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精美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神医狂妃带着萌宝闯江湖

神医狂妃带着萌宝闯江湖

张矣名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叶夕颜是个现代人,在睡梦中穿越到了一个架空的古代世界,成为了将军府千金小姐。这个身份听起来尊贵,可事实并非如此。原主母亲早亡,父亲不喜,受尽了继母欺凌。如今她肚子里有个不知生父是谁的小娃娃,不光身败名裂,同时还给将军府抹黑。叶夕颜九死一生诞下麟儿后,带着孩子逃之夭夭……

主角:叶夕颜,徐丹宏   更新:2022-07-16 00:2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夕颜,徐丹宏 的女频言情小说《神医狂妃带着萌宝闯江湖》,由网络作家“张矣名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叶夕颜是个现代人,在睡梦中穿越到了一个架空的古代世界,成为了将军府千金小姐。这个身份听起来尊贵,可事实并非如此。原主母亲早亡,父亲不喜,受尽了继母欺凌。如今她肚子里有个不知生父是谁的小娃娃,不光身败名裂,同时还给将军府抹黑。叶夕颜九死一生诞下麟儿后,带着孩子逃之夭夭……

《神医狂妃带着萌宝闯江湖》精彩片段

烈日焚烧着大地,整个将军府被蒸得如同干柴一样,只差一把火就能够烧起来了,突然,一声刺耳的喊叫声划破了天空,惊得太阳都躲进了云层。

“这个,人?是我吗?”将军府内院的闺房中,叶夕颜吃惊地捧着荷叶铜镜,高分贝的嗓音让身边的丫鬟浑身打颤,还好这是铜镜,若是叶夕颜常用的玻璃镜,此时恐怕已经震得粉碎了。

一道记忆如同闪电刺入了叶夕颜的脑海,她终于想起了一切,茫茫穿越大军中,自己绝对不是幸运的那个。

都说一如侯门深似海,作为一个不出大门一步的将门小姐,已经很憋屈了,如果还要作为家族讨好皇家的筹码,加入王府,叶夕颜敢断定,这绝对不是一个好差事。

更何况,就算穿越成百年难遇的废柴,也总有提升的机会,穿越成穷光蛋也总有晋身的可能,可是,这皇妃可是终身制的啊,她真要一辈子陪着那个虽说多金而俊美,但是却性格残暴,怒眼就发配,张口杀人的残暴王爷吗?

不行,绝对不行。

然而就在此时,她却听见门外传来了私语之声。

“王爷,你是来接妹妹回去的吗?”一个细声细气的声音说着话,听着就让人掉了一地的鸡皮疙瘩。

“朝颜,你也知道的,我是真的不喜欢她。”一个好听的男声说道,似乎很激动的样子:“你也知道的,那天我只是喝醉了酒,我把她当成了你。”

“王爷,你对朝颜的心意,朝颜怎会不知呢?不过,好歹她也是您的夫人,也算是明媒正娶。”

什么叫做“算”明媒正娶?难道娶了我就很丢人吗?叶夕颜不悦了起来,她想起来了那一对鬼鬼祟祟的男女都是谁,女的就是自己的大姐叶朝颜,而男的则是自己的老公,那个王爷。

“虽然说,妹妹是庶出,不过,也算是将门虎女,王爷你就......”

“长得难看点,我就忍了,脾气居然还那么不好,你看看,怀孕了,她竟然还因为这点小事情和我争吵,竟然还学泼妇回娘家,让我在众家王爷面前无法抬头做人啊。”

“你看在妹妹的肚子上......”

“肚子?我就是想这肚子觉得不对劲。”王爷怒道:“她进我门中才几个月?肚子就这么大?我强烈怀疑她不检点,在我们之前,她定然已经有了野男人,这就是她想让我当绿帽子啊。”

“王爷,妹妹性子是古怪了点,不过也不至于......”

王爷说着又怒道:“不行,我要退婚,我要休了她,我要娶你!”

“什么?丑?怀孕?不检点?休了我?”叶夕颜气不打一处来,这段话信息量实在是太大了,让刚刚穿越过来的她根本来不及反应,低头一看,却看见大腹便便的肚子。

天啊,难道是真的?当弃妇已经很可怜了,还要当一个大肚子的弃妇吗?叶夕颜不由得捧着肚子一声哀嚎:“宝宝啊,你还没出生就被你爹地抛弃了!”

刚想出去教训那两个家伙,怒发冲冠之际,叶夕颜却突然感到腹中一阵剧痛,她下意识地伸手捂住了腹部,却感到有什么东西湿漉漉地流了出来。

“小姐,不好了,你羊水破了,要生了。”小丫鬟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尖叫了一声向门口跑去:“王爷!”

叶夕颜呆呆地站在原地,被雷了一个外焦里嫩。

好端端地躺在床上都能被穿越,已经很惨了,竟然还穿越到了一个孕妇的身上,而自己的丈夫竟然还怀疑自己不守妇道......天底下悲惨的事情怎么都发生在自己身上了啊?

“什么?羊水破了?要生?”王爷怒道:“这是怀孕五个月该有的现象吗?这绝对有问题。叶将军,你倒是说说,你这个女儿究竟怎么回事?”

叶琛愁眉苦脸,连忙摆手道:“王爷,这个,这个我真的不知道啊,臣一直都在军中,这成亲的事情,不是她娘照管的吗?”他转移了目标,对夫人炫萼华道:“你都是怎么管教夕颜的啊?”

“相公,妾身冤枉啊,妾身虽然是正室,可是,夕颜却不是我生的啊,她娘死得早,她将她娘的死都归咎在我身上,和我素有隔阂,她不听我的啊。”炫萼华扯着嗓子叫道:“定是她不听话,偷偷溜出去,结识了那些坏男人!”

他们在这里争吵不休,却没有人注意到叶夕颜在屋子里已然诞下了一个娃娃,叶夕颜侧过头来,门外的争吵还在继续,而身边的娃娃小脸粉嘟嘟的,甚是可爱,就好像是粉雕玉琢的一般。

叶夕颜挣扎着起身,她本来就是产科护士,却没想到今天要自己给自己剪脐带。“娃娃,吃吧,吃饱了,我们就走。”


“什么,这个女人竟然敢带着孩子自己跑了?”

“她的胆子不小,来人啊,将整个京城封锁了,挖地三尺都要找到她。”

“难道她是想要护着她的相好?不行,我非要知道哪个男人那么大胆子,我要将他剥了皮,做成人皮鼓,每天敲他。”

“这个贱女人,我一定要休了她。不行,不能休,我要留着她,每天折磨她,让她为自己做的一切负责任......”

王爷在屋子里不断地转圈子,每转一圈就说一句话,气得像磨盘旁暴跳的公驴。

叶夕颜此时抱着怀中的宝宝走在僻静的小路上,怀里的宝宝睡得正香:“宝宝,你爹地究竟是谁啊,是王爷?还是?”

她揉揉脑袋,就是搞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关于这孩子的爹是谁,一想起来脑袋就痛。

叶夕颜傻笑了起来,自言自语道:“我不会是学圣母玛利亚,生了个上帝的娃儿吧。”

她揉揉脑袋,继续向前走,抬头看看空中炙热的太阳,又低头瞅瞅小溪里的清水,决定在这里擦洗一下。

然而她刚刚蹲下身子就听见溪水的上游传来了一阵痛苦的哀鸣声,她很好奇,这里竟然会有人。

沿着溪水上行,她看见地上躺了个英俊的男子,身子不断抽搐着,如果不加以援手的话,恐怕他有性命之忧。

叶夕颜几步冲了上去,拔下头上的簪子,用这代替银针,在男子的背上扎了个遍,然后又反转过来,打算扎他身上的穴道。

“喂,你干什么?”那个人却突然清醒了过来,还一把抓住了叶夕颜的手:“你谋杀亲夫啊?”

“嘿!”叶夕颜柳眉倒竖,刚想发怒,却又突然笑了起来,这个男人长得不错,不比王爷差啊,更重要的是,他送上门来主动要求当自己“亲夫”,她若是不成全,那就太对不起人家了吧。

“嘿嘿!”叶夕颜抱起宝宝亲了一下:“别怕,娘亲这就给你抓个爸爸来。”

说着她挣脱了那男人的手,冲着他的胸口又是一阵猛刺。

连续数十针之后,叶夕颜抹了抹额头渗出的汗珠,长出了一口气,这种银针急救法对于她这么一个还在月子里的女子来说,可是一个不小的负担啊。

当那男子身上扎满了血窟窿之后,他终于清醒了过来,恢复了神志:“你,你是......”

叶夕颜笑呵呵地说:“你是我亲夫啊,怎么,你忘记了?”她抱起宝宝贴近他的脸说:“看到了吗?我们的宝宝哦。”

“你?”

男子还没有来得及抗议,叶夕颜就在他身上乱摸了起来,在老公身上找点东西,还是不为过的吧。

她翻出了一个小瓶子,打开一看,里面竟然飘出了一种腐臭的味道:“蝎子尾上针、千年蚂蚁母、十八熏百合、食人果......用二十三种奇怪药物炼制而成,外表粉红色,鲜艳可人,可是却散发臭气,莫非这是神医门秘传的金刚丹吗?”

叶夕颜嘿嘿地笑了起来:“吃了之后能够让人百毒不侵,而且还能够促进人的经脉生长,我说得是不是啊?”

倒出一看,却只有一颗。叶夕颜叹息了一口气道:“好东西,当然是要留给宝宝的了。”

她抱起宝宝:“乖宝宝,爸爸给你的见面礼。”

“你给我住手!这是给丹宏王爷的......”男子的话还没有说完,金刚丹就已经被叶夕颜塞入了宝宝的嘴里。

“嘿嘿!”一直沉默不语的宝宝竟然开口笑了。

“他喜欢你呢。”叶夕颜笑着看向了那个男子。

然而就在这时候,男子却大吼了一声,突然睁开双眼,拔出了腰间的佩刀,刀光一闪,明晃晃的刀刃已经架在了叶夕颜的脖子上。

“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男子眼放寒光,充满了杀机。

“你自称是我的亲夫,我还救了你的命,这算不算理由?”叶夕颜微微一笑。

“可是,你却把给王爷的金刚丹给糟蹋了。”男子说到这里再不答话,手中刀锋向着叶夕颜袭来。

“啊!”叶夕颜惊呼了一声,手中的簪子下意识地挥了出去。说来也奇怪,她感到体内突然有了一股温热的气体,手中的簪子当的一声击中了对方的刀,那刀竟然断成了两节。

“我,我这是怎么了?”叶夕颜还没有反应过来呢,簪子就自然落下,刺入了男子的咽喉,而男子的断刀距离叶夕颜的胸口也只有半寸的距离。

叶夕颜倒吸了一口凉气,倒退了几步:“宝宝,要找一个爹爹,又帅又有钱,还得是活的,可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啊。”


金刚丹真是一个好东西,只是短短几个月的功夫,宝宝就已经长得有寻常人家的孩子五岁那么大了,而且竟然生得刀枪不入,只是心性还不太成熟,比婴儿抢不了多少。

牙牙学语间说得最多的就是:“爹爹去哪儿了?”

“宝宝,你到官道中间去,看那马车豪华,衣着光鲜的公子,就帮娘亲拐一个来吧。”叶夕颜躺在树荫底下,笑呵呵地对宝宝发号施令。

于是,宽敞的官道中间,站着一个瘦小的身影,挺直了腰板,粉妆玉琢的脸上是一双透亮的眼珠子。宝宝此刻正和一匹高头大马对峙,马的后头是一辆雕花马车。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车上有一位帅得掉渣的公子。

徐丹宏见那英武不凡的小男孩咬着手指头冲着自己狡黠地笑了,他突然感到脊背一阵发凉,这个小孩的眉宇之间怎么和自己那么像呢?

难道?他猛地摇摇头,不,这是绝对不可能的,自己何时有了这么大的孩子呢?

那孩子的眼睛直溜溜地盯着徐丹宏腰间那块价值不菲的羊脂白玉佩饰,格格地笑了起来:“爹爹!”

赶车的童子此时也吃了一惊:“小孩,你胡说什么?饭可以乱吃,爹爹怎么能够乱认呢?”

宝宝吓了一跳,突然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哭声中竟然带着一种婴儿的啼声。

“爹爹不要我了,娘啊,孩儿没有能够完成你交代的任务。”

官道上围上了一大帮的人,谁看得徐丹宏脸发臊。

“去,去,你们看什么啊,这是丹宏王爷,谁敢拦着?”童子厉声叫骂。

拦道的人是没有了,不过,却多了很多窃窃私语的人。

“看啊,这是丹宏王爷的私生子?”

“小声点,丹宏王爷不想认。”

“丹宏王爷恐怕还没有娶王妃吧,想不到他还挺......”

“五经,你这是干什么啊?还嫌不够乱吗?若是让皇兄庆华王爷看见了,我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徐丹宏怒斥了一声自己的童子,低头摸出了一个元宝,递了过去:“小孩,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你的爹爹,看你可怜,你走吧。”

“爹爹,你也太小看宝宝了吧,娘亲说,生我下来不容易,而且,她好不容易才将我养成如此乖巧可人的样子,所以,这个赡养费是绝对不能少的,你就随便给个十五六七万两黄金就够了。”

“十五六,万......还,黄金?”徐丹宏作为一国的王爷,他自然不是拿不出那么多钱来,只是若是此风一开,未免让人笑话,而且,自己这抛妻弃子的罪名可是从此担下了,所以......

“你娘在什么地方?”徐丹宏恨不得将这个小骗子丢到河里去,可惜,这里没有河。

“我娘?哦,你说的是你夫人吧,在那里啊。”宝宝说着就伸手向人群指去。

人群散开,一个女子翩然出现,她身上穿着富贵人家的衣服,只是稍微有些宽松,更显出她那盈盈一握的腰身来,她本身就生得瞳若秋水,这个时候就更是显得如同天上的谪仙人一般。

她不动,但是却依然显露出倾城绝色。民间哪里会有这样的潋滟生姿的女子呢,她绝对不是普通人家的女子。

“娘,你快来啊,孩儿好不容易逮住一个,莫要又跑了!”宝宝叫道。

为什么要用“又”呢?徐丹宏心中一凛,顿时又回到了现实之中。这难道不应该是很尴尬的境地吗?但是他此时却笑了,倾城一笑,惊天动地。

“这款,我喜欢。”叶夕颜若有所思地自言自语:“要小心点,不要又弄死了。”

她说着又嫣然一笑,走到了徐丹宏的面前,摊开了手:“公子,如果不方便,写个欠条也可以啊,你家住哪里啊,我可以上门收款。”

“呵呵。”除了尴尬地一笑外,徐丹宏无话可说。

官道上很快很快又恢复了畅通,只是徐丹宏那雕花马车上又多了两个人,叶夕颜和她的宝宝。

“娘亲,我猜想,这位公子一定是在想,等到了僻静无人的地方,再将我们丢下,你说我猜得对不对啊。”

“乖。”叶夕颜摸摸宝宝的脑袋,突然变得严厉了起来:“那你还不赶紧帮我看好啊?”

一条牛皮糖粘上了徐丹宏的大腿,这会儿,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够甩掉的了。

就在徐丹宏左右为难的时候,那宝宝的脸色却变成了酱紫色,他大口地喘气,好像被人卡住了喉咙。

“不好,这孩子,要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