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精美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丑女被退婚后她成了极品炼丹师

丑女被退婚后她成了极品炼丹师

奶茶要半糖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修炼天才白茯苓,新婚当日,惨遭新婚夫君算计陷害,灵根尽毁,修为被废,最终跳崖惨死。再睁眼,她魂穿到将军府的废材五小姐身上。原主又丑又废柴,惨遭姐姐算计陷害,爷爷厌恶抛弃。重生归来的第一天,白茯苓就惨遭退婚,沦为笑柄。重活一世,她发誓绝不再重蹈覆辙,退婚就退婚,她要独自美丽!

主角:白茯苓,周若渝   更新:2022-07-16 00:4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白茯苓,周若渝 的女频言情小说《丑女被退婚后她成了极品炼丹师》,由网络作家“奶茶要半糖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修炼天才白茯苓,新婚当日,惨遭新婚夫君算计陷害,灵根尽毁,修为被废,最终跳崖惨死。再睁眼,她魂穿到将军府的废材五小姐身上。原主又丑又废柴,惨遭姐姐算计陷害,爷爷厌恶抛弃。重生归来的第一天,白茯苓就惨遭退婚,沦为笑柄。重活一世,她发誓绝不再重蹈覆辙,退婚就退婚,她要独自美丽!

《丑女被退婚后她成了极品炼丹师》精彩片段

神梦涯:

一女子红衣猎猎的站在神梦涯,她红衣被风吹的猎猎飘扬,一头乌黑亮丽的发丝也微微披散着在风中扬起一丝弧度。

她嫣红的嘴角噙着淡淡嘲讽的笑意,一双如玉般的美眸里闪过一丝淡嘲,似在笑自己,又似乎在笑旁人。

突然红衣女子身后远远的虚空飞来了几人,原本只有黑点大小的几人,刹那间,就已经稳稳落在她的身后了。

“白茯苓,我劝你还是束手就擒,别以为伤害了我们宗主之女还可以全身而退,任凭你再厉害,现如今已经被毁了灵根,你就算想逃也逃不出去了!”一位灰炮老者怒气冲冲的说道,他眉宇间的冷冽,似乎想把眼前的女子大卸八块!

这老者正是缥缈仙宗的执法长老桓阳波,他向来看不惯白茯苓,白茯苓仗着自己灵力高深,就对他们执法堂不屑一顾,他早就看不惯她了,今天正好可以收拾她,若是换做以前,他们自然是打不过她的,但是她现在灵根已废,也没什么好忌惮的了。

“呵,你们真是看的起我,对付我一个灵根已废的人还如此大费周章,连执法堂的长老都出动了,真是好的很呐!”白茯苓轻轻扬了扬嘴角,她的嘴角处溢出了一丝暗红色的血迹,在她白皙的皮肤的衬托下,更加显得触目惊心。

毫无疑问,白茯苓是极美的,虽然眼前的她已经如此狼狈了,却还是挡不住她一身高冷美艳的气质,桓阳波身后的几个青年男子看着不由失神了片刻。

她一双淡墨色的美目微微转动,眼神却是死死的定在了桓阳波身后的一名身穿青衣的年轻男子身上。

只见青衣男子剑眉星目,身姿挺拔,眉头紧皱,似乎在想些什么,只是他在看到的白茯苓时,便有些自然甚至还有些闪闪躲躲的,此人正是陆离。

陆离抬起头,正好撞进了白茯苓那淡墨色的眼眸里,他眼神里闪过一抹不自然,随即便抬起头,昂首挺胸的看着白茯苓,冷声说道:“白茯苓,这不能怪我,要怪就怪你自己,要不是自己作恶多端,也不会落得如此下场!”

“呵呵,怪我?陆离!我白茯苓这一生就算愧对天愧对地,也从来没有愧对过你,你到底还有没有心?哦?我忘记了,你的心早就被狗吃了!”白茯苓眼眸里嘲讽之意更甚了。

“白茯苓!你凭什么这么说陆师兄?要不是你不分青红皂白的把小师妹打伤了,小师妹根本不会现在还躺在床上昏迷不醒!陆师兄这么做,完全是为了小师妹报仇,不然你灵力这么高!谁能打得过你!”说话的同样是一个身穿青袍的男子,只是他长着一张娃娃脸,就算这般狠毒的话从他的嘴里说出来,在其他人看来,他也不过是说出了事实,毕竟大家都喜欢这个结果。

“白茯苓,如果你还想活命,那就把你手中的丹药全部交出来,我还可以在掌门师兄那里给你求求情,饶你不死!”桓阳波看着白茯苓眼神里没有一丝怜悯,有的只是贪婪。

“呵呵,都这样了,还想要我炼制的丹药?你们做梦吧,我就算是死也不会把这些丹药交给你们!陆离,若是有来世,我必定让你们缥缈仙宗把欠我的统统还回来!你今生今世,生生世世不得善终!”说完白茯苓纵身一跃,就跳下了万丈深渊的神梦涯。

桓阳波和陆离情急之下,想抓住白茯苓,却还是慢了一步,只见那抹红色很快坠入了神梦涯的山涧中消失不见了。

陆离眼里闪过一丝不忍,但很快就消失了。

“唉,没有拿到白茯苓身上的丹药,我的瓶颈怎么办?”他现在是金丹期巅峰,已经在这里停步了几年了,还是止步不前,这种时候自然是要用丹药来提升的了。

只可惜,整个缥缈仙宗,只有白茯苓炼丹天赋异禀,很多高阶丹药都是白茯苓炼制的,甚至她炼制的丹药无一不是中品以上,但是她为人不好相与,唯独只对陆离一个人好,所以大部分弟子都去讨好陆离,想从他那里得到一些自己需要的丹药。

于是桓阳波把目光转向了和蔼且带着些许急迫说道:“小陆啊,你有没有结婴丹啊,给我一颗吧,不,卖我一颗吧,不管多少灵石,我都愿意买!”

“额,那个,桓师叔,这个晚辈确实没有,白茯苓也没有给我这个。”陆离一脸歉意的看着陆离。

白茯苓确实给过他很多丹药,有炼气丹,还有混元丹,但是就是没有结婴丹,如果有的话,他还想要几颗呢!那么以后到了金丹期巅峰就不用发愁了。

而山涧下,白茯苓还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飞速下坠,她回忆了自己这短暂的二十多年人生,只觉得过得分外可笑。

她本是天纵奇才,不管是修为还是炼丹,都天赋异禀,只是她生性冷傲,谁都不放在眼里,除了一个陆离,所以才树敌无数!

缥缈仙宗的大小姐辛念薇因为爱慕陆离,所以处处和她不对付,这次居然还设计害她,她只是轻轻拍了她一掌,两两层灵力都没用上,她居然还直接吐血昏迷不醒了,最后药堂的二长老去看了,直接说她一掌打断了辛念薇的心脉,导致辛念薇必须躺在床上,现在还生死未卜!

白茯苓哪里不知道,这一切不过是辛念薇和药堂二长老宇文承宣串通好了的罢了,只是为了除掉她这个眼中钉,肉中刺。

毕竟她白茯苓可是药堂大长老唯一的亲传弟子,不知道师父闭关出来后,知道她没了会不会跳脚,他是她现在唯一记挂的人了。

而她之所以会灵根被毁,全是因为陆离对她用毒,害得她全身都染上了毒素,而且还毁掉了她的灵根,这事还是发生在一个时辰之前,她们成亲当天,呵呵,多么讽刺啊,千防万防,她唯一没有防的就是他!

她就说为什么他突然想与自己成亲了,原来不过都是打的这个主意罢了。


此刻白茯苓心中五味陈杂,但是更多的却是不甘与恨意,渐渐地她的身体越来越冷,她也在寒冷中微微合上了双眸。

白茯苓是被冻醒的,她好冷,一股刺骨的寒冷冷到了她的心底,她微微睁开紧闭的双眸,看着床顶粉红色的床幔,她心里升起了一抹怪异的感觉。

她不是从神梦涯上跳下来了吗?怎么会在这里?而且这也不像她的房间。

她环顾了四周,拉开了粉色的床幔,只见屋子里摆放着一个梳妆台,却没有镜子,旁边还有一个小茶几,一张小圆桌,是很多房间的标配版,但白茯苓很确定,这并不是她的房间。

这到底是哪里?她带着疑惑从床榻走了下来,当看到自己骨瘦如柴的手,以及自己的小短腿时,她更加确定了,这不是她的身体。

她自小是孤儿,是被师父从雪地里捡来的,她从小就跟师父一起在缥缈仙宗的药堂长大,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居然是死在看生长了这么多年的宗门之手。

白茯苓看着眼前瘦小的小手,眼神晦暗不明,看来上天都要给她白茯苓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

她在脑海里搜索了一下这具身体的主人的记忆,这具身体的主人也叫白茯苓,是永庆王国的镇国将军之女,只不过和她不同的是,这具身体主人的主人向来痴傻,还长相丑陋,在将军府被人人嫌弃。

永庆王国,白茯苓还是知道的,是缥缈仙宗最东边的一个大国,这个王国她曾跟师父一起来过几次,没想到有朝一日居然会重生到这将军府的五小姐身上。

不过白茯苓的心里还是定了下来,毕竟她还在这个天星大陆,只要在这个大陆上,她的大仇,她迟早都要去讨回来!

天星大陆一向是以灵力为尊的,这是一个修真大陆,这里的人分为普通人和修真之人。

而将军府的五小姐自打生下来就奇丑无比,而且还是个傻得,就连她三岁时测灵根显示没有灵根,自此,她便被丢进了这个后院,自此老将军便对他不闻不问了。

白茯苓从这原身的记忆里看的出来,这老将军在三岁之前都对白茯苓挺好的,虽然她依旧痴傻,但灵根测试后,他态度就截然不同了。

看到这里白茯苓消瘦的脸颊上勾起了一抹嘲讽的笑容,在这个强者为尊的大陆,还是要实力才能说的上话。

她刚刚已经把这身子探查了一下,她现在这句身体并不是废柴,而是被人用特殊的手法封印了她的灵根,而且从记忆力可以看的出来,这具身体应该非常丑,她现在知道为何这房间没有放镜子了,想必是觉得她丑,用不上镜子吧。

白茯苓去衣柜里找了一圈,都没有发现一件像样的衣服,大多衣服都小了,这具身体如今也有十二岁了,只是长期营养不良,让她看起来像是十岁的模样,衣柜里的衣服都是捉襟见肘的,根本穿不了。

而且她醒了这么久了,却没见一个人来,可见这将军府的五小姐是有多么不受待见了。

白茯苓想了想,要想别人重视,首先得自己先厉害起来,还是先把封印解开吧,而且这具身体的记忆有限,具体是什么情况她还得去外面多了解了解。

片刻后,白茯苓感觉浑身一轻,她脸上露出了喜色,还好这封印解除时,并不需要什么灵力,看来封印之人并不想害她,不然也不会设置这么个不需要灵力就能解开的封印,好像就是为她考虑,才弄了个这个封印?

但很快白茯苓就没有时间去想这些了,她脸上出现了狂喜之色,竟然是木火双灵根!

一般来说在这个大路上,大家认为单灵根是最好的天赋,因为天灵根只有一个灵根,修炼速度奇快,是最有机会突破飞身成仙的人。

而双灵根比起木灵根仅次一些,因为双灵根所需要的时间以及灵力都要比天灵根花费的时间多,但这也因人而异。

白茯苓前世就是水木双灵根,只可惜她那两个灵根却因为陆离那个男人废了,木灵根适合用来简单,所以白茯苓才会在的得知自己是木火双灵根时那么惊喜。

要知道,这修真界,唯一不能少的就是丹药,没有丹药,任凭你到了瓶劲儿,就算再努力给十年也没有结果,毕竟这悟性要是不行,就得这丹药填补上去了。

白茯苓前世在缥缈仙宗也是难得的天才了,她才二十多岁就已经到达了元婴期,要不是中了毒,灵根尽废,恐怕这缥缈仙宗,除了她师父就只有宗主是她的对手了。

看来的先引起这身体的爷爷注意才行,不然,她恐怕什么资源都没有,现在就算想炼制丹药,她连买药材的灵石都没有,而且这身躯都还没有开始炼气,得慢慢来从长计议才行。

而且白茯苓觉得奇怪的是,她的脑子里并没有这句身体爹娘的记忆,记忆力,这具身体只有一个爷爷。

“这还真是没人来,恐怕我就是死了,都没人知道吧。”白茯苓勾了勾嘴角,她自从醒来到现在,恐怕都过去两个时辰了,别说人了,就是动物也没有一个。

白茯苓轻轻揉了揉有些的肚子,她已经有很多年没有这种饥饿的感觉了,现在还觉得挺新鲜的。

白茯苓从衣柜里随手拿了一件衣服穿了起来,没办法,虽然衣服小了,她也得穿,不然总不能什么都不穿,到处窜吧。

她这个小院很僻静,她走了半天,都没有见到一个人影,又走了一会儿,白茯苓突然看见眼前窜出来了一道人影,直接挡在了她的面前,“五姑娘!你怎么出来了啊!将军会见贵客,你可不要出去啊!”

白茯苓微微抬头一看,只见是一个穿的比她这正牌小姐的衣服还好的一个中年妇人,她身材肥胖,圆润的脸上满是肥肉,衬托的她本来就小的眼睛,已经小成一条缝了,身上不知道抹了多少胭脂,带着一股刺鼻的味道,熏的白茯苓接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白茯苓没有说话,只是冷冷的看着婆子,婆子被白茯苓看的满身肥肉的身体颤抖了一下,她咽了咽口水,这才强装镇定的说道:“五姑娘,你就是这样看着我也没有用,这都是三姑娘吩咐的。”

婆子不由心里想了想,她怕一个傻子做什么,不过是一个没有灵根,没爹没娘的傻子,如今就连唯一的未婚夫也要保不住了。

白茯苓看了一眼婆子,没有理会她,转身就跑了出去,她可没有精力把时间浪费在一个婆子身上,不是她爷爷会见贵客吗?正好出去捞一把,毕竟身上得有了钱才好办正事。

这个大陆的钱分为两种,一种是普通的银钱,普通银钱就像普通货币,可以用来买卖东西,另一种则是修真之人用来交易的灵石,这种灵石可以用来修炼,也可以当做货币流通。

“五姑娘!那里不能去啊,要是冲撞了贵客怎么办!来人啊,五姑娘去前厅了!”婆子急冲冲的大喊道。

听到这婆子的话后,很多小厮婢女都往白茯苓那边去了,然而这么多人,却没有一个能抓住她的。

“那不是我们丑女三妹吗?她这是在干什么?”突然远远走来了一个黄衣少女,她约莫十三四岁的模样,鹅黄色的纱裙衬托的她白皙的脸颊更加光彩夺目,她一双凤眸微微一瞥,眼里带着嘲讽之色看着不远处的白茯苓。

“三姑娘,五姑娘不知道突然发了什么疯,现在竟然往前厅跑了去,将军此时正在面见三王爷和七王爷呢!”婆子跑了过来,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急切的看着白婧涵。

“什么!三王爷和七王爷都来了,这事怎么没有人通知我呢!”白婧涵一双凤眸突然亮了起来。

“是啊,所以更不能让五姑娘过去捣乱了,大夫人可吩咐过了,不能让五姑娘随意出去。”婆子急切的说道。

这任务可是大夫人交给她的,让她暗中监视五姑娘,随时向她汇报情况,她今天不过就出去买了一包吃食,怎么回来了,她就跑出来了呢,平日里她都乖乖待在自己院子里,不出来的。

“什么!我娘交代的?”白婧涵看着眼前的王婆子,随即她脑海里出现了一道计谋,这岂不是一个好机会吗?她嘴角绽放了一抹阴险的笑容。

“三姑娘,你看这……”王婆子还是想让白婧涵出手抓住白茯苓,这小丫头骗子不知道今天是怎么了,滑的跟个泥鳅似的,这么多人都抓不住她一个人,所以她只能请求有修为的三姑娘出马了!

“王婆子,你不用说了,让她去吧,如果我娘怪罪下来,一切自有我承担。”白婧涵笑了笑,似乎一点儿也没把白茯苓放在心上。

“是,三姑娘,那老奴先下去了。”王婆子听到白婧涵这句话,跟吃了定心丸一样,毕竟大夫人最是疼爱三姑娘了,有她这话,她就放心了。

白婧涵点了点头,让王婆子把其他人也撤下去了,她这才带着婢女们慢悠悠的往前厅走去。

好戏才要开始呢,她嘴角挂着一丝若有似无的消息,这次正好让白茯苓一无所有,本来就不该是她这个丑女的,白白的被白茯苓占了这么多年。

白茯苓一路畅通无阻,直到走到大门口时,才有两个侍卫拦住了她的去路,“五姑娘,这里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快离开吧。”

另一个侍卫轻轻看了他一眼,“你和她说这些做什么,五姑娘是傻子,又听不懂这些。”

白茯苓并没有生气,只是轻轻看了这两个侍卫一眼,趁他们们两个不注意,直接推开门跑了进去,虽然她已经把自己身上的封印解开了,但是还没有修炼,这个身体,如今连炼气期都还不是,所以想进去,只有趁其不备。

“五姑娘,你不能进去,将军会怪罪的!”然而他说完这句话时,已经晚了,白茯苓已经推开门走了进去。

白天逸正在和三王爷以及当今七王爷讲话,突然被突如其来的一幕惊到了,他愣了一秒,随即反应过来,他脸色变的难看了起来,看着白茯苓脸色冷冷的质问道:“谁让你进来的!这是你该来的地方吗!你们怎么当她进来了!我不是说了,别让任何人来打扰吗!”

在白天逸的震怒之下,周围的空气都变得稀薄了不少,白茯苓更是直接被这股压力压迫的跪在地面上,起不了身。

她低垂眼眸,掩饰住了自己眼底的嘲讽之意,这老匹夫,对着自己的没有任何灵力的亲孙女居然都用上了灵压,这还是筑基期三层的灵压。

如果是放在以前,白茯苓自然是不屑一顾,但是现在她这个小身板,根本承受不了这样的灵压,她整个人瞬间被震飞了出去,一下撞到门上,

从上面掉落了下来,噗的一下,吐出了一口鲜血。

然而白茯苓用手臂支撑起自己的身子,只是微微皱了皱眉头,并没有叫出声,这点疼痛跟他被背叛的疼痛根本比不了,她微微自嘲的勾了勾唇角,没想到她白茯苓也有这么一天。

“将军,息怒!是五姑娘突然闯进来的,我们也没有想到。”两个侍卫连忙跪了下来低垂着头颅说道。

“那我养你们有什么用!连一个瘦弱的小丫头都拦不住。”随即两个侍卫也被震飞了出去。

白茯苓看了看,并没有说话,她用瘦弱的手指擦了擦自己嘴角的血迹,慢慢的站了起来。

白天逸这才把目光转向了白茯苓,他已经不记得有多久没有看过这个孙女了,他看着她身上的伤和狼狈,并没有一丝同情,反而眼里露出了一丝厌恶。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快把她给我拉下去,没看见这里还有贵客在吗!”白天逸随即皱着眉头看着一旁的侍卫厉声说道。

“是,将军。”说完两人连忙站起来向着白茯苓走了过去,正想把白茯苓带走。

白茯苓却抬起头,冷冷的看了他们一眼:“别碰我!”

柔软,软嫩的声线和她此时的眼神截然不同。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