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精美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带球跑:弃妻太诱人了怎么办精选小说

带球跑:弃妻太诱人了怎么办精选小说

芳遥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其他小说《带球跑:弃妻太诱人了怎么办》,讲述主角安然丁长赫的爱恨纠葛,作者“芳遥”倾心编著中,本站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今天跟我打架的那四个小子,都被我打伤了,有一个身上伤比我还重,最后大黑帮我助威,我没吃亏。”安然轻轻摸过儿子的头,一阵心疼。这刚到府里就这样,这日子还长,真是难熬。小石头从小在家碰一下,就会让娘给吹吹,哄哄自己,然后才高高兴兴的去玩。可在外面和人打架,伤的再厉害,回来也从不哭,更不喊疼。只有自己不顺着他,勉强他,他才会跟自己发脾气,觉得自己在娘心里......

主角:安然丁长赫   更新:2024-05-16 00:4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安然丁长赫的现代都市小说《带球跑:弃妻太诱人了怎么办精选小说》,由网络作家“芳遥”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其他小说《带球跑:弃妻太诱人了怎么办》,讲述主角安然丁长赫的爱恨纠葛,作者“芳遥”倾心编著中,本站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今天跟我打架的那四个小子,都被我打伤了,有一个身上伤比我还重,最后大黑帮我助威,我没吃亏。”安然轻轻摸过儿子的头,一阵心疼。这刚到府里就这样,这日子还长,真是难熬。小石头从小在家碰一下,就会让娘给吹吹,哄哄自己,然后才高高兴兴的去玩。可在外面和人打架,伤的再厉害,回来也从不哭,更不喊疼。只有自己不顺着他,勉强他,他才会跟自己发脾气,觉得自己在娘心里......

《带球跑:弃妻太诱人了怎么办精选小说》精彩片段


安然拉着小石头的手,出了正院的门,大黑就趴在墙角,立马站起来。安然抚了抚它的头,让它别叫,带着大黑,拉着小石头回了院子。

陈大姐见安然回来,再看见小石头脸上带伤,吓了一跳,见四周没人,忙上前问道:“大奶奶,这是怎么了?”

安然摆摆手,“回屋再说。”

进到屋里,安然把小石头抱起来,放到腿上,问道:“头还疼不疼,身上伤的重不重,让娘看看。”

小石头满不在乎的说道:“不疼了,身上祖父给看了,也上了药,没事。”

随后又冲他娘笑道:“娘,今天跟我打架的那四个小子,都被我打伤了,有一个身上伤比我还重,最后大黑帮我助威,我没吃亏。”

安然轻轻摸过儿子的头,一阵心疼。这刚到府里就这样,这日子还长,真是难熬。

小石头从小在家碰一下,就会让娘给吹吹,哄哄自己,然后才高高兴兴的去玩。可在外面和人打架,伤的再厉害,回来也从不哭,更不喊疼。

只有自己不顺着他,勉强他,他才会跟自己发脾气,觉得自己在娘心里不是最重要的,才会跟她发火。

安然抱着小石头哄他睡,在这世间,还有什么是比他更重要的,他是她的命啊。

等晚上,安然端来药给小石头喝,“唉,这药就是有点苦,不知道小石头会不会怕苦,喝不下去。”

小石头一瞪眼,说道:“我什么时候怕过苦。”从娘手里端过碗,几口就把药全喝了下去。

喝完后,小脸皱着,安然赶紧端来清水,给他漱口,又塞了一块糖在嘴里。

小石头咂摸着挺好吃,却说道:“我都说了,我不怕苦,还给我吃糖做什么,娘留着自己吃。”

安然笑道:“娘这还有,这是专给小石头留的。”

小石头满意的笑笑,:“娘,我要和祖父学功夫,学本事,这样以后谁都不能欺负我,我也就能保护娘了。”

安然在儿子小脸蛋上亲了亲,说道:“那小石头就用心跟着祖父学你,祖父也是个有本事的。”

小石头鼻子冷哼一声,“娘,你放心,将来肯定是我最有本事,你就看着好了。”

安然点点头,“没错,我也相信我的小石头,肯定是最棒的。”

这话小石头爱听,搂着他娘的脖子,在他娘脸上亲了两下,说道:“娘,我要睡觉了,明天还要去前院找祖父。”

“好,娘哄你睡。”

“我要听娘唱歌。”

“好,娘给你唱。”

第二天一早,夫人发话,不用去给她请安了,让大奶奶多歇两天。

安然不是什么都不懂,丁韩氏这么做,表面上是替自己着想,实际上就是告诉大家,这个儿媳妇,我不喜欢,也不想看见。

下人得看主子的脸色,就算不看,也没几人主动往安然跟前凑。

早上大厨房给送了饭,安然给小石头擦洗后,喂他吃完。又哄着他喝了药,然后娘俩在屋里,说了一上午的悄悄话。

晚饭是丁婆子送来的,回府后,她也留在了安然院里,丁韩氏只给配了两个粗使婆子,一个丫头都没给留。

回来后,安然让丁婆子打听下府里的事情,自己不能两眼一抹黑。

“大奶奶,老太爷出孝后,老夫人作主就把可人姑娘抬回了府。还把人给送到了边疆大爷那儿,现在肚子里有了孩子才送了回来。

安然心想,不是说韩姨娘身子不好吗。

“大爷只有她一个妾。”

“怎么可能,还有两个呢,另一个也有了。我听说,这俩都是到边疆后上司送的,不过这俩人没什么背景”

“他都要有俩孩子了,干嘛还要让我们回来。”

“没生下来,谁知道是男是女,可咱们小少爷是明摆着的,能不要回来吗?”

丁婆子又说道:“我听说现在边疆打仗,大爷没少立功,这次老爷是有别的事儿,再加上身上带伤,这才回来的,应该不久后还要走。”

安然想了想,问道:“那如果她们生下男孩,是不是就不会让小石头留府里了。”

丁婆子在丁府待了一辈子,这会儿说道:“大奶奶,跟你说实话,大爷喜欢可人姑娘,可人姑娘又是夫人的外甥女,自小在身边养大,若她真生下儿子,那咱们少爷日子就不好过了。”

“那不正好,我就带着小石头离开。”

丁婆子摇摇头,“大奶奶可别这么想,咱们小少爷才是丁家的嫡长孙,咱们可得把他看好了,不能出差池。就那个可人姑娘,看着就不是个有福气的,指定生的出生不出儿子呢。”

安然看了看在院里和大黑玩耍的小石头。

丁婆子语重心长的说道:“大奶奶,咱们只要把小少爷看好,教好,您的地位,谁都动摇不了。”

“我其实什么都不想要,只要我儿子好好的。”

“大奶奶的想法我理解,但大奶奶得记住一点,小少爷是丁家人,将来他出息了,也是为丁家光宗耀祖,所以丁家该给小少爷的,咱们得先帮小少爷守住了。”

“丁家该给的。”

丁婆子点点头,“你坐稳大奶奶的位置,就是帮小少爷守住了嫡长子的身份,等小少爷大了,有本事了,就没人能动得了你们娘俩了。”

安然点点头,说道:“丁大娘,你说的我都记住了,就算为了我的小石头,该忍的我会忍,该争的我也会争。”

丁婆子笑了,“就该这样。”

安然又拿两吊钱给丁婆子,说道:“大娘,府里你多帮我留心,这点钱拿去打点,有什么难事,咱们商量着办。”

丁婆子也没客气,接了过来。“大奶奶放心,我们老两口都指望着您跟小少爷。退一万步讲,就算咱们离开府,下溪村咱还留着口粮,驴车也寄养在陈二郎家,咱也不是什么都没有。”

临出发前,安然就让老丁头把家里不用的东西分给了花婶和陈二郎家,把驴车也寄存在陈二郎家,所以她们离开下溪村的时候,陈二郎媳妇才知道。

“是啊,咱们也不是没有退路。”安然小声说道。

“让小少爷多和老爷亲近,对小少爷有好处。”

安然说道:“我知道。”

这时,前院小厮来传话,“老爷说了,小少爷若没大碍,明天就到前院去找他。”

小石头立刻说道:“你回去告诉祖父,明天早上我一准到。”

~~~

安然:想想这日子就头疼,好在那个冷心的男人不在家,否则更尴尬。


早上蒸的大包子,还有熬的稠稠的粥,两碟腌菜,陈大姐,分做两份给端了进来。

一份大的端到丁长赫屋里,安然和小石头在堂屋吃饭。

母子俩在外面边吃边说话,听那小子欢快的语调,就知道心情很好。

大山听的直砸嘴,“昨天经历那种场面,居然没被吓到,不愧是大爷的种。”

丁长赫不动声色的吃着包子,把粥喝完,可外面那对母子说话的声音,却总往耳朵里钻。

那个总是面无表情的女子,这会儿说话温柔,还笑着哄那小子。

吃完饭,陈大姐把碗都端了出去,安然进了丁长赫这屋,先恭敬的施了一礼,说道:“大爷,今天好些了吗?”

丁长赫看着安然,安然半垂着头,并不看他。

“还好,两天辛苦你了。”

“一会儿丁伯到镇上买东西,要不要帮你给府城送信。”

丁长赫想了想,“先别送,这两天我就会走。”

“那我先把药帮您换了吧。”

丁长赫趴在炕上,感受到安然的动作,并没有多温柔,他心里知道,安然对他有怨。

换完药,还没等安然出去,丁长赫说道:“你坐这儿,我有话和你说。”

安然点点头,坐在炕边儿的椅子上。

一时间丁长赫也不知从何说起,他确实对安然有亏欠。

“我知道你怨我,更怨恨我娘这么对你, 我当时走的匆忙,娘说过会妥善安置你。我也没想到娘会做的这么过分,这些年确实让你受了委屈。”

安然抬头看向丁长赫,“你不知道。”

丁长赫叹口气,“咱们成婚第二天晚上,我就秘密出发暗中替三王爷做事。我走前娘保证过会照顾好家里,我便没多想,当时的情况也容不得我多想。之后便是在边疆这么多年。”

“反正你身边有别人,所以就把我忘得死死的。”安然眼圈儿有些发红。

丁长赫苦笑,“边疆形势复杂,为了笼络我,他们给我送女人。我是既不能得罪又不能拒,这才留下。韩姨娘是娘做主抬进门的,我连知都不知道。”

“你不照样让她们生儿育女吗,也没见你难过。”

“我是武将,今天活下来,还不知道明天的事。我是丁家老大,为了子嗣才让她们受孕,而且只有这俩人身家清白。”

随后又抬头看向安然,“那时母亲来信一直说家中无事,我也不知道我还有一儿子,这么多年让你受了这么多委屈。”

安然低下头,不想让丁长赫看见她流泪。

在这儿又休养了两天,安然才知道,丁家和丁长赫现在也照样凶吉难定。

第三天下午,有人来接丁长赫,三人这才离开下溪村,他给安然留下了五十两银子。

他们走后,安然才长舒一口气,然后拿上东西,就带着小石头去了里长家。

小石头嘴甜的叫着,“里长爷爷,花奶奶。”

花婶乐的合不拢嘴,看着小石头不住嘴的夸,“真是长大了,看看谁家孩子怎么出息。”

里长问道:“大奶奶怎么拿这么重的礼,有事您就说,咱们别那么见外。”

花婶也直说,“就是,东西给小石头留着吃。”

安然笑了笑,说道:“这次还真是有事儿,我想把村头那块空地买下来,盖几间房子。”

里长问道:“你房子不少,也够住,干嘛还盖。”

花婶说道:“瞧你这老头问的,大奶奶要盖,肯定有盖的理由,不过那儿离村里也不近呢。”

“那也比现在要近些,那儿是荒地,离现在住的那房子也近,我想买下来,也许以后有用。”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