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精美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夏时陆承瑾

夏时陆承瑾

夏时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整个栖烟市,谁不知道,只要是陆承瑾操刀的手术,就没有不成功的。夏时想起今早接到的电话,忍不住起身跟上陆承瑾的脚步,却不敢离他太近。陆承瑾有洁癖,讨厌和别人肢体接触。“今天中秋,爸让我们一起回家吃个团圆饭。”夏时小心翼翼开口。闻言,陆承瑾止住脚步,扭头看向夏时,眸色生冷:“那是你们夏家的团圆,与我无关!”

主角:夏时陆承瑾   更新:2022-11-15 14:3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夏时陆承瑾的其他类型小说《夏时陆承瑾》,由网络作家“夏时”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整个栖烟市,谁不知道,只要是陆承瑾操刀的手术,就没有不成功的。夏时想起今早接到的电话,忍不住起身跟上陆承瑾的脚步,却不敢离他太近。陆承瑾有洁癖,讨厌和别人肢体接触。“今天中秋,爸让我们一起回家吃个团圆饭。”夏时小心翼翼开口。闻言,陆承瑾止住脚步,扭头看向夏时,眸色生冷:“那是你们夏家的团圆,与我无关!”

《夏时陆承瑾》精彩片段

瀚明医院。

夏时一身护士服坐在医院的走廊上,低头看着颤抖不止的双手,目光空洞。

就在刚刚,手术室的她,手却忽然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

她知道自己的病越来越严重了。

这时,一道声音在头顶响起。

“心里素质这么差,以后不要和我同台手术。”

夏时仰头就见陆承瑾一身白衣大褂站在自己面前,面容俊朗,视线却冰冷如刀。

她忙将手收进口袋,苍白的唇微张:“病人手术成功吗?”

陆承瑾径直从她身边走过,一句话也没回。

夏时面色僵了僵,望着他颀长的背影,忽然觉得自己好傻。

整个栖烟市,谁不知道,只要是陆承瑾操刀的手术,就没有不成功的。

夏时想起今早接到的电话,忍不住起身跟上陆承瑾的脚步,却不敢离他太近。

陆承瑾有洁癖,讨厌和别人肢体接触。

“今天中秋,爸让我们一起回家吃个团圆饭。”夏时小心翼翼开口。

闻言,陆承瑾止住脚步,扭头看向夏时,眸色生冷:“那是你们夏家的团圆,与我无关!”

夏时背脊一僵,脸上的苦涩怎么也掩盖不住。

六年来,陆承瑾从未把她当做妻子,把她和爸爸当成一家人。

在他心里,自己就是个为了私欲,用他母亲的命,逼迫他娶自己的冷血无情之人。

陆承瑾见她不说话,转身欲走。

夏时见状,忙说:“可是爸说……”想见你。

后面三个字还没有说出来,就被陆承瑾打断:“你可以让你爸开除我,没必要拿他来压我。”

夏时呼吸一窒,再说不出一个字。

现在的陆承瑾早不是当初一无所有的少年,夏时知道他现在正在成立自己的医院。

也知道自己家的医院之所以还能撑着,都是因为陆承瑾在。

夏时看着陆承瑾开车离开,整个人落寞地站在黑夜里。

许久,她才拦了一辆出租车回父亲家。

夏家。

夏时一进家门就看到父亲张罗了一桌好菜。

母亲早逝,家里就只有父亲一人。

夏爸看到夏时过来,脸上满是喜色:“怎么才过来,是不是工作太忙了?”

他话落,却见夏时身后空无一人,眼底闪过失落。

夏时见状,解释:“承瑾晚上有手术,所以来不了。”

这样的解释,她说过很多遍,连她自己都知道是假话,夏爸却信了。

他笑呵呵地说:“没事,医生工作忙,爸爸理解,时时你多吃点,你看你最近又瘦了。”

夏时喉咙哽咽,点了点头。

坐在夏爸对面,夏时看着桌上的那一道道父亲亲手做的家常菜,眼眶不由发热。

“爸……”夏时想到自己的病,忍不住开口。

然而抬头间,就看到父亲佝偻的背,她嘴里的话顿时堵回了喉咙。

夏爸端来菜,温声问:“怎么了?”

夏时摇头:“没什么,我想说您的手艺又进步了,很好吃。”

“好吃就多吃点。”

夏时点头,埋头吃着碗里的饭,眼泪不觉落进了碗里。

她好怕自己和妈妈一样提早离开,爸爸一个人可怎么办?

吃完饭回去的时候,夏爸递了一袋月饼给夏时。

“闲来无事做的,你带回去给承瑾尝尝。”

夏时接过月饼时看见夏爸苍老的手,鼻尖酸涩。

“好,您早点休息。”

夏爸笑着点头,一直目送着夏时的身影离开后,才孤寂地回房。

夏时很晚才回到家。

推开客厅的门,只见书房的灯还亮着。

夏时想着陆承瑾不会做饭,于是走进书房,轻轻将月饼放在他的桌上。

“空腹熬夜对身体不好,我带了月饼回来,你尝尝。”

陆承瑾闻言,看向那盒没有包装的月饼,狭眸微眯。

下一秒,他起身,拿过月饼,当着夏时的面,直接丢进了垃圾桶。



书房内,一派寂静。

夏时站在原地,浑身冰冷。

陆承瑾轻撇了她一眼:“你和你爸打了六年温情牌,不累吗?”

夏时闻言,一句话也说不出。

她和爸爸六年如一日对陆承瑾,可在他眼里这一切都是惺惺作态。

她走上前弯身捡起那盒月饼,敛眸轻声说:“今天中秋,早点休息。”

说完,夏时拿着月饼,一步步走出门。

到了外面,她站在阳台,看着黑暗的天空,无声道:“中秋,快乐。”

……

翌日。

夏时起来时,别墅里空无一人。

这是六年来的惯例,每天陆承瑾都会比她先到医院。

夏时早已习惯,她洗漱收拾好,正要出门,就看到陆承瑾的手机落在茶几上。

迟疑一瞬,夏时走过去拿过手机。

路上,手机忽然响起。

夏时低头看了一眼,眸色一紧。

那是备注为叶澜秋的人发来的短信。

上面写着:“我今晚来栖烟市开演唱会,陆大医生,你可一定要来参加哦。”

夏时手不由颤抖,关了手机,心却怎么也静不下来。

叶澜秋是她大学时候的闺蜜。

一开始,叶澜秋并不认识陆承瑾,她是借着夏时认识上陆承瑾的。

那时候,夏时根本不知道叶澜秋和陆承瑾互相看对了眼。

后面陆承瑾娶了她,叶澜秋假意负气离开,最后进入了演艺圈,成为了新晋小花。

六年不见,夏时想到叶澜秋要回来,心里不由得害怕。

她怕,怕陆承瑾会因为叶澜秋离开自己。

虽然她知道没有叶澜秋,陆承瑾也会离开……

夏时神情恍惚的来到医院。

一进门便听到熟悉的音乐声。

她抬头看去,就见不远处电视银幕上播放的是叶澜秋的成名曲。

电视上,叶澜秋容貌精致,一身流苏礼裙倾情献唱,自信又耀眼。

夏时正要收回目光,余光忽然定在了不远处陆承瑾的身上。

只见,陆承瑾双手放在口袋里,幽深的眼眸紧锁屏幕,温柔的神色是她从未见过的。

夏时心底一涩,走过去,正准备归还手机。

就听一个护士小心翼翼问陆承瑾:“陆医生,你也喜欢叶澜秋吗?”

陆承瑾闻言,没有承认,可也没说不喜欢。

夏时整个人僵在原地。

陆承瑾转身,正准备去科室,就看到夏时脸色苍白看着自己。

他面色冷清,与她擦肩而过。

夏时手臂微动,手机终归没有递过去。

她独自一人回护士站,脑海中都是刚才一幕。

忽然,护士台被敲响。

“现在是上班时间。”

陆承瑾冷冽的声音响起,夏时回过神,抬头对上他那张俊逸的脸,愣了一会儿,忙将手机递过去:“你手机落在家里了。”

陆承瑾接过手机,放进口袋。

“以后不要拿我的东西。”

夏时一愣,半晌,僵硬点头:“嗯。”

说完,她见陆承瑾要走,忍不住叫住了他:“你今天早点回家,不要忘了我们的约定。”

结婚前,夏时曾戏夏说,以后陆承瑾每天下班后要准时回家,有事要提前向自己报备,不许沾花惹草……

这些,陆承瑾都答应,并且也做到了。

陆承瑾不知道夏时为什么忽然说这些,他没有回答,快步离开。

医院的工作,几乎没有闲暇的时候。

今天也是,连续性的手术。

陆承瑾作为主刀大夫,一天都没有从手术室出来过。

夏时一样,她是护士长,不仅要进手术室,还要管各种琐事,忙的晕头转向。

但她想到叶澜秋给陆承瑾发的短信,更想能一直和他一起在工作,永远不用下班。

最后一台手术做完,已经是晚上十点。

换了护士服,夏时揉着脖子走出医院。

这时,陆承瑾从身后叫住了她。

“夏时,我今晚还有事,不回去了。”

夏时放在肩膀上的手僵住,转身看向陆承瑾:“工作已经忙完了,还有什么事?”

陆承瑾蹙眉:“去演唱会。”



夏时见他如此坦荡说要去演唱会,心里满是复杂。

还没等她再开口,陆承瑾又说:“你如果不放心,可以跟过去。”

夏时喉中顿时干涩不已,她笑着回:“不用了,我相信你,注意安全。”

说完,她先一步,裹紧了身上的风衣,走进黑夜之中。

她想,她只是不相信自己。

以前她是个很自信的人,但自从遇上陆承瑾,她慢慢变得自卑起来。

陆承瑾太优秀,她总觉得自己配不上他。

两人结婚多年,至今她都不敢将陆承瑾是自己丈夫的事告诉医院其他同事。

家离医院不远。

夏时独自走在空无一人的街道,放在口袋里的手,又开始颤抖起来。

不远处的荧屏上,滚动播放着叶澜秋的海报,每一张都耀眼夺目。

夏时驻足观看,忽然觉得自己是时候放手了。

可她又不甘心,六年,人的一生有多少个六年。

本是晚夏,然栖烟市的气温却很低。

迎着刺骨的冷风,夏时在街头站了很久……

……

陆承瑾一夜未归。

第二天,夏时在医院走廊看到他。

两人相视一见,默契的谁都没有开口。

陆承瑾朝着外科医生办公室走,夏时向相反方向的护士站走。

形同陌路,背道而驰,就如同他们婚姻。

夏时眼底的落寞怎么也掩盖不住。

她刚行至护士站,就听到不少护士在讨论陆承瑾。

“陆医生是我见过最帅的男人,一脸禁欲,还洁癖,简直我心中的完美男神。”

“是啊,我也好喜欢他,不知道什么样的女人才能把他给收了。”

夏时听着这些话,心里五味杂陈。

或许,她能嫁给陆承瑾六年,也算她这辈子的幸事吧。

这时,手机的震动声让她回过神。

夏时打开手机,发现是大学同学群的消息,班长说叶澜秋回来了,一个市的同学聚会见一见。

群里的同学纷纷响应,有的人不在栖烟市,都表示要过来见见大明星。

夏时看着冷清的群里再次热闹,忽然很羡慕叶澜秋。

羡慕她不仅有人缘,还羡慕她有陆承瑾喜欢。

夏时默默关了消息,继续工作。

晚上。

夏时值完班,正准备去换衣服。

电话声突然响起,夏时接过,就听到里面熟悉女声响起:“夏时,阿彻喝醉了,你过来接一下他吧。”

是叶澜秋……

夏时心里一紧,陆承瑾基本不喝酒。

他有洁癖,不喜欢酒后第二天残留在身上的味道。

夏时来不及换衣服,匆匆赶往同学聚会的地方。

雅客居私人高级会所。

夏时谢过带路的工作人员,站在门外,就听到里面传来嘈杂起哄的声音。

她推开门,整个人如遭雷击,僵在原地。

就在刚才,她看着叶澜秋贴向陆承瑾,但很快就离开,那样子就像是在亲吻。

这时,里面的人也注意到了夏时,包厢内瞬间寂静。

气氛顿时尴尬起来,众人面面相觑。

叶澜秋忙解释:“时时,我输了,和阿彻玩大冒险,你别误会。”

夏时闻言,强忍着走过去:“玩游戏也应该有个度,你不知道他已婚?”

叶澜秋一下被噎住,无措起来。

这时,叶澜秋朋友阴阳怪气道:“不就是个游戏吗?你何必这么小题大做?”

“没办法,人家是书香世家,就喜欢上纲上线。”

“……”

夏时听着这些话,强装不在意,走向陆承瑾。

“太晚了,回家吧。”

陆承瑾闻言,转身看向夏时,眼底一派清明。

夏时见状,才知道自己是被叶澜秋骗了。

她就听陆承瑾冷冷开口:“家?我还有家吗?”

这话一出,四周瞬间寂静。



陆承瑾是单亲家庭,从小被陆母带大。

陆母有心脏病,在六年前因为治疗不及时去世。

所有人都觉得是因为夏时家见死不救,才害得陆承瑾的母亲身亡。

室内压抑的可怕。

这时,叶澜秋挽住陆承瑾的胳膊,笑着说:“怎么阿彻开个玩笑,你们都当真了?”

话音刚落,包厢内的气氛又活跃起来。

叶澜秋永远都是这样八面玲珑,是人群中最会交际,最耀眼的存在。

夏时看着陆承瑾一动不动的任由叶澜秋挽着,没有挣开,忽然觉得自己很可笑。

她一直认为陆承瑾有洁癖,不喜欢和任何人接触,原来这个任何人不包括叶澜秋。

夏时一身护士服站在这群人中,只觉得格格不入。

她转身,独自离开。

陆承瑾见夏时走后,缓缓拉开了叶澜秋的手,声音很淡:“我明天还有手术,先回去了。”

来到外面,陆承瑾脸色冰冷,偏头看了眼刚刚被叶澜秋碰过的衣服,眼中闪过一丝嫌弃。

他慢条斯理地脱下外套,扔进了一旁的垃圾桶。

……

夏时回到家,洗漱完一个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四周空荡寂静的可怕。

她拿起遥控器,打开电视。

空荡荡的客厅内,添了些许的声音,让她觉得没那么孤寂了。

不知过了多久,电视里,突然插播了一则新闻。

女主播严肃凝重的声音传来:“今日23点11分,海市突遭7.5级强烈地震,震源深度13千米,受灾面积达30万平方千米……受灾人口保守估计超过200万……”

闻言,夏时的脸色逐渐变得凝重。

同时,茶几上的电话声响起。

夏时接过,发现是父亲打来的。

电话里,夏父声音沉重:“海市发生了地震,你知道吗?”

“刚看到新闻。”夏时回。

“医院要组织一支医疗队,以最快的速度赶往灾区,救灾。”夏父停顿了一下,良久才开口,“灾区事故多发,这一趟危险重重,都是自愿报名,你不愿意去,爸爸不会怪你。”

夏时闻言,想到自己的病,又想到已经形同陌路的陆承瑾,觉得自己去很适合。

“我去。”

说完,她想到什么,忍不住又说:“这件事,能先不告诉承瑾吗?”

电话里,夏父温声回。

“一家人去两个就够了。”

夏时明白爸爸的意思,立马收拾行李,准备赶赴灾区。

这一夜,陆承瑾没有回来。

夏时走前,将一份早就拟好的协议小心的放在了陆承瑾的书桌前。

她想,也是时候放陆承瑾自由了……

拖着行李箱出门,医院的车已经过来。

夏时上车,看着两鬓斑白的父亲和同行的同事,点头跟他们打过招呼。

然后坐在父亲身边。

夏父慈祥的目光看向她,轻声问:“怕吗?”

夏时看了眼车内的同事,他们也都有各自的家庭。

她认真答:“怕,但总要有人冲在最前面。”

夏父拍了拍夏时的肩膀,安慰她说:“我们都会没事。”

……

另一边,陆承瑾回到家,已经是凌晨。

打开门,别墅内有些空荡。

他没多想,回自己的房间,换衣服。

正打算去医院的时候,就看到书桌上放着一份文件。

他走过去拿起一看,墨瞳一缩。

文件的最上方写着:“离婚协议书”几个大字。

结婚六年,夏时从未说过离婚。

陆承瑾不由的蹙眉,他来到夏时的房间,发现她不在,里面也少了很多她常用的东西。

他心里有些发闷,将协议书扔至一旁,开车去往医院。

瀚明医院。

陆承瑾直奔护士站,就发现夏时的工位上坐着的是另一名护士。

那护士看到他,起身说:“陆医生,你是来找夏时姐的吗?她昨晚就跟着医疗队去往地震灾区了。”

陆承瑾闻言,还没回过神。

就听,大厅的电视上插播一则新闻。

“海市再发余震,从栖烟市前往海市的瀚明医院救灾车,不幸翻下高速。”



和陆承瑾说话的护士,看到新闻,脸色大变。

“这不是我们医院的车吗?”

她话音刚落,就看到陆承瑾朝医院外跑去,脸上是她从未见过的慌张。

陆承瑾上车后,油门到底,直接开往海市。

……

另一边。

夏时和同事们为更快到达海市,改乘航班,先一步到达灾区救治现场。

这里房子全部倒塌,救灾人员争分夺秒在废墟中探索。

不断有人被救出,但还有人生死不明。

夏时和所有人马不停蹄加入救治伤员的队伍中。

一些伤势较重立马安排车去往最近医院,伤势较轻的先安顿在临时搭建的治疗棚中。

从天光将亮一直到月上梢头,一刻没有停歇。

深夜,另一批医务人员前来换岗。

夏时将临时病历本交过去,细细告诉了病人的情况,最后又叮嘱:“有不清楚的随时来问我。”

护士点头,看着夏时通红的眼眶:“辛苦了。”

回到临时搭建的休息室。

夏时从包里拿出手机,这才发现陆承瑾给她打了很多电话。

她心里轻颤,手指一直停留在回拨键上,多次想按下去,最后还是放下了。

她怕听到陆承瑾的声音后,又舍不得放他离开。

走出休息室,周围一片寂静。

夏时仰头看着漫天星辰,眼底布满了水雾。

后半夜她基本没怎么睡,一听到远处传来动静,立马跑过去帮忙。

现在也就只有忙碌才能让她忘却心中所安。

次日,天空下起了雨。

这无疑增加了救援的难度,夏时照看着治疗棚中的病人,记录着每次变化。

处理完所有的事后,她身上的衣服早已脏乱不堪,上面沾满了污泥和血液,整个人显得异常狼狈。

等交班的时候,夏时才有时间处理刚刚被岩石擦伤的手臂。

拿棉签涂碘伏的时候,受伤的手又开始不自主的颤抖起来。

夏时眼底的神色逐渐暗了下来。

她处理好伤口往回走的时候,突然顿住,视线直直的看着站在前面一身白大褂,脸色清冷的陆承瑾。

回过神,她立马将受伤的手背在身后。

正想问陆承瑾,他怎么来了,只是喉中像被哽住一样,话到嘴边说不出口。

陆承瑾仿佛看出她心中所想,淡声说:“我自愿过来救灾。”

说完,跨步从夏时身边离开。

无人发现,陆承瑾离开时原本紧绷的心松了松。

……

都知道陆承瑾有洁癖,但这次,夏时却见到他不嫌累不嫌脏,全心全力救治每一个人。

原本一尘不染的白衣,此刻虽然满是污渍,但却最有温度。

夏时一直都知道陆承瑾不是冷漠的人,她还记得高中时期,她问陆承瑾梦想是什么。

陆承瑾回:“想所有人都健康。”

能说出这样话的人,应该很温暖才对。

这一天,在救治病人中飞逝而过。

休息吃饭时。

等其他人走后,夏时坐在陆承瑾对面,低声问:“协议书,你看见了吗?”

陆承瑾闻言,眸色深了深。

“等这里的事处理完了再说。”

夏时愣了一下。

她本以为陆承瑾会爽快同意,却没想到他会这么说。

她又想起昨晚还一直发生的余震,忍不住说:“这里还是很危险,你先回栖烟市吧。”

陆承瑾抬眸,目色冰凉,声音没有一丝温度。

“你是觉得我贪生怕死吗?”

夏时看着他,嘴唇微动,再说不出一句话来。

……

几天过去。

灾区的病人陆续被转移到附近医院。

夏时一行人也被安排到此地华海医院救助。

到了市内后,他们先被安排在一个酒店内暂时休整。

夏时和陆承瑾被夏父安排住在了一间房。

晚上。

房间内只有一张双人床。

夏时看着坐在椅子上看病例的陆承瑾,小声说:“你如果介意,我可以去别的地方住。”

陆承瑾清冷的眸子看向她:“现在所有地方都住满了,你去哪儿?”

夏时回答不出。

陆承瑾不再看她,收拾好手里的病例,然后拿了床被子。

“我睡地上。”

夏时闻言,站在原地,喉咙哽了哽没有说话。

这夜,她躺在床上,彻夜不眠。

天色微亮时才稍稍寐了一会儿,迷糊间她听到陆承瑾收拾好出门的动静。

脑中瞬间清醒。

她疲惫地睁开眼,心里明白陆承瑾是担心被其他同事看到。

过半个小时后,夏时才起来收拾,去吃早餐。

刚餐桌,她听到一个小护士低声和旁边人讨论:“叶澜秋过来赈灾了……”



夏时手一抖,转头看向酒店大厅中集合的人员,没有看到陆承瑾。

她回头,强忍着心酸继续吃饭。

这时,右手忽然僵直。

“啪嗒——”

手里的筷子掉落在了地上。

“怎么了?”旁边的同事问。

夏时赶忙收起自己僵直的手,摇头说:“没事。”

同事看到夏时脸色苍白,还想说什么,夏时却已经起身离开了。

等到了无人的角落,夏时靠着墙缓缓蹲下身子,手臂暗中用力,拿过随身携带的药吃下。

医生的话还在耳畔:“帕金森以现在的医疗技术,还难以治愈,到后期可能会影响到你的生活,你要尽早告诉家人。”

药效发挥,夏时的手慢慢恢复知觉。

她抬头,擦了擦眼角的泪。

等情绪缓和后,她搭车去华海医院继续协助治疗伤患。

车子还没到,夏时远远就看到医院门口围满了人和记者。

旁边同事也看到了这一幕:“哇……是叶澜秋……”

话音刚落,车内其他人的视线也投到了外面。

夏时闻言,就看到人群之中的叶澜秋,身穿一袭黑白格子风衣,妆容精致,落落大方的接受记者采访。

这一刻,夏时忽然觉得毫不起眼的自己是真的配不上陆承瑾。

下车后。

夏时一行人朝着另外的通道进入医院。

叶澜秋正在接受采访,看到医疗队过来,连忙带着记者走到一旁空旷之地。

带着笑意解释:“我们来这边,不能打扰医务人员工作。”

顿时赢得一片赞叹之声。

叶澜秋眼底泛过一丝得意,忽然间看到了医疗队中的夏时。

她眸色微变,和助理说了什么后,就离开了此处。

……

夏时一进入医院,立马投入了救治工作。

忙碌很久后,趁着间隙去洗手间。

出来时,拐角处一个身影挡住了她。

“夏时,我们谈谈吧。”叶澜秋带着墨镜声音冷傲。

夏时没有拒绝。

两人走到一无人的角落。

叶澜秋取下墨镜,直接了当开口:“我来这么危险的地方,其实不是为了赈灾,而是为了阿彻。”

对于她这么直白露骨的话,夏时没有丝毫意外。

夏时知道,叶澜秋向来是人前一套人后一套。

“难道你忘了,六年前,你答应过我,只要给你一百万,你可以永远不见承瑾?”

当年陆承瑾答应娶夏时的时候,她才知道其实他喜欢的人是叶澜秋。

然而叶澜秋说,男人算什么,你给我一百万,我永远不见他。

叶澜秋闻言,轻笑一声:“当初我没钱,现在我有了,我可以十倍还你。”

说完,她看向夏时的眼底满是轻蔑。

“反正这六年来,阿彻从未喜欢过你,给你一千万,很划算。”

夏时没想到自己放在心尖上的人,在叶澜秋眼里,竟是个可以随意交易的物品。

她看着叶澜秋,一字一句:“我和你不一样。”

说完,夏时转身就要离开,然而却看到陆承瑾一身白衣大褂,朝着这边走来。

陆承瑾手放在白大褂口袋内,看到两人,神色微变。

夏时还没说话,她身后的叶澜秋笑着道。

“陆大医生,你要努力了噢,刚才时时可说只要给她一千万,她就把你让给我。”



瀚明医院。

夏时一身护士服坐在医院的走廊上,低头看着颤抖不止的双手,目光空洞。

就在刚刚,手术室的她,手却忽然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

她知道自己的病越来越严重了。

这时,一道声音在头顶响起。

“心里素质这么差,以后不要和我同台手术。”

夏时仰头就见陆承瑾一身白衣大褂站在自己面前,面容俊朗,视线却冰冷如刀。

她忙将手收进口袋,苍白的唇微张:“病人手术成功吗?”

陆承瑾径直从她身边走过,一句话也没回。

夏时面色僵了僵,望着他颀长的背影,忽然觉得自己好傻。

整个栖烟市,谁不知道,只要是陆承瑾操刀的手术,就没有不成功的。

夏时想起今早接到的电话,忍不住起身跟上陆承瑾的脚步,却不敢离他太近。

陆承瑾有洁癖,讨厌和别人肢体接触。

“今天中秋,爸让我们一起回家吃个团圆饭。”夏时小心翼翼开口。

闻言,陆承瑾止住脚步,扭头看向夏时,眸色生冷:“那是你们夏家的团圆,与我无关!”

夏时背脊一僵,脸上的苦涩怎么也掩盖不住。

六年来,陆承瑾从未把她当做妻子,把她和爸爸当成一家人。

在他心里,自己就是个为了私欲,用他母亲的命,逼迫他娶自己的冷血无情之人。

陆承瑾见她不说话,转身欲走。

夏时见状,忙说:“可是爸说……”想见你。

后面三个字还没有说出来,就被陆承瑾打断:“你可以让你爸开除我,没必要拿他来压我。”

夏时呼吸一窒,再说不出一个字。

现在的陆承瑾早不是当初一无所有的少年,夏时知道他现在正在成立自己的医院。

也知道自己家的医院之所以还能撑着,都是因为陆承瑾在。

夏时看着陆承瑾开车离开,整个人落寞地站在黑夜里。

许久,她才拦了一辆出租车回父亲家。

夏家。

夏时一进家门就看到父亲张罗了一桌好菜。

母亲早逝,家里就只有父亲一人。

江爸看到夏时过来,脸上满是喜色:“怎么才过来,是不是工作太忙了?”

他话落,却见夏时身后空无一人,眼底闪过失落。

夏时见状,解释:“承瑾晚上有手术,所以来不了。”

这样的解释,她说过很多遍,连她自己都知道是假话,江爸却信了。

他笑呵呵地说:“没事,医生工作忙,爸爸理解,小时你多吃点,你看你最近又瘦了。”

夏时喉咙哽咽,点了点头。

坐在江爸对面,夏时看着桌上的那一道道父亲亲手做的家常菜,眼眶不由发热。

“爸……”夏时想到自己的病,忍不住开口。

然而抬头间,就看到父亲佝偻的背,她嘴里的话顿时堵回了喉咙。

江爸端来菜,温声问:“怎么了?”

夏时摇头:“没什么,我想说您的手艺又进步了,很好吃。”

“好吃就多吃点。”

夏时点头,埋头吃着碗里的饭,眼泪不觉落进了碗里。

她好怕自己和妈妈一样提早离开,爸爸一个人可怎么办?

吃完饭回去的时候,江爸递了一袋月饼给夏时。

“闲来无事做的,你带回去给承瑾尝尝。”

夏时接过月饼时看见江爸苍老的手,鼻尖酸涩。

“好,您早点休息。”

江爸笑着点头,一直目送着夏时的身影离开后,才孤寂地回房。

夏时很晚才回到家。

推开客厅的门,只见书房的灯还亮着。

夏时想着陆承瑾不会做饭,于是走进书房,轻轻将月饼放在他的桌上。

“空腹熬夜对身体不好,我带了月饼回来,你尝尝。”

陆承瑾闻言,看向那盒没有包装的月饼,狭眸微眯。

下一秒,他起身,拿过月饼,当着夏时的面,直接丢进了垃圾桶。



书房内,一派寂静。

夏时站在原地,浑身冰冷。

陆承瑾轻撇了她一眼:“你和你爸打了六年温情牌,不累吗?”

夏时闻言,一句话也说不出。

她和爸爸六年如一日对陆承瑾,可在他眼里这一切都是惺惺作态。

她走上前弯身捡起那盒月饼,敛眸轻声说:“今天中秋,早点休息。”

说完,夏时拿着月饼,一步步走出门。

到了外面,她站在阳台,看着黑暗的天空,无声道:“中秋,快乐。”

……

翌日。

夏时起来时,别墅里空无一人。

这是六年来的惯例,每天陆承瑾都会比她先到医院。

夏时早已习惯,她洗漱收拾好,正要出门,就看到陆承瑾的手机落在茶几上。

迟疑一瞬,夏时走过去拿过手机。

路上,手机忽然响起。

夏时低头看了一眼,眸色一紧。

那是备注为叶澜秋的人发来的短信。

上面写着:“我今晚来栖烟市开演唱会,陈大医生,你可一定要来参加哦。”

夏时手不由颤抖,关了手机,心却怎么也静不下来。

叶澜秋是她大学时候的闺蜜。

一开始,叶澜秋并不认识陆承瑾,她是借着夏时认识上陆承瑾的。

那时候,夏时根本不知道叶澜秋和陆承瑾互相看对了眼。

后面陆承瑾娶了她,叶澜秋假意负气离开,最后进入了演艺圈,成为了新晋小花。

六年不见,夏时想到叶澜秋要回来,心里不由得害怕。

她怕,怕陆承瑾会因为叶澜秋离开自己。

虽然她知道没有叶澜秋,陆承瑾也会离开……

夏时神情恍惚的来到医院。

一进门便听到熟悉的音乐声。

她抬头看去,就见不远处电视银幕上播放的是叶澜秋的成名曲。

电视上,叶澜秋容貌精致,一身流苏礼裙倾情献唱,自信又耀眼。

夏时正要收回目光,余光忽然定在了不远处陆承瑾的身上。

只见,陆承瑾双手放在口袋里,幽深的眼眸紧锁屏幕,温柔的神色是她从未见过的。

夏时心底一涩,走过去,正准备归还手机。

就听一个护士小心翼翼问陆承瑾:“陈医生,你也喜欢叶澜秋吗?”

陆承瑾闻言,没有承认,可也没说不喜欢。

夏时整个人僵在原地。

陆承瑾转身,正准备去科室,就看到夏时脸色苍白看着自己。

他面色冷清,与她擦肩而过。

夏时手臂微动,手机终归没有递过去。

她独自一人回护士站,脑海中都是刚才一幕。

忽然,护士台被敲响。

“现在是上班时间。”

陆承瑾冷冽的声音响起,夏时回过神,抬头对上他那张俊逸的脸,愣了一会儿,忙将手机递过去:“你手机落在家里了。”

陆承瑾接过手机,放进口袋。

“以后不要拿我的东西。”

夏时一愣,半晌,僵硬点头:“嗯。”

说完,她见陆承瑾要走,忍不住叫住了他:“你今天早点回家,不要忘了我们的约定。”

结婚前,夏时曾戏言说,以后陆承瑾每天下班后要准时回家,有事要提前向自己报备,不许沾花惹草……

这些,陆承瑾都答应,并且也做到了。

陆承瑾不知道夏时为什么忽然说这些,他没有回答,快步离开。

医院的工作,几乎没有闲暇的时候。

今天也是,连续性的手术。

陆承瑾作为主刀大夫,一天都没有从手术室出来过。

夏时一样,她是护士长,不仅要进手术室,还要管各种琐事,忙的晕头转向。

但她想到叶澜秋给陆承瑾发的短信,更想能一直和他一起在工作,永远不用下班。

最后一台手术做完,已经是晚上十点。

换了护士服,夏时揉着脖子走出医院。

这时,陆承瑾从身后叫住了她。

“夏时,我今晚还有事,不回去了。”

夏时放在肩膀上的手僵住,转身看向陆承瑾:“工作已经忙完了,还有什么事?”

陆承瑾蹙眉:“去演唱会。”



夏时见他如此坦荡说要去演唱会,心里满是复杂。

还没等她再开口,陆承瑾又说:“你如果不放心,可以跟过去。”

夏时喉中顿时干涩不已,她笑着回:“不用了,我相信你,注意安全。”

说完,她先一步,裹紧了身上的风衣,走进黑夜之中。

她想,她只是不相信自己。

以前她是个很自信的人,但自从遇上陆承瑾,她慢慢变得自卑起来。

陆承瑾太优秀,她总觉得自己配不上他。

两人结婚多年,至今她都不敢将陆承瑾是自己丈夫的事告诉医院其他同事。

家离医院不远。

夏时独自走在空无一人的街道,放在口袋里的手,又开始颤抖起来。

不远处的荧屏上,滚动播放着叶澜秋的海报,每一张都耀眼夺目。

夏时驻足观看,忽然觉得自己是时候放手了。

可她又不甘心,六年,人的一生有多少个六年。

本是晚夏,然栖烟市的气温却很低。

迎着刺骨的冷风,夏时在街头站了很久……

……

陆承瑾一夜未归。

第二天,夏时在医院走廊看到他。

两人相视一见,默契的谁都没有开口。

陆承瑾朝着外科医生办公室走,夏时向相反方向的护士站走。

形同陌路,背道而驰,就如同他们婚姻。

夏时眼底的落寞怎么也掩盖不住。

她刚行至护士站,就听到不少护士在讨论陆承瑾。

“陈医生是我见过最帅最有逼格的男人,简直我心中的完美男神。”

“是啊,我也好喜欢他,不知道什么样的女人才能把他给收了。”

夏时听着这些话,心里五味杂陈。

或许,她能嫁给陆承瑾六年,也算她这辈子的幸事吧。

这时,手机的震动声让她回过神。

夏时打开手机,发现是大学同学群的消息,班长说叶澜秋回来了,一个市的同学聚会见一见。

群里的同学纷纷响应,有的人不在栖烟市,都表示要过来见见大明星。

夏时看着冷清的群里再次热闹,忽然很羡慕叶澜秋。

羡慕她不仅有人缘,还羡慕她有陆承瑾喜欢。

夏时默默关了消息,继续工作。

晚上。

夏时值完班,正准备去换衣服。

电话声突然响起,夏时接过,就听到里面熟悉女声响起:“夏时,承瑾喝醉了,你过来接一下他吧。”

是叶澜秋……

夏时心里一紧,陆承瑾基本不喝酒。

他有洁癖,不喜欢酒后第二天残留在身上的味道。

夏时来不及换衣服,匆匆赶往同学聚会的地方。

雅客居私人高级会所。

夏时谢过带路的工作人员,站在门外,就听到里面传来嘈杂起哄的声音。

她推开门,整个人如遭雷击,僵在原地。

就在刚才,她看着叶澜秋贴向陆承瑾,但很快就离开。

这时,里面的人也注意到了夏时,包厢内瞬间寂静。

气氛顿时尴尬起来,众人面面相觑。

叶澜秋忙解释:“小时,我输了,和承瑾玩大冒险,你别误会。”

夏时闻言,强忍着走过去:“玩游戏也应该有个度,你不知道他已婚?”

叶澜秋一下被噎住,无措起来。

这时,叶澜秋朋友阴阳怪气道:“不就是个游戏吗?你何必这么小题大做?”

“没办法,人家是书香世家,就喜欢上纲上线。”

“……”

夏时听着这些话,强装不在意,走向陆承瑾。

“太晚了,回家吧。”

陆承瑾闻言,转身看向夏时,眼底一派清明。

夏时见状,才知道自己是被叶澜秋骗了。

她就听陆承瑾冷冷开口:“家?我还有家吗?”

这话一出,四周瞬间寂静。



陆承瑾是单亲家庭,从小被陈母带大。

陈母有心脏病,在六年前因为治疗不及时去世。

所有人都觉得是因为夏时家见死不救,才害得陆承瑾的母亲身亡。

室内压抑的可怕。

这时,叶澜秋挽住陆承瑾的胳膊,笑着说:“怎么承瑾开个玩笑,你们都当真了?”

话音刚落,包厢内的气氛又活跃起来。

叶澜秋永远都是这样八面玲珑,是人群中最会交际,最耀眼的存在。

而夏时一身护士服站在这群人中,只觉得格格不入。

她转身,独自离开。

陆承瑾见夏时走后,缓缓拉开了叶澜秋的手,声音很淡:“我明天还有手术,先回去了。”

来到外面,陆承瑾脸色冰冷,偏头看了眼刚刚被叶澜秋碰过的衣服,眼中闪过一丝嫌弃。

他慢条斯理地脱下外套,扔进了一旁的垃圾桶。

……

夏时回到家,洗漱完一个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四周空荡寂静的可怕。

她拿起遥控器,打开电视。

空荡荡的客厅内,添了些许的声音,让她觉得没那么孤寂了。

不知过了多久,电视里,突然插播了一则新闻。

女主播严肃凝重的声音传来:“今日23点11分,海市突遭7.5级强烈地震,震源深度13千米,受灾面积达30万平方千米……受灾人口保守估计超过200万……”

闻言,夏时的脸色逐渐变得凝重。

同时,茶几上的电话声响起。

夏时接过,发现是父亲打来的。

电话里,江父声音沉重:“海市发生了地震,你知道吗?”

“刚看到新闻。”夏时回。

“医院要组织一支医疗队,以最快的速度赶往灾区,救灾。”江父停顿了一下,良久才开口,“灾区事故多发,这一趟危险重重,都是自愿报名,你不愿意去,爸爸不会怪你。”

夏时闻言,想到自己的病,又想到已经形同陌路的陆承瑾,觉得自己去很适合。

“我去。”

说完,她想到什么,忍不住又说:“这件事,能先不告诉承瑾吗?”

电话里,江父温声回。

“一家人去两个就够了。”

夏时明白爸爸的意思,立马收拾行李,准备赶赴灾区。

这一夜,陆承瑾没有回来。

夏时走前,将一份早就拟好的协议小心的放在了陆承瑾的书桌前。

她想,也是时候放陆承瑾自由了……

拖着行李箱出门,医院的车已经过来。

夏时上车,看着两鬓斑白的父亲和同行的同事,点头跟他们打过招呼。

然后坐在父亲身边。

江父慈祥的目光看向她,轻声问:“怕吗?”

夏时看了眼车内的同事,他们也都有各自的家庭。

她认真答:“怕,但总要有人冲在最前面。”

江父拍了拍夏时的肩膀,安慰她说:“我们都会没事。”

……

另一边,陆承瑾回到家,已经是凌晨。

打开门,别墅内有些空荡。

他没多想,回自己的房间,换衣服。

正打算去医院的时候,就看到书桌上放着一份文件。

他走过去拿起一看,墨瞳一缩。

文件的最上方写着:“离婚协议书”几个大字。

结婚六年,夏时从未说过离婚。

陆承瑾不由的蹙眉,他来到夏时的房间,发现她不在,里面也少了很多她常用的东西。

他心里有些发闷,将协议书扔至一旁,开车去往医院。

瀚明医院。

陆承瑾直奔护士站,就发现夏时的工位上坐着的是另一名护士。

那护士看到他,起身说:“陈医生,你是来找夏时姐的吗?她昨晚就跟着医疗队去往地震灾区了。”

陆承瑾闻言,还没回过神。

就听,大厅的电视上插播一则新闻。

“海市再发余震,从栖烟市前往海市的瀚明医院救灾车,不幸翻下高速。”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