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精美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他在逆光中告白热门作品

他在逆光中告白热门作品

沉官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现代言情《他在逆光中告白》,现已完结,主要人物是苏韵祁征,文章的原创作者叫做“沉官”,非常的有看点,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他们是青梅竹马,一见钟情,因为各自的理想,在不同领域暗自发光。一次烈火任务中,他负伤急诊,她温柔的声音在他耳边轻声的说着:“别怕,有我在。”众人皆知,自家队长是个铁血硬汉,冷酷至极,从来不近女色,但是一旦到了医院,他就变成了会撒娇卖萌的小哭包……...

主角:苏韵祁征   更新:2024-05-05 05:0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韵祁征的现代都市小说《他在逆光中告白热门作品》,由网络作家“沉官”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现代言情《他在逆光中告白》,现已完结,主要人物是苏韵祁征,文章的原创作者叫做“沉官”,非常的有看点,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他们是青梅竹马,一见钟情,因为各自的理想,在不同领域暗自发光。一次烈火任务中,他负伤急诊,她温柔的声音在他耳边轻声的说着:“别怕,有我在。”众人皆知,自家队长是个铁血硬汉,冷酷至极,从来不近女色,但是一旦到了医院,他就变成了会撒娇卖萌的小哭包……...

《他在逆光中告白热门作品》精彩片段


这次的爆炸比先前任何一次都要巨大,伴随着火焰涌起,热浪带起了阵阵高温。

消防员们对视了一眼,心中都有些后怕。

如果不是指导员及时叫他们撤离火场,这种规模的爆炸已经足以让他们全军覆没。

苏韵慢慢从地上爬起来,看了一眼止步在火场外的祁征。

四目相对。

这次苏韵没再多说什么,转身朝着附近一名受伤的消防员走去,帮着医务人员一起处理伤口。

祁征站在原地,张嘴却无言。

张海拍了拍祁征的肩膀,忍不住开口道:“队长,人家苏医生也是为了你好,你这……”

“滚蛋。”

“哦。”

张海无奈的耸了耸肩,不再多说什么。

指导员则是直接抓起了炸鸡店老板的衣领,眼神凶狠的仿佛能吃人:“混蛋,店里还有藏起来的地沟油为什么不提前说清楚!”

“你知不知道因为你的隐瞒,差点造成救援人员的巨大伤亡!”

炸鸡店老板吓得腿都软了,嗫嚅着嘴唇:“对……对不起,地沟油违法,我是怕……”

“知道地沟油违法,你还敢干!”

指导员一把将炸鸡店老板推倒在地,转身看着消防官兵重新开始布置救火工作。

“外围继续降温灭火。”

“重新排查易燃物、爆炸物!”

“祁征!你给老子呆在外围负责指挥,再敢往火场里瞎冲,回队里就给我关禁闭去!”

……

半小时后。

炸鸡店的熊熊大火被彻底扑灭,滚滚黑烟也肉眼可见的开始稀薄起来。

一具被钢筋贯穿胸部的焦尸从火场里抬了出来,死状极其凄惨,闻讯而来的家属瘫倒在警戒线外哭的死去活来。

苏韵半蹲着,挨个帮消防员们处理伤口。

原本那件棕色的风衣上已经沾满了黑色灰尘和斑驳血渍,整个人看起来有些疲倦狼狈。

“谢谢苏医生。”

“谢谢。”

消防员们一一给苏韵道谢。

苏韵只是微微颔首,挨个说明了伤口的注意事项,叮嘱他们记得再去医院复查一遍。

结束后。

苏韵最后还是来到了正在抽烟的祁征面前,语气平静的开口道:“身上有伤口需要处理吗?”

“没有。”

“打了破伤风最好还是不要抽烟。”

“……”

祁征将手中的香烟熄灭。

苏韵则是继续开口道:“手臂上缝合的针线已经崩开了吧,这里没办法缝针,一会儿去医院我重新帮你……”

“不用。”

祁征直接打断了苏韵的话,声音极为冷淡:“苏医生操心好自己的伤就行,不用多管闲事。”

苏韵下意识的低头,手掌上有一些擦伤。

那是刚才祁征把自己推倒时,手掌着地造成的一些擦伤,伤口不严重也就没有着急去处理。

祁征说完,起身离开了原地。

两人擦身而过,再也没了其他多余的交流。

“收队!”

火场已经扑灭完成,复燃和爆炸的威胁也已经排除。

后续现场的规整和“地沟油”的调查,就不归他们消防中队负责了。

祁征带着队员们上了消防车。

车上。

张海和其他几人正讨论着刚才的事。

“这家炸鸡店在蓉城的美团排名第一,上次我还点过他们家的外卖,没想到居然是地沟油。”

“还好这次撤退的及时,只受了一点轻伤。”

“话说那位苏医生好漂亮啊,虽然说话冷了些,但包扎伤口的时候是真温柔啊,也不知道有没有男朋友。”

祁征一言不发。

张海则是咳了咳,开口提醒道:“别瞎说啊,否则我怕你明早因为左脚踏进队里,而被罚跑五公里。”

说完。

张海还冲着祁征挑了挑眉:“是吧,队长?”

“滚。”

祁征冷冷的一个滚字。

脑海里浮现出小姑奶被擦伤的手掌,莫名的感觉有些心烦,下意识的拿出了香烟。

“队长,车上不能抽烟。”

“……”

祁征重新将烟放了回去。

张海嘿嘿一笑,开口提醒道:“队长,前面马上就到市二医院了,我们要去复查一下伤口,你要不要一起过去?”

“不了。”

祁征直接开口拒绝,看了一眼手臂上崩开一半的伤口,补充了一句:“她们医院的缝合水平不行,我换一家医院。”

……

现场已经处理完毕。

救护车将病人送回了市二医院。

苏韵也跟着上了其中一辆车,准备搭个顺风车去医院处理一下伤口。

她的手掌本来只是擦伤破皮不算严重,不过刚才忙着救援伤口上沾了许多污渍灰尘,不及时处理的话容易引起感染。

回到医院。

苏韵自顾自的返回办公室处理伤口,手机上频繁的闪烁出钟思雨的消息。

【钟思雨:人呢?人呢?人呢?】

【钟思雨:你去挪个车怎么挪了这么久?不对,你喝了酒,难道挪车刚好被交警逮到了?】

【钟思雨:看到了赶紧回消息!】

苏韵处理好手掌上的伤口,拿着手机给钟思雨回复:【刚才隔壁街发生火灾,我去帮忙救援现在已经回医院了。】

【钟思雨:你人没事吧?】

【苏韵:没事,车钥匙我扔在车里了,你一会儿帮我叫个代驾把车开回我小区吧。】

【钟思雨:行。】

苏韵收起手机,准备离开。

今天属于她的调休假期,倒是不用留在医院值班。

前提是。

今晚没有其他的紧急事件。

“苏医生!急救中心来了一批消防官兵处理伤口,王医生在抢救室抽不出身,问你有没有时间去帮个忙?”

护士小陈快步跑来。

“好。”

苏韵微微点头,重新套上白大褂朝着急救中心快步走去。

急救中心里。

张海等人只是站在过道的位置,并没有去抢占其他病人的座位。

苏韵穿着白大褂,双手插兜走了过来。

她在火场的时候帮张海几人临时处理过伤口,伤口已经完成了清创,来医院只需要简单的上药包扎就行了。

“苏医生。”

“苏医生,你也回医院了啊?”

张海几人笑着给苏韵打招呼。

苏韵微微点头,开始着手帮他们上药,目光扫了一眼没有发现祁征的踪迹,顺嘴提醒了一句。

“你们队长手臂缝针的伤口应该被崩开了,记得提醒他过来重新缝合。”

“队长说他去别的医院缝合伤口了。”

“……”

小说《他在逆光中告白》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坐就是—整天。

……

讲座还在继续。

陈老以这场“心脏移植”手术为基础,扩展开来讲了许多相关的知识,原定—个小时的讲座已经进行到了两个小时。

在座的同学们全神贯注的听着,没有任何—人先行离场。

—排坐着的校领导们对视了—眼,李院长试探性的询问,担心陈老的身体是否撑得住。

陈东海则是微微摇头,只是接过苏韵手中的茶杯,浅浅的喝—口茶水润—润嗓子,然后继续回到台上开始自己的讲座。

他向来如此。

不管是平时以特聘教授的身份讲课,还是这种大规模的讲座,总是会—次次的超时,恨不得把自己知道的所有医学知识全部传授给下面的孩子们。

正因为前辈们不吝倾囊相授,方得医学—道绿树长青。

“苏医生。”

“李院长?”

“方便看看讲座的资料吗,我想确定—下陈老还打算讲多久,万—他老人家的身体……”

李院长隐晦的说着。

他作为蓉城大学医学系的分院院长,对于陈老自然是无比敬重的,可同样也担心陈老院长的身体情况。

万—陈老在他们学校里讲座出现什么意外,他和学校肯定是要遭受骂名的。

苏韵看了—眼台上滔滔不绝、神采奕奕的老师,无奈的叹了—口气:“李院长,陈老事先准备的讲座资料早就讲完了,现在的内容都是老师在台上的临时发挥……”

“这……”

李院长表情为难。

苏韵则是开口安慰道:“放心吧,老师的身体—直很硬朗,按照惯例这种讲座通常是三个小时。”

李院长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行吧。”

……

下午五点半。

陈老在讲台上咳了咳,又喝了—口茶水,看了—眼手表上的时间,慢慢合上了自己的资料。

“今天的讲座就到这里了,很高兴能和同学们—起分享医学—道的知识,希望今天的讲座对于大家能有帮助。”

同学们陆陆续续的起身,成群结伴的离开了礼堂。

偶尔有几个大胆的同学,会结伴来到礼堂讲台前,询问是否可以和陈老合—张影。

陈老对此也是——应诺。

苏韵上前帮忙拍照,收拾东西,在同学们全部离场后才搀扶着陈老在旁边的座位上休息—下。

连续三小时的站立讲座。

这对于—位年逾古稀的老人而言也算是—个不小的挑战了。

“老师,您身体还好吧?”

苏韵询问道。

陈东海—脸不屑的模样:“以前十多个小时的手术都站着完成了,这才多久?”

“那……”

苏韵看了—眼旁边的李院长,想起对方刚才拜托自己的话,开口询问道:“李院长说学院订了酒宴,医学院几位老教授也都来了,您要不要过去见见?”

“嗯。”

陈东海闻言微微点头,他对于学院的酒宴其实也没什么兴趣。

不过听到有其他老朋友在倒也没有拒绝,只是注意力更多的还是放在苏韵身上。

“小苏,你先前说讲座结束就去接触接触……”

“老师,还是先去宴会吧,其他老教授都在等着您呢。”苏韵赶忙打断了陈东海的话。

“你这丫头,又忽悠我是吧?”

陈老顿时气得吹胡子瞪眼。

突然。

—位学院的辅导员跑了进来,看了—眼陈老和苏韵,又快步来到李院长身侧小声的耳语—阵。

李院长的脸色骤然—变:“什么?现在情况怎么样,赶紧带我过去!”

小说《他在逆光中告白》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等一下。”

苏韵伸手拉住了祁征的手臂,深吸了一口气,主动开口道:“上次谢谢你送的糕点和酸奶。”

祁征顿住脚步,声音依旧冷冰冰的:“那是队里的心意,跟我没关系。”

“无所谓。”

苏韵拉着祁征的手臂没有松开,只是看着对方开口道:“你应该还没吃饭吧,我请你吃夜宵。”

“吃过了。”

“那就当陪我吃一顿……可以吗?”

“……”

祁征和苏韵一同离开了医院大门。

两人并肩朝着附近的小吃街走去,似乎不再像上次在消防中队那般错开半个身位了。

“这次301国道的连环车祸……你没受伤吧?”

“没有。”

祁征平淡的开口,接着又补充看了一句道:“手臂上的伤还没拆线,没有参加这次救援。”

苏韵的脚步顿住,表情有些意外。

昨天她以为祁征把送她的糕点又拿去扔了,发脾气拉着祁征去了护士站让护士给他拆线。

所以昨天他并没有拆线吗?

“你昨天没拆线?”

“嗯。”

“那……明天你来医院,我帮你拆。”

“好。”

祁征微微点头,并没有拒绝,只是语气随意的开口道:“我听说你们医院上午发生了医闹?”

闻言。

苏韵无奈的叹了口气:“有一位主动脉夹层手术的患者死在手术台上了,家属不依不饶的闹着要医院赔偿,还花钱雇了一批大爷大妈在医院帮着闹事。”

“解决了吗?”

“不清楚,反正人已经先送派出所了。”

“听说你住的地方被人泼了红色油漆?”

祁征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

苏韵却是脚步一顿,语气有些意外:“你连这都知道?”

祁征没有停步,继续往前走着:“在医院的时候听几位护士说的,你回家自己多注意。”

“这算是关心我吗?”

“提醒而已。”

“……”

两人一同走进小吃街,选了一家烧烤摊坐下。

苏韵接过服务生递来的菜单,看了一眼对面的祁征:“你还是不吃动物内脏对吧?”

“你随意。”

“那就先来十串鸭心。”

“……”

苏韵偷瞄了一眼有些黑脸的祁征,还是默默的把鸭心给划掉了。

等菜的时间里。

气氛又逐渐变的尴尬起来。

祁征只是笔挺的坐着,丝毫没有要主动说话的意思。

苏韵揉了揉太阳穴,缓解一下有些疲乏的精神,开口问道:“过两天就是国庆假期,你放假期间有什么安排吗?”

“队里值班,24小时待命。”

“一天假期都没有啊?”

“其他队友有各自的私事要处理,国庆期间我帮他们代班。”

“你自己就没有私事吗?”

“比如?”

“……”

苏韵沉默了一下,她差点脱口而出“你这么大年龄了,不找个女朋友,相个亲什么的”。

不过想了想,还是默默把话咽了回去。

两大盘烧烤端了上来,都是一些正常的肉类和蔬菜,倒是刻意避开了祁征排斥的动物内脏。

苏韵直接吃了起来。

祁征就这么安安静静的看着,也没有去拿苏韵爱吃的烤串。

“你这么饿?”

“我一下午连续四台手术,中途就喝了一点葡萄糖,你觉得呢?”

“辛苦。”

“还好吧,至少不像你们一样有生命危险。”

“……”

吃完夜宵已经接近晚上十一点了。

苏韵打了个哈欠,结完账和祁征一起朝着医院的停车场走去。

两人都没有谈论以前的事,只是客气的说了一些如今的现状,就像是两个许久未见的老朋友。

“上车。”

“我自己有车。”

苏韵指了指停在路虎旁的白色雪佛兰。

祁征径自坐上了路虎的驾驶位,透过车窗看着时不时打一个哈欠的苏韵,语气依旧冷漠:“这个点正好有交警在路口查车,你如果不担心因为疲劳驾驶被抓的话,请自便。”

哈欠~

苏韵又不自觉的打了个哈欠,只觉得整个人都快要睡着了:“那……麻烦你了。”

说完。

一个人拉开了后座的车门。

她刻意的避开了副驾驶的位置,或许是想继续维持着这脆弱的“朋友关系”,避免因为当年那场不愉快分手而再一次分道扬镳。

祁征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后座的苏韵,并没有再说什么。

路虎缓缓驶离了医院停车场大门。

不多时。

苏韵已经靠在后座的靠枕上睡着了。

她一整天都在连轴转,完成了七台手术,下班又强打着精神请祁征吃了一顿夜宵,现在已经一点精力都没有了。

黑色的路虎缓慢行驶在高架路上。

披星戴月。

一道道霓虹灯完成了超车。

祁征默默关上了后方的车窗,每过一道减速带都会刻意的刹车避免震动。

原本十分钟的路程足足开了近半个小时,才缓缓驶入一座有些老旧的居民小区里。

终于。

黑色路虎在一栋单元楼外停下。

祁征看了一眼后座熟睡的女孩,犹豫了许久才轻轻将对方叫醒:“到家了。”

“嗯~”

苏韵缓缓睁眼,揉了揉眼睛,看了一眼窗外熟悉的小区环境,在后座明明睡姿并不舒服,可却感觉睡得格外踏实。

“那我先回去了。”

“嗯。”

苏韵打开后座的车门,犹豫了一下又礼貌性的道了声谢:“今晚辛苦祁队长了。”

“没事。”

“你要不要上去坐坐?”

“好。”

???

苏韵愣了一下,瞌睡一下子吓醒了。

她最后那句话其实就是一句客套话,这种离谱的邀请但凡是个正常人都应该会拒绝的吧。

只是不等她再说什么。

祁征已经先一步下车,看了一眼还坐在车上的苏韵。

明明没有说话。

可那表情却仿佛在说:不是邀请我去你家坐坐吗?你还在车上等什么呢?

苏韵只能硬着头皮下车,她有些没料到事情居然会发展成这样,待会儿去了家里自己该怎么办?

假装抗拒,顺势倒下?

一夜春宵,旧情复燃?

她印象中的祁征一向很骄傲,应该是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才对。

出租屋在五楼。

这种老小区里并没有安装电梯。

楼梯里的扶手早已经锈迹斑斑,地面上堆积着掉落的白色墙皮,灯光也因为接触不良而频繁闪烁着。

祁征跟在苏韵身后,每经过一层楼的消防栓时,都会出于职业习惯的上前检查一番。

“这几层的消防栓都是坏的。”

“啊?哦,老小区嘛,很多设施都坏了。”

“没有人和社区反应吗?”

“没……没人管这些。”

“苏医生在紧张什么?”

“没有啊!谁……谁紧张了,我一点都不紧张好吧,对,我现在一点都不紧张。”

小说《他在逆光中告白》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