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精美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典籍华夏对话上下五千年

典籍华夏对话上下五千年

梦游诺克萨斯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再次睁眼,赵锦程穿越了,穿到平行时空里另一个同名同姓的主持人身上。他上辈子的梦想就是成为主持人,而现在他灵魂占据的身体正是知名的电视台主持人。同时,随着穿越而来的,是逆转时空系统,允许他随时随地穿越时空,去各个朝代。这时,电视台最大制作的节目落在他头上,要他科普古代皇帝。此时正有最好的机会,赵锦程借助系统,穿越古今做出了一款精良真实的古今对话节目!

主角:赵锦程   更新:2022-07-16 00:2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赵锦程 的女频言情小说《典籍华夏对话上下五千年》,由网络作家“梦游诺克萨斯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再次睁眼,赵锦程穿越了,穿到平行时空里另一个同名同姓的主持人身上。他上辈子的梦想就是成为主持人,而现在他灵魂占据的身体正是知名的电视台主持人。同时,随着穿越而来的,是逆转时空系统,允许他随时随地穿越时空,去各个朝代。这时,电视台最大制作的节目落在他头上,要他科普古代皇帝。此时正有最好的机会,赵锦程借助系统,穿越古今做出了一款精良真实的古今对话节目!

《典籍华夏对话上下五千年》精彩片段

空旷整洁的后台化妆间里,赵锦程懵懵懂懂地睁眼。

他……这是在哪儿啊?

还没看清周围陌生至极的环境,头便猛地痛起来,与此同时,数不胜数的零碎画面浮现而出。

“小赵,原来你在这儿啊?我找你半天了!”

“《古今五千年》的方案终于出来了,这可是台里今年首推的科普综艺,台长发话说,要是做得好,升职加薪少不了你小子的!”

门猛然被一名留着长卷发的男人推开。

李导将怀里的方案书往赵锦程怀里一塞,笑得脸都快烂了。

“这么多后生里头,你是我最看好的主持人,没有之一!努力干!未来可期!”

“哦,好的李导……”

脑子还没有完全清醒,可身体却下意识做出了反应。赵锦程看着男人离去的背影和手中厚厚一叠资料,半晌没回过神。

……

十分钟后,赵锦程才勉强接受了现实。

他穿越了。

穿越到了平行时空里另一名同样也叫赵锦程的主持人身上。

茫然归茫然,但激动是难免的。

成为主持人可是他一辈子的梦想!

要不是高考时涂错答题卡、与主持专业失之交臂,他也不会阴差阳错地走上配音演员的路!

虽然没有正儿八经主持过节目,但好歹也是个业余爱好者,再加上原身也是个个中高手,应该没问题!

打开方案册,只读了两页,赵锦程眼底就迸发出无比热烈的光芒。

“以历代以来的帝王贤臣、名家大师为切入点,通过对话形式将不同时空的光景呈现于观众眼前,一览五千年瑰丽文化!”

“不仅能唤起我们中华儿女的民族自豪感,还能向国外展示咱们博大精深的人文历史!”

“浓妆艳抹的娘娘腔爱豆有什么好追的,这才是该真正有国民热度价值的节目!”

越看越兴奋,赵锦程嘴角止不住地向上扬。

冷不丁的,耳边忽然传来一道毫无感情的机械女声。

“叮咚!”

“系统消息:亲爱的宿主,恭喜您已成功与时空系统绑定!”

“时空系统可助宿主穿梭时光、回到过去,并与特定时空背景下的人物无障碍交流,最长时限为六十分钟。”

“《古今五千年》热度增加,可触发系统隐藏功能!”

我去!

赵锦程一愣,随即便是心潮澎湃。

又是穿越又是系统,他眼中光芒大盛,仿佛已经看到自己一步步走向人生巅峰的美好画面。

与特定时空背景下的人物无障碍交流?

那将这《古今五千年》做到爆火,岂不是信手拈来吗?

迫不及待拿出手机翻出李导联系方式,赵锦程兴奋得连呼吸都急促起来。

“嘟嘟嘟……”

“李导?我是锦程!”

“方案我已经看完了,很不错!咱择日不如撞日,今晚就开播吧!现在距离九点档还有二十分钟,你赶紧通知工作人员准备一下!”

听着电话那头的人一口气讲完这么多,李导嘴角抽了抽。

疯了?

从业二十几年,他从没见过主持人读完节目方案不到十分钟就嚷嚷着开播!

他反复确认了好几遍,才失望地叹了口气,苦口婆心道:“小赵,我晓得你上进心强,可,可这也太荒唐了!方案早上才刚出来,小组同事都还不熟悉,既没有角色也没有布景,怎么播?”

上进是好事,可若太过,就成了浮躁!

“能播的李导,我敢拍着胸脯向你保证,一定不会出岔子!角色布景一类的我来负责筹备,台里只需要提供最基础的录制帮助就好,直接直播,连后期工作都省了!拜托!”

“小赵……”

李导欲言又止。

他从来没见过赵锦程这幅模样。

如果这话是从别人嘴里说出,李导铁定认为此人不知天高地厚,骂他个狗血淋头都算轻的。

可偏偏是赵锦程!

足足十来秒,李导才苦笑着摇头。

“行吧行吧不过我丑话说在前头,《古今五千年》前期投入巨大,你要是搞砸了,台里赔钱不说,你一辈子的主持生涯也毁于一旦!”

……

挂断电话,赵锦程立刻行动起来。

他在化妆间找了处无人打扰的僻静角落,支起手机支架,将摄像头对准自己,随后闭上眼深呼吸。

说不紧张那是假的。

但更多的则是热忱慷慨!

虽离正式开播还有一刻钟,可听到消息后赶来观看的粉丝已足足有八万,每刷新一下,数量便以指数级上涨!

“哇哦,锦程哥还是那么帅!”

“我对历史挺感兴趣地,希望《古今五千年》不要让我失望!”

“楼上说的这叫什么话?赵锦程主持的节目啥时候让咱们失望过?”

“我看简介说是跟古人面对面聊天,这个创意绝!”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直播间热闹非凡,险些将直播平台服务器给挤爆——而这,也仅是华国新兴主持明星赵锦程人气的冰山一角!

另一处,李导也专注地盯着屏幕。

看着大家对《古今五千年》抱有的极高的期望值,他额头上不禁出了一层冷汗。

千万,千万不要出错……

若是砸了台里的招牌,不仅会被网友狠狠diss,连饭碗也保不住!

“各位观众朋友们大家好,非常荣幸与大家相遇在九点整的九州卫视,我是你们的老朋友锦程!”

开场白一结束,飞机游艇玛莎拉蒂等各种乱七八糟的打赏道具“唰唰唰”地在屏幕上飞来飞去。

他声音清亮,模样矜贵,引得不少女粉丝隔着手机尖叫。

“接下来,就让我们一起在历史长河中穿梭吧!”

说完,赵锦程嘴角勾起一抹自信的弧度。

“叮咚!系统正在开启时光隧道,请宿主及时进入,并根据隧道提示选择目的地。”

咻——

化妆间中,一个两米高的“黑洞”出现在赵锦程面前,散发出幽深神秘的光,让人不禁想往里张望。

赵锦程没有犹豫,纵身跳了进去。

身体仿佛失去了重量,他悬浮在一片虚空之中,放眼望去尽白茫茫的光,不断往后快速移动。

待赵锦程适应这股失重感,抬眼,令人震撼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四面八方浮现出各式文物书画的影像,司母戊鼎、清明上河图、兰亭集序……古朴典雅的气息扑面而来,雄浑壮阔。

赵锦程试着动了动身子。

文物书画开始围着他缓缓旋转,周边的环境也逐渐清晰起来。

先是民国旧上海,接着,街上出现了许多剃了半边头发、留着长辫子的清朝男人,然后是骑着马的游牧民族大肆侵犯中原……

时光飞速回溯,不到两分钟的功夫,便已是数百年光景!

影像不断变换着,一座雄伟壮观的宫殿出现在赵锦程眼前。

他瞳孔一缩。

这是……长乐宫?

不由自主地向前迈出两步,霎时间,文物书画纷纷化为灰烬,飘散如烟,宫殿则愈发栩栩如生。

穿着铠甲拿着长戈的侍者守在宫门前,面色威严,见了赵锦程,刚想拿起武器呵斥,手臂却神奇地僵在了半空。

一切仿佛凝滞了。

赵锦程继续向前走,来到足有三人高的殿门前,用力推开。

吱——

沉重的金属门发出摩擦声,衬得大殿内气氛肃穆异常。

大殿之上,一名身着黑色龙袍、正伏案批阅奏折的男子倏尔抬眸,因思索而皱起的眉头还未来得及舒展开。

此人正是一代霸主汉武帝——刘彻!

刘彻目光落在逆光而行的赵锦程身上,他眸中浮起深邃的意味,是诧异更是警惕,却并未开口驱赶质问。

金銮殿守卫重重,他强闯入宫,为何毫发无损?

从门口到书案足有百米远的距离,赵锦程不慌不忙一步步走去,每一步的声响都回荡在空旷的殿中。


“来自千年后的炎黄子孙,赵锦程,参见陛下!”

赵锦程没有跪地,而是简单鞠了个躬。

“千年后?”

汉武帝眉眼夹杂几丝疑虑,言语却充满了高高在上的尊贵。

他狭长的眼睛细细打量着赵锦程,没有多余的言语,独属于上位者的压迫感扑面而来。

与此同时,直播间的观众们也纷纷屏住呼吸。

弹幕哗然一片。

“这演员是谁?演得真好!台词就三个字,天子之威演得淋漓尽致!”

“服装道具也值得表扬!”

“妆效也无敌,这汉武帝简直跟历史书上的画像一模一样!”

赵锦程也不虚,背脊笔直,静静对视回去。

空荡荡的殿内,如此静默了足有两分钟,汉武帝才冷冷地笑了声,讽刺道:“说吧,谁让你戏弄朕的?”

“卫青?周亚夫?李广?”

“什么乱七八糟的千年后?朕还没有老糊涂!”

见汉武帝丝毫没把自己的话当回事,赵锦程蹙眉,只坚持道:“陛下,没有人指使教唆,是我从史书中了解到您的功绩,才专门来见您一面!”

话毕,汉武帝脸色更加复杂。

史书?功绩?

从赵锦程刚才走进金銮殿开始,举止便与常人不同,奇装异服,礼节怪诞,眼神中也无惧怕心虚之意。

哪怕是当朝最为炙手可热的臣子,也不敢胆大至此!

更别提一介匹夫!

莫非真是千年后的子民?

“所言为实?”

“自然!”

轻轻叹了口气,汉武帝不动声色地瞥了眼窗外巡逻的禁卫军,沉默片刻,这才对赵锦程道:“不必多礼,坐。”

此人身形颀长,面相斯文,不像是常年练武。

将军亲自精心培养的护卫就在殿外,哪怕真出什么意外,也能及时赶到,顺利将赵锦程擒住!

“谢陛下。”

赵锦程也不客气,就着一旁的软垫席地而坐。

只见汉武帝慢慢悠悠往嘴里送了口茶,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可细心留意便能发现,他左手正藏于袖间。

如此,若是赵锦程威胁到他的安全,他便能及时掷出暗器!

赵锦程眉梢一动。

是不是自古以来,当皇上的都觉得有人无时无刻不害自己?

相比之下,汉武帝还算是好接近的,毕竟在当时封建保守的环境下,有个陌生人擅闯宫殿,还说什么来自千年后,他不把他拖出去斩首已经很仁慈了!

“穿越千年时空想来不易,说吧,你大费周章来到我大汉室,找朕有什么事?”

“自然是为了亲眼瞧瞧能够击破匈奴、开创丝绸之路的帝王风采!”

赵锦程没有丝毫犹豫,说出了心中真实所想。

他神情自信平静,可汉武帝却抿起了唇,脸上的肌肉也显而易见地紧绷起来,甚至,连肩膀也不自觉地开始微抖。

击破匈奴…开丝绸之路……

这乃是他近日萦绕心头的国事!

由于计划尚未成型,至今未与任何人提起,可赵锦程却轻而易举地讲出了口!

望着面前的汉武帝,赵锦程嘴角轻轻上扬。

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下一秒,汉武帝拍案而起,横眉立目,长袖一抚,桌案上的杯具就着茶水齐齐翻滚于地,满地狼藉。

“荒唐!”

此时的他,与方才伏案批阅周折时截然不同。

嗜血!狠厉!

仿佛下一秒,就会将赵锦程生生撕碎!

能坐到龙椅之上的,无论平时看起来多么文质彬彬、斯文有礼,双手都难免沾满无数鲜血和人命!

“信口胡言!什么平定匈奴什么丝绸之路?不过就是从歪门邪道打听来的消息,便自以为很了解朕了?

“区区雕虫小技还敢谎称来自后世,欺君之罪,你可知什么后果?”

他怒目圆睁,瞪着赵锦程,杀气四溢。

赵锦程淡然一笑,俯身,伸出右手食指在地上蘸了些茶,用茶水不慌不忙地在桌案上写了几个字……

汉武帝眯起眼睛,神情先是愤怒和不耐烦,随即便转为震撼!

直播间再次掀起一波热潮。

“好家伙,又被汉武帝的演技牛到了!不过锦程哥到底写了啥东西?”

“胃口被吊起来了!我猜写的应该是什么皇室机密吧?”

“好想把摄像头拉近一点儿!”

一阵风吹过,桌案上的水痕消失殆尽,可汉武帝眉目间的复杂情绪却是良久未能消散。他死死地盯着赵锦程,目光之锐利,恨不得将他刺穿!

赵锦程依旧平静。

如此对峙了不知多久,汉武帝略显急促的呼吸声才逐渐平缓。他闭了闭眼睛,又一次在赵锦程对面坐下。

“皇上可还有疑问?”

“你……”

汉武帝将赵锦程打量了一遍又一遍,始终无法完全相信,从未来回到过去这种只会在志怪小说中出现的情节,竟会真实发生。

“皇上不必多虑,我只是个普普通通的人,没有半点恶意,也绝不会冒着风险篡改历史。此行之目的,也只是和皇上您说说话罢!”

“想必皇上您也想象过未来之事吧?来,咱们二人好生聊聊!”

汉武帝身形向前微倾,语速也比你刚才快了不少。

“你先前称,朕击破匈奴,又开辟了丝绸之路?”

自从穿上龙袍,他胸中便时时装着江山社稷,就连做梦也想着黎民百姓,如今,知晓一切的人就坐在面前,他怎可能无动于衷?

虽说汉武帝不久前还想着将赵锦程驱逐出宫,可此时,他只剩下无穷无尽的好奇和求知欲!

他定定地望向赵锦程,眸底涌动着期盼。

“汉武帝,在位期间采纳董仲舒‘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提议,首次在华夏大地上确立了儒家思想的正统地位。”

“此后两千余年,儒家思想的稳固根基都未能被动摇!”

“除此之外,兴办太学也是您的功绩之一,太学乃是华夏首个官方学府,为教育的普及做出了极大贡献!”

“您还大力开拓华夏疆土,扬我国威,匈奴、朝鲜、东越、南越片区皆被镇压!”

“最重要的是——通往西域的丝绸之路!”

“您派使者张骞前往西域,将华夏民族丝绸、铁器等智慧结晶传播至遥远的西方国度,同时,来自西域的瓜果马匹也走近中原,不仅大大发展了经济和外交,还让后世受益数千年之久!”

赵锦程掷地有声,汉武帝的情绪也不由得随之激昂!

他嘴唇微张,似是胸中有千言万语想要吐露,却发不出声音。

竟是如此,竟是如此!

不枉他登基以来日夜操劳!

起身从侧边的木架处取来美酒佳酿,汉武帝心情显然大好,竟亲手给赵锦程和自己倒了满满一杯!

这对礼节繁琐的汉室来说,是何等荣幸!

酒液一出,香气顿时飘满整个大殿。

放下酒壶,汉武帝拿起面前的酒樽望向赵锦程,一双眼睛里饱含深邃复杂的情绪,没有开口,却散发出无声的威严!

若是别人,估计已经浑身颤抖、跪地不起了。

可赵锦程仍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说了声谢谢,便将酒液往口边送。

味道……很酸,很涩,与二十一世纪的酒相距甚远。

想来是酿造技艺尚为成熟罢!

赵锦程只喝了两口便喝不下去,面露为难之色,汉武帝见状,大笑,豪爽仰头饮了个底朝天。

“方才所说,可是真的?”

“在下哪儿敢骗皇上!只是……”

话锋忽然一转,赵锦程欲言又止。

汉武帝笑意稍僵:“只是何事?”

“只是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皇上您功绩虽多,但也有不得民心之处,故后世毁誉皆有,难分伯仲。”

话毕,大殿里稍有缓和的气氛再次紧张起来!

汉武帝将酒樽重重往桌上一放,发出“砰”的闷响,冷声怒道:“不得民心?朕所有决定皆是深思熟虑,岂会有错!”

“非也,史学家有评,您有三大罪过!”


“噢?三大罪过?”

一听被后人质疑,汉武帝胸中本就酝酿着怒火,如今又见赵锦程以“罪过”二字来形容自己,瞬间勃然而起!

“好一个三大罪过!朕倒要看看他们都在胡乱指责朕些什么!”

与此同时,弹幕刷刷刷飘过屏幕,成千上万的信息几乎同一时间涌入,险些将服务器压垮。

“锦程哥怎么又把汉武帝惹怒了?虽然知道这是演的,但还是忍不住为锦程哥担心,哎,都怪演员们演技太好了!”

“就算汉武帝不乐意,咱也得说实话啊,世界上哪里有人能做到永远不犯错呢?”

“汉武帝眼神把握太赞了,把一个皇帝的孤傲自信表现得淋漓尽致!”

从直播开始到现在,网友们情绪一再高涨,观看人数也随着时间的推移指数级上升,甚至一度冲上热搜。

李导在后台看着数据,惊讶得目瞪口呆。

本以为如此心急打造出的节目顶多只能勉强及格,没想到,才开播二十多分钟,效果就惊艳至此!

后生可畏!

面对扑面而来的肃杀之气,赵锦程像是什么都没感觉到一般,毫不犹豫地开口朗声道:“第一大罪过——奢靡!”

经过文景之治,华夏大地的经济水平大幅进步,民众丰衣足食,吃得饱穿得暖,更别提高高在上的天子。

在物资如此丰足的环境下长大,汉武帝字典里从没有“节约”一词,还是皇子时便养尊处优,即位后更是奢侈无度,酒池肉林,造成了大量不必要的浪费!

“无论多么雄厚的财力,若不知节省珍惜,到头来必会捉襟见肘,自食其果!哪怕您贵为天子,亦是如此!”

“除了日常生活中挥金如土外,您还喜欢四处巡游,动辄率数万甚至数十万兵骑到处乱晃,每至一处,便是一大笔财力物力的消耗!”

“国库入不敷出,只得加重百姓赋税,天下黎民苦不堪言!”

“最可笑的是,你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犯下了怎样的错误,不知悔改,甚至还大费周章地寻起了所谓的‘长生不老之方’,为此举行各种仪式,筑造各式灵台楼阁,到头来——全都是一场空!”

“住口!简直一派胡言!”

赵锦程还想继续说下去,可汉武帝却再也坐不住了,冷笑一声,阴恻恻地盯着赵锦程,愤然斥道:

“朕日理万机,勤于政务,为治理天下付出了何其多精力心血,竟连放松享乐的权利都没有?”

“那些珍馐美味、奇珍宝石本就是朕的百姓供奉给朕的,若是连朕都无资格拥有,世上还有何人配得上?”

“所谓奢靡之罪,只不过是一群不知感恩的庶民编造出的莫须有的罪名罢了!”

大殿中充斥着令人窒息的怒意与威严,仿佛下一秒便要掀起血色风浪。

而直播间又是另一番景象。

“得了吧,这汉武帝还真会狡辩,谁说不让他放松享乐了,这跟奢侈浪费是两码事好吧!”

“我觉得汉武帝不是不懂,而是被人当面戳破,心有不甘,所以才死鸭子嘴硬不肯承认罢了。”

汉武帝的态度不仅激怒了直播间的网友,也成功激怒了赵锦程。

古人怕皇帝怕的要死,他可不吃这一套!

“呵,皇上自小熟读经书,难不成连恤民爱民四个字都不懂?”

“口口声声说自己为了江山社稷牺牲良多,可你真的爱这江山吗?如果爱,又怎么忍心让成千上万民众为了你的一己私欲而受苦!”

他字里行间夹杂强烈责备,听得汉武帝太阳穴处青筋凸起,微微跳动。

从未有人敢这般语气和他说话!

可偏偏,他又找不到理由反驳!

“朕……”

“其中道理,皇上您自己好好想想吧。”赵锦程并不打算多说教,只是叹了口气,继而道,“接下来是第二大罪过——穷兵黩武!”

虽说汉武帝奢侈了些,但比起历史上某些沉浸于纸醉金迷、最终国破人亡的皇帝来说好得太多。

穷兵黩武四字一出口,汉武帝险些没直接抬手掀桌子,又好气又好笑,但大概是对赵锦程有所改观,态度已然比方才缓和许多:

“好,很好!”

“你方才讲,朕的功绩之一便是开辟疆土、击败蛮族,现在又说朕穷兵黩武?你告诉朕,若不用武力,朕拿什么收复边疆!”

“华夏儿女向来以和为贵,可和平是建立在双方友好相处的基础上。面对蛮族进犯,难不成朕还要以礼相待?”

“任何事都不可能让天下所有子民满意,有人认为朕开疆拓土有功,便自然会有人认为朕是个动不动就发起战争的暴君!众口难调,罪过的是那些不识大体、贪图一时安逸的无知之众!”

他眼睛里跳动着怒火,一动不动的逼视着赵锦程,仿佛在向他索要什么答案。

怒火之下,也夹杂着几分难以察觉的动摇。

赵锦程轻笑:“我明白皇上的意思——若只顾着眼前的和平而在蛮族面前失了大汉威严,只会让华夏儿女逐步沦为蛮夷眼中的‘软柿子’,从而蹬鼻子上脸,一步步将中原大地蚕食殆尽,对吧?”

“正是!”

汉武帝点头,理直气壮。

他有何错?有何罪?

“为华夏而战自然无可厚非,可是皇上,您摸着良心问问自己,大汉发动的一切战争真的都是为了江山社稷吗?”

充满质疑和淡淡不屑的语气又一次激怒了汉武帝,他几乎没有思考,便厉声反驳道:“那是自然!”

赵锦程无奈地摇了摇头。

本想在上百万观众面前给汉武帝留点面子,可汉武帝这幅模样,看来不把窗户纸捅破是不行了!

“是吗?”

“皇上您听闻大宛国土地肥美、马匹健壮,以盛产汗血宝马著称,便差遣使者前去求购,可大宛国却拒绝了您的请求。”

“本是一件小事,您却大发雷霆,当即下令出兵讨伐,以至哀鸿遍野,无数百姓流离失所!”

“这也是为了江山百姓?”

“难道不是您为了一己私心,让数万生命白白埋骨荒野吗?”

赵锦程每一个字都说的铿锵有力,一下下打在汉武帝的心坎里,让他眸底的情绪愈发变得复杂。

观众们也被他慷慨激昂的斥责感染,在弹幕里跟着数落起来。

“为了匹马就闹成这样,汉武帝难道还是三岁小孩儿吗?”

“这些忠心耿耿的将士估计也没想到,自己在天子心里,还不如蛮夷之地的一匹马重要吧!”

“真的很庆幸自己生在了和平年代!”

汉武帝脸涨得通红,张口还想说些什么,赵锦程却没有给他这个机会,直接冷笑着列出了第三大罪过。

“第三大罪过——晚年听信谗言,滥杀子孙!”

话音刚落,汉武帝浑身猛地顿住。

滥杀……子孙?

不可能!

他向来疼爱晚辈,悉心栽培,盼着他们与天地同寿还来不及,又怎可能亲手将他们送上黄泉之路?

拿酒樽的手微微颤抖着加重了力道,指尖发白。

哪怕汉武帝拼命压抑,却还是控制不住心中汹涌澎湃的情绪。

啪!

酒樽竟被他生生捏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