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精美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都市狂龙奶爸小说

都市狂龙奶爸小说

爆焱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十八岁师出昆仑的萧问天,胸怀乾坤经纬之术,有着无双的法道,可谓是一方人杰、人中龙凤,被人尊称为圣师。可就是这样一位至高无上的传奇圣人,因为六年前的一场战役,而陷入了昏迷。再次醒来时,他得到的竟是妻子的死讯及女儿危在旦夕的噩耗……

主角:萧问天,夏子衿   更新:2022-07-15 23:4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萧问天,夏子衿 的女频言情小说《都市狂龙奶爸小说》,由网络作家“爆焱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十八岁师出昆仑的萧问天,胸怀乾坤经纬之术,有着无双的法道,可谓是一方人杰、人中龙凤,被人尊称为圣师。可就是这样一位至高无上的传奇圣人,因为六年前的一场战役,而陷入了昏迷。再次醒来时,他得到的竟是妻子的死讯及女儿危在旦夕的噩耗……

《都市狂龙奶爸小说》精彩片段

“呼——”

高空之上。

一架军用直升飞机,以恐怖的速度疾驰而过!

直升飞机内,萧问天紧闭双眸,耳边依旧回荡着女儿电话里的声音,虎躯微微颤栗。

“爸爸,麻麻死了、被那些坏人杀死了,流了好多好多血……”

“那些坏人还要抓走念念,念念好害怕,爸爸,你快回来救念念啊……念念和妈妈都要死了啊!”

“爸爸,你不要我们了吗……爸爸,你快回来啊!!”

女儿撕心裂肺的呼救声,让他心如刀割,可,他还没来得及开口……对面便传来一道手机被打碎的巨响声!

一切……瞬间戛然而止!他大脑也骤然一片空白!

他的妻子,死了。

亲生骨肉,遭遇生死危机!

哪怕他历经无数生死,却也无法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

他缓缓闭上双眸,压下喉咙涌起的甜意,嘴角溢出一缕鲜血,声音嘶哑,“给我开到最快!”

半小时前,他从昏迷之中醒来,当手机重启,看到那密密麻麻的信息接连跳出来之后,他当场泪崩!

心痛、愧疚、悔恨……

足足一千多条短信,还有无数个未接电话。

全是他妻子发来的!

六年、整整六年啊!在他昏迷的这段时间,夏子衿一直在找他、一直在期待着他回家!从愧疚、道歉,再到彻底绝望……

而二十分钟前,女儿打来的电话,更是让他当场崩溃了!

“妈妈死了……”

“这些坏人要抓走念念……”

“爸爸,你不要我们了吗……”

每一个字眼,都犹如一把利刃般扎入他的胸口!

一股狂暴的杀意,在他身上疯狂爆发而出!

萧问天亲传大弟子,如今已是神州统帅的龙天行,赶紧汇报道:“师尊,我已经查到来电的所在地了,正在地毯式追查师娘和念念现在的下落!”

他可以理解萧问天的痛苦,理解他的愤怒!可安慰的话……到了嘴边,却一句都说不出来!

包括他,也是今天才知道,自己居然有一个师娘。

萧问天闭上眼眸,陷入了无尽的回忆之中……

六年前,一向放荡不羁的他,在游历天下、途经云城之时,遇上了一生挚爱——夏子衿!

两人相识、相知、相爱。

那时,他放弃了自己过往的所有荣耀,选择做一个普通人,只为……与她余生相守!

可,就在两人步入婚姻殿堂的前一夜,他被设计下药灌醉诬陷!第二日,一醒来,便跟夏子衿的闺蜜凌月雪一丝不挂地躺在酒店大床上……

他忘不了,那一天,夏子衿哭得撕心裂肺的样子!

更忘不了,夏子衿拿刀架在自己脖子上,撕心裂肺地大吼着让他永远滚开的那一幕……

他把这个女人伤透了。

为了防止夏子衿做出过激举动,他唯有暂时离开。

恰逢北境九国,联手举兵百万,踏入神州边境!

边疆告急!!

彼时,在边疆从戎、官至战王的大弟子龙天行,亲自前来请他出关,为神州一战!

他不假思索,便远赴战场!

他以一己之力逆转了局势,率领神州获得了那一场惊世大战的胜利,但也因力竭陷入了昏迷之中……

六年啊!!

在这期间,他们孤儿寡母,究竟受了多少苦?!

一想到这,萧问天便是心痛到难以呼吸!

直升飞机速度开到极致。

二十分钟后,云城,某个破旧的小院之中!

直升飞机缓缓降落。

龙天行开口道,“师尊,之前念念号码的定位,就在这里。”

萧问天双拳一握,一言不发,走入一院落之中。

屋内一片狼藉,地面上,只有一个被砸得稀巴烂的手机。

人,早已经没有了身影。

萧问天胸口一滞!

龙天行拿起电话,对着电话那边大喝道,“五分钟,不管用什么手段,立刻给我查到他们的下落!”

萧问天心中万般悲痛,如果他妻女出事,那么,他要让所有涉事之人,统统都为她们陪葬!!

五分钟后,龙天行回道,“师尊,行踪我们查到了,师娘跟小主,是分批被人带走的!”

“带走小主的车,最后停在了云城东郊的一个废弃车厂内,而带走夫人的那些人,我们暂时还没查到。”

“几个师弟师妹,我还没来得及通知,但夜神殿的部众,都已经全部往云城赶来!”

萧问天沉声道,“走。”

——

城东,废弃车厂内。

一群混混三三两两围在一起,抽烟打牌,烟雾缭绕。

而在正中的铁笼子之中,一个小女孩无助地跪坐其中,浑身上下全都是刺目的血痕,一双漆黑明亮的大眼睛中充满了哀求……

一个打扮艳丽的中年女子,站在萧念念面前打量着念念。

“不错不错。”

“找了这么久都没找到跟远儿匹配到心脏,这一次倒是多亏了凌小姐给我们提供的信息。”

“刚好今天我儿子七岁生日,这份大礼来得及时。”

她眼神里有一丝满意,嘴里又冷冷骂道:

“你那母亲还真是不识趣啊,当初我愿出那么大的价钱买你心脏,结果那贱人打死不愿意……”

“她有什么资格不愿意啊,解决你这么一个拖油瓶,我这是在帮她解脱啊,不识好歹的贱货!”

“现在好了,偏要逼我们自己动手来抢,自找苦吃。”

宏丰会头领徐坤嘿嘿一笑,满脸讨好地道,“周夫人,我们办的这事,还算不错吧?”

“还行!”周夫人满意点点头,“一千万会打到你们账上。”

萧念念嘴唇发抖,苦苦哀求,“阿姨,求求你,不要杀念念!念念还没见过爸爸……念念不想死啊!求求你了,阿姨——”

“小贱人,能给我小儿子这么金贵的存在续命,也算你三生有幸,你这小贱人怎么这么不识好歹?”

“医生,过来给她麻醉,赶紧动手,别耽误了我远儿的生辰。”

一个白大褂男子走来。

他眼神漠然地拿出了针管,以及冰冷的手术刀。

几个成年男子,死死地抓住了萧念念,将她拖出来铁笼!

“叔叔阿姨,求求你们不要杀念念,念念很听话的……萧念念还没见过爸爸,萧念念不想死……”

白大褂男子置若罔闻,冷漠地给她注入了麻醉剂,她的意识变得越来越模糊……

她看到冰冷的手术刀,在灯光下反射着寒光!她清晰感觉到,死神在一步步逼近!

她恐惧地颤抖起来。

那冰冷的手术刀,距离她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就如同死神的镰刀!

“爸爸!!!”

一声尖锐的大喊从她嘴里传出,充满了绝望、无助与恐惧!

“妈妈说,只要爸爸接到电话,就一定会像一个大英雄一般从天而降来救我们的!可是你怎么还不来啊……”

周夫人脸上,闪过不耐之色,抬手就是一巴掌!

“小贱人,闭嘴,聒噪死了!这荒郊野外的,不会有人来的,再说了,你一个野种,哪来的爸爸?”

“你母亲已经被江龙豪带过去给我大儿子,说不定现在正在被玩弄着,至于其他人……”周夫人不屑地嗤笑,“谁会来救你这个小野种?”

她大儿子对夏子衿这个大美女,可是垂涎已久。

现在,估计已经……

医生的手术刀已经探出,他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只要匕首微微往前一探,就可以轻易撕开皮肉!

“我要开始了。”医生舔舔嘴唇,手术刀缓缓往前刺去……

萧念念小脸上满是绝望。

在这一刻,她有多希望自己的爸爸真的像电视里的大英雄一样从天而降,将她救下啊……只可惜,一切,都只是她的妄想罢了!!

“爸爸,念念真的好想好想见你——”她缓缓闭上了双眸……静静等待死亡的降临!

就在这时……轰的一声巨响!厂里的大门轰然倒塌!

“念念——!!”

凄厉的嘶吼声贯穿众人耳膜。

一道携带滔天煞气的身影,踏着倒塌的厚重大铁门,逆着光线,一步步,走入场中!


“爸爸,你终于来救念念了,念念终于见到你了……”看到萧问天的那一刻,萧念念嘴角露出一丝满足的笑意,便彻底昏迷过去……

无尽的怒火充斥萧问天的胸膛,痛得让他近乎窒息!

她才五岁啊!

居然被这群畜生抓了过来,这般虐待?

该死!

这些家伙,都该死!

他双眸通红如血,冰冷的字眼一字一顿地吐出,“今天,我要你们这些家伙……死无葬身之地!”

这些年来,他还是第一次动如此巨大的杀意。

他的女儿,差一点、只差一点……就要被这群畜生给开膛破肚了!

萧问天身上的杀意,让那些人心头都猛然一颤,但,他们反应过来之后,又不由发出了嗤笑。

他们这里,足足有上百号人!

而对方,就两个!

这个家伙,究竟哪来的底气,说出这么狂妄的话?

周夫人柳眉微蹙,那张满是玻尿酸的脸上露出不满,“晦气!本来本夫人已经算好时间了,结果,又被你这不知死活的贱东西给打扰了!”

“要是干扰了我儿子的换心脏手术,你们一百条贱命也不够赔!”

“徐坤,把他们的狗腿,全部给我打断,丢尽江里!这件事……绝对不能传出去,懂吗?”

就算他周家权势滔天,但,这种事情也是犯了忌讳的,一旦被曝光,对他们周家也会产生很大的影响!

所以,最保险、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弄死他们。

徐坤也是满脸不屑地走了上来,指着萧问天两人嗤笑道,“就凭你们两个臭鱼烂虾,也敢来老子的地盘撒野?简直活腻了!”

“给我灭了他们!!”

徐坤一声令下,那些小混混便纷纷站了起来,拿起钢管、刀棍,满脸凶狠地朝萧问天等人冲来……

龙天行那魁梧的身躯之上,爆发出一股可怕的杀伐气息,瞬息之间冲了出去,犹如风卷残云一般碾压而过!

一道道身影惨叫着飞出!

鲜血横飞!

骨骼断裂的声音不断响起。

仅仅用了不到三十秒,那些混子便全部倒在地上。

死伤无数,遍地哀嚎!

“你、你们……”周夫人,徐坤,还有那个医生都吓得脸色苍白。

萧问天一步步往前走去。

他的步伐很沉。

那脚步落地的声音,仿佛叩击在他们心口上一般,让他们心头窒息,呼吸困难!

徐坤眼神突然一寒,拿出一把手枪,直指萧问天的头,就算他再厉害,挡得住他的枪?

“去死吧!”

他扣下扳机,只听一声震耳欲聋的枪响传出,子弹呼啸着冲向萧问天,眼看就要洞穿他的身体。

萧问天手一抬。

下一刻,身形犹如鬼魅一般,直接出现在徐坤面前!

徐坤吓得都快尿了。

萧问天摊开手掌,一枚子弹出现在他掌心之中。

他屈指一弹,那枚子弹,直接洞穿了徐坤的眉心!

而后,他那漠然到极点的眼神,落在了周夫人跟那医生身上,两人都吓得双腿发软,连连后退。

“你别过来!否则、否则我就弄死她!”医生恐惧地大吼一声,目光直勾勾看着萧问天,那把手术刀,架在萧念念的脖子上。

萧问天眼中杀意浓郁到了极点,身形化为闪电,伴随着一声凄厉惨叫,那医生的胸口上……已经插着一把刀。

原本淡定无比的周夫人,在这一刻也彻底奔溃了。

这家伙,就是个恶魔!

她转身就逃。

但是,萧问天怎可能让她逃脱?追上去,一把扣住她的咽喉,将她整个人提了起来,丢了出去。

“砰——”

周夫人身躯狠狠撞在墙上。

嘴里溢血。

她眼神里面充满了怨毒,“我乃云城一流家族周家的夫人!你要是敢杀我,周家一旦追查到你头上,你跟这个小杂种全都要死!”

“还有……”

周夫人狰狞大吼,“你的女人还在我们手上,要是你敢动我,她也必须给我陪葬!!!”

用他女儿的心脏,来给她的孩子当生日礼物?

还拿夏子衿威胁他?

他恨不得生撕了这毒妇!!

可夏子衿在对方手中,他,多多少少有些投鼠忌器。

“师尊!”龙天行快步走了过来,“我们得到师娘的消息了!”

萧问天身躯一震,“说!!”

龙天行道,“师娘并没有死,她被带到了天云山庄。”

“天云山庄的主人叫江龙豪,绰号龙爷,是周家手下的一个马仔,今天的事他也有参与。”

听到这消息,萧问天一直紧悬着的心突然放了下来。

她还活着!!

也就在这一刻,萧问天将目光转向了周夫人,眼中寒光狰狞如修罗,杀意爆发。

“你……!!”

周夫人心头一颤。

“现在,你可以安心上路了。”

萧问天手往前一探,抓住她脖子猛然一扭!

周夫人,死。

做完这一切,萧问天走过去将昏迷过去的萧念念抱起,轻轻抚摸着她的头发、脸颊,顿时间虎目一酸!

“念念,我的孩子——”

萧问天心中又痛又恨!

他好恨自己,这些年来,都没有在她们母女身边好好照顾到她们!

他更恨自己,竟让自己的妻女遭受如此危机!

“清理现场,处理干净。”

“这毒妇的人头,就留着给周家当礼物吧。”

萧问天留下这话,横抱着萧念念走出废弃工厂。

片刻后,浑身血腥气息的龙天行走了出来,“师尊,解决了。”

萧问天眸子抬起,“去天云山庄走一趟吧,你派点人过去,我要让那里……一只苍蝇都飞不出。”

——

天云山庄。

夏子衿从昏迷之中醒来。

一睁开眼,便看到自己的眼前,坐着一个光头男子和一个青年,尤其是那个青年,扫向她的目光就像是在看猎物一般。

她浑身一震。

因为她知道,光头男子叫龙爷,在云城道上也是让人闻风丧胆的人物,而那个青年则是周家大少周天元!

周天元冷然一笑,“夏小姐,还记得我吗?”

夏子衿咬咬牙,“周少,你我无冤无仇,你想对我怎样?”

周少呵呵一笑,道,“我对夏小姐钦慕已久,一直都想一亲芳泽……你说我想干什么?”

“你!!”夏子衿咬牙切齿,“你痴人说梦。”

“哼!”周天元冷哼一声,“你当然可以选择不从,不过,你女儿还在我周家手上,她若出什么事,我可就不敢保证了……”

听到周天元提起自己的女儿,夏子衿心头一揪,“你们居然对一个孩子下手?你还是人吗!”

“那又怎样!”周天元哈哈狂笑,“你乖乖洗干净让我爽完了,或许,我还会考虑放你们母女一马……”

“别想着跑,这天云山庄戒备森严,你跑不掉!”

“自己好好想想吧!”

周天元带着龙爷,反手关门走了出去,嘴角露出冷笑。

他刚才的话,只是为了骗这蠢女人好好服侍他罢了。

毕竟,萧念念的心脏,是唯一可以救他弟弟命的玩意,他爸妈是绝对不会放弃的。

夏子衿脑子嗡嗡作响,差点当场昏厥过去!

念念就是她的命。

要是念念出了事,她也没有活下去的勇气了……

她绝不允许自己的孩子受到一点点伤害!但,要她委身于这个禽兽,她心中感到无比恶心、绝望!

十分钟后。

夏子衿穿好衣袍,从里面走出,她紧咬红唇,心在滴血,每一步都走得无比沉重……

“啧,真美!”看到夏子衿从里面走出,周天元眼神冒光,激动得站起来,朝她扑了过来!


夏子衿看到周天元扑来,心中一阵恶心,下意识躲开。

周天元扑了个空。

“萧问天,我为你守身如玉六年,如今念念有难,我……”

她心头一阵绞痛,如果,不是女儿在对方手上,以她的傲骨,定是……宁死不屈!!

六年、她等了那个负心汉整整六年啊!!

可她发过去的电话、信息,全部石沉大海,根本没有半点回应。

这六年来,她一个人,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将孩子抚养长大!她吃了多少苦头,受了多少白眼?

她不后悔把孩子生下,可她却恨那个男人!

难道,曾经的那些海誓山盟,都是假的吗?

就算他真的不爱自己。

难道,连自己的亲生骨肉都不放在心上吗!

萧问天,你好狠的心!!

现在,女儿遭遇生死危机,她就要被这个畜生玷污了!可他,却依旧还没有出现……

她苦笑一声,夏子衿啊夏子衿,都到了这时候,你为何还要想起那个薄情寡义的负心汉?!

或许,是还对他抱着那么一点点的期望吧……

周天元脸一沉,“你还敢躲?赶紧给我过来!!”

夏子衿语气冰冷,“周少,我要确保我孩子的安全,否则,我死绝对不会给你碰的。”

“给脸不要脸的贱货!你还敢跟我谈条件?”

周天元雷霆大怒,一巴掌扇在夏子衿脸上,啪的一声脆响,夏子衿被他扇得倒在一旁的沙发上!

周天元一把捏住她的下巴,眼神之中满是暴戾和炙热,“还婆婆妈妈地装什么贞节烈女?”

“老子现在就撕了你,好好欣赏一下你的银荡模样!”

“嘶——”

衣服被他暴力撕开。

露出一片春光。

“滚开、滚开!”夏子衿疯狂挣扎,护住自己的衣物。

“啪!”

“还敢反抗?”

周天元又一巴掌甩出,眼神狰狞,“你想要那个小杂种死吗?”

闻言,夏子衿娇躯一颤,眼神迅速黯淡了下去!

“这才对嘛。”

周天元心中万般得意,看到这个女人在自己身下这副屈辱的模样,反而更加激起了他的欲望!

但,就在这时!

砰——

大门直接被人撞了开来!

龙爷突然踉踉跄跄地冲了进来,“周少,大、大事不好了!”

“干!!”周天元顿时雷霆大怒,起身,一脚踢在龙爷身上,“没看到老子正在忙正事吗?”

龙爷战战兢兢道,“大少,真的出大事了,我们被人包围起来了,外面来了好多人啊!”

周天元双眉一凝,“什么?居然有人敢来天云山庄闹事?我看他们是活不耐烦了吧!”

“赶紧给我滚出去弄死他们,把带头的家伙打断狗腿,全部带过来我本少的面前,我倒要……”

他话还没说完!

哒哒哒!!

一阵沉重、有序的脚步,从四面八方传了进来。

地面,在微微颤动!

那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响亮,震人心神!

周天元心中一惊。

这得多大的阵仗

一进门,瞄准仪的红光扫来,在他脸上掠动,照得他眼睛刺痛……

周天元当场就吓破了胆,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冷汗瞬间蔓延全身!

他噗通一声就跪了下去,“各位大哥,别……别走火啊!”

这种阵仗,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连反抗的勇气都没有。

滴答……

滴答……

周天元额头上的冷汗,滴落在地面上。

他却不敢伸手去擦!

而龙爷更是当场吓尿了,光头上满是汗珠。

看着眼前这一幕,夏子衿更是目瞪口呆,暗自松了一口气。

她……被救了!

究竟是谁把天云山庄给端了,顺便救了她?

哒!哒!哒!

一阵急促脚步声传来。

门外,一个抱着孩子,神色紧张的青年迈步走入,在他身后,还跟着一个身材魁梧、杀气腾腾的大汉。

见到朝思暮想的女子,萧问天心头猛然颤动了一下,虎目一酸,声音发颤,“子衿……”

“念念,念念……”

夏子衿直接无视了萧问天,踉踉跄跄地冲了过去,一把将萧念念抢了过来,紧紧抱在怀里上下摸索着,想要看自己的女儿有没有受伤。

“念念对不起、对不起,是妈妈没本事保护好你,是妈妈的错……”清泪不断从她眸子之中流淌而出……

萧问天心中一痛,他看到夏子衿伤心欲绝的模样,赶紧安慰道,“念念没事了,现在只是暂时睡了过去,子衿……别哭了。”

看到妻子这副模样,他越发痛恨自己,胸口就像有一把刀插进去在胸膛来回搅拌一样难受!

夏子衿缓缓抬头,盯着他,清冽的眸子之中泪水闪烁,而后……啪的一声脆响!!

萧问天狠狠挨了一耳光。

夏子衿歇斯底里地怒吼,“萧问天,我不想再看到你,你给我滚!滚啊——!!!”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