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精美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娇蛮小医妃不好惹

娇蛮小医妃不好惹

生南国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穿越到古代,易灵洛成了一个小可怜。睁开眼,她就见奇葩亲戚上门找茬,母亲要死,弟弟被卖,姐姐在夫家受尽欺凌。虽然自己并非原主,但她占用了别人的身体,就要担起属于原主的责任和义务。于是,手握空间医疗室的易灵洛开始用医术赚钱,还要种田经商,带领全家一起致富。这时,能听到她心声的国君看上她,要她做宠妃!

主角:易灵洛,燕熠琝   更新:2022-07-15 23:4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易灵洛,燕熠琝 的女频言情小说《娇蛮小医妃不好惹》,由网络作家“生南国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穿越到古代,易灵洛成了一个小可怜。睁开眼,她就见奇葩亲戚上门找茬,母亲要死,弟弟被卖,姐姐在夫家受尽欺凌。虽然自己并非原主,但她占用了别人的身体,就要担起属于原主的责任和义务。于是,手握空间医疗室的易灵洛开始用医术赚钱,还要种田经商,带领全家一起致富。这时,能听到她心声的国君看上她,要她做宠妃!

《娇蛮小医妃不好惹》精彩片段

易灵洛的头被埋进了水缸,没有防备的她狠狠呛了两口水,抽出头,一口水喷在地上,吐出两条笄蛭涡虫,蠕动着身体在水泽处扭曲。

大口大口呼吸,几番压制胃中痉挛,最终仍是脸色一白,哇的一声吐起来。

只是吐出几口酸水,胃里再没东西。

气喘吁吁的靠在墙边慢慢滑坐在地,闭着眼调节呼吸。

脑子里有原主的记忆,整理起来发现原主是个傻子。

“快来,这个丫头也能卖个好价钱!虽然是傻了的,但是长得好看!”

“娘,你说二丫那么傻,哪个人会买她回去养着啊?”

“你不知道,有的是像隔壁村儿的村溜子王天霸那样娶不到媳妇儿的,这给买回去,痴痴傻傻的,叫她躺着不敢坐着,叫她脱衣服不敢裹着,多省心!”

“咱们这么做,赵里史知道了,恐怕要收拾咱们!”

“怕什么?你爹和你祖母祖父都去老家省亲了,就算他们回来知道了,也不会说什么,你祖母早就说过这娘三是个累赘。

长兄如父长嫂如母,我是她大伯娘,他们家的事情我能全权做主。”

“到了吗?怎么这么远!?”

人牙子尖着嗓子不耐催促,都说村里好拐姑娘,他转悠七八圈,没看到合适的,倒是买了一个七岁的男娃准备回了,卖主又拉着他问姑娘要不要……

嘿,踏破铁鞋无觅处啊!

“到了到了,前面那茅草屋就是了!”

易灵洛耳朵一动,原主大伯娘趁着家人不在,要卖了她?

她挣扎半天,没有站起来,门被推开。

“呀——二丫你怎么坐在地上?”

易黄氏脸上挂着笑,走近一瞧,吓得笑容僵在脸上往后跳了老远。

地上蠕动的土蛊,还有密密麻麻被土蛊吸引过来的鼠妇在易灵洛的身上来回游走。

她抖着手,声音带了哭腔。

“啊——土蛊啊,鼠妇啊,不得了啊,二丫肯定是活不成了啊,这可是剧毒啊……”

人牙子变脸:“易黄氏,你到底安的什么心?把我带到这荒山野岭的看个死人?你说的姑娘呢?”

易黄氏指着地上一动不动的易灵洛,抖着手:“死……死了……”

“你说的就是这个?”

人牙子上前,脚尖点了点易灵洛,易灵洛身体虚弱,顺着力道就倒下去。

看到这般情景,易黄氏捂着嘴连连后退,拉着她儿子大虎,转身就跑,哪里还管什么人牙子!

“大虎,快去找赵里史,二丫死了,被土蛊毒死了,快跑啊!”

人牙子不走,看易灵洛好看,不死心,上前查看,发现易灵洛还有细微呼吸,并没死成,这可把他高兴坏了。左右看看没有人,可以白捡个姑娘!

什么土蛊什么鼠妇?这玩意儿他不懂,也不想懂,能赚钱就行。

易灵洛被人牙子抗在肩上,大头朝下,迷迷糊糊:“放开我!”

人牙子乐了:“哎,还有力气说话啊,你这小姑娘,就谢谢我吧,遇到我,给你送去看大夫,可是救了你一条命!”

“不,我不去,你把我放下!”

人牙子不管她说什么,大步流星朝外走。

天边传来几声闷雷,四周是竹林,茅草屋建在竹林底下,不见阳光。豆大的雨点啪嗒啪嗒砸了下来,来的是又急又快,伴着狂风,瞬间就把易灵洛和人牙子全身浇湿。

路滑,雨急,风大,人牙子扛着人,一个哧溜,摔倒在地。

易灵洛被摔在地上,头脑清醒许多,张嘴喝上几口雨水,她有了些微的力气。

突然,一声烈马长嘶从后方高鸣,马上的人急声呵斥:“闪开!”

易灵洛仰身,堪堪躲过马匹,身后陆续又跑过去几匹带着斗篷雨蓑的男人。

那么大的雨,几人扬鞭毫不停留,骏马飞驰,溅起的水花打在易灵洛身上,她眯了眯眼。

人牙子也被吓到一边,骂骂咧咧的站起来:“什么鬼天气,这鸟不拉屎的地方,这种天还有人出来,吓死老子了!”

燕熠琝趴在草地里,看着马匹远去,保持着一个姿势一动不动,任雨水打在他和下属换过来的一身短打上。

“不要过来,不然我可喊了!”

女孩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燕熠琝眯着眼不想管。

他早就看到易灵洛和人牙子从那破败的茅草屋里走出来,也看到那个妇人带着儿子尖叫着飞速跑开。

他现在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只待片刻,皇兄的人按照他脱在河里的衣袍追去,他就可以金蝉脱壳了。

前方传来人牙子一声闷哼,他看着比女孩高一个肩膀的男人,嘭的一下倒在地上,女孩缓缓站起,斜睨着地上,嘴唇没动,自己却分明听见她在说:“雕虫小技,也敢在姑奶奶我面前班门弄斧?老娘在我妈肚子里胎教都是穴位名称位置,药草特效,学医数十载,闭着眼就能把你搞趴下!”

人牙子吓得不轻,他刚才只觉得眼前一花,双腿发软,摔在地上后才惊觉眼前的少女像是鬼魅一般。

“我弟弟,在哪里?”

易灵洛神情淡然,揉着手指,似乎人牙子不说实话,就要一拳打爆他的头。

燕熠琝又听见她说:“呸,老娘没劲了,你最好快点交代!”

他揉了揉眼,看得很清楚,女孩子根本没有说话,可是他就是能听见啊,难道?难道是她心里想的话?

他捂着胸口,慢慢爬起来。

因为刚才突然被易灵洛打倒在地,人牙子十分恐惧眼前的二八小姑娘:“还在你大伯娘家,想着把你带上一起走……啊——”

咔吧一声,易灵洛掰断他一根手指,人牙子发出一声惊天地的惨叫,却浑身不得动弹。

“买卖了不少儿童吧?是不是这根手指数钱的?我掰的对吗?”

易灵洛蹲在地上,俯身看人牙子,人牙子哪里敢说不对,不对的话,还要掰断对的。

他哭嚎着:“女侠饶命,我怀里有银票,是我最近买卖挣的钱,全部给你,求你,放我一条生路,以后我金盆洗手,再也不干了!”

易灵洛毫不客气从人牙子身上掏出一叠被淋湿的银票,皱着眉头:“湿了……”

燕熠琝靠近她,紧紧盯着女孩薄薄的惨败的双唇。

“五百两?是小孩儿不值钱了还是这个人牙子生意不好?”

燕熠琝收住脚步,这一次他十分确定,自己,能听到眼前女孩子的心声!

很好,会医?


“走是不可能了,待会儿你得跟我去找赵里史作证,证明我大伯娘卖掉我们姐弟之事!”

易灵洛拿了钱,并没打算放人牙子,人牙子哭着祈求也没用。

“你就躺在这里淋雨吧,敢动一下,腿就废了,知道吗?”

人牙子歪着头看自己的双腿,好端端的,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使不上力气。

易灵洛转身抬脚,回到茅草屋。

鼻子紧了紧,一股血腥味弥漫在破败的屋内,顺着味道,停在柴火垛边上。

“出来!”

她捡起地上一根木棍,瞅着一动不动的柴火垛。

燕熠琝听见她心里道:“什么东西?再不出来就直接点把火吓死他!”

“咳咳……”

燕熠琝微微用力,推开几根柴火。

易灵洛警觉退后,手中的木棍指着燕熠琝。

燕熠琝嘴唇通红,头发杂乱,面容干净,看上去也就二十的模样,长眉入鬓,鼻梁高挺,睫毛长密,眉毛深深的锁在一处,胸口上一支利箭,直直的插在皮肉之中。

虽是病容之态,但也不能忽视眼前人的俊美。

“什么人?”

燕熠琝看着她故作镇定的问自己名字,心里却在疯狂呐喊:“哎呀,卧槽,是个男人!是个美男!”

燕熠琝被小女人内心调戏,羞恼漫上脸。

“给本王……解毒,钱,我有,治好,赏,不治,死!”

咬着牙说完话,下一刻,眼前一黑,短暂晕了过去。

易灵洛扔掉木棍,忙上前查看:“哎,醒醒——晕了?”

拍着男人的脸,男人眉头蹙的更紧,仍然昏迷。

易灵洛探他额头,再看唇色,号脉,趴在胸口仔细听了一阵,确定这个人是中了毒,看着胸口暗黑色的血液顺着伤口慢慢渗出,可以断定,这支箭,必定是带有剧毒。

易灵洛把人靠在墙角,急切的来回走动。

怎么办?

床上还有一个原主的母亲等着救,自己也是多日没有进食,身上的小毛病不少,这又送来一个伤患?

易灵洛掐腰:“老天爷,你是不是搞错了?

我是柳叶一刀仙没错,可那也得给我柳叶刀啊?

你看看,你给我穿越安排的开局,要吃的吃的没有,要药品,药品没有,你还断断续续的给我安排这么多病患,是要怎样?”

发了牢骚,地上的男人哼了一声:“吵死了!”

易灵洛低头,这男人自己醒了?

“嫌吵,我给你丢到外面雨里去,就安静了。”

说着她就要行动,这不能怪她,现在她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

“我有钱……救本王,我好了……赏,我不好,死!”

又是这句话?

男人悠悠睁开眼,说话断断续续,竟然还把气势拿捏的很足。

这什么人啊?

跑到她家里躲起来,被发现了就赖着自己救他,凭什么啊?

易灵洛拉着他的手,也不管他说什么好听的不好听的,嘴角一撇,动作不停,仍然打算把人丢到外面去。

“还本王?我还本宫呢?我还朕?我还孤?我还寡人呢?

呐,不是本宫不救你,是朕实在没有工具和药品,饿的头晕眼花,床上还有一个马上就要死了的老妈,孤与你非亲非故,你要是归西了,也不要来找寡人,雨我无瓜!”

话音刚落,噼里啪啦掉落些东西滚到了二人脚下,易灵洛定睛一瞧,差点喊出来。

“红霉素软膏,阿莫西林?头孢克洛,还有这么多内伤外伤的药品?酒精碘伏棉签,阿莫阿莫……还有我的工具箱?乌拉!”

这不会是一场梦吧?

丢开身上的男人,挨个捡起来查看,真的是药品!

主要是有她想要的柳叶刀。

为什么会出现这些东西?

从哪里出现的这些东西?

易灵洛把东西抱在怀里,警惕的看向一旁的燕熠琝。

“是你带的?你是什么人?为什么有这些东西?”

“救本……我,就告诉你!”

易灵洛捏起男人下巴,强迫他抬起头与自己对视:“你怎么知道我能救你?你到底是谁?为何出现在我家?”

男人眼眸狭长,睫毛浓密,加上中毒后,脸上不协调的红润,看起来妖异的不行。

“救我……我就告诉你!”

男人气息微弱,眼皮沉沉阖上,仍然是这句话。

“我救你大爷啊?”

易灵洛对着又晕过去的男人,气呼呼的吼道。

忍不住回头看了几眼男人,她还是很想知道男人是谁,还能不能带给她更多需要的东西,比如吃食衣物钱财等……

拔出箭矢,箭头乌黑,放在鼻子面前闻了闻,略酸带着血腥,经过仔细的推断和检查,确诊为杜氏剑尾海蛇,这种蛇生活在海里,不好捕捉,除非有人专门饲养。

易灵洛找来两个瘸腿长凳,底下用石块垫稳,放上木板,把男人弄到上面,已然是满头大汗,幸好刚刚喝下去一罐葡萄糖和生理盐水,才得以保持体力。

消毒,杀菌,柳叶刀沿着中毒发黑的肉边缘切入。

鲜血渗出,易灵洛带着手套的手迅速将棉纱布按上。

燕熠琝醒来,看到易灵洛正沿着他的伤口处剜肉,鲜血直流,一块块被毒素侵袭的血肉被剔除,他竟然没有感觉到半分疼痛。

“我为什么不觉得疼?你对我做了什么?”

以前他受伤,坏死的皮肉,太医也是这样剜出的,可那时候,痛到他撕心裂肺。

而现在这种感觉很恐怕,仿佛被施了妖术,眼睁睁看着别人拿着刀,一刀一刀凌迟着自己,身体却丝毫没有感觉。

易灵洛带着口罩的脸极其认真,抽空扫了一眼男人:“醒了?你想感觉到痛还不简单?待会半个时辰后,你就会感觉到了。”

“你是什么人?”

男人看着易灵洛,二八年纪,穿着破旧,倒是洗的干净,可她脸被挡着,手上带着的手套,还有手中泛着寒光,沾着自己鲜血的小刀,都是从未见过的。

长长的睫毛扑闪扑闪,处理完伤口,又进行擦拭消毒包扎,最后她又找来一根竹竿绑在椅登上,将一个琉璃瓶一样的装满透明液体的瓶子挂了上去,令男人感到惊讶的是,这个瓶子里连着一根管,管的这头是细细的针。


而这个针竟然扎进了自己的手背血管里。

“你你……你要干什么?”

他从来没有这么迷茫过,自认为从小就看遍了南楚和北未的民族生活,算是这天下,最有见识的男人,却在这荒野乡村的破败茅草屋内,看到了一样又一样稀奇古怪,处处透着诡异的东西。

“我警告你啊,不要乱动,不然针头翘起来,还得重新扎。我看你好像有点精神了,我问你啊,这些药品,你是从哪里得来的?”

易灵洛收拾好工具箱,拍了拍,示意男人回答。

男人困惑,扫了一眼她怀里的箱子:“本……我,不知道!”

“不知道?阿西!你刚才醒过来不说我救了你,就告诉我吗?耍我?”

易灵洛噌的站起,掐着腰,探过头,怒目瞪着男人。

男人好看的眉毛上挑:“我说过?”

“你……耍赖?我长这么大没见过这么嚣张的人,早知道刚刚就不该给你用麻药,让你疼得死去活来,才能记住我易灵洛的教训。”

男人看着自己伤口,原来不疼,是因为用了麻药?

“麻药还有没有?”

这是好东西,如果能够用到北未的军中,可以减少许多将士的伤痛。

“有毛线啊,这东西不是从你身上掉下来的么?有多少你不知道?”

说来也奇怪,刚刚出现的药品,正正好就只够救治两人的。

“我身上?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些……”

男人眼神瞟向手背上的输液管,再看工具箱,难道不是这个乡野村姑的?

易灵洛傻眼,不是他带来的?

那是哪里来的?

难道自己穿越,带了空间?

想到这里,心脏嘭嘭直跳,空间啊……那是要什么有什么啊,这个金手指开的有点大吧?

易灵洛背过身去,迫不及待想要实验一番,她双手合十闭上眼:“肚子好饿,来一盘葱油拌面!”

难道是打开方式不对?

“嘛哩嘛哩哄,肚子好饿,来盘葱油拌面!”

……

“芝麻开门……葱油拌面!”

……

“天王盖地虎……葱油拌面?宝塔镇河妖……葱油拌面?”

易灵洛失望了,没有吃的,除了一堆药品和器械。

原来所谓的开大金手指,竟然需要触发一定的规律才能打开,而这个规律,似乎没有那么容易触发!

外面大雨倾盆,狂风乱作,易灵洛睁开眼,在房间里寻摸了几圈,等了好久,并无半点所获。

男人看着易灵洛在房间各个角落碎碎念,不禁问道:“你就想吃葱油拌面是吗?”

“什么意思?那要是有别的也行,我不挑!”

“我这里……有银子,你拿去买面!”

她屁颠屁颠的跑过去拿,作为身无分文的穿越者,眼下要度过难关,可不是一盘面能解决的,房子得修,食材得出去买,谁知道以后还有什么地方需要用钱。

“你倒是不客气,我一兜子碎银,也有十两!”

“你的命难道不能值十两?我看病讲究缘法,一般人有钱我都不给治,收你十两,已是打了折给了脸面!”

男人不屑,爱财还讲的这么清新脱俗?

就在两人一递一接的指尖碰触时,一阵葱油香味飘散而来,两人肚子同时咕噜噜响起,易灵洛瞪着大眼睛,看着燕熠琝膝盖上冒着热气腾腾的面……

燕熠琝比她还吃惊,甚至可以用恐惧来形容了。

“怎……怎么回事?这……这是……你要的拌面?”

易灵洛大叫一声:“别说话!”

电光火石间,她似乎找到了开启空间的秘诀,为了验证,她一把抓住燕熠琝的手,再一次以震耳发聩的声音喊道:“再来一盘葱油拌面!”

燕熠琝盯着身上的两盘葱油拌面,理智告诉他,千万要挺住,填饱肚子再去问这个女人是不是妖女。

“卧槽,竟然要和这个男人肢体接触才可以触发空间?所以,老天送来的美 男,不是无缘无故的?”

易灵洛看着燕熠琝的眼神逐渐变得炙 热,燕熠琝听她心里刚刚嚎完,当然知道她为何这般,只是什么空间,他没弄懂,妖女,一定是妖女!

“我喂你吃面!”

易灵洛端过一盘面,吸溜了一大口,又从另一盘挑出面条,给燕熠琝喂到嘴边。

那讨好的样子,简直比他的丫鬟和下人都专业。

“你扶我起来,我自己能吃!”

易灵洛忙按照他说的照做,极尽殷勤。

“怎么样,好不好吃?我们那的人,都爱吃这个……”

燕熠琝看她闪烁的眼睛,亮的有些晃人:“你们那的人?”

易灵洛差点被面条呛到:“咳咳,就是这里,快吃快吃!”

她把盘子往前送一送,催着燕熠琝吃,以此来把话题岔过去。

吃了面,又给原主母亲治病。

经过一系列的检查,原主母亲四肢有红色斑丘疹,许多地方已经融合成片,出现溃疡的症状,结合口腔检查,她能马上确诊为,汞中毒。

倒是为什么会汞中毒,这就是把人治好了再说的事情。

百分之二十活性炭溶液给原主母亲灌了下去,用以吸附水银。

“我什么时候能好?”

“三五天吧?看你体质不错,也可能一两天!”

男人沉默。

“你是什么人?怎么躲进我家里的?身上的伤又是怎么回事?”

易灵洛吃完饭,还不忘把银子装进口袋。

男人不知道在想什么,眼睛眯成一条缝,浑身气势爆发。

察觉到异样的易灵洛回头,他又立刻低下头,瞬间气势收敛,声音闷闷:“我也不知道我是谁,之前的事情,记不大清了!”

听闻此,易灵洛睁大眼睛:“达咩?你是在考验我柳叶一刀仙的专业水平?

淬了蛇毒的箭矢,根本不会让一个人失忆,怎么,你脑袋也被射 了?”

男人听这话有点不对劲,可又找不到哪里不对劲:“我真的想不起来了……”

易灵洛扒拉他脑袋看,在后脑勺的地方确实发现了一个拱起的大包。

“你还真伤了脑袋?血块压迫神经,忘了一些事……这么解释也合理!”

易灵洛点着头,捉摸着治疗方案。

“这个就没办法了,我没有仪器,脑部CT不能做,看不到有多大,要是外伤所致的话,我建议你卧床休息,不要做剧烈的运 动,等待血块慢慢吸收,便能想起以前的事情了。”

男人眨巴眼:“是外伤所致啊,刚刚你把我扔地上,我就觉得后脑一疼,醒来就混混沌沌,许多事情都不记得了!”

哈?

感情这个症状还是自己造成的?

“你别讹人啊,我是不会对你负责的,哪有撞个包就失忆的?你讹人也找个一般人去,我是大夫,能被你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