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精美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带着孩子上门逼婚

带着孩子上门逼婚

云倾袖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秦浅知道陆言琛并不爱自己,哪怕是如此,她还是千方百计的嫁给他了,因为她想给自己的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她曾经以为只要嫁给陆言琛了,她就成功了。后来,她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是没有心的,即使有,他满心满眼也都装着另外一个女人。勉强来的婚姻注定不幸,秦浅放弃了,惟愿此生到此终了,余生不再纠缠!

主角:秦浅,陆言琛   更新:2022-07-16 00:5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浅,陆言琛 的女频言情小说《带着孩子上门逼婚》,由网络作家“云倾袖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秦浅知道陆言琛并不爱自己,哪怕是如此,她还是千方百计的嫁给他了,因为她想给自己的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她曾经以为只要嫁给陆言琛了,她就成功了。后来,她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是没有心的,即使有,他满心满眼也都装着另外一个女人。勉强来的婚姻注定不幸,秦浅放弃了,惟愿此生到此终了,余生不再纠缠!

《带着孩子上门逼婚》精彩片段

满室旖旎,春色无边。

月光漏进百叶窗,将床上交缠的人影投射到墙面,像跌宕不定的波涛。

情景倏然变幻,曾春风一度的两人尖锐对峙。

“不爱我没关系,娶我,这是我唯一的要求。”

“秦浅,他不该出生,我更不会娶你。”

男人幽冷的声音回荡耳侧。

梦境纷乱,昏睡中的秦浅睫毛轻颤。

“流产需要扩宫器。”

平板的女声击碎了秦浅的最后一丝眩晕感,零星片段在她脑海迅速拼凑成画。

那个人要逼她流掉孩子!

强忍着内心的惊惶,秦浅微微掀开眼皮。

房内仅女医生和一个小护士,没人发现秦浅的苏醒。

趁女医生转身拆手套,秦浅骤然从床上翻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夺过剪刀抵住她脖颈。

护士惊叫:“秦小姐,你冷静点!”

秦浅仗着身高优势制服了挣扎的女医生。

女医生急声:“陆先生交代我们给你做手术,你就算不愿意也跑不掉!”

“是吗?那他还真是小瞧了我。”

秦浅讽笑,挟持着女医生下了手术床,在护士惊恐的目光中一步步挪到门口。

“开门。”

被秦浅推了一把的医生按捺惧意依言照办。

房门打开,秦浅脸上的表情有刹那僵冷。

那夜迷乱的欢情,翌日男人嫌恶的话语跟不久前他骗自己见面又强行给她注射麻醉剂的情景都在这瞬间齐齐涌上心头。

秦浅攥着剪刀的手指尖泛出一分冷意。

陆言琛正抱臂站在飘窗边,手里夹着一支烟,袅绕的烟雾朦胧罩上他锐利的眉眼。

看到秦浅的出现,陆言琛意外地挑了挑眉。

“看来我还是下手轻了,不过也没关系,那个孩子活不过今天中午。”

陆言琛凉凉瞥向身边的保镖:“把人给我拖进去,亲眼盯着她做。”

秦浅突然扔开医生,疾步冲到一侧的露台,将剪刀对准胸口,厉喝:“谁敢过来?”

陆言琛置若罔闻,保镖转眼迫近。

秦浅的眸色倏然一寒,单腿一跨,整个人悬空坐上了栏杆,随时能坠落!

露台距离地面好几米,摔下去非死即残。

陆言琛漫不经意地磕掉烟灰,晲着秦浅:“商场上素来杀伐果断,怎么对待这件事反倒糊涂了?只要你肯打掉这孩子,龙湖的千万项目我可以让给秦氏。”

“陆言琛,我说过了,孩子我要留,陆家的门我也要进。”秦浅眼神凌厉:“如果你真想闹出人命,我奉陪到底!”

陆言琛玩味一笑:“好大的口气,单凭你入幕之宾无数这一点,也配肖想陆少夫人的位置?我不管这孩子是谁的,他必须死在这儿。”

“孩子确实是你的。”秦浅的瞳孔一片深幽,冷然勾唇:“你心心念念的孟雯萱早变成了植物人,根本不可能再康复,娶了我,你陆家继承人的地位只会更加巩固。”

陆言琛审视着秦浅,眸子里的散漫逐渐淡化,转而被森凛的戾气占据。

这女人城府深沉,心狠手辣。

为了嫁进陆家,先是把他女朋友害成植物人。

后来还趁虚而入爬了他的床,如今又拿一颗靠算计得来的胚胎胁迫他。

“秦浅,看样子你是真的活腻了。”

秦浅定睛望着陆言琛,眸光从他的指套掠过。

她清楚地记得,那天早上,陆言琛满脸嫌恶地对她说:“我就当自己去了次高级会所。”

心底隐隐抽痛,秦浅转眸扫向壁钟,挂在脸上的笑容越发冶艳。

“陆言琛,你以为我什么准备都没有?再过十分钟,假如我还走不出这扇门,陆氏在香江将再无立足之地。”

话落,别墅门前兀地响起一阵嘈杂。


陆言琛拧眉,侧首望过去。

阳光明媚,闪光灯的亮点折进了眼底。

他原本平静的黑眸顿时聚拢寒流。

余光扫到那批记者,秦浅不动声色松了口气。

陆言琛一哂,锋利视线如刀峰划破秦浅的面颊:“你身上装了追踪器?”

这幢别墅连陆家人都不知道,他才刚把秦浅抓来一个多小时,不可能有人这么快找到她。

秦浅摩挲着手腕上的表带:“我既然敢要挟你,哪能不未雨绸缪?我早猜到你会对我下手,这里头不止有追踪器还有微型摄像头。”

“你若是坚持己见想伤害我的孩子,我保证,我们此刻的每一句对话都会很快出现在各大媒体平台。”

秦浅镇定自若,再不复初时的慌乱。

陆言琛深邃的眸底冷光凝淬,手里的半支烟被他掐灭在掌心,似乎那是秦浅纤细的脖子。

“秦浅,我生平最恨有人威胁我,尤其是……”

陆言琛缓缓抬步,语气透着浓郁的鄙薄:“你这种水性杨花、口蜜腹剑的蛇蝎女人。”

秦浅嘴角染笑,淡然道:“你不在乎陆氏身败名裂,陆奶奶呢?听说她老人家刚做过搭桥手术,我原本想借我们的婚事替她冲喜的。”

陆言琛停下脚步,黑瞳几不可见地缩了缩。

“陆言琛,我会努力做个好妻子,只要娶我,你在陆家的许多危机也能轻松化解。”

秦浅仍坐在栏杆上,身体略略向后仰倒,笑靥魅惑:“我们都是商人,比起两败俱伤,共赢才是最好的选择,你要眼睁睁地看着我掉下去吗?陆奶奶年事已高,她恐怕接受不了自己最疼爱的孙子背负一尸两命的罪名。”

陆言琛面色阴沉地走近秦浅,下颌线条绷得死紧,连骄阳也融化不了他眉宇间的冰霜。

他不在乎陆家的任何人,可陆老夫人除外。

“六年前,我就该让你彻底消失。”

秦浅听着陆言琛仿佛来自地狱的声音,音容灵动:“如今也不迟。”

记者从远处跑来,镜头对着露台一通猛拍。

秦浅抬眸,深深凝了陆言琛一眼,忽然往后倒去!

诸多画面闪过陆言琛脑海,当他反应过来时,他已然把半身脱离栏杆的秦浅拽进怀里。

秦浅撞入陆言琛坚硬的胸膛,莫名想要掉泪。

陆言琛的大手在秦浅柔韧的腰身紧紧收拢,丝毫不顾惜此举会否伤及她腹里的胎儿。

他削薄的唇贴在她耳畔:“真这么想嫁给我?”

秦浅尽量收缩自己的腹部,淡笑:“嗯,所以才不择手段。”

“那如你所愿。”陆言琛的目光越过花坛,落在表情亢奋的记者身上,视线比深渊还要幽沉冰冷:“我很好奇,比起我给你的婚姻,你会不会更期待死亡。”

秦浅抿了抿苍白的唇,迎着闪烁的光踮起脚吻上陆言琛的脸颊。

“你是宝宝的父亲,别在宝宝面前说这么残忍的话,他听见会伤心的。”

陆言琛厌恶地侧过脸:“秦浅,你的寡廉鲜耻超出了我的想象,真脏。”

秦浅垂眸,白着脸轻声道:“嫌我脏,不也跟我做过了吗?那晚,我们非常愉快。”

陆言琛的眼底卷起万里雪涛。

他冷漠地甩开秦浅。

秦浅踉跄两步,后腰被栏杆上的浮雕硌到。

剧痛袭来,她难受得弯下腰。

“秦浅,你等着在这段婚姻尝尽生不如死的折磨吧,我永远不会承认你肚子里的孩子,希望你将来还有脸告诉他他因何来到这世上。”

陆言琛淡漠地扔下这句话扬长而去。

秦浅环住肚子,她深深呼吸,盯着自己的孤影,嘴角挤出一丝笑:“宝宝不怕,爸爸是在说气话,他一定会很爱很爱你。”


记者的采访持续了一中午。

香江两个不可调和的死对头竟有了地下情,无需任何夸张词藻,光标题便是最大噱头。

陆言琛看似情深款款地搂着秦浅,实则那只手将秦浅的腰部攥出了深浅不一的淤青。

秦浅背上的衣料都被冷汗浸湿,可她始终落落大方,她的淡然换来了陆言琛更重的戾气。

终至访谈结束,陆言琛慢条斯理地擦拭自己抱过秦浅的手,侧脸线条冷硬:“还不滚?”

走出别墅,秦浅不禁驻足。

仰望着那扇倒映出男人修长身影的玻璃窗,哪怕站在六月的炙阳下,她都觉得心底发寒。

不知想起什么,秦浅又低低笑了笑。

那抹满足的笑被车里的顾景安尽收眼底。

顾景安移开目光,揿下车喇叭。

看到顾景安,秦浅紧绷的心有了一丝松懈。

“今天的事多谢你,要不是你,那群记者也不可能及时出现。”

“我是你的保镖,当然得顾及你的安危。”顾景安看着后视镜中的秦浅:“还顺利吗?”

秦浅系安全带的动作微滞,浅笑:“过程不重要,反正达到了我的目的。”

顾景安没再看她苍白的脸色,忽道:“人找到了,你想怎么做?”

秦浅眸光一闪,冷声吩咐:“不要打草惊蛇,把人看住,先送我回秦家。”

*

秦家气氛凝重,秦浅目不斜视地走进客厅。

沙发上坐着面色不虞的黎绍峰,孙岚正柔声细语地安抚他。

瞥见秦浅,她一声叹息。

“你还有脸回来?”黎绍峰将桌上的ipad扔到秦浅脚边,怒骂:“现在香江谁不知我黎绍峰的女儿未婚先孕,黎家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ipad上是秦浅宣布自己将和陆言琛奉子成婚的最新消息。

言语直接,姿态坦荡。

秦浅没低头,平底鞋径直踩上ipad朝黎绍峰缓步走去:“我姓秦,你忘了?”

响亮的耳光压着秦浅的话尾紧随而至。

秦浅被这记狠厉的力道击得摔向沙发靠背,她本能地护住自己的小腹,顺势落座。

孙岚变了脸色:“绍峰,有话好好说,孩子还小,不懂事就慢慢教,干嘛打人?”

“阿瓷,你要不要紧?”

孙岚心疼地摸上秦浅的脸颊,后者蹙眉避开。

“你是姓秦,但我也是你老子!”黎绍峰暴怒地指向秦浅:“你还有没有点羞耻心?自甘堕落就罢了,眼下连肚子都被人搞大怀了杂种,你生怕别人不晓得你人尽可夫吗?”

秦浅的舌尖抵住下唇,铁锈味在唇齿间翻涌,她漫不经心以指腹揩去唇角的血痕。

“爸,我的孩子有姓氏,来历清白。”

“他父亲是陆家最年轻的继承人陆言琛。”

秦浅抬起清冷的眸,一字一顿:“所以请你嘴巴放干净点,最好能在媒体面前摆出欢欢喜喜的态度来迎接你的乖孙子,这对大家都好,你是聪明人,应该知道怎么做。”

黎绍峰眼色沉沉:“当年如果不是无罪推定,你这个涉嫌谋杀孟雯萱的疑犯早被陆言琛送进监狱,他根本不可能娶你,我不管你用什么手段怀的孕,赶紧给我拿掉!”

“说了半天,你并非是为家族声誉着想,而是害怕被陆言琛打击报复。”

秦浅静若寒潭的眸子盛着讽刺:“秦氏要不和陆氏联姻,被你亏空的那几亿,如何补?”

黎绍峰一愣,没想到秦浅竟察觉了。

秦浅悠然靠向抱枕,红唇轻启:“你以为把持着秦氏的董事会便能高枕无忧,可你不过是赘婿,而我,才是秦家真正的家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