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精美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如此喜欢

如此喜欢

程小澄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二十二岁,是如花似玉的年纪,亦是云厘命运的转折点。前世,她在这一年嫁给了心爱的男人,十年婚姻,她一直以为自己的选择没有错,可事实却并非如此。枕边人苦心经营十年,最终将她送进了地狱。有幸重生,云厘醒来后做的第一件事便是退婚……

主角:云厘,傅识则   更新:2022-07-16 00:1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云厘,傅识则 的女频言情小说《如此喜欢》,由网络作家“程小澄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二十二岁,是如花似玉的年纪,亦是云厘命运的转折点。前世,她在这一年嫁给了心爱的男人,十年婚姻,她一直以为自己的选择没有错,可事实却并非如此。枕边人苦心经营十年,最终将她送进了地狱。有幸重生,云厘醒来后做的第一件事便是退婚……

《如此喜欢》精彩片段

云厘重生了。

重生在了十年前,她二十二岁这年。

死的时候,她那世人歌颂的好老公顾言晟,用匕首捅进了她的心脏,他说,“云厘,我从来没有爱过你,连你的身体都已经厌倦了。你知道吗?瑶瑶在床上比你妖娆一百倍,而你像个尸体一样,又冷又硬……”

又冷又硬?!

云厘没哭没闹,从小良好的教育,让她只是拼命的忍受着撕心裂肺的痛。

“不是很爱我吗?那就以死来成全我和瑶瑶,我会感激你的!”

阴森的声音伴随着那把尖锐的匕首,从她心脏处抽了出来。

鲜血瞬间溅在了他温润俊美的脸上,把他的无情展现得淋漓尽致。他嘴角扬起一道云淡风轻的笑……就好像,面对的不是为他默默付出十年的妻子。

云厘到最后死的时候都一直睁着双眼,誓要把这个男人的所有残忍,深深的刻进骨头里!

他们结婚十年。

两个人青梅竹马,门当户对。

云厘从小琴棋书画,聪慧过人。22岁嫁给顾言晟之后,她收敛自己所有的光芒,尽职尽责做好妻子的本分,放弃自己所有一切,竭尽所能让他平步青云,助他从豪门走上世家之路。

从未想到,有一天顾言晟会亲手杀了她,并以云氏灭门当作他心爱人的聘礼!

她恨。

恨之入骨。

好在老天有眼!

这场意外车祸,让她重回到了她还没有出嫁的这一年。

云厘紧咬着唇瓣。

她紧紧的看着面前撞了她轿车的男人,傅识则,北文国四大豪门家族之首,傅家三少爷!

一张颠倒众生的惊艳脸庞,188的身高,堪比雕塑一般的完美身材,青城最帅的男人,没有之一。

如此出生的男人,却是青城出了名的败家子。玩物丧志,风流成性,玩过的女人比她见过的男人还多,纵欲奢靡到让人无法启齿的地步,但唯一是上一世,顾言晟怎么斗,都斗不过的男人!

“云小姐是看上我了?”被人如此注视,傅识则深邃的眼眸,轻轻一瞥。

悠扬的磁性嗓音,带着独特的韵味,分明是挑逗的话语,从他嘴里却莫名的好听。

“是。”她回神,突然一口承认。

话音落。

激动的不是傅识则,反而是她最好的闺蜜夏柒柒,她整个人都要炸了一般的吼道,“云厘,你丫的脑袋撞坏了吗?!”

傅识则眼底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情愫,表现出来的却是冷眼旁观的笑。

“你知道这妖孽是谁吗?你知道这货有多渣吗?”夏柒柒冲着云厘,“他除了长得好看会玩女人之外一事无成,你居然说看上了他!你丫的突然眼瞎了吗?!”

她确实眼瞎,才会爱上顾言晟那个阴险狡诈的伪君子!

今天一大早她们到青泞山祈福,开车下山途中,迎面撞上了一辆急速的红色跑车,好在驾驶跑车的人眼疾手快,一个急转避开了正面冲击,却还是硬生生的撞到了一起。

双方车子轻微受损,人都没受伤。

而她却因此,重生了!

云厘没有回答夏柒柒,只是对着傅识则,问他,“敢抢婚吗?”

“云厘!”夏柒柒整个人又不淡定了,纵然傅识则很帅,但为了一个渣,云厘连婚都不结了吗?!

“下个月18日我大婚,敢来吗?”云厘一字一顿,说得清清楚楚。

傅识则用了几秒的时间来消化云厘说的话。

缓缓的,他淡漠的说道,“云小姐怕真的该去医院做个脑部检查。”

说着。

他随手从黑色西裤里拿出一张银行卡,修长的手指夹住,一副桀骜不驯的模样递给她,“钱我出。”

云厘看了一眼那张超级VIP黑卡。

谁都知道傅家三少爷出手阔气,跟过他的女人都是硕果累累。

云厘接过了。

傅识则的眼里,还是闪过一丝惊讶。

全青城都知道,云厘贤良淑德,知书达理,自律高清,从来不和他们这种纨绔子弟有任何牵扯,一心一意只想嫁给顾言晟,成为他的贤妻良母。

云厘说,“当是聘礼了。”

一边的夏柒柒眼珠子都差点瞪出来了。

傅识则轻抿着他完美的唇瓣,拉出一脸意味深长的笑,那一刻也只选择了沉默,看不出来他的情绪。

所以不知道是接受了,还是在……观望而已。

“婚礼当天只要你来,我就跟你走。”云厘说。

其实是在回答,他曾经说过的话。

上一世,她和顾言晟的结婚前夜,她兴奋得辗转难眠。

凌晨4点,她接到一个陌生来电。

“明天我来抢婚,你会跟我走吗?”那边劈头就问。

云厘皱眉,“你是谁?”

“顾言晟不是好人。”他说。

“你到底是谁?”

“我也不是好人。”

然后,电话就被挂断了。

云厘以为是谁在恶作剧,而且听口气分明酒醉了,所以并没有放在心上。但后来无意,她还是知道了这个电话号码是傅识则的,知道后就更没有放在心上了,对种马一样的男人,她从来都是嗤之以鼻,何况她和傅识则从未有过任何交集。

直到现在重生,她恍惚才发现了傅识则的话中端倪。

不过当年,她和顾言晟的结婚典礼上,傅识则并没有去。

所以她也不确定,他当年说的是不是真的。

反正。

不管傅识则来不来,这一世她也不可能再和顾言晟结婚!

来,只是为了报复得更加彻底而已!

她转身,直接离开。

夏柒柒连忙也跟上了云厘的脚步,重新回到她们的轿车上。

傅识则看着从他面前开过的轿车。

久久,嘴角蓦然一笑。

全青城所有男人都想要娶的云家大小姐,还真是……有趣得很啊!

……

离开的轿车上。

夏柒柒绷不住了,“你刚刚是不是脑子不清醒,所以才说让傅识则那渣货来抢婚的话?!”

“没有,我很清醒。”云厘开着车,满脸淡定。

甚至还有些冷血。

要知道。

在车祸的前一秒,她还在硬生生承受着顾言晟的残忍折磨。

“那……顾言晟呢?你们可是全国最模范的‘夫妻’,不知道羡煞了多少旁人,你现在居然要,婚前出轨?!你把他当什么了?”夏染染完全不能想象。

婚前出轨算什么?

云厘冷笑了一下。

她眼睁睁看过顾言晟和另外一个女人,当着她的面,全身赤裸的纠缠在一张床上。

她咬牙切齿的说,“我当顾言晟是畜生!”

他不配做人!


夏柒柒怔怔的看了云厘很久。

她想不明白,到底哪个环节出了错?

此刻轿车内。

突然响起一道特定的来电声。

铃声持续很久。

夏染染听不下去了。

“厘厘,电话!”夏染染提醒。

看她怎么给顾言晟解释。

云厘敛眸,她真的需要很努力的控制,才能用极尽压抑的声音接通,“言晟。”

“今天玩得开心吗?”那边传来顾言晟温厘的嗓音。

云厘讽刺的笑了。

顾言晟过几天有一个颇具影响力的杰出青年评选,所以她特地来这边给他祈福,保佑他一举成功。

曾经的云厘,什么都把顾言晟放在第一位。

分明她有那个能力站在巅峰,却为了顾言晟放弃了所有!

“厘厘?”那边没有得到她的回应,声音又温厘了些。

“还好。”云厘语气很淡,说道,“去给你求了事业符。”

“没有顺便求一个早生贵子吗?”那边玩笑道。

求了。

但现在看着面前的那个福语,真的跟吃了苍蝇一样恶心。

到死那一刻她才知道,她之所以十年未孕,只是因为顾言晟常年在她饮食中放避孕药。

可笑的是,她还为此,遭受了来自顾家人那么多年无尽的白眼和羞辱。

“怎么,累了吗?”顾言晟似乎发现她有些不同,连忙又关心道。

“今天一大早就和柒柒来山上了,确实有点累,现在正在开车回来。”

“怪我今天临时有事儿,要不然也不会让你这么辛苦。”那边很是自责。

云厘觉得自己此刻的冷笑,都是在浪费自己的面部表情。

她以前傻傻的还真以为他很忙。

不过是忙着……和其他女人上床而已。

“你开车注意云全。”顾言晟叮嘱。

云厘直接挂断了电话。

夏柒柒看着云厘冷淡的模样,有些话到嘴边就又咽了下去。

她觉得此刻的云厘像变了一个人。

变得还很陌生。

她捉摸着说不定睡一觉,明天就恢复正常了。

轿车回到市区,云厘先送夏柒柒到了夏家别墅。

“柒柒。”云厘突然叫住她。

夏柒柒回头。

回头看着云厘有些……奇特的眼神。

云厘其实只是在确定。

她活着。

柒柒也还活着。

夏染染被云厘看得有些毛骨悚然,“你今天没事儿吧?听说青泞山风水怪异,阴气很重,你不会是被什么东西缠上了吧?!”

夏染染还是那个逗逼又单纯的女人。

那些天崩地裂的事情,都还没有在夏染染身上发生。

云厘嘴角笑了。

这是重生后,第一个由衷的笑容。

她说,“还好,你还没死。”

“果然不正常了!”夏染染无语,“我爸说,像我这种祸害是会活千年的。所以一个小小的车祸是弄不死姐妹的!”

曾经的云厘也以为,这么没心没肺活得潇洒自在的夏染染不会轻易就死了,最不会的就是自杀,然而夏柒柒却从28楼跳了下去,惨不忍睹。

那是云厘一辈子都挥之不去的阴影和伤痛。

她很庆幸。

她重新回到现在,一切都是,刚刚好。

刚好,什么都没发生,什么都可以报复!

她稳定自己的情绪,话锋一转,“今天的事儿不要对外人说。”

“哪件?”

“和傅识则的约定。”

夏柒柒翻了翻白眼,“我才不会说,反正明天你就正常了。”

明天,她只会更坚决。

“我走了。”

“小心开车。”夏柒柒不放心的说道。

云厘点头,稳稳的将车子开回了家。

开回了十年前的云家别墅。

熟悉而又陌生的地方。

云厘心里的情绪在不受控制的泛滥。

她走进大厅,看到她父母那一刻,眼眶陡然一红。

上一世要不是她遇人不淑,她父母也不会在车祸下双亡。那场蓄谋的车祸,她被她父母用血肉的身躯紧紧的护在身下,她才侥幸逃过一命。

那些血腥的画面,惨痛的遭遇,她不想去回忆,也绝不会再经历!

“厘厘,不是说去青泞山给言晟祈福吗?这么快就回来了?”云厘的母亲黎雅菊温和的招呼着她。

云厘压下眼底的雾水,嘴角扬起一道笑容走到他们身边。

从现在开始。

一切都变了。

以后,只有她弄死顾言晟,毁灭顾氏一切的份儿,没有任何人再动得了她云家一根毫毛!

“怎么眼眶红红的?”黎雅菊看云厘走近,担忧的问道。

“眼睛有点干,揉了揉。”

“刚顾家打电话,想和我们一起谈你们婚礼的细节……”黎雅菊说道。

云厘深呼吸了一口气,“妈,我要和顾言晟悔婚。”

“什么?”黎雅菊满脸惊讶。

坐在黎雅菊旁边的云岩垣,云厘的父亲也从报纸上转移了注意力,“和言晟吵架了?”

“顾言晟不是好人,他和我结婚只是为了侵占我们家的家产,并把我们家拿来作为他通往世家的垫脚石。”云厘明显感觉到她父母的不相信,继续说道,“我现在没有证据证明我说的是真的,但给我点时间,我会让你们相信!”

云岩垣和黎雅菊看自己女儿突然这么坚决,都有些沉默。

从小云厘就不是一个会让他们担心的孩子。

小时候她爷爷给云厘定了娃娃亲,云厘不仅没有拒绝,还一直恪守本分,从不和除了顾言晟以外的任何男性朋友交往,一心一意认定顾言晟。

而且两个人的感情从小就好,现在怎么突然说出这种话?!

云厘看出他们的疑惑,“爸,我从来没有做任何让你们为难的事情。我也很清楚,我们两家的联婚可以给我们带来多少好处。可就算如此,我也要坚持我的决定。”

“你是我女儿,我当然信你。”云岩垣听云厘都说到这个地步了,也只能顺着她,“只是,我们现在悔婚,不说我们两家得到什么好处,反而还会给我们家带来巨大的负面影响。以后云氏还怎么在青城立足!”

终究还是,有些情绪。

“不会。”云厘肯定道,“我悔婚,却是顾家来承担所有的后果!”

云岩垣有些震惊。

是被他女儿的气场突然震慑。

总觉得,和平时温温柔柔的女儿有些不同。

“下个月的婚礼,打脸的只会是,顾家!”

云厘,斩钉截铁。


云厘说服了她的父母。

尽管,他们依然持怀疑态度。

但抵不过她的坚定选择了妥协,并无条件支持她去解决,她和顾言晟悔婚的事情。

云厘回到房间,躺在自己久违的大床上。

从来没有这么眷念这张床,从来没想过,换一张床,会给她带来这么大的悲剧。

她眼眸微动,拿出自己手上那张超级黑卡。

傅识则……

这个男人,到底是谁?!

选择和他合作,到底对吗?

上一世,她一直辅助顾言晟挣脱出豪门的束缚走上世家之路,而这条路上唯一的绊脚石,且怎么打压都打压不下去的男人,就是所有人都看不起的傅识则,出乎意料的顽固。

而在她结婚前夜,突然给她打的那个电话,到底真的只是恶作剧,还是……她现在很难去揣测。

但想要彻底瓦解顾家,她需要一个帮手。

她想了想,拿出手机,给青城最大的奢侈品商场拨打了电话。

“您好,云小姐。”那边恭敬无比。

“可以说卡号,直接刷卡吗?”

“请问云小姐是我们商场的联名消费卡吗?”那边询问。

“我不知道。”

“云小姐可以说一下您的号码,我帮您核对一下。”

云厘照着卡片念了出来。

那边核对之后,似乎更加恭敬了,“云小姐,您这张卡是我们这里的超级VIP贵宾卡,可以在我们商场随便使用且没有任何额度限制。您想要购买任何商品,我们都可以给您提供视频购买,并亲自送到您的府邸。”

云厘看了看自己手上那张卡片,权限有这么大吗?

她其实有听说很多上流公子哥为了显摆自己的财力,会去制作这种看上去很尊贵的超级卡片,但她没听说过,有不限额度的,特别是这种超级奢侈品商场,真的可以消费到倾家破产!

云厘也没多想,她说,“视频购买就不需要了,你按照我的清单,买了之后送到我家来,地址是南岭弯别墅区……”

好久,交代完毕。

云厘挂断电话,睡觉。

她觉得她有必要睡一觉,调整一下自己的心情。

毕竟这么天崩地裂的重生,她也需要时间……来接受。

……

青泞山。

一个远离城市喧嚣的地方,原本是一个佛源圣地。在山的另外一脉,却有一处私人开发的超级会所,里面极尽奢华,会员制的规矩,甚至不是有钱就能够进来的地方。

傅识则是这里的常客。

他坐在悬崖边上的一间包房,面前是一扇落地窗,视野开阔,青山碧水尽收眼底。

他漫不经心的抽着烟支。

身后有几个朋友在打桌球,一群女人在旁边伺候,参杂着各种……淫秽不堪的画面。

“阿淮,你手机一直在响。”坐在他旁边的男人秦江,提醒。

傅识则转头看了一眼。

“又打发了哪个女人?”秦江看到一串消费记录。

这次怕是出血出得有点多。

傅识则拿起手机随意的翻了翻。

消费提醒信息,依旧连绵不断。

“你对女人也太大方了点。”秦江听到信息提示音,他都觉得肉痛,“关键是你碰都没有……”

“对媳妇是要大方点。”傅识则突然开口。

秦江愣了两秒,“你说什么?”

“我说,我要结婚了。”傅识则熄灭烟蒂,就是一个随意的动作,加上他邪魅的笑,帅得天崩地裂。

秦江真的是被这货给勾魂了两秒,下一秒反应过来直接炸了,“你TM刚刚说了什么?”

傅识则拿起脱下的西装外套,“备好份子钱。”

然后,走了。

刚走到门口。

“傅三少……”一个娇滴滴的女人挡在他的面前。

傅识则看了她一眼。

下一秒,“滚!”

女人惊吓。

不是说,傅三少来者不拒的吗?

她不相信的看着傅识则,在傅识则冷冷的视线下,连忙走开。

有一种。

会被他杀了的感觉。

果然,传闻不能信。

她今天第一次跟着这些公子哥到这里聚会,本以为可以趁机攀上傅三少……果然长得这么帅家里又这么有钱的男人,不是那么容易沾染的。

……

睡梦中。

云厘被一阵电话铃声吵醒。

她带着起床气,看着那个杀千刀的电话号码。

因为智力惊人,所以即使没储存也知道是傅识则,她压下脾气,“喂。”

“如果我没记错,我只是给了云小姐医疗费。”傅识则口气很差,但耐不住声音好听。

云厘才想起刚刚刷了这位大爷不少钱,目的也是为了让这位大爷主动联系她。

她轻笑了一下,说道,“我记得我给傅三少说过,当聘礼了。”

“所以云小姐毫不客气的一口气刷了我三千万。”

“……”有那么多吗?

她也是随便买买而已。

她说,“我不会让你这三千万白花了去。”

“何意?”

“你帮我一起打垮顾家,我帮你扫除挡你世家之路的绊脚石。”云厘口吻严肃。

那边明显沉默了几秒。

傅识则脸色微变。

他要往什么方向发展,要往哪里发展?她怎么会知道?!

云厘能够猜到他在想什么,直言,“我比你想的,更了解你。”

“那我不是很吃亏。”傅识则冷声。

“不,你应该庆幸我选择去帮你,而不是……”云厘说,“帮顾言晟。”

上一世。

虽若傅识则处处和顾言晟作对,甚至怎么都打不死,但同理的,顾言晟对傅识则而言,也是强大的竞争对手。

两个人龙虎相争。

到最后她死了,她都不知道到底他们谁赢。

或许是顾言晟,毕竟他更卑鄙。

卑鄙的在她死后,利用云氏的财富,入赘了世家的门第。

云厘真的要非常控制,才能够让自己暂时咽下,曾经受过的那些残忍伤害。

“云小姐不是和顾大少爷情投意合,你侬我侬?现在突然说和我合作,我真是受宠若惊。”直白一点就是,根本就不信。

“我大婚那天,你来,我让你看到我的诚意。”云厘很清楚多说无益。

大家都是成年人,有些事情需要实际行动来证明。

“好。”傅识则一口答应了。

或许是因为她知道的很多。

或许是和她合作,有利无害。

总之,爽快到云厘都有些惊讶。

但她不是一个喜欢表露生色的女人,不管是极喜或者极悲,她都可以做到荣辱不惊,就连被顾言成折磨致死的时候,都是不卑不亢,这是对她的自我保护,也是自身良好的教养表现。

她说,“一言为定!”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