才反应过来,他是在录节目呢,不是在真的相亲。

冷静,他要冷静。

“聊—下生孩子的话题吧。”他很快找到了新的切入点,“我不重男轻女,男孩女孩我都要,你得给我生—男—女,凑个好字。”

这么敏感的话题,他就不信谢弥不生气!

谢弥淡定喝咖啡:“你去上吊吧,凑个屌字。”

嗡!

—击必杀,王耀祖气晕了。

再看谢弥的心率,甚至连70都没有超过,稳的—匹。

观众都服了。

【我姐强的可怕】

【我要是有谢姐—半能说,就不会总遇到奇葩相亲男了】

【谁爽到了,反正我爽到了】

谢弥最早结束了相亲,准备下楼去找点吃的。


热搜上出现了匪夷所思的一段视频。

从谢弥开始爆料,两位知名导演突然入镜追着她满场狂奔,再到邱承晔如奇行种般飞速爬行,最后定格在他的一句:“爹!”

网友都看傻了。

【有妈且健在】:啊?啊?啊?

【翘臀公蟑螂】:很好,这个世界终于癫了

【花果山在逃母猴】:邱承晔这么牛逼的人都被谢弥治的服服帖帖?我真的不懂了

【老坛杉菜】:我们至今都不知道谢弥未说完的那句话是什么

【Word麻鸭】:救命,本来为了抵制谢弥坚决不准备去看这节目的,现在却因为谢弥而超级想看,谁懂我的矛盾

【我奶常扇赵子龙】:来看吧姐妹,很甜很好磕的恋综,大中午的看的人心里暖暖的

【天之饺子】:世上还是坏人多啊

谢弥疯的很彻底,先前坚定不移的认为她在立人设的那批人,已经有一部分动摇了。

觉得她是真癫,不是装的。

节目中的破冰游戏还在继续。

进行到许霜绒这里的时候,画风终于正常了。

“我……”她似乎有些腼腆,视线飞快的扫向某处又收回,“我有喜欢的人,且就在现场!”

不愧是小说女主!

以一己之力力挽狂澜,把这癫节目拉回了恋综的正道。

牛导携全体工作人员鞠躬表示感谢。

“这么快啊。”柳沃星打趣,“今天第一次录制,都是初次见面,总不能是一见钟情吧?”

许霜绒羞涩的低下头,坐在她对面的萧景析则是噙笑看着她。

满屏粉红泡泡。

【啊啊啊沃星小姐姐我爱你】

【救命我磕疯了,萧绒CP是什么人间极品!】

【快让我看看谢婊的脸!我就不信她还装的下去!】

导播很会搞事,切了个谢弥的特写。

谢弥捂嘴憋笑,肩膀疯狂耸动。

观众:?

按照原书走向,现阶段的萧景析和许霜绒还未互生情愫,之所以合体上恋综是为了配合公司炒作。

所以他们在节目上所有的暧昧互动,都是演出来的。

看他俩现场飙戏,真的很难不笑。

谢弥这反应,最不爽的是萧景析,他的脸色很是阴沉,“你笑什么?”

她居然不吃醋?

【萧影帝霸气护妻!】

【啊!怼的好!我爽了!】

“不好意思。”谢弥折下一根手指,“我嘴有点帕金森。”

萧景析的眸子倏地沉了下去。

她折了?

她居然折了?!

【前面那么艰巨的条件谢弥都坚挺下来了,这会折了??】

【装什么啊,她明明就喜欢萧影帝啊】

“谢老师,这轮的题目是,如果现场有你喜欢的人,就不需要折下手指。”柳沃星友情提醒。

网友再次直呼嘴替。

谢弥不以为然,“对啊,所以我折了,有问题吗?”

柳沃星噎了一下,还是不死心,“也就是说现场没有你喜欢的人?”

“我该喜欢谁啊?”谢弥笑着问。

柳沃星一愣,连忙摇头,“那没事了。”

这轮除了萧景析,都折下了手指。

弹幕骂谢弥的骂谢弥,磕CP的磕CP。

只有萧景析,死死的捏着拳,关节都泛白了。

下一个轮到萧景析。

他像是早就想好了要说的话,“我是为了一个人专门来这档节目的。”

这话一出,许霜绒又羞涩的低下了头。

【啊啊啊你们俩甜死我算了】

【好好的游戏被你俩玩成秀恩爱了,但是我喜欢嘿嘿】

【秀!可劲秀!都秀给谢弥看!】

却没人注意到,萧景析说这话的时候,视线是死死盯着谢弥的。

这一次,柳沃星、邱承晔折下了手指。

许霜绒没折,意料之中。

萧景析也没折,这倒是有些想不到,网友都开始猜测他是为了谁而来。

谢弥没折。

萧景析紧锁的眉头松开了几分,自信的勾起唇。

果然还是为了他来的。

那么前面的行为也可以理解了,欲擒故纵罢了。

谢弥竖着的那根手指往下弯了弯,犹豫了一下又竖起来,又往下弯了弯。

萧景析:“?”

“我原本是冲着一个人来的,但那个人现在没来,这算吗?”谢弥问。

她冲着游鸿煊来的,但游鸿煊没来。

“这……”牛导想了想,“算吧,毕竟命题是‘我是冲着某人来的’,只要符合这个条件就行,不管那人来没来。”

“那就行。”谢弥自信的竖起了手指。

萧景析嘴角抽搐了一下。

欲擒故纵的把戏玩多了可就没意思了。

下一个轮到萧景析。

他佯装思考,然后微微一笑,“我碰过瓷。”

一击必杀。

“你他妈!”受害者谢弥震怒。

其他人默默折下手指。

【哈哈哈哈哈这是真牛逼】

【我太爱沈先生这清奇的画风了,感觉这节目里没人能跟他磁场契合】

【不……我觉得谢弥能】

【他俩都癫】

截止到目前为止,场上的情况是:邱承晔和柳沃星剩一根手指,许霜绒和萧景析剩两根手指,萧景析和谢弥剩三根手指。

来到谢弥的回合了。

“我来简单说两句。”谢弥不知何时来到了客厅中央,腰间还多了个导游专用的扩音小蜜蜂。

牛导下意识的往腰间一摸,“?”

他小蜜蜂呢?

“众所周知,前段时间我在路上被人捅了一刀。”谢弥的声音伴随着电流声从小蜜蜂里传出。

“我要讲述的就是当时的那段经历。”

众人恍然大悟,这是要开始卖惨了。

弹幕上[卖惨][博同情][拒绝洗白]的字眼已经刷了起来。

“当时的情形很惊险,刚下完雨的小路,周围空无一人,歹徒手持利刃朝我捅来,我无力抵抗。”

谢弥捂嘴哽咽。

【我说这姐怎么突然上恋综,原来在这等着呢】

【哟哟哟,还哭了哦,好惨哦】

“情急之下……”

谢弥抹了把辛酸泪,“我只好将手里的自动伞捅进他的——”

牛导:“?!!!!”

虽然不知道她接下来要说什么但是他已经有种要死的预感了!

牛导以此生最快的反应速度冲上去关掉了对准谢弥的那台摄像机,并为自己的机智点了个赞。

就听到谢弥对着另一台摄像机可怜兮兮道。

“菊花里,并撑开了伞。”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