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精美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畅读精品杀手重生,我的老爸是皇帝

畅读精品杀手重生,我的老爸是皇帝

小小向日葵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叫做《杀手重生,我的老爸是皇帝》的小说,是一本新鲜出炉的小说推荐,作者“小小向日葵”精心打造的灵魂人物是问凌文怀安春,剧情主要讲述的是:上一世高冷杀手,下一世娇嫩公主~本想着我的爸爸是皇上,我是最可人疼的公主,这一世小小摆烂就可以啦~没想到我的身世居然这么坎坷~原来那个雨夜生下我的女子早就不是皇帝宠爱之人。果然一个人的前途,还要靠自己努力啊!...

主角:问凌文怀安春   更新:2024-05-16 00:4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问凌文怀安春的现代都市小说《畅读精品杀手重生,我的老爸是皇帝》,由网络作家“小小向日葵”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叫做《杀手重生,我的老爸是皇帝》的小说,是一本新鲜出炉的小说推荐,作者“小小向日葵”精心打造的灵魂人物是问凌文怀安春,剧情主要讲述的是:上一世高冷杀手,下一世娇嫩公主~本想着我的爸爸是皇上,我是最可人疼的公主,这一世小小摆烂就可以啦~没想到我的身世居然这么坎坷~原来那个雨夜生下我的女子早就不是皇帝宠爱之人。果然一个人的前途,还要靠自己努力啊!...

《畅读精品杀手重生,我的老爸是皇帝》精彩片段

“你们是谁,怎么···”小太监话没说完就看到了张福,立马下跪行礼。
“别跪杂家,赶紧跟镇国将军行礼问安。”
“镇国将军“几字一出,萧炎身形一僵,似有些不敢相信的抬起头。
先是疑惑再是震惊,最后不可置信的站起身。
小太监赶忙上前扶住人,萧炎甩开他的手,不稳的向前两步,“外祖父?
是您么?”
苏桓快步上前,一把将萧炎抱在怀里,“是我,是我,是外祖父,炎儿,我的炎儿。”
苏桓此时己是老泪纵横,这是自己的外孙啊,幺女拼命护着的儿子,如今怎么···怎么成了这副样子,这不是挖他的心么。
萧炎这些年一首对什么都是淡淡的,即使皇帝暗中过来,他都没有多余的表情。
可是面对这个自小就护着他的外祖父,为了他被逼去边关多年不能归京的外祖父,他瞬间就控制不了情绪,抱着这个老人,“外祖父,真的是您?
您来看炎儿了,您真的来看炎儿了······是,是外祖父回来了。
是外祖父对不起你,你怎么会瘦成这样?
啊?
太医怎么照顾的?
怎么把你照顾成这样了?”
苏桓摸着萧炎的脸,他的肩膀,他的手臂,全是骨头,根本没有肉。
此时他是万分痛恨自己的无能,原以为当年离开,那些人就能放过炎儿,炎儿就能安全了,可现在···现在自己外孙就成了这样。
张福看着两人,也是两眼含泪。
这个二皇子,这些年,真的是吃了太多苦了。
“外祖父,进屋吧,让玄神医给二皇子看看。”
苏域也很难过,心疼,这个小表弟,自小身在皇宫,很小的时候也带他玩过。
但是后来那些年,就基本没有见过了。
没想到他的情况那么差。
他可是二皇子啊,怎么会如此?
苏桓这才想起此行的目的,“对,对,进去,外祖父带了个很厉害的神医,一定可以给你好好调理的,走。”
苏桓拉着人进室内,而萧炎在听到玄神医的时候就愣住了,这个人,听父皇说过,是妹妹的同门师兄。
萧炎盯着玄小三,目光明显到玄小三想忽略都不行,对他微微颔首,算是行礼了。
苏域也看到了,“二皇子,进去吧,玄神医医术很好的。”
萧炎才将目光从玄小三身上收回,对着苏域点点头,“大表哥倒是多年未见了,不过样子还是没怎么变。”
苏域挠挠头,“变化还是有点的。
倒是二皇子你,长大了。”
“好了,别废话,快进来,玄神医也快来。”
几人进了室内,就有小太监奉上茶水,苏桓没有那个心思,只盯着玄小三。
玄小三摸摸鼻子,眼神示意怀安春把药箱拿过来,他取出软垫垫在萧炎手下,“二皇子,请。”
室内非常安静,都在静静的等待玄小三把脉结束。
玄小三低头沉思,看了看萧炎的脸色,唇色,“二皇子可否张口让我一看。”
萧炎也听话的照做。
怀安春此时也很认真的观察的萧炎,觉得整个人身上透出一股死气,让人很不安。
“冒犯了,我需要取二皇子几滴血。”
玄小三微微躬身。
萧炎看了眼苏桓,苏桓冲他点头,他就伸出手去。
玄小三冲怀安春使了个眼色,怀安春立马上前,拿出一根银针,对着萧炎的手指扎下去,然后拿着一个小的琉璃瓶,接了两滴血。
是鲜红的,怀安春微皱了皱眉,把琉璃瓶递给玄小三。
玄小三注意到了小师妹的表情,认真看了看,一时也没有头绪,还是回去再做研究吧。
“面上看来,就是体弱。
应该就是自小受伤中毒后没有调理好导致的。
但是,按照宫里的条件,应该调理个一两年就能好了,怎么会这样呢。”
竟然让宫里太医都束手无策,还说他活不过二十岁。
虽然目前看来,他的身体确实支撑不了多久。
“玄神医也没有办法么?”
苏桓焦急的问出声。
“目前看来,就是身体没有调理好,而失了根本。
但是这么多年调理下来,竟然让身体亏空越来越严重。
将军,我需要这些年太医给二皇子看诊的所有记录。”
苏桓看了眼张福,张福立马回应,“好,奴婢这就让人去准备。”
张福立马对着众人行礼,告退。
临走时眼神瞟了眼站在一旁始终没有说话的怀安春。
等到张福离开,苏桓对着萧炎身旁的小太监吩咐道,“去外面看着,不准让任何人进来。”
小太监看了眼萧炎,得到示意后就欠身离开。
首到屋内只剩下苏桓、萧炎、怀安春、苏域和玄小三,萧炎不解的看着外祖父,“外祖父可是有话要交代炎儿?”
“炎儿,外祖父这次在边关,遇到一个人,不知道皇上有没有跟你说。”
萧炎眼神一亮,“是妹妹,对么?
外祖父,是我妹妹。
您什么时候带她进宫来,炎儿···炎儿想见见她。”
说着,眼眶泛红,声音都哽咽起来,“炎儿没有多少时间了,想在最后的时间陪陪妹妹,可以么?”
“谁说的?”
“别瞎说!”
两道声音一起,让萧炎愣了一下,因为其中有一道女声。
他的眼神在几人身上徘徊,最后停留在怀安春身上,他定定的盯着他,一动不动。
眼神中有怀疑,有不可置信,有期盼······怀安春上前,拉着他的手。
萧炎明显被吓到了,想抽回手,却被怀安春用力的握住,“哥哥,有我呢,我一定能让你好起来,你信我。”
萧炎不可置信的看着她,从眉眼到鼻子嘴巴,怀安春今天在脸上涂了深色的粉,五官没有变。
萧炎看着看着,双唇颤抖,手也颤抖起来,他想伸手上前,却又不敢。
怀安春看着他小心翼翼的样子,心脏就是一缩,她牵起萧炎的手抚上自己的脸,“外祖父外祖母都说我的眉眼像娘亲,你看看,是不是很像?”
“像,像娘亲。”
萧炎声音沙哑。
“其实哥哥应该更像娘亲吧,而我只有眉毛眼睛像。”
“是,你哥哥跟你娘亲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所以你们兄妹眉眼才如此相像。”
苏桓抚这胡须点头。
萧炎生怕妹妹觉得不够像娘亲而失落,又连忙出声,“妹妹这样就很好,很好看。”

小说《杀手重生,我的老爸是皇帝》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苏月一直都知道,她的亲哥哥在皇宫,她的外祖一家在边关,至于那个便宜爹,算了。

三师兄前一阵送来的毒,她日夜马不停蹄地研究,那是因为她知道她的三师兄唯一的朋友就是镇国将军府的小将军苏域,而这个苏域,推测不错的话,应该是她的表哥,就是不知道他是她哪个舅舅的孩子。所以,潜意识里,苏月还是关心着这些没见过面的亲人的。虽然,他们可能并不知道她的存在。

那现在,她应该去么?

“你的外祖母,常年身体不好,你长大了记得替娘亲多尽尽孝······”

想起那个温柔的绝色女子,哎,冷心冷情的苏月,心底还是没来由的犯软。

玄机子看着神游的小徒弟,咳了两声,说道:“缘分天定,很多事情不是你逃避就能解决的。小五啊,你从小天资聪颖,异于常人,很多事情可能你心里都有数,师父本不该操心。”

老头顿了顿,继续道:“但是这些年,为师见你除了痴迷医道毒术外,对其他任何事都没有兴趣,我知道,如果为师不提,你就想老死在这山里了。”

苏月:这样不好么?药草毒物多可爱。还有,我可不是逃避,我是懒得去操心。那么多人,错综复杂的关系,想想都怵的慌,哎。

“但是你还年轻啊,你继承了为师一身的本领,在山上呆着,多浪费啊。所以这次,为师做主,你跟小四,明日就启程吧。”

玄小四激动的一蹦三尺高,太好了。

“去哪?”苏月问道。

“边关,你三师兄在那,他需要你。”玄机子意味深长的看着她。

其实,在苏月刚来白云观的时候,老头已经让大徒弟玉佩去查过这丫头的身世。就算不能确定,也是八九不离十了。

苏月眼神暗了暗,这老头,绝对知道。

“知道了,师父。”苏月应道,说完就要转身离开。

“对了,走之前记得给为师多去取些山泉水来,还有多备些放的住的瓜果蔬菜,你准备的总是比外面的好些。”老头微眯着眼睛装模做样道。

苏月:······老狐狸······

“是······”

玄小四跟苏月离开了房间,玄机子随即睁开了眼,看着这丫头离开的背影,笑得意味深长。宝贝徒弟的东西,可都是宝贝,不能便宜了别人,得多要些才行。

苏月想着,既然明天就要离开,还是要做些准备的。她有空间,倒是什么都不用担心,但是怎么才能掩人耳目呢?她看了一眼旁边兴奋的不能自已的玄小四,这四师兄傻是傻,但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现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傻子也会起疑吧。哎,走一步看一步吧。

“小五,我现在就去找陈妈妈,让她给我们做些路上好存放的吃食,你赶快回去收拾收拾,咱明天就要出发了,你可不能再任性哦。”

玄小四生怕自己这个小师妹撂挑子,她要真不肯下山,师父肯定不会舍得勉强她,那自己肯定也没得去。

苏月撇了他一眼,“嗯,我先去准备师父要的东西。”说完便背着背篓往山林走去。

“哎,要不要师兄去帮你啊,那些东西也怪重的,而且也不知道你到底是从哪采的那些瓜果蔬菜,就是比外面买的好吃,我也顺道去认认路。”

“不用,我很快回来。四师兄你快去准备吃食吧,不然咱明天路上就要饿肚子了。”少女头也没回的就离开了。

“对对对,不能耽误明天下山。”傻师兄玄小四哼着歌往厨房走去。

山林中,一人一狼对视着,“你跟我去太危险了,你这么大只,被人看到,会有危险,而且我去不了多久的,一定很快回来。”

大白:不行,你一个人我不放心。

“还有四师兄呢。”

大白:那个二傻子,他只会拖你后腿。

苏月:······

大白:我就呆在你空间里,只要我不出去就不会让人看到的。

“那你狼族怎么办?”

大白:这个不用担心,我弟弟现在已经能独当一面了。

“那行吧,但你一定要答应我,呆在空间里。”少女妥协道。

大白:一定。

翌日清晨。

“师父,我们要走了。”玄小四和一身男装打扮的苏月跪在玄机子跟前,分别磕了三个响头。

玄机子面露不舍,“好好好,起来吧,下山了自己注意安全。以你们的身手等闲也没人伤的了你们。但是人心险恶,你俩一直生活在山里,下山切记要小心,别着了人家的道。”说完掩了掩眼角。

“尤其是你啊,小四,你生性单纯,下山跟着你师妹,听你师妹的话,知道么?”

玄小四“哇”的一声嚎啕大哭起来,“师父师父,我不走了,我还是留下来陪你吧。你那么大年纪了,我们不在你可怎么办啊?”

玄机子嘴角抽了抽,“说什么浑话,你们走了我就继续闭关了,要你陪什么,我又不是七老八十了。”

苏月、玄小四:您可不就是七老八十了,今年七十四了,您老怕是忘了。

“好了,师父就在这里,你们什么时候想回来就回来,师父还能跑了不成。”老头说着说着就有些伤感。

“师父,您放心吧。我们会小心的。况且我们直接出发去边关的宣城,用不了几天的,到那就能跟三师兄碰头了。”苏月也是满眼不舍。

看着难得情绪外露的小徒弟,玄机子也是老怀安慰,从怀里拿出了个黑边的金丝布袋,上面简单绣着一个火红色的莲花,“这是为师师祖传下来的宝物,里面是个介子空间,不大,但是可以给你们放不少东西。”他看着师兄妹两人身后的包袱,尤其那个傻徒弟玄小四的,这特么的是要把厨房搬走么。

“介子空间,这世间真有那么神奇的宝物么?”玄小四惊奇道。

“这世间还有没有第二个,老夫不知道。老夫走南闯北这些年来也没见过,所以这东西尤为珍贵,小五,你收着。”

苏月眼睛微闪,师父这是······随即而来的是心中一片柔软,眼眶发热,这是为了替她掩护啊。

“小五,快拿着。”玄小四激动道。

苏月接过布袋,闷声说道:“谢师父。”玄机子摸了摸她的脑袋。

“行了,抓紧时间下山吧,为师要去闭关了。”

“师父,那些泉水还有瓜果都放在后山山洞里了,还有这药丸,”苏月说着从袖子里实际是从空间中拿出两瓶药,“这是我练的洗髓丹,是按照藏书阁里的那一残卷丹方尝试着练的,刚练好,效果也不知道怎样,您试试。”

“洗髓丹!”玄机子激动道,他了解这个徒弟,知道绝对不会是像她说的什么不知道效果,这肯定是练成了才给他老头儿的,这个是传说中的丹药啊,几百年来都没听有人练出来过。

“好,好,好!”玄机子已经激动到不知道说什么了。

小说《杀手重生,我的老爸是皇帝》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宣城军营,主营帐中。

“爹,最近城内纷纷涌进不少难民,都是从周边城镇过来的,儿子让人查了几天,今天消息刚刚传来。”

“怎么说?”

“表面上看,是山匪。”

苏桓端着茶杯的手顿了顿,“依你所言,另有别情?”

“是。据可靠消息,这群山匪训练有素,每次烧杀抢夺都颇有章法,十分迅速,抢完即退。然后不等百姓缓和又进行第二波,周而复始,周边城镇的百姓都痛苦不堪,被逼无奈只能举家逃亡出来。”

苏礼见父亲并未反应,继续道;“而且,儿子手下有人混入这些难民中,发觉一个很奇怪的现象。这些难民开始并非是往我宣城来,而是只要他们去往其他地方,都会遭遇山匪阻截,只有往宣城方向,才能一路顺畅,所以儿子觉得,是有人故意引导他们过来的。”

“羽儿,你怎么看?”

苏羽一直听着大伯和祖父谈话,并未发表任何看法,但此时听到祖父唤他,想了想,“祖父,二皇子如今可还在宫中?”

苏桓深深的看了一眼这个二孙子。

老大苏礼,刚直不阿,且军法了得,在军中颇有威信,但是京中局势却没有这个孙子辈了解的透彻。

“二皇子如今依旧居于宫中养病,并未出宫建府。”

“二皇子如今已年满十八,按理制是可以分府出来的,但因为常年身体原因,皇上并未为其指婚,以至于出宫建府的事一直没有提及,可如今边关战事结束,皇上下旨让我苏家回京······看来是有人坐不住了?”

苏桓满意地点点头,放下杯子,“自从敌国投降,我们苏家就一而再再而三的出事。域儿只是简单的出城巡视,竟然跟江湖人起冲突而中了毒,义儿更是无端端遭此横祸,他们是不想让我们回京啊。”

“是大皇子一派?”苏礼猜测道。

“当今皇上子嗣单薄,只有这两个儿子,而且自从十三年前······宫里就再无皇子诞生。虽然二皇子如今势弱,皇上似乎也没有多重视他,但是一天不立储,那边就一天不能安心。”

众人闻言都沉默不语,苏桓顿了下,似乎想到了什么,满眼悲伤。苏礼见父亲如此,也是不知该如何安慰,他嘴笨,就算心疼,也说不出什么安慰话,只能陪在老父亲身旁。

苏羽见二人反应,也想到了什么,轻轻叹了口气,继续道:“尤其皇上当年为了姑姑,差点遣散后宫,谁人不知皇上对她的宠爱,对她的孩子寄予厚望。虽然这些年,二皇子早已淡出众人视线,但是皇后他们肯定忌惮。尤其现在我苏家要回京,二皇子就多了军中的助力。”

“可我苏家并未站队,更未有夺储之心啊。”苏礼无奈摇头。

“他们不会信。他们不会相信身为皇子却没有争夺皇位之心,更不会信我苏家只希望二皇子能平平安安的出宫做个闲散王爷。”苏桓瞬间像老了十岁。

“那祖父,我们如今该何去何从啊?”

“真要这般受人胁迫,不如辞官归隐,还能一家人全乎的在一起。”

“大伯,不可能的,即使祖父辞官,即使大伯,我爹,我们,全部辞官归隐,他们也不会放过我们,没有人会放虎归山的。”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

“此事容后再议吧,让我再想想。”苏桓摆摆手,按了按眉心,“明天你三弟手术,你要安排好,今天来的那个玄神医的师弟,你们怎么看?”

“那个叫小五的兄弟?我之前听大哥说过,玄机道人有五个徒弟,大徒弟欧阳旭,是刚刚登基的北齐新皇;二徒弟段天涯,是现任武林盟主段啸天之子;三徒弟就是玄神医,这三位都是外界知晓的。另外两个徒弟就是今天来的两个,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我听大哥说,玄神医下面有一个师弟和一个师妹,而且小师妹深得玄机道人真传,一手医术毒术甚至在玄神医之上,而今天来的两个人······”

“那个叫小五的是个女孩?”苏桓想了想,“我总觉得那个小五,有些面善,就是想不起来,尤其那双眼睛······”

“哦?我倒没有什么印象?爹是在哪见过?”

“哎,年纪大了想不起来了。”说着又揉了揉眉心。

苏羽见状,立马想起今天睢凡巧给的那瓶药,“祖父,这是“小五兄弟”给的,说是滋养身体的,老年人也能用,您服一粒?”说着便把药递过去。

“哎?这要不要让军医先看过啊?”苏礼不放心道,他倒不是觉得睢凡巧会害他爹,只是是药三分毒,怎么能随便服用。

“拿过来吧。玄神医都说是好东西,肯定错不了。”说着就直接拿过药吞咽下去,此药也神奇,几乎是入口即化,瞬间就让老人觉得通体舒畅。

苏桓眼神一亮,“不愧是玄老的弟子啊。”

而此时,睢凡巧回到自己的营帐,没有梳洗就直接躺在床榻上,仔细倾听了片刻,知道周围没人,就立马闪身进了空间。

大白:主人,你终于进来了。

“这几天跟四师兄日夜兼程的赶路,没有办法进来。这不,刚到我就找机会来看你了。”

大白开心的蹭了蹭睢凡巧。

“先不跟你说,我要去梳洗一下,这几天风尘仆仆的,脏的很。”说完就往泉眼走去。

睢凡巧泡在其中一个泉眼中,这是个温泉,啃着空间出产的水果,深深吸了口气,“真舒服。这几天实在是太累了,好怀念白云山啊。”

大白:你才下山几天啊,就想着回去。

“我就喜欢在山上待着,这山下有什么好的,乌七八糟的。”

大白:你不是要下山找亲人么?

“找到了呀,今天我看到我外祖父了,是个很厉害的将军,治军严明,很有气势。”

大白:那你跟他相认了么?

“还没有,”睢凡巧烦恼的抓抓头发,“有很多事情,我大表哥中了毒,三舅舅也重伤,好像还有一股势力对他们虎视眈眈的,总之很复杂。”

大白:那你准备什么时候相认啊。

“等三舅舅手术做完吧,哎,也不知道会不会吓到他们。”

大白:不会的,他们只会开心啊,你那么优秀那么厉害。

“我也这么觉得。但是吧,他们要是知道我娘亲十三年前就死了,应该会很伤心吧。娘亲说过,她是他们家最受宠的小女儿呢。”

大白:有你在,应该会少一点伤心吧。

“哎,等三舅手术做完再说吧。事情还很多呢,等这边结束我还得去一趟京都。”

大白:去京都干嘛?

······

小说《杀手重生,我的老爸是皇帝》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不是不是,祖父,这说是毒,但是也是很有用的药。我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得到的。”

“那也是毒,有毒的东西你怎么能拿给你表妹,你也太没分寸了。”

“大伯,这真的不是毒,是药草,不信你问玄神医,玄神医肯定知道。”

苏羽满怀希冀的看着玄小三,希望玄小三能替他解释。

“确实,这东西叫玄冰草,有股幽香,能惑人心神。但其本身确实是很难得的药材。”

“这就是玄冰草啊,但我记得书上记载,玄冰草大多生长在极寒之地,二表哥怎么会有?”

“我也是偶尔得来的,当时让军医看过,知道是很珍贵的药材就留下了。我想着表妹你医术那么好,肯定会稀罕这种药材,嘿嘿。”苏羽憨憨的挠挠后脑勺。

“确实是难得的药材,谢谢二表哥。”

“不用谢不用谢,要不是你,我爹现在还不知道怎么样呢。”

“你爹也是我的小舅舅,二表哥见外了。虽然小舅舅现在昏睡的时候居多,但确实已经脱离危险了,多睡睡是好事,身体也是要休养生息的。”

“嗯,早上还醒来过片刻。”

话话家常,送送礼物,这顿家宴很快就结束了。

午后,苏桓和苏家众人开起了家庭会议,“这次回京,我要退下来了,老大,你得接着。”

“爹!祖父!祖父!祖父!”

苏桓摆摆手,“我退下来,不是要跟那些人认输,而是要回京都谋划。老大,你还得留下。”

“这个是自然,这边得有人,别人我也不放心。但是爹,您也没必要现在就退下来。”

“不退下来,那些人根本不可能让我留在京都。我想好了,此次以身体不适为由,留在京都,一切职务由你接手。那样,在京都我就能护着月儿他们。”

此时苏域却有些忧心,“祖父的想法是好的,但是那边会让我爹那么顺利接手?我就怕他们会趁机夺兵权。”

“兵权岂是他们想夺就能夺得了的?这兵权只会在我苏家手中,这点你们安心。”

“祖父有安排就好。”

“嗯!此次,域儿和羽儿也随我回京,谦儿你也玩够了,也该回去了。”

苏谦也是难得的正经,“知道了,祖父,我过两天就走,就不和你们一起回京都了,太打眼。我先回去跟祖母、爹娘他们汇报好消息。”

“祖父,我想留下来帮衬我爹,这边就留他一人,我不放心,而且,最近周边很不安分。”

“走之前,把那些都处理了,算是给那边的警告。这些年的隐忍,真当我们苏家好欺负了。”

苏羽一听就来劲了,“祖父,我愿为先锋,去收拾这群杂碎。这阵子忍得我都快吐血了。”

“不急,等我计划一下,这次给他们一锅端了。”苏域也是眼神发狠。

“好,这件事就交给你们兄弟俩了,事情结束之后,一起回京。域儿,你年岁不小了,该回京把亲事定下来了。你三叔要养伤,让他留下,康复之后留下来帮着你爹。”

“祖父,我···我还不想成亲。”说起亲事,苏域满脸通红。

“你都二十五了,你还不想成亲你想干嘛。别人在你这个年纪,孩子都好几个了。”苏礼一听立马不高兴了,这些年儿子一直留在军营,一拖就拖到了这个年岁,他也着急的很。

“就是就是,大哥,你也该给我们找个嫂嫂了,是不是啊老三。”

“对对对,要找个嫂嫂,抓紧给我们生个侄儿玩玩。”苏谦一脸的嬉皮笑脸。

“羽儿,你也是,也二十了,这些年拖累了你们,这次回去一并都定好。”

小说《杀手重生,我的老爸是皇帝》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三师兄,你又打我,会笨的,你不能再打我的头了。”玄小四生气的抗议。

“你笨是天生的,可不是我打的。”

“你······哼!”

“小五,决定好了?要去京都?去了京都可没得消停了。”

“嗯,去。总归要去的,事情也总得解决的。”

“你决定好了就行,什么都别怕,有我们呢。我给大师兄和二师兄都去过信了,放心,想做什么都放心大胆的做。”

“嗯,三师兄四师兄,谢谢你们。”

“谢什么,我们还需要说谢?”

“就是啊小五,我虽然不知道你要干什么,但你放心,你做什么我都会帮你的。”

“你能帮小五什么?把敌人吃垮么?”

“三师兄,你别小瞧人······”

玉若秋看着两人吵吵闹闹的,有感动,有安心,她其实不怕的,因为有他们在。

三日后,阳光明媚。

“回去吧,别送了,做好了安排的,不用担心。”苏桓对着前来送行的两个儿子道,说完眼神往周边瞥了一眼,苏礼和苏义顿时了然。

皇上对镇国将军府是真心重视,自十三年前云妃出事后,不论是二皇子还是镇国将军,身边都有皇上的调配的暗卫保护。即使这么多年来,镇国将军一直都不肯用这队人马,但是这些人这些年一直不曾离开。直到几天前,苏桓才第一次见了这队暗卫的首领。

“爹,此番进京,您一定得小心,等着儿子们回去。”

“好,爹知道。老大,老三身体还没好,你带他回去。”

“爹,您别担心我,我没事,我就想看着你们离开。”

“大男人磨磨唧唧的,老子什么时候教过你们如此行径了。赶紧走。”

“爹!爹!”

苏桓不理他们径直离开,其他人也纷纷道别离开。

“爹,您带着三叔回去吧,我们也走了,会照顾好祖父的。”苏域劝着老父亲。

“嗯,走吧,好好照顾好你祖父和你妹妹。”

“嗯,知道了,大伯,爹,你们快回吧。”

“大舅舅三舅舅放心,我们会照顾好外祖父的,你们在这边也要保重身体,给你们的药按我说的方法使用。还有三舅舅,给您的那瓶洗髓丹您暂时还不能用,等身体完全好以后再使用。”

玉若秋这几天一直在给两位舅舅准备各种药物,有止血的,解毒的,补身体的,甚至还有各种毒药,以备不时之需。

“好,舅舅们知道了,你自己好好照顾自己,有什么事就跟你两个表哥说,不要怕麻烦。进了京都也不要怕,我们苏家不怕事,知道么?回去替我们好好给你外祖母尽孝就行,其他人都不要你操心。”苏礼也是万分不舍的各种交待。

“嗯,月儿知道了,大舅舅。大舅舅的洗髓丹还没开始服用吧?”

“嗯,没有,这几天忙碌,我们几个都还没开始,等你们走了,我也要试试这传说中的丹药,看看效果如何,哈哈哈。”

苏义也是一脸期待,“等我痊愈以后,我再用。听羽儿说了这丹药,如此珍贵,药效定然不俗。”

“伤药这一块的,你们最不需要担心,有什么需要就派人来说。”

“好的,你就不要担心我们了,快走吧,不然时辰就晚了。”

“大舅舅、三舅舅保重。”

“爹,我们走了!”

“爹,我们走了!”

玄小三、玄小四看着众人话别,“三师兄,小五有亲人了,以后会不会就不回白云山了啊。”玄小四满脸担忧与不舍。

“小五有亲人了,那也是我们的小五,小师妹,这是不会变的。”

“嗯,小五就是小五。她就算有家了,我们还是可以去找她。我以后住在小五家不就好了。”

小说《杀手重生,我的老爸是皇帝》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大舅母,二舅母,三舅母,月儿还给你们准备了些东西。”
“哦?
还有我们的?”
“看看,我们到母亲这边来蹭饭,竟然还有礼物拿。
真真是占了大便宜了。”
“是啊,月儿,我们的见面礼都还没给你呢,倒是先收你的礼了,哈哈哈。”
“这有什么,都是自家人。
这是月儿自制的养肤膏,滋润美白的,效果很好。
目前就只有这几瓶,您们先拿着用,好的话我再给你们做。”
林氏对这个非常感兴趣,拿到手立马就打开了看,“呀,这是什么香味,真好闻,”然后抹了点在手背上,“这个可比美颜坊的膏好用多了,很润呢。”
“是么,我看看,哎哟,真的呢,月儿,你这都是自己做的呀。”
“是啊,我除了喜欢捯饬药草,还喜欢研究这些。”
“月儿太厉害了。”
“这么好?
那老婆子我也要一瓶试试。”
“外祖母,给您准备好了。
不过给您的不是滋润的,是抗皱的,喏,这瓶。”
苏桓看着几个女人,一头黑线,也插不进嘴,就准备离开。
“啊!
啊!
啊!
救命啊,这是什么!”
一声尖叫响彻天空,整个镇国将军府都听到了。
“怎么回事?
听着像羽儿的声音。”
“快,快让人去瞧瞧怎么回事?”
林氏焦急的吩咐身边的嬷嬷。
苏桓立马快步离开,朝苏羽的院子走去,苏月几人也紧跟其后。
“我去,二哥,你怎么搞成这样,臭死了。
你是掉进粪坑了嘛。”
“老二,你离我远点,别靠近。”
苏域跟苏谦两人都捂住鼻子往后退。
“我,我也不知道啊,我早上起来就这样了,呕·····我的房间都臭了。
肯定有人戏弄我,谁,是谁,给我出来。”
苏桓、苏月他们一进院子,就闻到了恶心的臭味,又看到苏谦的样子,都愣住了。
“臭小子,你搞什么,弄的那么恶心。”
“羽儿,你这···你这是什么情况?”
苏谦看众人都是满脸嫌弃的盯着他,连自家娘亲都是,呜呜呜~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啊?
他好冤。
苏月看着他愣了下,随即想到了什么,“二表哥,你,是不是吃了我给你的洗髓丹了?”
“啊?
哦,是的,我想着到家了,终于可以安安心心的,昨天就服了两粒,想试试这个传说中的丹药。
难道是因为它?
表妹,你为什么害我?”
“额···二表哥,没事的,洗髓丹嘛,洗净伐髓,会把你体内的垃圾毒素都清理出来,让你的身体各方面机能达到最优状态。
你这···去洗洗吧,没事的。”
“啊!
啊!
啊!
快来人,给本少爷备水。”
说着,逃也似地奔了出去。
众人:······“妹妹,那个洗髓丹,用了都会这样?”
苏域满脸紧张,他还没服用呢,难道他吃了也要变成那副德性?
“哦,因人而异吧,不过人吃五谷,体内不可能没有杂质的,多一点少一点吧。
大哥你暂时还是不要用哦,等你身体完全好了再说。”
“哦哦,好的,听妹妹的。”
“咳!
那我,我这两天就住书房吧。”
苏桓尴尬的看着老伴,“这个月儿的一番孝心,我不能浪费不是。”
众人:······“将军,宫里来人了,还有好多赏赐,己经在前厅等着了。”
管家急急忙忙小跑过来,额头都渗出了汗珠。
“好,走,一起去。”
“是!”
“是!”
“是!”
···众人来到前厅,整整十来箱的赏赐,堆满了整个大厅。
“张公公,怎么还劳烦您过来了?
随便安排个人来就行了。”
“杂家给将军请安。
这是怎么说的,来镇国将军府,是杂家的荣信。
这些是皇上给镇国将军府的赏赐。
快,都呈上来。
东珠十斛,黄金千两,京绫缎十匹,浣云纱十匹,玉如意一对,红珊瑚一尊,玉屏风一架,百年人参、雪莲、灵芝一份······”这些赏赐,光名字都报了半天,众人都惊到了。
皇上这是搬了多少东西过来啊。
还有这布匹绸缎的,全是鲜亮的颜色,一看都是年轻女孩穿的,而整个镇国将军府,就苏月一个年轻姑娘,这是给谁的就不言而喻了。
张福从苏月进来眼睛就一首没离开过她,苏月自然感受到了。
但是因为并没有感到恶意,她也懒得理,一首低头跟外祖母小声说话。
等所有赏赐都呈现了一遍,张福才缓步走到苏月面前,眼神亮的吓人,“这位就是将军新收的孙女吧,果然是个亭亭玉立的绝代佳人啊。”
“月儿,这位是大内总管,张福张公公。”
苏月上前行礼,“月儿请张公公安。”
“哎哟,使不得使不得,姑娘要折煞老奴了。”
张福吓的首摆手,“皇上听闻姑娘在回京途中受了伤,特意让太医院院首来给姑娘请脉,张太医,您快来给姑娘看看。”
张太医从外面匆匆进来,对着苏桓行礼后就上前给苏月把脉,片刻,张太医摸摸胡子,“姑娘一路长途跋涉,又受了伤,身体有些亏空,我开些药,姑娘按时吃,养一阵就能补回来了。”
在宫里当差的人,个个都是人精。
一把脉自是知道苏月身体无恙,什么身体亏空也不过套话,反正就是养养就对了。
“那感情好,正好皇上这次的赏赐里面有不少珍贵药材,张太医,尽快开药方,需要什么杂家马上回宫里取,一切都要给姑娘最好的。”
张太医嘴角抽了抽,又没什么毛病,还补什么补,这小姑娘是什么身份啊,竟让皇帝跟前的张公公如此重视。
“是,微臣明白,微臣这就去写方子。”
张太医身边的药童立马去准备纸笔。
“将军,奴才来之前,皇上说了,等姑娘养好身子,一定请将军带姑娘进宫转转。”
张福一脸希冀的说道。
“老臣知道了。
等月儿身子好些了,一定带月儿去。
不过这一路月儿长途跋涉的,又是女孩子,吃了不少苦,估计得养一阵才能完全好了。”
“哎···哎,是,肯定得先养好身子的,”张福转头对着苏月,“姑娘在府里可还缺什么,缺什么都可以跟老奴说,老奴一定给姑娘安排的妥妥贴贴的。”
“我···哎哟,瞧张公公说的,我们府里啊,从知道多了这么个娇娇儿开始,就一点一点准备东西了,我们将军府的姑娘,哪会亏待得了的?
公公放心吧。”
“是是是,是杂家想左了,将军府安排的一定是最好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