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精美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盖世帝皇开局觉醒被动增益

盖世帝皇开局觉醒被动增益

炽热寒鼠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萧尘作为天夏国最有天赋的皇子,却没有识破妖女的把戏,害自己走上了父亲和兄长的老路。修为被强行掠夺。就在他因强盛的愤怒而灵胚觉醒时,灵胚又被妖女直接盗走。本能报仇的希望瞬间化为泡影,萧尘不服,他不报此仇誓不为人。这时,他背心有个东西缓缓燃烧起来,宣告最强被动封印解除,他获得了被动增益技能。无论功法还是武器皆可获得增益效果,他注定要势不可挡!

主角:萧尘   更新:2022-07-16 00:5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萧尘 的女频言情小说《盖世帝皇开局觉醒被动增益》,由网络作家“炽热寒鼠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萧尘作为天夏国最有天赋的皇子,却没有识破妖女的把戏,害自己走上了父亲和兄长的老路。修为被强行掠夺。就在他因强盛的愤怒而灵胚觉醒时,灵胚又被妖女直接盗走。本能报仇的希望瞬间化为泡影,萧尘不服,他不报此仇誓不为人。这时,他背心有个东西缓缓燃烧起来,宣告最强被动封印解除,他获得了被动增益技能。无论功法还是武器皆可获得增益效果,他注定要势不可挡!

《盖世帝皇开局觉醒被动增益》精彩片段

“月儿,我来了,我们终于可以同床共眠了。”

萧尘一脚踏进大殿,看着眼前一席红色婚服的肖冷月,略加粉饰的脸庞,看的萧尘气血澎湃,尤其是那大长腿,隔着薄纱都能感觉到Q弹柔软……

“噗呲”,突然的声音打破了这该有的躁动,萧尘低头看去,才看到是一把冰冷的寒剑穿透了他的胸膛,滴滴鲜血从剑尖滴落。

一时间发蒙的萧尘双眼失神,竟不知如何反应。

“月…月儿?”

萧尘望着眼前温柔似水的月儿,好似哪里不对,不,这不是他的月儿,这是个木偶!

萧尘猛然回头,发现真正的肖冷月正手握寒剑,冷眼无情的看着他,不待萧尘看清那冰冷的脸庞,肖冷月猛然抽出长剑,萧尘顿时没有了力气,噗通一声跪倒在地。

萧尘好似明白了,这么多天和他爱意缠绵的女人绝不是肖冷月,这一切都是假象。

“假。。的?”

“嘻嘻,猜对啦,终于有个冤死鬼能猜中。凡是中了小姐神魂共惑的,没有一个不每天抱着那个脏兮兮的木偶,我都觉的恶心。”

“你是天天跟着肖冷月的臭丫鬟。。司梦玲。。咳咳”,萧尘不断咳血。终于是明白,他的父皇,大皇兄,二皇兄和这肖冷月新婚后惨死并不是巧合,令人嘲讽的是他今日也要暴毙而亡,还是在他正要登基的当天。他们一家子男丁都中了这个妖女的奸计了!

“神魂共惑,你难道…已经灵胚觉醒了?”萧尘此时已经眼神涣散,却是看不清对方的嘴脸。

“好聪明的一个人啊,小姐不是已经,而是早已经…”司梦玲蹲在一旁说道。

“梦玲,和将死之人不必多语,我们走。”肖冷月打断司梦玲的话,独自向大殿外走去。

“哎呀,唯一一个聪明鬼,还想和他玩儿一会呢,嘻嘻。”

萧尘狠狠的盯着肖冷月的背影道:“肖冷月,你这个贱人,我萧尘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没有得到任何回应的萧尘,就连死前最后的狠话都不被理睬,憋屈到极致,悔恨、愤怒、不甘一时间充斥着萧尘的脑子,不顾一切的吼道:

“肖冷月!兄父之仇,不共戴天,啊!”

愤怒之中,萧尘全身血管都突起,而在暴怒情绪滋生下,一股力量突然在萧尘丹田内猛然爆发。

“是灵胚,觉醒了!”萧尘心中暗自庆幸。

“你终于醒了,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萧尘艰难的爬起来,双眼死死的盯着远去的两人,“你这个贱人,等着吧,我萧尘定要把你碎尸万段,剥皮祭天!让世人看看你的真正面目!”

“你…是在说我吗?”一个熟悉而冰冷的女声猛然从背后传来,愣是把萧尘吓出一身冷汗。

“这声音是肖冷月?”

“没错,是我,就是你要剥皮抽筋的人”肖冷月面露寒霜的站在萧尘身后。

“肖冷月?那远去的那个人是?”萧尘有一股不好的预感陡然升起。

似乎并没有想让萧尘思考半分的意思,肖冷月陡然一手穿透萧尘下腹,直达丹田,那如同穿心之痛将萧尘痛的几乎晕死过去。肖冷月缓慢的拔出血手,同时抓住的还有萧尘的灵胚!灵胚与丹田的分离,让萧尘无比痛苦。

“啊!我。。我的灵胚…”

“费了这么大劲,终于是觉醒了,看来愤怒果然是个好东西。”肖冷月看着手里赤红发热的灵胚,立刻运功开始将其炼化,当着原主本人的面炼化,是最为残忍的,那灵胚似乎十分挣扎,不停晃动。

萧尘已是面如死灰,本以为觉醒的灵胚可以让他翻身,却是没想到转眼又被肖冷月这个贱人夺去。

“肖冷月,你夺我灵胚,杀我父皇,辱我兄长,这仇!我萧尘就是做厉鬼也要杀了你!”萧尘怒声大吼,心中恨到极致,双目血红,恨不得把肖冷月生吞活剥了。

“哎,还以为是个聪明鬼呢,没想到还是这么没意思,我都说了你中了小姐的神魂共惑了,你怎么不长记性呢?”

什么?这么恐怖的能力?司梦玲的话瞬间让萧尘冷静下来,也就是说,这是完完全全的催眠能力,在萧尘面前的肖冷月可能是真的,也可能是假的,真真假假永远都分不清。

“不可能,就算把我蛊惑了,难道你还能把所有人都催眠了吗,周围人不知道我对着空气说话吗?”萧尘趴在地上不甘的叫吼到。

司梦玲似乎来了兴趣,蹲下身来,笑眯眯的看着萧尘,“那你猜猜看,是什么时候所有人都中招了呢?”

那是一种阴猫一样的笑容,看的萧尘直起鸡皮疙瘩。

“所有人?难道是……万臣盛会!”萧尘不禁震惊,如果是真的,那肖冷月的阴谋怕是很早就开始了。

“哇,果然是天夏国最有天赋的皇子,可惜时间已到,小姐已经炼化了灵胚,你必须要死了呢……”

眼见自己的灵胚不到几息就被炼化,萧尘看向肖冷月,目光凶狠,“肖冷月,我萧尘对天发誓,将来化为厉鬼必定杀了你,把你碎尸万段!”

司梦玲摇摇头,未等萧尘话说完,司就一掌劈下,萧尘瞬间昏死过去。而此时萧尘的思绪飘渺,片段的记忆在脑中回忆。

原来早在万臣盛会上,肖冷月就借着万臣共聚的机会,在宴会上载歌载舞,不仅赢得萧尘父皇萧万年、大皇兄萧天齐、二皇兄萧地尘的赏识,还让在场所有人都被她的神魂共惑所迷惑。

“一定是那个时候,肖冷月就借助在群臣面前的歌舞将所有人都完全性催眠了,这样没有人知道她真身所在。”

也是在那个时候,父皇萧万年、大皇兄萧天齐、二皇兄萧地尘以及他萧尘同时都对肖冷月无比倾心和痴迷。

先是父皇不顾后宫阻止,强行要纳妃肖冷月,随后大婚前夜废除当朝皇后,改立肖冷月为肖皇后,迫使原配皇后在宫中自缢。原配皇后的死并没有引起萧万年的回心转意,反倒是让他觉得改立肖皇后的正确性。

“如此看来当时父皇和我们受蛊惑不浅啊。”

随后新婚当夜,萧万年暴毙而亡,死因不详。接着大皇子继位,大皇子对肖冷月的爱恋丝毫不比他父亲萧万年少,继位当日便宣布娶肖皇太后,改立为肖皇后,并于一月后,先皇完葬后举行大婚,全朝哗然,反对者无数,但皆被萧天齐当场诛杀。不过好景不长,皇长子继位不到一月,传出暴毙于肖皇后殿内,全朝无一人敢出声。

接着二皇子继位,同样宣布改娶肖冷月,但是随后一周内消失不见,最后发现于皇陵墓边,传言二皇子思父过度,悲愤而亡,群臣同样安然如故,无人出声。

接下就是萧尘继位,萧尘对肖冷月嫁个父皇和两个哥哥暴毙,并没有相信坊间鬼神之说,他萧尘相信只有他才配的上如此的天仙之女,肖冷月,他不要拖延,当日登基就要趁势当日与肖冷月完婚,结果当日暴毙。

现在萧尘才是知道,这哪里是什么仙女,这就是恶魔,父皇和两个皇兄并不是暴毙,而是这个妖女的阴谋诡计,盗取他们的修为和灵胚,完全沦为了晋升的踏脚石,甚至连炉鼎都算不上,因为按照司梦玲所说,他们看到的摸到的皆是木偶,也就是说新婚之夜他们都在同一个木偶上?还好他萧尘还没有实质性的动作,不然将是他心中永远的绿点。

就在这时,萧尘背心一个赤红的东西缓缓燃烧起来“最强被动封印解除,获得唯一被动—增益:习得技能、功法、武器皆可获得增益效果,该被动无法叠加,无冷却。初次激活享受复活一次”

果然,天不亡我萧尘也。随后萧尘便昏死了过去。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萧尘终于听到了一个机械般的声音,“99%100%,复活完成”

萧尘猛然睁开眼睛,大吼道:“肖冷月!”

看到周围熟悉的大殿,萧尘猛然坐起,摸着自己完好的胸膛,即便是复活了,也不能抹去那夺取灵胚之痛。

“最强被动已激活,

姓名:萧尘

境界:初灵境4阶

功法:无

武器:无

……”

萧尘立身而起,目光凶狠,看着大殿之外,“肖冷月,你等着,我萧尘一定让你付出血的代价!”

萧尘夺门而出,却是看到四处慌乱的人群,萧尘咬牙低语:“不好,定是朝中出事了,这天杀的妖女”

一把抓过从身旁跑过的侍女,“何事如此慌张?”

侍女并没有认出这个还没有登基的皇帝,只是慌张的回道到:“陛下七日前还未登基就归西,现在朝堂大乱,4大藩王又造反,就要杀入京师,赶快收拾东西逃走把。”侍女甩下萧尘独自小跑离开。

“我竟然昏死了7日,哼,一群废物,连几个藩王都镇不住,朝堂混乱必然是肖冷月胡作非为”萧尘头也不回,快速往藏宝阁去,他现在所有功法和武技全无,他要先修炼几门功法,再去兴师问罪那些废物。

萧尘来到藏宝阁门前,阁门已经被破开,“不好”

进入阁楼,果然此地已经被瓜分殆尽,四处散落着一些残留的低级功法和武器。

“我天夏国如此重地,居然被一群贪生怕死之人糟蹋成这样!”萧尘心都在滴血。

捡起脚下的一门功法。

“鳞甲功法,黄阶中品,是否习得?”

鳞甲功是军中之士作为强筋健骨的基础功法,萧尘毫不犹豫“是”

只见萧尘周身一束金光闪烁,“已习得功法,鳞甲功法。获得功法唯一被动,防御并反伤入灵境5阶以下攻击,真伤除外。”

“入灵境?”萧尘惊讶无比,鳞甲功他最熟知,防御初灵境4阶以下攻击就很不错了,没想到自己的被动如此强大。

萧尘眼中凶恶,“看来今日就能杀上朝殿,手刃妖女,报仇雪恨了!”

看了看周围残余的功法武器,萧尘嘴角微微上翘。

“寒冰剑,黄阶下品,获得武器唯一被动,寒气入体,对灵脉阻滞,抑制灵力流动,入灵境5阶以下适用。”

“聚气术,黄阶中品,获得功法唯一被动,增加周围灵力聚集范围,缩短聚集时间。”

……

天朝殿内,百官乱成一团。

“天武将军,你不上前阻敌,把我们困在这儿是做什么?”

“就是,天武将军,大家都很忙的呀,你这这这,怎么是好”

周天武身披金甲,对着百官不屑道:“哼,忙?忙着收拾银两跑路吗?”

被说中心声的大臣纷纷不敢抬头。

“诸位,不日京都就要被接管,我想各位就不必回家了,一起在这儿等等吧”

“什么接管,这明明就是篡位!”

周天武神情冷冽,迅速抬起手中之剑,一剑划出,剑光之下,一个头颅飞出。

“啊!史…史大人”

待众官缓过神来,却是发现史大人已经倒在血泊之中

“嘶…”

“诸位,可还有其他话说”周天武剑尖指地,鲜血滴地。

谁还敢有话说,说了就得死,顿时间朝堂上静若寒蝉。

就在这寂静的时刻,一个黑色物体飞射进大殿,轰然落地,众人细看却是一个已经死去的将士。

此时胸口一身血迹的萧尘霸气凌人,一脚踹开死的不能再死的守卫,站在大殿门口怒吼道:“肖冷月,出来受死!”

此时两个唯一站立的人以几乎相同的姿势互相对立而望。

萧尘气势凌人,咄咄发问:“周天武!见到本皇子为何不跪?”眼前此人正是萧尘熟悉的亲卫将军周天武,他父皇最信任的人之一。

可是周天武却并不回答,持剑瞬间一脚踏出,脚下竟然裂纹四现,如同烈风残暴一般冲向萧尘,一抓击出,瞬间抓向萧尘的心穴。

“三皇子小心,此人已反!”说话的正是叶凡老将军。

其实萧尘进入大殿时,就嗅到异常,萧尘早已周身金芒浮现,鳞甲护身。

“没想到,周天武竟然已经达到如此境地,军中怕是能以身敌百了,三皇子恐怕死相很惨”,百官暗暗叹息。

周天武眼见萧尘运作鳞甲功,内心不禁耻笑“哼,就这个军中入门的护身功法也想挡住我?太瞧不起我周某人了”

咔!残风吹过,大殿周围木柱也被震的木屑横飞。

周天武却是后退半步,右手手骨已然寸裂,鳞甲功的反伤直接把周天武右臂震的发麻。

“什么,周将军居然被挡住了”

“嗯?这鳞甲功竟有如此功效?老夫真是大开眼界”

让百官惊奇的是萧尘竟然在原地,寸毫未伤!

萧尘金芒闪烁,如同一尊金身站在大殿之前。

周天武失声大叫:“这是什么鬼功法?”


他周天武入灵境1阶巅峰,杀一个初灵境4阶的人,如同牛刀杀鸡,轻而易举,而且在军中他指导的新人鳞甲功修炼的没有一万,也有八千人,你告诉他鳞甲功能这么牛鼻,他打死也不信!

萧尘怒目四射:“周天武,你也配反?我看也不过是不入眼的草鸡野狗罢了”

被低了大半个段位的废物皇子嘲讽,周天武涨红了大脸,暴怒而起:“看老子不撕烂你的臭嘴”

周天武一股提气,左手拔剑刺去,黄阶上品,地莽剑法最强招式,地震天裂,他要一剑刺穿这个口吐芬芳的废物家伙。

残影瞬间而至,地莽剑法的速度让众人惊讶。

只听叮的一声,百官还以为三皇子已经中剑倒地。

不料却是长剑断裂,剑尖横飞。

“啊!我的手”只见周天武痛捂左臂,强大的反震伤直接让周天武的左臂粉碎性全裂,痛的周天武大汗淋漓直接跪下。

“军中傲才,你若是不反,我可任你大将军,现在?算什么狗屁东西”

萧尘一个大跨步,猛然向前,极速如风。

周天武此时才是又惊又怕,连忙吼道“等等,我有话说…”

萧尘突然停在周天武面前,剑尖指喉,“说,是不是肖冷月谋逆”

周天武此时被剑指着,哪敢胡说“不…不是…是武宁王。”

“什么!”萧尘此时大惊,他一直以为是肖冷月趁着天夏国无主,趁机谋反,结果却是武宁王?

眼见萧尘愣神半刻,周天武抓住机会,起身头击。

咣当一声,周天武如同撞上铁板,痛的眼冒金光。

萧尘寒剑拔出,一剑横劈,打在周天武的铠甲上,发出叮呲一声。

周天武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结果一剑连他的铠甲都没有劈开,顿时哼然大笑“哈哈哈,萧三小儿,你不过防御强悍,攻击如此羸弱,如何杀我”

萧尘站在周天武身后却是不语。

三息过后,周天武才发现自己灵脉尽封,灵力冻结,无法调用。

“什么?”

未待周天武反应过来,萧尘一记手刀斩出,一颗头颅飞溅而出,在众官眼皮下,轰然倒地,全场噎然。

围困百官的士兵却是无人敢动,因为他们的将军在他们眼前横死。

萧尘眼光凶狠:“在场的亲卫,如今你们的将军已死,我是三皇子萧尘,如今你们当全部归我亲领,在场若有不服者,杀无赦……”

数秒后,第一个亲卫跪地,“谨听陛下调遣!”有了第一个,接下来自然是所有的亲卫都一一归降。

“叶凡何在?”萧尘大吼一声

“罪臣在”角落一个白头武将含泪跪下,没想到国之危难之际,还是三皇子站了出来啊,

仔细询问叶凡,萧尘才得知这几天的始末。

原来肖冷月在萧尘暴毙的当天,就带着司梦玲回地冥国圣地去了。

地冥国本是七国之中第二强国,第一曾经是天夏国,肖冷月则是圣地圣女,却被地冥国当初送于萧万年的万臣之礼。这份大礼当时给了天夏国足足的面子,连圣女都乖乖送过来了。

没想到的是半年不到,天夏国皇帝就被肖冷月弄得接连暴毙,天夏国就此分离崩溃,可见地冥国计谋之深,肖冷月威力之大。

肖冷月走后,四大藩王相继叛乱,周天武则是武宁王的暗子,武宁王距离京师最近早有反心,如今陛下接连暴毙,朝堂混乱,正是他入京的好时机。

“真是好阴险的谋略啊,肖冷月,地冥国,我记住了,你们做的孽,我萧尘必定百倍千倍奉还!”萧尘狠狠说道。

只是如今天夏国已支离破碎,要想征战地冥国怕是根本不可能,现如今需先攘内,恢复天夏国盛威,到时候必定让地冥国尸横遍野,白骨无存!

“兵郎将在何处?”

“三皇子陛下,臣在”,人群里一个微弱的声音传来。

原来是侏儒刘毕,矮小大肚的他不知道怎么坐上这个位置的。

“现城内精兵还有多少?”

“回皇子,城内还剩不到3万精兵。”

“好,把兵符交于叶凡将军,你退下吧”

刘毕没想到,竟然是当众让他交出兵权,涨红的猪脸竟然半天憋不出一句话来,如同吃了屎一般。

“怎么?你不愿意?”萧尘怒目而视

“不…不,我这就交于叶凡将军。”刘毕哪敢不交?周天武就死在眼前,他虽爱权,但更惜命!

刘毕交完兵符,萧尘转头冷冷的盯着在场的百官,“听说你们都很忙啊,这叛贼当前,很想知道你们忙什么呢,忙着收拾行李吗,宰相大人?”

萧尘一来就质问,就是在借此立威,看到周天武惨死当场,众臣哪还敢说实话。

宰相杜冷丁卑躬屈膝,低声道:“陛下,老臣并不是不想抗击敌寇,确实是年岁已高,一直想要告老还乡”

噗呲!萧尘上前一剑刺穿宰相左腿,一脚踹翻在地。突如其来的一剑,让杜冷丁痛的在地上打滚。

“年岁以高?我看你滚得倒是挺有劲的嘛,7日前我生死不明,你这个做宰相的在干什么,一,不维护帝王视为不忠,杀你千次都不过,二,临阵脱逃,弃我天夏国百姓于不顾,视为不仁,按律当斩!你可有话说?”

萧尘的话如同千斤重锤,击穿每个人的最后希望。

杜冷丁自知自己已是萧尘刀下立威死人,跪倒在地道“罪臣知罪,望陛下开恩,饶老臣一命,臣一定戴罪立功”

只是刀剑无情,一剑下去,杜冷丁已是人头落地。

“李鸿!”

“老臣在”

“现我命你辅佐大臣,统管朝内事物,你可接命?”

“臣李鸿…定不辱命!”李鸿惊讶到双手发抖,未曾想到三皇子还能想到他这个老人。

其实萧尘选的人并不是说有多强的能力,毕竟父皇萧万年在位,能将天夏国带到如此昌盛,其用人定是眼光毒辣。

但是现在国家危难,萧尘只敢选那些忠心的老臣,此时只有一个字“忠”才管用!

“叶凡将军,速与我来!”

“是!”

此时的二人正迅速赶往城北,萧尘如此极速,是为了一个人。


一处农宅内,一个白发鬓鬓的老者站在马厩旁,里面名叫“飞卢”的宝马正是他的坐骑。

望着远处的硝烟,老者蹙眉,心痛之意不在言表。

儿子牺牲,儿媳跑路,独留下他一个人和嗷嗷待哺的1岁孙儿。

老者翻身上马,右手护着襁褓,如今看来皇城已是不保,虽他不愿离去,但怀中家族香火要留存啊。

正待他驾马离去时,一声熟悉的声音传来。

“苏将军,且慢!”

苏天望去,来人正是曾经的三皇子,萧尘。

苏天快速下马而跪,“老……臣见过三皇子殿下。”虽然难以起口,但还是称自己为臣。即便被罢官回家,但一日为臣,终为臣子,这就是他们这代人的性子。

“苏将军请起,我来重要事情相拖。苏将军这行头是要离去?”

苏天性格直爽,毫不掩饰道,“如今皇朝待灭,为求自保,只能离去。”同时不忘看了看怀中孩子。

萧尘看见苏天手里的孩子,顿时了然,“苏将军,如今国家危难,正是用人之际,我来此处是想请你出山,重整家国!”

见苏天低头不语,萧尘继续劝道,“苏将军,当年你和我父亲征战四方,平定祸乱,如今你可愿意看到将士们打下的家河破碎?”

苏天捏紧拳头,他很想答应,大吼一句,“什么叛乱头子,看老子一枪不搅烂他的头!”但是话到嘴边,却是如鲠在喉。把手里的襁褓抱的更紧了!

萧尘见此叹息道,“国之不存,何来家之和睦?”

此话如戳苏天心头,猛然抬头却又看到萧尘那灼灼的目光。心中的热血竟不自觉燃起!

苏天不再压抑,大声回道,“老臣愿意跟随三皇子殿下,臣就是战死,也不会让叛军进前一步!”

萧尘心中石头顿时落下,宽慰道,“苏将军,你孙儿不必担忧,我认他做侄子,以后只要有我萧尘在,就不会亏待他一点。”

苏天顿时满目泪光,跪地拜道,“多谢三皇子殿下,臣定为三皇子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好,苏天我现命你为大统领,你与叶凡也是旧相识了,你们两人速领兵前往周边收拢驻扎的散兵。”

“遵令!”两卫老将异口同声道。

……

两位老将走后,萧尘便独自来到聚灵殿,这是帝王家的修炼圣地,平时只有重要突破时刻才能到此处,因为灵气用一点就少一点,不像山峰灵脉一样可以自然散发灵气,聚灵殿是天夏国历来灵晶打造而成,外有防护法阵,阻止灵力散发。

“现在国都快保不住了,此时不用何时用?难道留下来给那叛军?”

萧尘一脚踏进聚灵殿,瞬间感受到殿内的磅礴灵气。

“果然与众不同!”

萧尘席地而坐,运行聚气术,本来就浓郁的灵气,瞬间朝萧尘涌来,聚气术唯一被动,增加周围灵力聚集范围,缩短聚集时间。

“还不够!”

萧尘拿出符箓,一把捏碎,这是皇室禁术,洪荒咒术,不到万不得已不能使用,如今萧尘也顾不得其他,必须快速提升修为。

洪荒咒术,玄阶中品,获得咒术唯一被动,快速提升修炼速度,提高数倍至数十倍,取决于灵气浓郁程度。

本就有强大的灵气聚集,加上洪荒咒术的强大修炼速度,聚灵殿内的灵气从四面八方蜂拥而来,疯狂的灌入到萧尘的体内,被他的躯体狂暴的吞噬,在丹田处形成一个小型漩涡,循环往复。

在聚气术和洪荒咒术的被动下,萧尘的修炼速度如同平常的百倍速度,几乎毫无停顿的,直接冲破每一阶的障碍。

初灵境5阶

初灵境6阶

初灵境7阶

初灵境8阶

……

此时京都外百里外,一个身披黑色重甲,骑着黑色灵马的人望着京师方向,四周阴森之气围绕。此人正是武宁王本人。身后十万雄狮,黑压压一片,正前往京师途中。

副将秦泰前来低声说了几句,武宁王脸色阴沉道:“通知部队停止修整加速前进,京师恐有变故发生。”

原来武宁王在周武天心中种下生死令,一旦周武天遇害,他这边就会得知。而半个时辰前,副将发现周天武生死牌已经破碎,这才是让武宁王要加快赶往京师的原因。

于此同时,聚灵殿内萧尘的修为迅速攀升,不知不觉数个时辰过去,洪荒咒术持续的时间渐渐过去,萧尘的修炼速度也渐渐缓慢下来。

突然一股强大的气势突然在萧尘身上爆发,萧尘缓缓睁开眼睛,此时聚灵殿内的灵气已经不比刚进入的浓度,显然已经被萧尘狠狠消耗了一波。

“入灵境一阶,还算将就”

萧尘拿出寒冰剑,一剑挥出,顿时一道寒光射出,打在聚灵殿墙上,瞬间打出一条深深的剑痕。

“到达入灵境,应该可以使用燎原地火了吧。”

燎原地火是萧尘在藏宝阁废墟下发现的唯一玄阶上品功法,也是唯一目前的群伤功法。

燎原地火,玄阶上品,向前方轰出一道火墙,唯一被动,其余三个方向伴随火墙,两倍延长火墙长度、高度。

萧尘刚出聚灵殿便收到叶凡已经回来的消息。

回到大殿,叶凡也正要想萧尘汇报。

“叶将军怎么样?”

“回三皇子殿下,我已收拢周边兵力近万余,苏天将军收拢远处,或许还要多些。”

萧尘沉思道,“不够,还不够,就算散兵有3万,加上城内精兵3万,也才堪堪6万兵力,而且散兵鱼龙混杂,基本没什么战斗力。”

“三皇子殿下,还有个不好的消息,探子来报,武宁王帅10万精兵已经向皇城前来。”

好家伙,10万的精兵,真是把家底都掏出来,萧尘凝眉,之前几个藩王一直说军饷不够,原来都用在这儿上面了。

就算6万兵力能抗住武宁王一半精兵,也就是说他萧尘一人要硬抗近5万的叛军,以他现在的战力,就算杀得完,也得被活活累死。而且还没算上那些修为比自己高的敌将们。

而且这还只是一个藩王,如果接连前来,皇城沦陷只是早晚的事。

况且如今萧尘手里没有功法,修炼也将禁术用完。即便有聚气术,没有好的修炼功法,也不能快速提升。留在城中只怕早晚被人鱼肉。

“所以必须分化瓦解,拉盟友才行”,萧尘心中下定决心。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