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精美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有了读心术后王爷每天都在攻略医妃

有了读心术后王爷每天都在攻略医妃

杨家有女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秦野,二十一世纪医毒双绝,无所不能的美女神医,因为一场意外,穿越到古代,居然穿成了辰王妃。原主跟她同名,又丑又不受宠,日子过得非常不好。秦野想的非常开,重活一世,她最大的目的就是跟某男和离。于是,她假装争宠,假装治病救人,其实她一直都在腹诽,希望宗政辰早点休了她,实在不行,早点死翘翘也好。她却不知,宗政辰有读心术,她心里想的,他全都知道!

主角:秦野,宗政辰   更新:2022-07-16 01:0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野,宗政辰 的女频言情小说《有了读心术后王爷每天都在攻略医妃》,由网络作家“杨家有女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秦野,二十一世纪医毒双绝,无所不能的美女神医,因为一场意外,穿越到古代,居然穿成了辰王妃。原主跟她同名,又丑又不受宠,日子过得非常不好。秦野想的非常开,重活一世,她最大的目的就是跟某男和离。于是,她假装争宠,假装治病救人,其实她一直都在腹诽,希望宗政辰早点休了她,实在不行,早点死翘翘也好。她却不知,宗政辰有读心术,她心里想的,他全都知道!

《有了读心术后王爷每天都在攻略医妃》精彩片段

东陵国,辰王府。

“唔!”

一声厉喝,一具消瘦单薄的身体被一脚踹飞,撞在墙柱,再重重的摔在地上,银簪掉落,青丝散了一地。

痛......

好痛......

她刚刚结束一场大型手术,长达38个小时无休,一出手术室就晕倒在地,可身体怎么会那么痛?

忽然,一片陌生的记忆强行钻进脑海,飞速播放:

秦野,秦相府不受宠的四小姐,貌丑无颜,三个月前嫁进辰王府,一直不受待见、独守空房。

今日,辰王纳妾,她被叫过来伺候妾室,却因不慎打翻茶水,烫伤妾室,被辰王一脚踢死!

好狠的男人!

既来之,则安之。

秦野迅速好脑中的信息,强忍痛意,抬起头来。

布置得大红喜庆的喜房内,婚床前的一对男女身着喜服,男人那张脸肃冷如冰山之巅的雪花,傲然而立,倨傲的眸睥睨万物,棱角分明的那脸部线条,像是老天爷精心手工捏造,惊为天人,一袭红衣的衬托下,更是矜贵无双。

此时,正沉着一双墨眸,冷视秦野,“心胸狭隘,容不下妾室,小肚鸡肠,你有何资格坐正妃之位?”

一旁,新进门的妾室萧知画拉着男人的衣袖,那张白净温柔的脸庞上满是急切:

“辰,是画儿自己不小心碰翻了茶水,与王妃姐姐无关,你不要降怒于她。”嗓音细软如水,颇有春风拂柳、随风而扬的娇弱感,足以激起所有男人的保护欲。

“来人,备笔墨!”

萧知画眼底快速滑过一抹得逞般的笑意,随即故作急切道:“辰,不要,不要啊,你们的婚约可是皇上赏赐的呀~”

没说两句话,就虚弱的抚着胸口,喘起粗气。

十年前,她曾跳进水里,救下受了重伤、奄奄一息的辰王,至此便得辰王的专一宠爱,也落下了心肺不好、一急就喘的毛病。

秦野扶着墙面,踉踉跄跄的爬起身来。

可笑!

众人都说萧知画救辰王有功,殊不知那人是她秦野救的,只因她体力不支、陷入昏迷,萧知画赶来故意打湿衣物,躺在辰王身边冒名顶包罢了。

宗政辰写休书的手停顿了一下。

方才......谁在说话?

秦野捂着剧痛的胸口,闷咳两声。

也罢!

反正这男人从未正眼待过她,离开辰王府,凭借着她一身出神入化的医术,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无拘无束,自由自在。

她可是21世纪医毒双绝的秦野!

这一次,宗政辰陡然停下手,格外惊异的目光落在秦野身上。

21世纪?

医毒双绝?

“你方才说什么?”

秦野垂眸,淡声认错道:“妾身无能,入府三个月伺候不好王爷,也照顾不好萧妹妹,实在不堪辰王妃之位,自愿请休。”

打女人的狗男人,跟渣滓有什么两样?

谁愿意待在这种鬼地方?谁瞎了眼会看上这种家暴的狗男人?

快写休书!

快写!

别耽搁老娘寻找第二春!

宗政辰手中的毛笔陡然握紧,额头上迸出三条黑线。

他竟然听到了她的心声,可她的心里话......渣滓?狗男人?第二春?

当初是谁不择手段的对他下药,迫使他不得不娶她?又是谁一哭二闹三上吊、非得嫁给他不可?

现在她得手了,就要踹掉他,他岂是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

嘭——

他倏地起身,扔掉毛笔,撕碎休书,“既然知道错了,还不快滚回去面壁思过?”


萧知画愕然,“辰......”

他不是最厌恶秦野,还说要给她正妃之位吗?眼看休书都快写好了,却突然不休了?

秦野也感到意外,他要是不休她,那她还怎么畅游古代、愉快玩耍?

“王爷,妾身有错啊!”她扑上去抱住男人大腿,痛心疾首道,“三个月前,妾身对您下药,逼您娶我,妾身失德。”

“方才,又故意打翻热茶烫伤萧妹妹,心中狭隘。”

“妾身这种小肚鸡肠、斤斤计较的女人,实则无颜占辰王妃之位,还请王爷让能者居之吧!”

内心:狗男人,快休了我,老娘来自21世纪,比你多活了几千年,你一个连毛都没长齐的小崽子,有什么资格娶老娘?

早知道,十年前我就不救你,让你淹死在水里!

宗政辰猛然抓起她的衣领子:“你刚才说什么?”

十年前救他的人不是知画......

秦野露出虔诚的表情,哭唧唧的诚心认错:“王爷,妾身实在难堪王妃之职,妾身有错。”

腹中,一个小人撸起衣袖,破口大骂:卧槽!敢薅你秦爷爷的衣领子,等你秦爷爷哪天站起来,一拳头给你捶到墙上,扣都扣不下来!

听到她所有心声的宗政辰忽然怒极反笑。

好。

好得很!

原来她以前表面的深情都是装出来的。

他倒是要看看,这个来自什么世纪,还声称会医术的秦野,要怎么薅他!

“滚回去。”他甩开她。

“王爷......”

“本王让你滚!”

“......”

汰!

小杂毛,比嗓门吗,汰你狗头!

宗政辰看着表面扁着小嘴、嘤嘤弱弱,内心早已将他骂的狗血淋头的秦野走了出去,转头看向床前的萧知画,却听不到任何心声。

他只能听秦野的?

萧知画见休妃未成,有些暗气,但随即又释然了。

秦野嫁进辰王府三个月,还是处子之身,辰的心在她这里,她迟早会得到正妃之位。

想到这里,勾唇浅笑,迈着小巧的莲步走来,娇软的身子缓缓从背后圈住男人的腰身,“辰,时候不早了,我们......早些休息吧?’

宗政辰深眸,不知怎的,总想起秦野的那句心声——早知道十年前我就不救你......

他忽然拿开萧知画的手。

“本王想起军中还有急事要处理,你早些歇息,本王晚点过来。”说完,提步离开。

“辰!”

萧知画怔了一下,急忙追去,“辰,王爷......”

追到门口,男人的背影已消失在院门外。

辰这是怎么了?以前都对她细心呵护、有求必应,处处周到,今晚还是他们的新婚之夜啊!

另一座院阁。

又破、又旧、又小,院子里还种满了菜,寒酸的样子像个农家农户,就连猪圈都搭建得比这好,而这就是辰王正妃、秦野的住所!

秦野看见这小破屋,第一反应就是:她堂堂富可敌国的顶级神医,到了古代沦落至此。

苍天!

求老天爷开眼,叫那狗男人以后阴沟翻船、死里不逃生,绝处不逢生,叫他以后沦落为乞丐,跟她一样住猪圈!

数米开外。

书房中,宗政辰唤来一名暗卫:“查一查十年前本王落水一事。”

暗卫领命,即刻离开。

他拿起一本折子,刚刚打开,就听到了一阵噼里啪啦、糖衣炮弹,动作停顿了一下,隔着这么远还能听到她的心声?

这个死女人又在咒他!


小破院中。

婢女月儿正急得来回踱步,双手不安的握紧着,时不时再向外张望,但见到那抹熟悉的身影时,她立马冲出去:

“王妃!”

她着急的抓着秦野的双手,上下左右前后检查:“王妃,怎么样?王爷没有难为您吧?那萧侧妃欺负您了吗?他们叫您过去做什么?”

秦野眨眨眼。

月儿,伺候了她十年的婢女,自幼与她一同长大,亲如姐妹。

她摇头,推门进屋,第一件事便是直奔梳妆台,抓起那块巴掌大的破旧铜镜。

嘶——

好丑!

虽然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当看见这张脸时,她还是被自己吓到了。

铜镜的倒映中,女子半张脸坑坑洼洼,像是被大火烧了般、皮肤褶皱,丑陋害人,犹如魔鬼,叫人看了晚上都会做噩梦。

月儿担心王妃自卑,赶紧拿掉铜镜,宽慰道:“王妃,您不要再看了,老话说得好,人生在世必有用,您会有属于自己的福气......”

可怜的小姐。

在秦相府时,爹不疼,娘不爱,受尽姐姐们的欺负,嫁进辰王府也不受宠爱,老天不开眼啊!

秦野抚着脸上的丑陋印记,却陷入了沉思之中。

小时候,她脸上似乎没有东西......

忽然,眼尖的瞥到手腕上的东西,惊得一蹦三尺高:

“草!”

月儿吓了好一跳,“王妃,怎么了?”

“金手指!”秦野不敢置信的蹦上桌,撸起衣袖,亮出手腕上的一副银镯子。

月儿惊叫:“天呐!王爷好狠的心,他竟然拿镣铐锁着您!”

“??”

这是她的传家至宝——乾坤镯。

左手银镯为乾,内有三百平米异度空间,里面装满了她的实验室与医疗用品;右手银镯为坤,则装满了各种枪支弹药火箭炮,应有尽有。

没想到乾坤镯也跟着她一同传到了古代,她顿时达到人生巅峰。

“月儿,从今天起,咱们再也不用寄人篱下、低声下气,跟狗一样任人欺负了。”秦月站桌上叉腰,兴奋地不知如何是好。

有了这乾坤镯,看以后谁还敢欺负她?

一把毒药叫你死无全尸!

她开挂了!

月儿看着女子那一惊一乍、上蹿下跳的模样,惊得嘴巴都张圆了。

这这这......

这还是王妃?

还是那个斯斯文文、温文尔雅,就连说话声都细腻如水的王妃?

她忙跑上前去安慰,“王妃,您冷静一点!就算王爷迎了萧侧妃进门,可您始终是正妃,是这座府邸的女主人,只要有这重身份在,您迟早会得宠的。”

得宠?

哼!

“老娘的当务之急,就是踹掉那个家暴男,男人只会影响老娘拔剑的速度。”秦野冷笑。

月儿:“......”

完了。

王妃出去一趟,好像变傻了。

这一夜,秦野认真规划着古代生活。

翌日,早,正要吃咸菜包子的秦野才吃了九个,外头就传来一阵珠宝相撞、步伐轻盈声,抬头看去,见萧知画在婢女的搀扶之下,身姿盈盈的走进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